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旁观者马勇: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马钟…

旁观者马勇: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马钟成第三篇奇文。此文历史意义是彻底打消社会主义宪政论者的幻想。将社会主义同路人视为颠覆体制的人,这与清廷在最后时刻得罪康梁,逼其造反,具有同工异趣之妙。在马钟成看来,社会主义国家构建宪政体制是缘木求鱼。必然逻辑是:如有谁想建立宪政体制,就请首先剥离掉社会主义。

微博转发

沃尔夫冈_WOLF:确实是个怪胎。他的文章处处是阴谋论而完全不需要证据。就是这类货被日人报奉为宝物! //@外企律师混混: //@中国反垄断律师:真他马忠诚!//@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外企律师混混://@中国反垄断律师:真他马忠诚!//@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柔光冷月://@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_OICZone:说马误国,不过分吧? //@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易舞信仰://@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齐之丰一世://@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喜乐的飞鸟://@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文军语录:早生一百年还可以当太监总管呢![熊猫]//@赵晓: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深秋蟋蟀:我一直在想社会主义!中国有八千万党员!让他们组建个国家!不一下就直接社会主义了么?又不需要接受你们这些腌臜泼才的指责,还不用整天维稳啥的!多么幸福的事情?//@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克考普://@赵晓: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单易://@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Whworking://@赵晓: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Russell常:按照动物农场的说法,“两条腿坏,四条腿好”马上就要被唱成“四条腿好,两条腿更好”了
xirenw:任志强: 问问自己@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白玉汤1971://@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大副校长:“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11shitu://@赵晓: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gtbzl://@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蒋兴安://@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广西dreaming://@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一天VIP://@書岸: 笔名?马列主义终究能成? //@展江:马钟成厉害,早生四十年更厉害。
JoJo豌小豆://@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娃娃喂爸爸鱼: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黑夜里的天机星:[围观]//@吴伟bj: 他们看得很清楚,社宪派是宪政派的同盟军。“我党”一贯把中间道路视为最危险的敌人。他们打击社宪,说明一些体制内朋友幻想的民主社会主义这条路已经根本走不通了。
twt小楚哥: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不会吧?我们有个特色筐,什么都可以装嘛!只要不动他们的蛋糕,你就是在河里假装摸石头一百年不上岸,也没问题,知道你们在摸钱、摸奶。也装作不知道。 //@旁观者马勇:
蜡人小窝://@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venusljx:值得思考//@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何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liangwuzhou@任志强: 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西院探花郎://@为常识而奋斗://@人权即公理://@化秋HQ: 自己儿子孙子到国外享受宪政,可对人说宪政是洪水猛兽,何其歹毒//@鸣鸣谦谦:马钟成?马忠诚?对马克思主义忠诚?谐得也太。。。了 //@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
蔡松坡后世://@不住的祈祷: //@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张建建_10001:总能嗅出不一样的东西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大浪子柒:最後的挣扎//@任志强:问问自己?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盛装舞步于屋顶的轻骑兵://@贾樟柯: 谢韬(原人大副校长)说:“我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张鹏宇ENRIT://@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和讯老胡-6://@西院探花郎: //@为常识而奋斗://@人权即公理://@化秋HQ: 自己儿子孙子到国外享受宪政,可对人说宪政是洪水猛兽,何其歹毒//@鸣鸣谦谦:马钟成?马忠诚?对马克思主义忠诚?谐得也太。。。了 //@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
leey世界: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容易欺骗?[思考] //@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
水-火-木://@任志强: 问问自己? //@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潘大幻: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体育旅游侯浩翔:宪政目的不过是还权于民 @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守望_2882://@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
张跃东_拥抱挑战:这就是新一届领导的新思维吗?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
国际专家:回复@国际专家:马克思要说有缺点,就是一个没有专门阐述中国,为中国的骗子提供了篡改马列的机会,另一个缺点就是没有预见到种族主义对在他的祖国产生。希特勒会披着他发明的社会主义外衣屠杀他的种族--犹太族。 //@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
吴思远小童鞋: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国际专家:纳粹屠杀共产党人和犹太人这叫扬弃?纳粹自称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对共产党是严厉镇压的,希特勒通过民选上台后通过的第一部法律就是清除一切政党法,这也叫扬弃?纳粹就是马克思所说的资本主义达到垄断阶段了。但是马克思却没有预见到种族主义披上了国家社会主义的外衣。这是扬弃吗?这明明是荒谬。
戎马川藏:慢慢改变//@任志强:问问自己? :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Elex杰杰://@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东方红1940@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明天会好的2929161545://@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一剑飞2011://@任志强: 问问自己? /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独立东风今古恨:所以得感谢他啊,让某些人彻底死心了。
互联网草根V://@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wangyujia25890210://@赵晓: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周瑜最喜小乔流水://@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同行01://@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阿尔卑斯的冬季恋歌://@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为美食痴狂@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极品骆驼://@任志强:问问自己? //://@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隋然如此://@贾樟柯:@许纪霖: 谢韬(原人大副校长)说:“我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七步成诗啸剑:赶紧剥离吧,谁希罕?这马忠诚肯定是个化名。 //@赵晓: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人在青途:问一问自己//@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包凌斌_://@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7度记忆体:既得利益怕失去权力 //@任志强: 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
月胜木楠://@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水乡在江南:[哈哈]//@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阿须老兵:进常么? //@赵晓: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海淀区阿光:马忠诚说白了就是一投机分子,我党如果信任或者依靠这样的人,那将是十分不幸的事//@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zjjo123://@赵晓: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知天命2796731603:赤裸裸!//@小小斌哥://@wyj0312: 谢韬说:我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神物供奉着?当旗帜高举着?
冯波0612://@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天好黑啊V://@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xiao索郎://@任志强: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南开教师://@老胡-公民时评: //@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龚晓英55:我理解的是普通的底层劳动者防范意识不够,而资产阶级一刻都不会放松对资本的占有欲。 //@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
博有游://@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娃娃脸Claire://@任志强:问问自己? ///@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墨斗鱼DY://@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
天一智库://@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天一地一人一://@赵晓: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信访办主任奥巴马@任志强: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有教养有教育: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人权即公理://@化秋HQ: 自己儿子孙子到国外享受宪政,可对人说宪政是洪水猛兽,何其歹毒//@鸣鸣谦谦:马钟成?马忠诚?对马克思主义忠诚?谐得也太。。。了 //@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
NeverAllin://@任志强:问问自己? //@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昆仑山下亿年石://@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抛弃列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幸福的羊hz://@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从头越0007:问天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野老进城123:匪夷所思的惊人之论,非同寻常的文章。 //@熊亚南:无论如何 ,反思不错
野草天涯ALAN://@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阿尔卑斯的冬季恋歌://@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渣渣夫子:因为专制,华夏历来两千年的改朝换代,无不以惨烈杀戮来完成,当权者如不警乎,结局的死相很难堪。
zjydk666@愚人码头1876 //@任志强: 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
rean天堂://@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磊_一塌糊涂@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贝勒是黑猫警长@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天天向上的海盗:?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刘林锐律师:前段时间,“气功大师”王林的事情曝光以后,人民日报批评有些官员不信马列信鬼神,我当时的第一印象是:信马列与信鬼神有何本质的区别?我想说的是,中国的政治家们,你们将马列妖魔化、鬼神化了,它并非万能的主! //@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
黑碳头2://@画家林子超: 极左变相效法晚清,把社宪派逼迫成康梁,把改革派逼迫成士绅立宪派,结局不言而喻。//@吴伟bj: 他们看得很清楚,社宪派是宪政派的同盟军。一贯把中间道路视为最危险的敌人。他们打击社宪,说明一些体制内朋友幻想的民主社会主义这条路已经根本走不通了。
驻雨_楼台@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狐狸的故事2011://@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
五文文梦想做棵向日葵:啦啦啦首页惊现浩哥 一发就是深度[嘻嘻]//@黄浩2012盛唐: 恩 古希腊人在一千多年前失败的民主制是不是借尸还魂的? //@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
翱翔的板砖-幸福的诺爸://@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龙龙TDI1://@任志强: 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
民煮官茶://@任志强/@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歪嘴和尚会念经: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中国没有分裂,没有成为印度、菲律宾、印尼这样的“宪政”国家,这是中国人民之福。有些借改开的混乱,不明不白富起来的人,现在惶惶不可终日,所以迫不及待要实现所谓的“宪政”,以实现资产阶级专政。 //@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
wooaccv://@琢赏剧艺总鉴: //@任志强: 问问自己? //@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
风的呼吸2020://@任志强: 问问自己? //@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JustinKong://@简直: 最近这些说话刺耳的人,都是折翼的天使,指出皇帝新装的小朋友。 //@赵晓:
醉酒灵芝://@任志强: 问问自己?//@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小区业主://@赵晓: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潇潇心爱@老虎猴子是吃货 @固体胶33 /@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略懂艺术的初等哲学家://@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打今以后://@不住的祈祷: //@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卧图神游://@赵洪凯: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宪政-不应成为敏感词://@任志强: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此颜差已://@任志强:问问自己? //@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cyoaken:学习 //@任志强: 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
古争藏:左极而右 //@简直:最近这些说话刺耳的人,都是折翼的天使,指出皇帝新装的小朋友。 //@赵晓:
后来听说9://@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
YONGMING98://@简直: 最近这些说话刺耳的人,都是折翼的天使,指出皇帝新装的小朋友。 //@赵晓:
walk_in_sun://@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徽文子://@任志强: 问问自己? //@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黄浩2012盛唐:恩 古希腊人在一千多年前失败的民主制是不是借尸还魂的? //@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
最后的地盘2010://@任志强: //@旁观者://@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清茶一杯sl://@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简单的爱2018: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老崔夜读抄:让马XX出来走走哈!//@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让良知改变社会:比如一盆脏了的洗澡水。你要倒掉,不可能把盆里的小孩子一起倒掉啊。所以社会主义的魂不能丢,如果丢掉共产党肯定解体。10亿人口的大国真会乱,因为没有哪个力量可以代替。执政权还是不可变,人大监督权要坐实,直选真正的代表。新闻可放开自由。 //@赵晓: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擒虎的是猪:千人都醒,马钟成独醉,愿你一觉不醒!//@赵晓: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冬不去春不来://@任志强: 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
fyl0359:Robin(李彦宏徐勇朱宏波毕胜 百度弹出对话框全面封杀我。我发的我的痛苦经历反腐贴直接进回收站。或是无名错误。投诉回复说正常。百度工人在我电话中说删贴收费。 //@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
VPRO-529://@华大1950: 思格斯的资本论全世界财经类高校均有该课,中国的孙子兵法全世界军校必读,中国并没宣传,只是各自需要。可中国少有人推崇。马列主义孕育了十月革命,十月革命引导了新中国成立,新中国成立救活了你任志强的祖宗!你数典望祖小人! //@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
Lk看世界://@赵晓: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春夏往事如风://@赵晓: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理性的大厦://@赵晓: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自由与生命等值://@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江南水乡乐悠悠:马钟成:是个什么东东。竟敢如此猖狂、如此疯狂。这种声音好象是从三十多年前发出来的。是在为文革招魂。 //@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
道茶庄://@任志强: 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
小神牛梦游世界:回复@诺伊微尘:如果老百姓真的看毛选和马列著作,而不再上访,那可真的要出大事了!很多外国强权人物都是看了毛选才找到了革命道路的出口并获得了革命的胜利[酷] //@诺伊微尘:回复@小神牛梦游世界:看上去是个说笑,但没准儿哪天真的成了现实,那可真是荒谬透顶了。凡事皆有可能,以他们的智商。
李忍哥:网友说得好请神易,送神难。这个神是我党以前的招牌,现在说它假的,岂不让毛下不了台。 //@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
AbraDabuRa://@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无所谓0055://@任志强: 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
渔夫117:[给力]//@任志强: 问问自己?://@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fzjls:无须引经据典,问问这帮反宪政的人:他们反宪政,那么他们拥护的是什么?宪政与专制对应,那么他们拥护的是专制独裁吗?宪政属于资本主义,那么属于社会主义的就是专制吗?宪政与专制是政治制度,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是经济制度,这两者怎么能混淆在一起?脑残!//@任志强: 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
中国反垄断律师:真他马忠诚!//@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飞来觅音:这个洋玩意就是某些人拿来做外衣的,就像是太平天国的拜上帝会一样,骨子里仍旧是帝王思想! //@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
堰湾的日出://@赵楚: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枫林标://@公民监政://@二代症久富田:社宪派就是修正主义,修正主义就是和平演变,这是他们最危险的敌人。//@吴伟bj: 他们看得很清楚,社宪派是宪政派的同盟军。“我党”一贯把中间道路视为最危险的敌人。他们打击社宪,说明一些体制内朋友幻想的民主社会主义这条路已经根本走不通了。
清风竹影55555:股市里叫两边挨耳光?呵呵 //@简直: 最近这些说话刺耳的人,都是折翼的天使,指出皇帝新装的小朋友。 //@赵晓:
一等有机菜:任志强:问问自己?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luoxiaoxichina: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新疆兵团老王
穷屌丝V://@任志强: 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我们要当作神物
关注中国网事://@任志强://@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卧糟马: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意沐清风:现实已证明了[嘘] //@任志强//@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_朱小央://@任志强: 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
不拘的风NB:看来补丁没用,坐等船沉! //@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
飘渺飞尘://@任志强: 问问自己? //@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广东308:问题肯定很多人清楚,请神容易送神难啊,更难办的是送走一个神如何树立另外一个神啊?这是某些统治者需要的,打破了有人认为就失控、比俄罗斯惨 //@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
lengquefeidian://@任志强: 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
tim-jing://@任志强:问问自己? //@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尹_小川://@任志强: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Vito一rainy乄陌上是忧伤的胖子:暂且先不谈什么体制宪政民主或者民主宪政什么的,先谈人民的基本意愿和社会向往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党的群众路线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一切从群众中来 到群众中去 满足人民意愿 以平等的身份态度服务人民 让人们以对平等服务者的态度去看你而不是以前的把你看的高高在上也不是目前的猜忌愤恨畏惧 !
疯狂的国子:?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王帅michael::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深山青杠木://@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叫醒上帝:现在能意识到也行 //@任志强/@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享受快乐简单执着://@任志强: 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
丁华_才好网:好不容易获得的,怎么可能主动放弃。//@任志强: 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
寂寞梧桐不寂寞://@任志强:问问自己?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想念雨声2012://@任志强:问问自己? /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白刚律师::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鹏总的无可奈何:天朝=清朝?!//@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可爱的大大猫:为什么呢?//@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开放的宇宙://@任志强:问问自己?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caowumao://@柳村客: //@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柳村客://@赵晓: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Karlecifer://@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小神牛梦游世界:马克思恩格斯的书,都是教唆底层人民反抗统治阶级,搞起义用的,严重威胁当今中国社会稳定,应该列为禁书;另外,鉴于毛选中也含有大量支持宪政的不合时宜的“陈词滥调”,也应该列为禁书。[阴险] //@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
N德赛先生Q://@童之伟:对官场严重腐败这位也是要负不少责任的,千万不要以为我点@贺卫方 没点你大名就木事[哼]//@赵楚: 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至臻景泰蓝:问得好!/@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shdnf:1923年11月8日晚上,希特勒同志率领了一支冲锋队在慕尼黑一家酒馆里扣押了3名巴伐利亚州的军政长官,并宣布“全国革命已经开始了”。
黄建-Jim:腐朽到无可救药 //@赵晓: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凡提888://@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
青山古寺扫地僧@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涛__声依旧:发问很有道理//@封建士大夫: //@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shdnf:1919年3月26日改变了一个人的命运,可能也改变了中国的命运。那一夜北大四位校董开会,商议如何解决陈独秀嫖娼打架之事,胡适要求留住陈独秀,另三人反对,结果陈被开除。没多久陈去了上海。
shdnf:陈估计在车站也指天发誓:木秀于林,风比摧之,行高于众,人比毁之。一帮假正经,伪君子。眼里容不下我这个敢说敢干的大丈夫,劳资以后不混出个人样,绝不回来!于是有了谠,其后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时代来临了。当然革命当年挺时髦,很多人都在闹革命,我们要当作神物
盛爱辉在江湖://@刘琦1022: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z189459:赞宪政的,大多数只是缺少实际的空想者,剩下的少部分人则是明知其不可行,但可以拿来做旗帜。
Goboy1982:?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思之所在_心之所安://@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
核潜艇ssn://@任志强: 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
马其顿王AlexanderV://@简直: 最近这些说话刺耳的人,都是折翼的天使,指出皇帝新装的小朋友。 //@赵晓:
ChenGang1976:卧槽,真格一个官僚资本主义。 //@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
NK曾明:我问谁//@任志强: 问问自己? //@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乐观的疯子:宪法梦才是中国梦。依法治国,而不是依照党规治国。
怀旧的偏执狂://@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许振堂: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木林森477://@赵晓: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时空隧道-2012:问问自己,懂吗?@love_fish君 @随便一牛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化秋HQ:自己儿子孙子到国外享受宪政,可对人说宪政是洪水猛兽,何其歹毒//@鸣鸣谦谦:马钟成?马忠诚?对马克思主义忠诚?谐得也太。。。了 //@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
IE水手://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LC在追梦:👉👉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渣浪是煞笔_P://@任志强: 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尐笨蛋910://@任志强:问问自己? ://@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渡过o0:骗一天是一天//@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我想做个好人://@任志强: 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
飘在空中的白羊座://@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zy林大://@任志强:问问自己? //@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猛回头MHT://@三俗大哥: //@海南梁山: 估计骨头都找不到。 //@赵晓: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仍然大义:回复@不惑的翔子:这个谢韬也太二了,这样脑残也能做高校领导?无怪傻货追捧。因为任何一个统治阶级,都不愿放弃本阶级的利益,去为被统治的人民大众谋福利。马列理论,就是消灭阶级压迫,人人平等的学说。只有中国出来了一位践行这个理论的伟人毛泽东。他颠覆了统治阶级来管理社会方式,让人民当家做主
sunkist向日葵:[xb疑惑]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木林森477://@赵晓: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东马1221:靠笔杆子上天安门滴,后来大都进了秦城坐单间。 //@赵晓: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祥瑞居士001://@公民监政: //@二代症久富田:社宪派就是修正主义,修正主义就是和平演变,这是他们最危险的敌人。//@吴伟bj: 他们看得很清楚,社宪派是宪政派的同盟军。“我党”一贯把中间道路视为最危险的敌人。他们打击社宪,说明一些体制内朋友幻想的民主社会主义这条路已经根本走不通了。
杨利超超:: 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Tooooooday://@公民监政: //@二代症久富田:社宪派就是修正主义,修正主义就是和平演变,这是他们最危险的敌人。//@吴伟bj: 他们看得很清楚,社宪派是宪政派的同盟军。“我党”一贯把中间道路视为最危险的敌人。他们打击社宪,说明一些体制内朋友幻想的民主社会主义这条路已经根本走不通了。
a6小小://@公民监政: //@二代症久富田:社宪派就是修正主义,修正主义就是和平演变,这是他们最危险的敌人。//@吴伟bj: 他们看得很清楚,社宪派是宪政派的同盟军。“我党”一贯把中间道路视为最危险的敌人。他们打击社宪,说明一些体制内朋友幻想的民主社会主义这条路已经根本走不通了。
任志强:问问自己? //@旁观者马勇://@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
赵晓:马忠成早生四十年,有希望上天安门城楼。
小行羊://@公民监政://@二代症久富田:社宪派就是修正主义,修正主义就是和平演变,这是他们最危险的敌人。//@吴伟bj: 他们看得很清楚,社宪派是宪政派的同盟军。“我党”一贯把中间道路视为最危险的敌人。他们打击社宪,说明一些体制内朋友幻想的民主社会主义这条路已经根本走不通了。
孤谷深松://@童之伟:对官场严重腐败这位也是要负不少责任的,千万不要以为我点@贺卫方 没点你大名就木事[哼]//@赵楚: 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勤快的空空道长://@童之伟:对官场严重腐败这位也是要负不少责任的,千万不要以为我点@贺卫方 没点你大名就木事[哼]//@赵楚: 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在网言税://@公民监政://@二代症久富田:社宪派就是修正主义,修正主义就是和平演变,这是他们最危险的敌人。//@吴伟bj: 他们看得很清楚,社宪派是宪政派的同盟军。“我党”一贯把中间道路视为最危险的敌人。他们打击社宪,说明一些体制内朋友幻想的民主社会主义这条路已经根本走不通了。
从文革来://@赵楚: 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紫衣-王://@赵楚: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珠圆玉润jenny://@赵楚: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小小刘刘8://@我卖糕的2012: //@赵楚: 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童之伟:对官场严重腐败这位也是要负不少责任的,千万不要以为我点@贺卫方 没点你大名就木事[哼]//@赵楚: 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mzxzjsh://@二代症久富田: 社宪派就是修正主义,修正主义就是和平演变,这是他们最危险的敌人。//@吴伟bj: 他们看得很清楚,社宪派是宪政派的同盟军。“我党”一贯把中间道路视为最危险的敌人。他们打击社宪,说明一些体制内朋友幻想的民主社会主义这条路已经根本走不通了。
南通如皋拆迁户://@童之伟: 对官场严重腐败这位也是要负不少责任的,千万不要以为我点@贺卫方 没点你大名就木事[哼]//@赵楚: 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湖瘟版说岳后传: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爱因斯坦,罗马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耶稣,印度人是不是比使我们更懂佛教?为何德国人并没留下爱因斯坦?为何罗马人定要杀掉耶稣?为何印度就是缺乏佛教生存及发展空间?难道原产地必然是我们进行价值判定的首要依凭?否则即便高贵如神物,也该果断抛弃吗?
射手播放器://@展江: 马钟成厉害,早生四十年更厉害。
信陵君聚天下英才://@杜机遇: 救不了!腐败、维稳成本必然会急剧升高!越是独裁越是高压垮得越快,这是人类社会的规律!你认为土狗党有能力违抗规律吗??况且它们本身就是鸡国最大的动乱源头,你指望它们不搞乱国家,岂不是痴人说梦@信陵君聚天下英才: 800万军队,特警,等维稳部队,能挽救中国不乱吗,请有识之士讨论。
石斌Robin:无耻由来已久 //@zc_chris: //@吴伟bj: 他们看得很清楚,社宪派是宪政派的同盟军。“我党”一贯把中间道路视为最危险的敌人。他们打击社宪,说明一些体制内朋友幻想的民主社会主义这条路已经根本走不通了。
信陵君聚天下英才:杜机遇:救不了!腐败、维稳成本必然会急剧升高!越是独裁越是高压垮得越快,这是人类社会的规律!你认为土狗党有能力违抗规律吗??况且它们本身就是鸡国最大的动乱源头,你指望它们不搞乱国家,岂不是痴人说梦??[哈哈]//@信陵君聚天下英才: 800万军队,特警,等维稳部队,能挽救中国不乱吗
玄歌16:社宪派躲在墙角,惊恐的看着前面的几个彪形大汉:"每个人只来一次,行不行?" 彪形大汉们不屑的看着她:“爷要几次,需要和你商量?” 俄尔衣衫尽解,社宪派发出屈辱的呻吟,声嘶力竭的喊到:"爷,每人三次行不?"
明主自油萍灯://@公民监政://@二代症久富田:社宪派就是修正主义,修正主义就是和平演变,这是他们最危险的敌人。//@吴伟bj: 他们看得很清楚,社宪派是宪政派的同盟军。“我党”一贯把中间道路视为最危险的敌人。他们打击社宪,说明一些体制内朋友幻想的民主社会主义这条路已经根本走不通了。
v风言锋语v:厉害之处在于人民日报就给他发了~发了…海外版…给谁看呢? //@猪打字: //@展江:马钟成厉害,早生四十年更厉害。
永州异侠:既得利益派们需要什么人抬轿,新梁效们当然知道自己需要写什么文章。然后他们皆大欢喜!
玄歌16:话说强奸犯就是强奸犯,你能做的,绝不是跟他商量强奸的方式、频率和烈度。
缠意如风://@我卖糕的2012: //@赵楚: 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猪打字://@展江:马钟成厉害,早生四十年更厉害。
陇上黄土3RD://@老槐树一世: //@展江: 马钟成厉害,早生四十年更厉害。
熠气疯发:“其他国家”的社会主义是变味的,叫做“其他国家特色社会主义”[偷笑] //@老二道贩子:
漆园子:“我党”一贯把中间道路视为最危险的敌人//@吴伟bj: 他们看得很清楚,社宪派是宪政派的同盟军。“我党”一贯把中间道路视为最危险的敌人。他们打击社宪,说明一些体制内朋友幻想的民主社会主义这条路已经根本走不通了。
老黄sz://@公民监政://@二代症久富田:社宪派就是修正主义,修正主义就是和平演变,这是他们最危险的敌人。//@吴伟bj: 他们看得很清楚,社宪派是宪政派的同盟军。“我党”一贯把中间道路视为最危险的敌人。他们打击社宪,说明一些体制内朋友幻想的民主社会主义这条路已经根本走不通了。
不是車夫是斯基:他就不怕拍马屁拍到党的马蹄上。
民生指南编辑部://@公民监政://@二代症久富田:社宪派就是修正主义,修正主义就是和平演变,这是他们最危险的敌人。//@吴伟bj: 他们看得很清楚,社宪派是宪政派的同盟军。“我党”一贯把中间道路视为最危险的敌人。他们打击社宪,说明一些体制内朋友幻想的民主社会主义这条路已经根本走不通了。
自由速递://@雨来浓:居高临下的发几篇文章算不了什么,有种到微博上平等辩论。//@赵楚: 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世外桃源独行者-炸麻花:[偷乐] //@赵楚: 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将归来开放: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AstronautFarmer:目前的形势有点类似于92年那场姓资姓社大讨论了,这次宣传部门远不及上次聪明,他们不明白,道理只会越辩越明,越是在媒体上发文章批判,老百姓越是能了解宪政的意义 //@国家保安:容不下康有为,就必然要面对孙中山
吉四六@童之伟 说马钟成是铁标挺薄派。可见对于旗帜红二之间无歧见,抢的只是烤鸭而已。//@展江: 马钟成厉害,早生四十年更厉害。
超级倔强牛-石油田:童姥嘛!//@赵楚: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民主不会远://@展江: 马钟成厉害,早生四十年更厉害。
DONGXINHUA1974:呵呵//@赵楚: 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公民监政://@二代症久富田:社宪派就是修正主义,修正主义就是和平演变,这是他们最危险的敌人。//@吴伟bj: 他们看得很清楚,社宪派是宪政派的同盟军。“我党”一贯把中间道路视为最危险的敌人。他们打击社宪,说明一些体制内朋友幻想的民主社会主义这条路已经根本走不通了。
雨来浓:居高临下的发几篇文章算不了什么,有种到微博上平等辩论。//@赵楚: 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回望南都:坐等辛亥[思考]//@赵楚: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学习-自治://@展江: 马钟成厉害,早生四十年更厉害。
富贵不能淫2075:律师党们是“社会主义同路人”?也太特么恶心了!//@展江: 马钟成厉害,早生四十年更厉害。
zc_chris://@吴伟bj: 他们看得很清楚,社宪派是宪政派的同盟军。“我党”一贯把中间道路视为最危险的敌人。他们打击社宪,说明一些体制内朋友幻想的民主社会主义这条路已经根本走不通了。
浮华丨已逝://@赵楚: 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吴伟bj:他们看得很清楚,社宪派是宪政派的同盟军。“我党”一贯把中间道路视为最危险的敌人。他们打击社宪,说明一些体制内朋友幻想的民主社会主义这条路已经根本走不通了。
一碗春水://@我卖糕的2012: //@赵楚: 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西雅图的土著宝贝:只有黄花岗一条路了 //@吴伟bj:他们看得很清楚,社宪派是宪政派的同盟军。“我党”一贯把中间道路视为最危险的敌人。他们打击社宪,说明一些体制内朋友幻想的民主社会主义这条路已经根本走不通了。
清音涤凡@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bet15://@我卖糕的2012: //@赵楚: 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中国邱俊://@我卖糕的2012: //@赵楚: 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李崇律师1971://@赵楚: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宰步龙:早生四十年,他能比得了“梁效”?他的理论水平到张姚还差一大截,根本轮不到他! @独俏逍遥 @童之伟 //@静思00601: //@展江: 马钟成厉害,早生四十年更厉害。
心内科小大夫://@赵楚: 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华侨大学吴情树://@展江:马钟成厉害,早生四十年更厉害。
書岸:笔名?马列主义终究能成? //@展江:马钟成厉害,早生四十年更厉害。
皇家骑士团团长_60302: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展江:马钟成厉害,早生四十年更厉害。
将军赋采薇://@展江: 马钟成厉害,早生四十年更厉害。
冷剑微博://@赵楚: 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不或生二世://@赵楚: 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赵楚:呵呵,君不见社宪派的代表人物,如@童之伟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立即宣布他又胜利了?
提着小板凳走夜路:大天朝可不是什么得罪社会主义宪政改良派,时隔24年后,羽翼渐丰的它们,是开始准备第二次清场了[囧]彻底扔了这块特色抹布,这罪孽国家才或会有新生[浮云]
国家保安:容不下康有为,就必然要面对孙中山
我只卖笑://@贾樟柯: @许纪霖: //谢韬(原人大副校长)说:“我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黄宏微://@知青记者:三篇奇文抽了当代改良派三记响亮的耳光!
随心所欲而不逾矩-----梦想@健康快乐YEYE //@wyj0312: 谢韬(原人大副校长)说:我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作旗帜高举着?
八爪鱼Jimmy://@周京平: //@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
今年路人甲://@贾樟柯: @许纪霖: //@wyj0312: 谢韬(原人大副校长)说:“我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
写荷:剥离掉社会主义正是民心所向。原来的东欧国家都剥离了社会主义,30年前,中国的社会主义就已开始与资本主义接轨,造成了今天的实质是封建官僚的资本主义的特色社会主义,今日高唱社会主义的都是借壳上市的非社会主义者,他们拉社会主义的大旗只是用来装饰其封建残余思维的本性。
青出于蓝的青:谢韬(原人大副校长)说:“我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xin浪渣渣://@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szanc:回复@柯能dr:德國揚棄馬列也沒過上好日子,兩次大戰死了800~1000萬人;蘇聯呢,國家也滅了》
无主方舟:谢韬(原人大副校长)说:“我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猪头三小队长://@向上游的鱼V://@wyj0312: 谢韬说:我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神物供奉着?当旗帜高举着?
梅园旧宅:[疑问][疑问][吃惊]//@小小斌哥: //@wyj0312: 谢韬说:我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神物供奉着?当旗帜高举着?
Soft_Rock_82://@clueless: //@旁观者马勇://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
汪汪小狗:所以文革我们批林批孔,五四喊打倒孔家店 //@乐山彭家敏:@汪汪小狗 @南山逸风 //: 谢韬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
无线风光在限封:成功的将社会主义和宪政对立起来,给广大公民指明了奋斗的方向。
苯来://@贾樟柯:@许纪霖: //谢韬(原人大副校长)说:“我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澄明秋水://@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Thomas程://@贾樟柯:@wyj0312: 谢韬(原人大副校长)说:“我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三线城市的画家://@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好大个的鼻子://@华侨大学吴情树: 利益二字 //@李春华律师//@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
人可卓恩://@华侨大学吴情树: 利益二字 //@李春华律师//@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
清泉活火相依不舍@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我实在找不到可用的昵称://@陈子明2013: //@wuliucun: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
不看新闻连播好多年:由于人的自私本性,历史一次又一次重演,好戏在后头,大片快上演。 //@知青记者:三篇奇文抽了当代改良派三记响亮的耳光!
熊文钊:回复@高山之巅_:这么“大牌”,怎么连个真名都不署呢? //@高山之巅_:马钟成咬文嚼字,邓小平都说“不问姓资姓社”,马钟成竟然比邓小平还“大牌”
丁建榕:对独裁者有利的理论。就是我党理论。
疗辽:吃我一剂无产阶级之腿!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才是考试必经之路。。。 //@贾樟柯:@许纪霖: //@wyj0312: 谢韬(原人大副校长)说:“我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
马文正qiu://@许纪霖: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大熊爱吃豆腐:谢韬(原人大副校长)说:“我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牧牛山友://@吴伟bj:转!//@陈业文新大都:转!//@wyj0312: 谢韬说:我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神物供奉着?当旗帜高举着?
fncfan:伟稳的大旗//@当律师的陈刚: //@wyj0312: 谢韬说:我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神物供奉着?当旗帜高举着?
君子有道://@知青记者: 三篇奇文抽了当代改良派三记响亮的耳光!
深圳冻栋://@谓贤:就这一根草!//@陈子明2013: //@wuliucun:谢韬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
雪浓阑珊://@与菲邂逅:我们怎么就没扬弃了?难道搞资本主义宪政才算扬弃吗?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难道不是扬弃吗?毛主席早就提出了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这还不算扬弃,非得抛弃社会主义才叫扬弃,什么逻辑?PS我是自干五! //@贾樟柯:@许纪霖:
enwopf:谢韬(原人大副校长)说:“我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龙老鸭://@贾樟柯: @许纪霖: 谢韬(原人大副校长)说:“我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激扬65v:那些曾经高呼新政的人傻逼了吧![哈哈] //@知青记者:三篇奇文抽了当代改良派三记响亮的耳光!
zyh606://@杨子评:几根搅屎棍搞得乌烟瘴气,究竟是谁向他们提供了公共厕所?
lhs653101://@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可爱HG11199_71052://@荣剑2011: //@吴伟bj:转!//@陈业文新大都:转!//@wyj0312: 谢韬说:我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神物供奉着?
柯能dr:谁更懂?师父还是徒弟? //@wyj0312: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
十A建筑师@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珈明://@乔佳: /@wyj0312: 谢韬(原人大副校长)说:“我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彦彦9君儿://谢韬(原人大副校长)说
老子的队伍向太阳://@花心橙: @wyj0312: 谢韬(原人大副校长)说:“我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银杏科大://@荣剑2011:/@吴伟bj:/@陈业文新大都:/@wyj0312: 谢韬说:我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神物供奉着?当旗帜高举着?
cdpxy:/陈子明2013: //@wuliucun: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
好老头:谢韬说的以前还真没想过,不过一细琢磨还真有道理。 //@吴伟bj:转! //@陈业文新大都:转!
德厚不足治乱://@周京平: //@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
贤愚一致://@旁观者马勇: //@wyj0312: 谢韬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Castle-Group:谢韬说:我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神物供奉着?当旗帜高举着?
闽地玉猪龙:这些垃圾文章不值一哂。//@华侨大学吴情树:胡说八道,历史将证明这是一个错误的判断! //@唐小虎律师:因为一个是资本主义,一个是修正主义! //@范忠信: //@华侨大学吴情树: 利益二字 //@李春华律师
大王俊宇://@荣剑2011: //@陈业文新大都:转!//@wyj0312: 谢韬说:我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神物供奉着?当旗帜高举着?
与菲邂逅:我们怎么就没扬弃了?难道搞资本主义宪政才算扬弃吗?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难道不是扬弃吗?毛主席早就提出了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这还不算扬弃,非得抛弃社会主义才叫扬弃,什么逻辑?PS我是自干五! //@贾樟柯:@许纪霖:
我為伊人狂://@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long龙锐:凡是人家抛弃的破烂,我们都如获至宝,奉为指导理论,结果是祸国殃民! //@封印的鱼1:
江城子之一://@wyj0312: 谢韬说:我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神物供奉着?当旗帜高举着?
图个什么:[生病]//@金钱论语邓良平: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
wxttkn://@华侨大学吴情树:胡说八道,历史将证明这是一个错误的判断! //@唐小虎律师:因为一个是资本主义,一个是修正主义! //@范忠信: //@华侨大学吴情树: 利益二字 //@李春华律师
威哥不加V:事实上,社会主义与宪政和市场经济都是不相容的,现在是封建帝制用社会主义封皮包裹的枪炮来抢市场经济的果实
1个人的圣经:[鄙视]//@当律师的陈刚: //@wyj0312: 谢韬说:我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神物供奉着?当旗帜高举着?
chineseloser://@知青记者: 三篇奇文抽了当代改良派三记响亮的耳光!
老娘佘赛花://@知青记者: 三篇奇文抽了当代改良派三记响亮的耳光!
难得醒时:基本的国情一样吗?这是常识!//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
豆子of怡新祥://@wyj0312: 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括苍之鹰://@知青记者:三篇奇文抽了当代改良派三记响亮的耳光!
独立思考讲真话://@荣剑2011: //@wyj0312: 谢韬说:我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神物供奉着?当旗帜高举着?
我是中山狼2010://@荣剑2011: //@吴伟bj:转!//@wyj0312: 谢韬说:我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神物供奉着?当旗帜高举着?
孤独的冷思维:谢韬(原人民大学副校长)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华侨大学吴情树:胡说八道,历史将证明这是一个错误的判断! //@唐小虎律师:因为一个是资本主义,一个是修正主义! //@范忠信: //@华侨大学吴情树: 利益二字 //@李春华律师
知青记者:三篇奇文抽了当代改良派三记响亮的耳光!
龙卷西北风:其实我们是拿来主义和实用主义者 马列只是我们夺取政权的理论工具 现在不想放弃马列主要还是不想放弃权利 不想在自己的手中丢失所谓的先辈用鲜血换来的政权 各个利益集团也不想放弃享受的特权 马列就是个幌子这个连卖菜的大妈都知道 //@荣剑2011: //@吴伟bj:转! //@陈业文新大都:转!
韦恩卑鄙://@华侨大学吴情树: 胡说八道,历史将证明这是一个错误的判断! //@唐小虎律师:因为一个是资本主义,一个是修正主义! //@范忠信: //@华侨大学吴情树: 利益二字 //@李春华律师
中国80后正能量://@荣剑2011@陈业文新大都:转!//@wyj0312: 谢韬说:我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神物供奉着?当旗帜高举着?
潇洒风度888888:马克思主义是从哪里来的?是中国的吗?//谢韬说:我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我们要当神物供奉着?当旗帜高举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