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湖山隐者”

湖山隐者://@迟夙生律师: //@杜楠微波:哪一级上级?试想,没半点背景的谷俊山用钱打通升迁之路,边腐边升,火箭速度升到中将,还对上级抱有幻想吗?//@海院老姜camel: 当兵还花钱?上级知道吗?
杜楠微波:【戏中戏】央视曝光的"劫狱"假军官团伙,气焰嚣张,审理时发现,他们之中并不全是在演戏,有个90后小伙根本不知自己是冒牌货,还以为是真的来传达"密令"。家里花了65万让他当兵,没成想被安置到骗子团伙。花钱当兵是社会潜规则,这样大背景下才会出此奇闻,军队还能打仗吗?http://t.cn/8kbxKVX
湖山隐者://@刘耘博士:确实不简单。//@袁裕来律师: 不简单。 //@吴祚来:回复@乡野俗夫:愚昧,体制产饭?饭来自农夫菜农,是他们养活了中国党与政府与体制。 //@乡野俗夫:@张泉灵 @吴祚来 也现出你们的人格来,不吃体制饭,热心为大众 //@吴稼祥:这才是真正的独立。
凤凰博报V:陈佩斯夫人王燕玲:“中国人活得太压抑啊,他们需要的是笑。这几十年,陈佩斯第一不依附权贵,第二不依附资本,第三不依附体制,他是一个有独立人格的演员!注意,是人格。”(转)
湖山隐者://@公务员张敏宴:有主动贪有被动贪,也有不贪受排挤//@芷憝妮莠柑爵:中国式官场都是迫不得已贪吗?//@徐昕://@郞芯: 体制是个网他们都在网中央![思考]//@公务员张敏宴: 不同流合污会被打击报复//@河北亦凡人://@惜秋微博: 同意老聂 //@棒子粥走江湖:大环境让你难以独善其身//@老聂说事:掉进染缸能不
徐昕V:你们都恨贪官,而为什么一旦你们做起官来,也很可能成为贪官?
湖山隐者://@何兵: //@法官老蒋://@徐昕: //@演员孙海英://@基督徒Luke: //@济善园之三慎斋: “肖力”是湖南话“小李”的谐音。68年在所谓\"阴谋绑架肖力同志的反革命案\"中被打残10人,逼疯5人,25人被投入监狱。1968年3月肖力任中央文革办事组组长直至中央文革解散。1975年任北京市委副书记...
钱钢V:李讷最近很活跃。李讷,即文革中大名鼎鼎的肖力,毛、江之女,红色公主。文革中,她掀翻解放军报,打倒大批领导干部和编辑记者。对曾受她侮辱和迫害的人,没有一句道歉。有人惊愕,这个人怎么又出来了?不,薄熙来主政重庆时,她就出来过,和薄一起站上红歌会的舞台。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湖山隐者://@游离子5://@石讷shine:从极权主义的激烈批判者到成为它的走卒,中间只隔一袭蟒袍。
南方都市报V:【中联办官员:香港对特首没有最后的罢免、弹劾权】中联办官员郝铁川撰文指出,香港并不是美式三权分立,基本法规定行政长官高居于立法会和法院之上,直接对中央政府负责。行政长官保留港督的权力,包括权力都来源于中央政权授予,香港对他们没有最后的罢免权、弹劾权。凤凰卫视http://t.cn/zRKBoCB
湖山隐者://@长江直播: [话筒]//@王云鹏: //@任志强:顶 //@洪晃ilook:同意这个观点。
财经网V:【东方网:咱们别总拿耻辱当感动了好吗】八旬老人街头修鞋为老伴赚药费,我们感动;女童四岁就知照顾三位残疾亲人,我们感动;6岁娃领5岁妹妹捡废品攒学费,我们感动……当代社会已经发达文明如斯,可这些令诸位“感动”的画面何异于新时代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http://t.cn/zRKSk7g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湖山隐者://@检察官杨斌: //@竹叶青好://@史璞: [good]
新华社中国网事V:【晚安,中国】“记者因报道被刑拘”一事备受关注。然而就目前警方和企业发布的信息看,记者的报道系职务行为,“损害商业信誉罪”的适用存在争议,“先抓后审”也难以服众。记者合法、正当的采访权,背后是公众的知情权,不容随意侵犯。各方高度关注之下,警方或者给出更多证据,或者应当放人。
湖山隐者://@元芳视角:过分透支权力必有报应,蔑视民众智商必没好下场[霹雳]
元芳视角:【论世袭】世袭是官爵的延续,在农业社会盛行不衰,当今中国虽然从法律上废除了世袭制,但时下又死灰复燃。当扬州市组织部长为政法委书记的女儿毕业3年官至副处级时称:提拔任用问题上,很负责任地讲,整个过程体现了公正、公开、平等竞争。评:过分透支权力必有报应,蔑视民众智商必没好下场[霹雳]
湖山隐者:有此见识者太少 //@王江松-PHILOSOPHY:有人不喜欢统一战线这个词,没问题,联盟或联合阵线这两个词如何?
王江松-PHILOSOPHYV:一些大V和自由民主派不理睬我对劳工权利的维护和呼吁,一些来自底层的朋友或底层代言人责怪我和自由民主派眉来眼去。其实我对双方的优势和劣势洞若观火,故主张双方求同存异,实现阶段性和方面性的联合,舍此不足以解除权贵资本主义这个共同的威胁并建立宪政民主。虽然有些孤立,我将坚守并乐观其成。
湖山隐者://@王江松-PHILOSOPHY:"人民社会"的整一性已经一去不返,如何建立多元而共和的公民社会,是摆在中国人面前的崭新课题。
王江松-PHILOSOPHYV:【民间力量要有清醒认识】面对权力主义,自由主义不联合民众就只有死路一条,而且这种联合不能仅仅是策略意义上的,到时候过河拆桥。在学理和价值观上,不尊重底层民众人权的自由主义是伪自由主义,终将导致精英和资本专制。另一方面,底层民众和社会民主主义也应承认市场经济和自由主义的历史合理性。
湖山隐者://@王江松-PHILOSOPHY: 虽然俺们在微博上人多势众,但大家伙儿群起而攻之几篇烂文也的确是浪费资源。我认为主力应该侧重于民间社会主体性的构建。
王江松-PHILOSOPHYV:【民间舆论也要讲战略策略】通常只有一个独立个体或一个有组织的集体才需要并可能讲战略策略,但现在一盘散沙的民间舆论已经到了一个转折点了。比如,面对那些个反宪政的鸟文,哪里用得着群起而攻之?按田忌赛马法则,出下驷即可胜之,或许不理它们更好。大家应集中力量于社会各界的自组织和交流对话。
湖山隐者://@王江松-PHILOSOPHY:[赞]//@梗叔: 广州准备做,看我们的。[给力]
王江松-PHILOSOPHYV:【民间需要自主设置公共议题】这半年来,面对庙堂和官媒的一次次意识形态攻击,民间自媒体进行了颇有声色的自卫还击。但毕竟还是被人牵着鼻子在走。能不能主动扩展民间公共空间、自主设置议题呢?比如加强各种民间思潮的交流共识、介绍各国社会转型的经验教训、共享公民维权与自组织的成功案例,等等。
湖山隐者:讼棍见怪不怪 //@长江直播:粉丝不多,专门攻击的都是五毛或毛粉的水军ID号。//@周泽律师: 你怎么知道我拉黑@蓝不群 的,莫非你们是战友?刚查了下,发现此人所有微博,都是说李天一案的,而且是专事攻击一方的。经鉴定,属专业水军。拉黑是应该的。 //@飞舞128:周大著名律师,你为何拉黑@蓝不群 你怕什么啊?
周泽律师V#李天一案#【让人惊倒的律师短信】梦鸽向新浪娱乐曝光数条短信,称是来自微博上自我介绍为"著名刑辩大律师,擅长代理死刑复核,重特大经济犯罪案及贪污,受贿,渎职等有重大影响的案件!"的@李在珂主任律师 。看了报道,小伙伴们都惊呆了!http://t.cn/z8bpDAj @北京司法@何兵@徐昕@袁裕来律师@陈有西
湖山隐者:荣剑评论此帖:在极左和极右已经抱到一起了,极左是幌子,是招牌,是意识形态的主要资源,实质是极右,维护权贵利益,反对一切形式的宪政。健康力量是中左和中右的联盟,是自由主义和民主主义的结合,结合的前提是法治和程序正义。自由主义必须补充三个短板:民族主义、底层运动和平等正义。
王江松-PHILOSOPHYV:【左右与宪政】本帖对当代中国政治-思想生态的分析,综合运用了国际上通行的“极左、中左、中右、极右”与国内学者陈子明的“专政左派、宪政左派、宪政右派、专政右派”两种框架。划分标准是否科学、排序是否准确、有些派别是否可合并、有些派别是否被遗漏,敬请大家深入讨论。http://t.cn/zQ6GwJd
湖山隐者://@张力奋:也可说不尴尬。物尽其用。「媒介」也同理。 //@张志安:【微博令传统媒体尴尬?】表面看是技术的胜利,其实是管制的胜利。如果有关部门,只让法院微博独家垄断传播话语权,不让传统媒体(比如电视直播)平等分享传播权,自然令人尴尬。这是选择的结果,而非竞争结果。//@夏德元 @张力奋 @范
凯迪数据研究中心V:【KCIS公共观察 薄熙来案庭审:微博的胜利】在报道过程中,微博出尽了风头。@济南中院 史上首次通过微博直播了近16万字的详细庭审过程,每条微博平均获得了3901次转发和261条评论,更收获了超过57万名粉丝。同时,微博更是该案讨论的主要阵地。相对地,传统媒体却再度陷入了尴尬。 http://t.cn/z8wDsL8
湖山隐者://@王江松-PHILOSOPHY: 道理说得很清楚。
墨鉅:极权往往打着左派的幌子,以平等和福利为诱饵,来骗取民众的拥戴。二者的区别在于,是否实行宪政,是否保护人权。左派当政,我只不过多交点税而已,却也能享受些社会福利;极权当政,我随时都有可能被侵夺自由、财产和生命。我不反对左派,因我知道,左派才是极权最大的敌人。薄未检讨极权,时不再来。
湖山隐者://@滑力加01: 相信事实胜于雄辩,真相总有大白一天。但在真相大白之前,警方最好先将人改变强制措施。 //@SeniorVet:如是,陈宝成的律师们岂不是【看热闹的不怕乱子大】 //@忆通李劲松律师: 陈宝成等人对身处不自由状态的司机使用了殴打、浇汽油、威胁等行为,则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南都深度V:【平度警方和陈宝成仍各执一词】昨日,平度市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所长刘伟对南都记者表示,平度警方当天接警后立即出警,但陈宝成等人在现场不放人,还往挖掘机司机身上泼汽油,导致局面越来越严重。针对警方的说法,陈宝成的律师和家属提出前20小时内仅部署3至7名警力,且距现场很远等7点质疑。
湖山隐者://@刘耘博士:转发微博
21世纪经济报道:【@王石 :企业家应拒绝沉默】王石说,薄曾邀请他去重庆见面,并开记者会。但他不愿为“唱红打黑”背书,选择了拒绝。后反思这一过程,他觉得并不明智。王石说,薄出事有一定的偶然性,若薄不出事,“我躲得了他吗?”所以,自己应该和他见面,告诉薄存在不同的声音。http://t.cn/zQ8ahrv (财新)
湖山隐者://@范忠信: 这就让人好理解为何他们对领导人去世哭得死去活来了!
泛美时讯中文网舒婉柔:【曝朝鲜秘密处死“思想犯” 每月三次不需审判】据韩媒报道,一名曾在朝鲜服刑男子12日透露,曾亲眼目睹教化所有组织地秘密处决犯人。这些人都是“思想犯”,处决每月三次、每次3到10人,不需审判直接执行,当局要求“不论职位,不论功劳,将所有思想犯全部处理掉。”(国际在线)http://t.cn/zQ8UJRt
湖山隐者://@Sep_Ends: 转发微博
21世纪经济报道#早安#1961年8月13日,东德政府为了阻止东德人民投向西德,发布命令修建围墙,封堵围墙沿线的楼房、河流将西柏林整个包围起来。两年后,时任美国总统肯尼迪在西德柏林墙前发表了《柏林墙下的演说》:自由有许多困难,民主亦非完美,然而我们从未建造一堵墙把人民关在里面,不准他们离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