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深圳李鸿文”

深圳李鸿文:塔西佗描述,提比略治下的元老院也经常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
深圳李鸿文:转发微博
谢文V:沈阳小贩夏俊峰妻子:在看守所见了丈夫最后一面_资讯频道_凤凰网 http://t.cn/z8eCuf8
深圳李鸿文://@卢桦: 所谓世界潮流,也不过是幼稚病的一种。世界潮流从民国开始就所谓浩浩荡荡了,也没见冲出个什么来。 //@王涉律师:所谓“急剧左转及举国重庆化”,表明看现象是事实,但其实过于悲观。世界潮流浩浩荡荡,与其说习逆潮流而动,不如说习没有应对潮流的新招。
运床专家:去年到重庆,总会想到2008年初,黎强李俊等人肯定不会想到未来四年里,这一派大都市繁华气象里等待他们的将是血雨腥风;去年三月,薄王倒台,不少人对这个国家的未来有良好预期,至少“去掉了一个最低分”,少有人预估到未来的急剧左转及举国重庆化。看来民族资产阶级和右派知识分子的幼稚病如出一源。
深圳李鸿文:呵呵。呵呵。。//@谢佑平: 呵呵。
西安判官:1945年,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中明确指出:“有些人怀疑共产党得势之后,是否会学俄国那样,来一个无产阶级专政和一党制度。我们的答复是:我们这个新民主主义制度不可能、不应该是一个阶级专政和一党独占政府机构的制度。”并郑重承诺保障人民“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思想、信仰和身体”等自由。
深圳李鸿文://@熊华GG: //@中国微闻:只要法院有通知:公布财产的官员肯定比这个多,长。 //@迟夙生律师://@中国时事观察员:【公示财产】走起,让此帖上百万转发!
人民日报V:【只要有通知,他们愿意公示财产】广州市政协副秘书长范松青、广州市市长陈建华、佛山市市长刘悦伦、韶关市委书记郑振涛、深圳市市长许勤……最近表态“只要有通知,愿意公示财产”的官员真不少。赞勇气,也希望这个名单越来越长!
深圳李鸿文://@黎勇01: //@李方平律师: //@崔小平律师: //@染香姐姐://@土家野夫:转发微博。
王小渔在海边V:难道真的要把体制内的良知逼成反对派,把民族资产逼成海外资本,把公知逼成为国家民族大义受难的英雄?然后再把本来习惯于等待明君的人们逼得到处寻找、支持孙中山?这只会让异议的声音聚集并更快形成真正的力量。人们在最黑暗的时候才最期待也最容易找到光,才最看重守望相助。
深圳李鸿文://@律师田圆: //@方流芳:马英九最缺乏中国特色的个性就是不奉行机会主义。当我们成年累月地被机会主义者包围的时候,当我们被“识时务”的古训反复洗脑之后,看到这样的个性,真有耳目一新的感觉。赞!
真不是法官:【马英九针对王金平的声明】http://t.cn/z89HU9x 各位同胞,这是关键的历史的时刻,“全国”人民要对司法干预勇敢拒绝、大声说不,这才能树立一个典范,就是任何政治人物都不可以把手伸进司法,这样以後的政治人物才知所警惕,全世界也才看得到台湾为了扞卫民主法治所展现的决心。
深圳李鸿文:转发微博
CAS书生田:“子产不毁乡校”这句话本质上是专制体制下的开明话,只能表明拥有绝对权力的人有一种雅量和达观而已,基本上还是皇帝鼓励进谏直谏那一套。这句话被热捧也罢,因写这句话而遭到免职也罢,都衬托出当下思想的陈旧和无奈。公民社会早就是另一套思维了,不是你毁不毁乡校,而是谁赋予你权力去毁,合法吗?
深圳李鸿文://@ICO刘开明: //@王江松-PHILOSOPHY: 我介绍一个案例吧:一家劳工NGO今年举办了首届新工人杯文化艺术大赛,收到来自草根工人的作品400多件。工人意识的成长和对工人社区活动的积极参与,正是工人组织化的第一步。//@倾听底层: 公民的自组织,自成长![赞]//@梗叔: 广州准备做,看我们的。[给力]
王江松-PHILOSOPHYV:【民间需要自主设置公共议题】这半年来,面对庙堂和官媒的一次次意识形态攻击,民间自媒体进行了颇有声色的自卫还击。但毕竟还是被人牵着鼻子在走。能不能主动扩展民间公共空间、自主设置议题呢?比如加强各种民间思潮的交流共识、介绍各国社会转型的经验教训、共享公民维权与自组织的成功案例,等等。
深圳李鸿文://@小眼昏花: 还用沟通?直接开抓多 //@崔小平律师:一个警察的言论?唉...//@新闻已死:可笑。
刘学恩V:恳请 @平安北京 协调 @曹国伟 先生,梳理微博大V(粉丝在10万以上的)发布不实信息的账号底数,积极沟通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科学准确界定其性质,分发属地公安机关进行处理,维护微博等虚拟社会正常秩序。谢谢了。
深圳李鸿文://@李冬君: “宋人的‘一年景’”是《新京报》专栏--文化好东西里的最后一篇文章了,以一篇宋人生活美学的文章结尾,是想说我们的文化和传承文化的子孙们都是有希望的。下面专栏移师《经济观察报》之“观察家”,《中国经营报》依旧。谢谢朋友们。
深圳李鸿文://@卫金桂: [偷笑]
哲学老农:读完新华社通稿,恩格斯惊慌失措地赶到马克思家里,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马哥,大事不好了!新华社说薛蛮子嫖娼是对公知大V的警告,您的门生衣俊卿的那点破事几乎满世界都知道,他们这不是指桑骂槐,暗指您老人家吗?您跟那女佣的孩子,到如今都是我顶包的,如果闹大了咋办?老马当即口吐白沫倒地不起。
深圳李鸿文://@米秃刘敬文: //@晶报:#一家之言# 薛蛮子的行为,是否涉嫌聚众淫乱罪?请看律师法律分析文章
刘晓原律师V:媒体报道,公安机关在查处薛蛮子嫖娼案件时,又发现他多次同时招嫖多个卖淫女,已经涉嫌聚众淫乱犯罪。薛蛮子的行为,是否涉嫌聚众淫乱罪呢?请看我的法律分析文章。
深圳李鸿文://@周泽律师: 主动揽案,不算寻衅滋事。支持//@梅春来律师: 深圳警方也乱来?转达一下家属,我愿意代理。
木矛:网络造谣以寻衅滋事刑拘,成各地公安惯例?深圳特区报报道,深圳警方昨天公布刑拘两名收钱在网络造谣人士,刑警支队一大队队长钟勇辉介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93条“寻衅滋事罪”,网络“大谣”无事生非、虚构事实,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了影响、扰乱了公共秩序。@周泽律师 @梅春来律师
深圳李鸿文://@我是报纸佬: 转发微博
退休的方进玉:【慎用“所有”!】新华社短评说,“薛蛮子跌下神坛,既扇了自己一记耳光,又向所有网络大V们敲响了法律的警钟”因为薄都拥趸不少,“大V”忒多,故仿照改写之:【薄熙来跌下神坛,既扇了自己一记耳光,又向中国所有省部级以上高官们敲响了法律的警钟】我估计,新华社的审稿人不会签发这条稿子吧?
深圳李鸿文:回复@孔狐狸:嗯,湖北人用“苕”形容一个人蠢,原武汉市长赵宝江被武汉市民称为“体面苕”。 //@孔狐狸:湖北形容人呆傻倔二,用苕人。红苕,红薯也。大学时,有俩教授交恶,其一每次提起另一个均称,个苕,即那个苕人〜 //@深圳李鸿文:
深圳李鸿文://@唐远清: //@胡紫微:如果我都不敢为了因呼吁官员财产公开而在押至今的11君子而愤怒疾呼,却勇于为一只朝廷的鹰犬遭受主子的不公而奔走呼吁,只能说明我是一个虽然怯懦可笑却仍不忘在安全的射程内彰显道德优越感的装逼犯。
居柔守弱@徐昕:这两天,大家都在为毛粉宋阳标呼吁,@五岳散人 说:为傻逼争权利,也是为了保证正常人的权利。我想作个小调查:如果这个汪亭友副教授被侵权,你会为他呼吁吗? @湖大余凯: 我愿意。因为衡量一个国家文明程度的标志之一,就是看这个国家和国民怎么对待精神病人。
深圳李鸿文:转发微博
吴铭:网上流传的所谓“北戴河讲话”,我认为是一篇伪作,因此,连评论的兴趣都没有。
深圳李鸿文:网友评论梦鸽的事,就让@王江雨Law 恼羞成怒,又是“民粹”,又是“丧心病狂”,可你真跟他讨论,他就拉黑。一棍纸棍就爆了这个所谓的法律学教授的菊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