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徐昕”

维基百科:徐昕(1970年7月14日-),江西丰城人,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西南政法大学、清华大学,为北京理工大学教授、法律学者、作家。 生平...

徐昕:北京市二中院对浦志强案一审公开宣判.........转发新华网新闻,不要再删了http://t.cn/R4bop9g
徐昕:【人民日报:浦志强案一审宣判 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据央视,今天上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浦志强涉嫌煽动民族仇恨罪、寻衅滋事罪一案公开宣判。依法对其两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徐昕://@李翔196811://@清英雅韵:[哈哈] //@六六:[嘻嘻]是骗子吗?//@荣剑2001:按过去的惯例认真办好。//@谢文:珍贵文物 //@简直:[哈哈]//@haitaode:这张纸上的学问好大。
徐昕:龙应台说……
徐昕:SPAM 浦是我的朋友,明天开庭,必须说几句
徐昕:依宪治国了,宪法第35条规定了言论自由
昕静自然好:为哈儿说几句,既因私人交情,更因公民责任
徐昕:这条微博没删,充分说明中国人民有言论自由//@马伯庸:已经打不开了。朝廷为了老百姓的精神健康真是操(四声)碎了心呐。
顾扯淡:如何评价维基百科被全站封锁? (分享自 @知乎http://t.cn/RUsVaOo
徐昕@王甫律师:何时抓不知道;羁押哪里不知道;有无律师不知道;涉嫌罪名不知道;哪家法院审判不知道;判处轻重不知道;是否上诉不知道;哪个监狱服刑不知道;何时死不知道
徐昕:前实德董事长徐明狱中去世,年仅44,明年9月本将刑满。。。。。。。。。带走了多少秘密?
徐昕:前实德董事长徐明狱中去世,年仅44,明年9月本将刑满。。。。。。。。。带走了多少秘密?
徐昕:IS组织宣布杀害1名中国人质[怒][蜡烛]
徐昕://@冯延强律师: //@郑湘律师: //@关注律师同行:坏球时报告诫中国警察,不要刑讯逼供了,要注意国际形象。
黎雄兵律师:环球时报社评:国际特赦组织日前发布的《茫无尽头》人权报告,谴责中国警方对近年遭到临时拘押的律师施以酷刑。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将于本月晚些时候在日内瓦开会,审查中国在遵守相关联合国公约方面的纪录。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徐昕:【参加第二届大梅沙中国创新论坛】一条表示“我服,我不妄议”的微博也被删,任志强那条也不见了。确实不敢妄议,明天我讲司法民主与陪审制,决不跑题。 不敢妄议现实,那就说说神话吧。窗外,海风吹拂,海浪拍岸,正是闲扯的时候。http://t.cn/RUjcYN3
徐昕:SPAM //@张周斌律师://@律师王兴:已经删掉了,担心小编的命运,未必有他们主编那么幸运 //@崔小平律师://@高中政治教师陈勇:万恶的截图
徐昕://@章诒和: 落款咋能写上“夫妇”?妄议了//@昕静自然好: 关注三农//@朱孝顶律师: //@隋彭生民商法://@律师文摘: //@许身健: 关注土地者无愧归土
法大焦洪昌:[农会]杜润生活了102岁,真是高寿了。作为中国农村改革之父,他最关心农会。86年曾向邓小平建议恢复农民协会,使农民有自己的代言人。邓大人说先看三年,若大家都同意我就批准。不过政治风波一来,这事就被放下了。今年10月23日杜老追悼会上,有幅挽联还提起这件事:农地农协两遗恨 民主民权更问谁。
徐昕:不仅律师,记者的风险也越来越大,各自保重,洗洗睡吧
徐昕:【侦查过程中的国家秘密应严格限定】1.刑事案件涉及的材料众多,只有侦查机关使用侦查手段获得的具有唯一性的侦查材料才属国家秘密。2.获取者有主观故意,即行为人明知是国家秘密,却故意以窃取、刺探、收买方法非法获取。推荐此文http://t.cn/RygiHzH
徐昕:【侦查过程中的国家秘密应严格限定】1.刑事案件涉及的材料众多,只有侦查机关使用侦查手段获得的具有唯一性的侦查材料才属国家秘密。2.获取者有主观故意,即行为人明知是国家秘密,却故意以窃取、刺探、收买方法非法获取。推荐此文http://t.cn/RygiHzH
徐昕:SPAM 金正恩热情拥抱刘云山
徐昕:不容易,也要坚持说真话 //@大尸凶的漫画:难怪茅老是五毛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茅于轼:汇总某个人所发的微博,可以猜测他所追求的是什么。现在收买良心出价最高的是当权者。把自己卖给当权者,不但收益高,很安全,而且还能升官。说真话,揭露真相,不但没有任何收益,还要冒风险。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这个社会里假话成风,百姓才会被洗脑;甚至抵制真话,辱骂说真话的人。
徐昕:习近平: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http://t.cn/RyoTAv8 看今后谁敢批判普世价值?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徐昕:【建议制定《对外援助拨款法》】刚看到人民日报批“中国免除外债是穷大方”,中国扶贫工作没耽搁——当然不应一概反对外援和免除外债,但中国是个法治国家,动用纳税人的巨额资金,规则和程序还是要的。应尽快制定《对外援助拨款法》,规定仅全国人大才有权决定外援和免除外债,全国人大常委会不得代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