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楚狂儿-”

(南怀瑾《小言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          六:答疑         @楚狂儿-  的话有代表性:    “方舟子及其粉丝在某网站上肆无忌惮地对尸骨未... 更多
楚狂儿-:老逼养的,可把我们害苦了[怒]
楚狂儿-:【来自极权的死亡之吻】1912年袁世凯颁布整饬伦常令,下令提倡礼教:“中华立国,以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为人道之大经。政体虽更,民彝无改”、“唯愿全国人民恪守礼法,共济时难。”1914年颁发祭孔令,用道德说教来转移视线,以图取代国民心中刚刚建立的一点点民主和自由的思想。1919年五四,孔家店被打倒
楚狂儿-://@抱影無眠不回首8: //@花布扯沒: //@上海鱼鱼1://@荣兴律师: //@LENOVO525: //@心灵芝蔚: [衰]//@土娘:
萌军很棒V:陈晓颖,张震上将儿媳、现任二炮部队政委张海阳上将的嫂子, 香港江胜集团股份董事长及香港上市公司中信21世纪原董事局执行主席。趁阿里巴巴上市赚到40亿港元,更斥资5.3亿港元买下香港山顶豪宅。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楚狂儿-:【科普+补脑】 父亲:曾山,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务部部长(1972年4月16日逝世)。 大哥:曾庆红,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2003年3月当选)。 二哥:曾庆洋,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部部长、少将军衔。 三哥:曾庆源,解放军空军后勤部副部长、少将军衔。
楚狂儿-:[哈哈]还是毛主席水平高啊!
嘉图书V:毛泽东怪异语录18条
楚狂儿-:留惑是不断见思烦恼,指藏教菩萨。扶习是已断见思烦恼,指通教菩萨。@儒者余东海 先生说扶习润生就是留惑润生,是混淆了藏通之别。惑有三种,见思,尘沙,无明。此三惑为烦恼,大智度论云:菩萨得无生法忍,烦恼已尽,习气未除,故因习气受,亦为满本愿故还来世间。惑和习是两个概念。惑即习性是错误的
楚狂儿-:一看到评论里有引经据典的,居然是引钱宾四等等当代学者,就忍不住想笑。又想起个笑话来,据说习大大吃包子,嚼了几口,觉得味道不好,就吐在盘子里。习大大走后,一五毛箭步上前,一口把习大大吐的东西叼在嘴里,无比骄傲的说,俺吃的是习大大嚼过的!你们自己嚼,跟俺无法比![哈哈]
楚狂儿-:【悼廢癡兄之一,傷別】遽作流雲別,茫然萬簌沉。終朝複誰語,長夜故人心。【悼廢癡兄之二,酹酒】有意杯深淺,無心世濁清。鸚聲學我調,卻上紫藤鳴。
楚狂儿-:中国政府反复强调:出口日本的食品都是跟国内销售的食品分开的,出口日本的,经过严格检验完全没有问题请日本放心。[哈哈]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楚狂儿-:【毛新宇三寸不烂之舌~100秒内让主播彻底崩溃】这段视频可以做汉语水平考试的听力试题,这段录音所表达的主题是什么?答不出来,就跟毛少将补习汉语去。^_^ http://t.cn/zYOt4b0
楚狂儿-:[蠟燭]//@巴山夜雨1963: //@eygle:无辜的人们安息。[蜡烛] //@hellodba:[蜡烛] //@tinyfool://@yongsun: //@韩先培:[蜡烛]//@好奇心害死薛定谔的猫: [蜡烛]//@52nlp: [蜡烛]//@熊辰炎: 妈蛋//@晓露dannie: 无言
楚狂儿-:如果苍南城管锤击路人后可以拎着滴血的铁锤安然离去,而千百路人对此熟视无睹,那才真是社会绝望的悲哀。公权暴行是应该付出惨烈代价的,这是中国的希望所在。容忍苍南锤击合肥围殴的社会,才是值得鄙夷的可耻社会,而一贯为虎作伥的《环球时报》权贵吹鼓手们,则是这种社会与历史耻辱的最好载体
楚狂儿-:每次看到央视女主持人衣冠楚楚、正襟危坐、面若桃花的诱惑在屏幕上,喋喋不休报道卖淫嫖娼,我都忍不住内心升起一股淫邪之念。这年头,花自己的钱嫖站街女的能够上新闻联播,花纳税人的钱嫖主持人的在指点江山,被嫖的主持人在电视镜头前激扬文字,宣扬主旋律!
楚狂儿-:为什么新兴民主国家或地区,都会出现议会暴力,甚至演变为街头暴力? 没成为多数党,就要闹场,让你开不了会,然后发动街头暴力,让国家陷于动荡。。。。乌克兰,泰国,台湾,等等,概莫能外。民主,首先是规则。大家共同遵守一个游戏规则,如果连这个规则都不要,那就不是民主,是暴民政治
楚狂儿-#人身攻击#委员会判定:判定。查看详情:http://t.cn/8s9B98I
楚狂儿-://@swansuzj: 有根有据,有鼻子有眼,有点靠谱。//@李保毅1: 实则是现在的反扑已很凶猛//@徐世赖7: 这文章很有意思。
楚狂儿-: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马总统前允十六听证,后允实质审议,猝然改易,食言而肥。民愕然无所措,遂有立院之围。嗟乎,子帅以不正,孰能正之?暗弱极矣
楚狂儿-:马航失联航班上有100多名“佛教徒”,这些“佛教徒”是参加3月2日在吉隆坡举行的大法会。如果是指吉隆坡3万人“佛教大法会”的话,那这就是澳洲卢军宏“心灵法门”的活动。卢军宏的“心灵法门”是佛教界公认的“附佛外道”,三万人的邪教聚会,必然会感召一些不干净的东西。飞机上有恶灵来附是必然的
楚狂儿-:【得函复入党事,喜甚】彤云飞野鹤,暗草落寒鸦。 马踏千秋雪,霜裁半袖花。 刀横任意气,指点笑胡笳。 此去归明主,青天白日夸。
楚狂儿-:【獭祭窥郎署,蝇营滞帝城。霜毛搔更短,犹自恋朝缨。】------题@秋风论道 大儒汉服照。春秋之义,臣不讨贼非臣,子不复仇非子也。今天下沦亡之痛犹在,先师曝尸之仇未雪,伪主微一作态,诸儒万岁已呼,攀龙与泣麟,哀乐不同尘,复何可言!曲阜孔氏不为圣人子,今所谓儒者,不为圣人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