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梵夫俗子的微博”

梵夫俗子的微博V:[思考]在当今中国,“司法独立”为什么没戏?根源未必仅在于执政党不愿意,很多法院也不敢要司法独立,因为“司法独立”意味着“司法孤立”;同理,不少法官也担心“司法独立”,他们甚至连宪法中明文规定的“独立行使审判权”都不想要,因为那意味着他们个人要对自己审理的案件负责。
梵夫俗子的微博V:[思考]1947年民国宪法生效施行之际,恰好政府在南海划九段线,为了纪念行宪,遂将中沙群岛若干岛屿以行宪相关名称命名,其中位于黄岩岛北边的一座隐没在海面之下的深海海山,被命名为"宪法暗沙"。此名似乎成为谶语,此后,宪法便无“出头之日”。
梵夫俗子的微博V:[呵呵]据说刘志军身陷囹圄之后,不相信律师为他辩护有何用处(吾人学法的都知道,这不得不说还真是如此),只是派律师帮他去买一套岳南先生写的《南渡北归》拿进去给他读。仅从这两件事来看,刘志军还真不一般,比我们许多“搞法律的”视野广多了。
梵夫俗子的微博V:[呵呵]前几天在清华的一个会上碰到久违了的陈端洪教授,会后大家一起吃饭,我问他,这三年来去实务部门挂职的感想是什么,他语出惊人地说:感想就是,搞理论研究的,要跟实践保持距离,不要跟实践相结合!我听了笑到:果然见地不凡!我敬你一杯!(我说罢一饮而尽,但忘了这小样的全喝了没有)
梵夫俗子的微博V:【全面深化改革】自主学习三中全会的《决定》,深知“全面深化改革”着力点在经济改革,而非政治体制改革,即使对人大制度也着墨不多,只是简约地写了一点,题为“推动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与时俱进”。当然,据我理解,这可能意味着执政党也已意识到得:人大制度啊,都到这时候了,你也该进取一下子了吧!
梵夫俗子的微博V:【[思考]琢磨中】三中全会公报提到,建设法治中国,必须深化司法体制改革,要维护宪法法律权威,确保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健全司法权力运行机制,完善人权司法保障制度。微评:既已否定了“宪法司法化”,其中的“人权司法保障”应做何解?
梵夫俗子的微博V:【想搞宪政的时刻】武昌起义爆发20天后,即1911年10月30日,清廷曾迫于当时形势,一天之内竟连下四道上谕,企图通过大幅度让步来延命,其中一道上谕名为《实行宪政谕》,内中承认此前自己种种“显戾宪章”的过错,最后宣布“誓与我国军民维新更始,实行宪政”。此后的事,大家都知道。
梵夫俗子的微博V:【挺一下宪政派】在博客上发出了新作《转型期的宪法与宪政》(刊于本期《财经》杂志)。http://t.cn/zRM0DJZ
梵夫俗子的微博V:说薄熙来前些年在重庆“黑打”,做实了很多冤狱,但在这次薄熙来案件的审判中并无涉及,不知迄今在法律上是否纠错行动?http://t.cn/z8IfI0J
梵夫俗子的微博V:【它没宪政】昨晚几个学界友人小聚,席间有一宪法学者放下酒杯,感慨道:当今中国,民营企业就是地方政府的猪,爱吃就吃,迟早都要吃。闻之,众皆无以作答,我沉默良久,说:人家民营企业家也多知道,它没宪政,中国宪法保护不了他们,所以很多人移民国外。
梵夫俗子的微博V:【宪政争论】看来,树欲静而风不止。《北京日报》今刊《意识形态领域斗争要敢于亮剑》一文,称:在事关意识形态领域政治原则和大是大非问题上,尤其是对一些人极力宣扬的所谓“普世价值”、“宪政民主”、“新闻自由”等论调,......该管的要管起来,违法的要依法查处。http://t.cn/z8cVRX4
梵夫俗子的微博:【宪政争论的新动向】两天前,《人民日报》伞下的《人民论坛~学术前沿》杂志推出何勤华、张千帆、王振民、秦前红、苗连营等一批法学界人士的一组文章,其中多明确采用“宪政”概念,甚至不乏对不久前反宪政逆流的直接批评。www.rmlt.com.cn/magazine/frontiers/2013/6 @童之伟 @徐昕 @张千帆pku
梵夫俗子的微博:【反宪政的后果】最近读了公法学界发来的一些有关学术活动的记录,感觉是自yxq反宪政的文章出笼之后,整个中国公法学界和政治学界就开始开不成正规的学术会议了,惊愕、震怒、不解、猜忌、疑虑、无奈.........一下子就席卷了这个圈子,大家碰到一起,所表达的都是这些情绪,而不再是冷静的学术见解了。
梵夫俗子的微博:[思考]反宪政,其实就是意识形态领域中的败家子行为。想当年,毛泽东以《新民主主义的宪政》一文,转换了以孙中山的“宪政”一语的内涵,使之成为一个有利于论证中共合法性的概念;而今,该词本可以同样用来论证中共执政合法性的一个概念,但却被弃之如敝履,实在令人唏嘘!@徐昕 @贺卫方 @童之伟
梵夫俗子的微博:【钓鱼岛】日本的中文作家近藤大介不久前在一篇题为《从官方文件看明治时代》一文中指出:明治维新之后,日本自认为成为近代国家,首先做的事就是确定领土范围,但日本内务省地理局测量课于1871年11月22日所制作的《大日本国全图》,虽将北方四岛纳入其中,却没有钓鱼岛在内。@徐昕
梵夫俗子的微博:[思考]【驳反宪政论】晚晴时期,宪政与革命在赛跑,清之所以亡,是立宪跑慢了;袁世凯从未推动宪政,相反,他想的是将自己的权力放出《约法》的笼子,即反宪政;至于国民党政权在大陆覆灭,原因也是多样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本身已深度腐败,而却又无心或无力改变,最后失去民心。
刘胜军改革:【“反宪政”的荒唐逻辑】@陈志武 :一些领导在某些场合也说,“不能搞宪政,晚清推动宪政,结果灭亡了;袁世凯推动宪政,也灭亡了;国民党推动宪政,最后被共产党打败了”。表面听起来这好象蛮有道理,但这种逻辑很有问题。我们不能再犯“因为阿炳是瞎子,所以拉好二胡的前提是把眼睛弄瞎”这样的错误
梵夫俗子的微博:[思考]断然转发。
谢佑平:所有否定宪政的言论,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维持并继续目前中国政治、经济社会现状。这一目的的实现,不在于文章把宪政国家描述地何等糟糕,也不在于读者是否完全了解宪政理论的内涵,而在于人们对自己国家、社会和生活的切身体验和感受。在全球化年代和人们认识水平高涨的今天,道路自信无需太多说教。
梵夫俗子的微博:[思考]为什么有人说要读一读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这本书?答案或许就在它的序言中。我在序言中看到一句话:“对于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所以,当这本书洛阳纸贵的时候,我们也就应该知道当今中国是否有可能搞政治体制改革了。
梵夫俗子的微博:谢谢您的关注和细致的阅读,过誉之处愧不敢当。一册小书,卑之无甚高论,能入读者的法眼就是我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