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CAS书生田:“子产不毁乡校”这句…

CAS书生田:“子产不毁乡校”这句话本质上是专制体制下的开明话,只能表明拥有绝对权力的人有一种雅量和达观而已,基本上还是皇帝鼓励进谏直谏那一套。这句话被热捧也罢,因写这句话而遭到免职也罢,都衬托出当下思想的陈旧和无奈。公民社会早就是另一套思维了,不是你毁不毁乡校,而是谁赋予你权力去毁,合法吗?

微博转发

mengojerry://@巴楚渔樵:一夜倒退三千年,去找开明老祖宗。 //@周士君牧野风: //@深圳李鸿文: 转发微博
流光溢彩005:博主真够无聊的,说"子产不毁乡校"的只是管广州公安那微博的警察,他知道有这么个类似的典故,就在微博里用了,说这话的人都想不到像你们这么引申,中国历史的典故哪个不是专制政体之下产生的?都废了,都换上你们公民社会的“新话”得了?如果这话是习近平说的,说“竟无一人是男儿”时你再去抠字眼。
天儿Tian_Er:微博,可以成为未来的乡校,前提是不要因为听不得不同的声音,而给它扣上各种罪名的脏帽子,从而利用无知愚众的唾沫淹死它就好。再好的社会也有阴暗的一面,得正视和承认它的存在,“水至清则无鱼”可以在这里引用一下。要留有呼吸口,不要一棒子打死才好。忠言逆耳~
手机用户3288791694://@政治学微博课堂:儒家不满意了,不同观点//@吴钩: 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见我的分析:http://t.cn/z8VIS31。 //@任锋_行道的人呐:真是于历史无知,于现实无奈的典型小清新啊
尘喑:子产被称为法家先驱@政治学微博课堂: 儒家不满意了,不同观点//@吴钩: 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见我的分析:http://t.cn/z8VIS31。 //@任锋_行道的人呐:真是于历史无知
南三环艳阳天_:本来子产也没毁。都是铲子毁的。//@吴钩:明代有过三次毁禁书院,那可是遗臭万年的事。//@人大重阳赵师兄: 张居正废书院算是吧,不过这个好像现在主流观点认为//@水若善2012: 不毁乡校是个例,然后被某些人奉为理想政治实践。但由此推断是宪则惯例就牵强了。属于将个案普遍化和将理想现实化。
琐碎的活法:问一句,子产之时就有专制啦?中国专制自什么时候起的?//@但泽的铁皮鼓: 这样一种逻辑如下:因为一个本质上的原因,故而一个时代的一切都可以被认定是肮脏的。而这个本质上的原因,马克思主义者认为是阶级,自由主义文青则坚信为专制。//@但泽的铁皮鼓:宁要自由主义的草,不要封建主义的苗?
秋月如圭:吴钩[赞]//@政治学微博课堂: 儒家不满意了,不同观点//@吴钩: 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见我的分析:http://t.cn/z8VIS31
阿蔡----://@政治学微博课堂: 儒家不满意了,不同观点//@吴钩: 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见我的分析:http://t.cn/z8VIS31。 //@任锋_行道的人呐:真是于历史无知,于现实无奈的典型小清新啊
周天晗:别急着扣帽子,三次都是有原因的。第一次是嘉靖党争,北胜南败,湛若水当时是南京吏部尚书;第二次是官吏假托立书院依附徐阶,实是借以把持郡邑。张居正毁之。第三次是魏逆灭东林。第一次恰如今之薄案;第二次窃以为得正。//@吴钩: 明代有过三次毁禁书院,那可是遗臭万年的事。//@人大重阳赵师兄:
热血何惧冷锋的马甲://@儒生任重: 凡是中国古代的都是坏的,凡是西方的都是好的。//@吴钩: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很少有人敢天下之大韪。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我这里有篇小文作了分析:http://t.cn/z8VIS31
盤古貓:毁书行动一直以来都是人类史上一大特色。//@吴钩: 明代有过三次毁禁书院,那可是遗臭万年的事。//@人大重阳赵师兄: 张居正废书院算是吧,不过这个好像现在主流观点认为//@吴钩:什么叫个例?举几个毁乡校的例子来看看。 //@水若善2012: 但由此推断是宪则惯例就牵强了。属于将个案普遍化和将理想现实化。
文白的白文:讲儒宪的都是一群装B犯。放着更贴近时代、更被普遍了解的现代理念不讲,非要去挖祖宗的坟。除了打着民族的旗号还能吸引一点蠢货,连P个价值都没有。无非是想借此垄断解释权罢了。//@吴钩: 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
南三环艳阳天_://@吴钩:明代有过三次毁禁书院,那可是遗臭万年的事。//@人大重阳赵师兄: 张居正废书院算是吧,不过这个好像现在主流观点认为//@水若善2012: 不毁乡校是个例,然后被某些人奉为理想政治实践。但由此推断是宪则惯例就牵强了。属于将个案普遍化和将理想现实化。
女道友请留步://@文白的白文: 讲儒宪的都是一群装B犯。放着更贴近时代、更被普遍了解的现代理念不讲,非要去挖祖宗的坟。除了打着民族的旗号还能吸引一点蠢货,连P个价值都没有。无非是想借此垄断解释权罢了。//@吴钩: 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
蓝牙齿:谁也没说拿古代的原则当今天和未来的理想,转发那个是鄙视今上倒退不如古人耳,别二极管大脑。// @双碑右岸 :[弱]热捧“子产不毁乡校”的人也就是对韩寒说这国政治文化有大问题勃然大怒的人,傻逼呵呵//@政治学微博课堂: 转发微博
但泽的铁皮鼓:这样一种逻辑如下:因为一个本质上的原因,故而一个时代的一切都可以被认定是肮脏的。而这个本质上的原因,马克思主义者认为是阶级,自由主义文青则坚信为专制。//@但泽的铁皮鼓:宁要自由主义的草,不要封建主义的苗?
花石頭eV://@吴钩: 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见我的分析:http://t.cn/z8VIS31
人大重阳赵师兄V:张居正废书院算是吧,不过这个好像现在主流观点认为他做得对 //@吴钩:什么叫个例?举几个毁乡校的例子来看看。 //@水若善2012: 不毁乡校是个例,然后被某些人奉为理想政治实践。但由此推断是宪则惯例就牵强了。属于将个案普遍化和将理想现实化。
半寸阳光弱水三千://@双碑右岸:[弱]热捧“子产不毁乡校”的人也就是对韩寒说这国政治文化有大问题勃然大怒的人,傻逼呵呵//@政治学微博课堂: 转发微博
Christ_Fung:吴老师好文//@吴钩: 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很少有人敢天下之大韪。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我这里有篇小文作了分析:http://t.cn/z8VIS31。 //@任锋_行道的人呐:真是于历史无知,于现实无奈的典型小清新啊
小旋风106:不同的j话语体系。//@吴钩: 什么叫个例?举几个毁乡校的例子来看看。//@水若善2012: 不毁乡校是个例,然后被某些人奉为理想政治实践。但由此推断是宪则惯例就牵强了。属于将个案普遍化和将理想现实化。//@吴钩: 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见我的分析:http://t.cn/z8VIS31
吴钩V:明代有过三次毁禁书院,那可是遗臭万年的事。//@人大重阳赵师兄: 张居正废书院算是吧,不过这个好像现在主流观点认为//@吴钩:什么叫个例?举几个毁乡校的例子来看看。 //@水若善2012: 不毁乡校是个例,然后被某些人奉为理想政治实践。但由此推断是宪则惯例就牵强了。属于将个案普遍化和将理想现实化。
江济良THU://@吴钩:什么叫个例?举几个毁乡校的例子来看看。//@水若善2012: 不毁乡校是个例,然后被某些人奉为理想政治实践。但由此推断是宪则惯例就牵强了。属于将个案普遍化和将理想现实化。//@吴钩: 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见我的分析:http://t.cn/z8VIS31
但泽的铁皮鼓:宁要自由主义的草,不要封建主义的苗?
BNUZ公开亭亭长:上达天听的时代过去了//@吴钩: 什么叫个例?举几个毁乡校的例子来看看。//@水若善2012: 不毁乡校是个例,然后被某些人奉为理想政治实践。但由此推断是宪则惯例就牵强了。属于将个案普遍化和将理想现实化。//@吴钩: 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见我的分析:http://t.cn/z8VIS31
WithNoName://@政治学微博课堂: 儒家不满意了,不同观点//@吴钩: 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见我的分析:http://t.cn/z8VIS31。 //@任锋_行道的人呐:真是于历史无知,于现实无奈的典型小清新啊
双碑右岸:[弱]热捧“子产不毁乡校”的人也就是对韩寒说这国政治文化有大问题勃然大怒的人,傻逼呵呵//@政治学微博课堂: 转发微博
吴钩V:什么叫个例?举几个毁乡校的例子来看看。//@水若善2012: 不毁乡校是个例,然后被某些人奉为理想政治实践。但由此推断是宪则惯例就牵强了。属于将个案普遍化和将理想现实化。//@吴钩: 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见我的分析:http://t.cn/z8VIS31
水若善2012:不毁乡校是个例,然后被某些人奉为理想政治实践。但由此推断是宪则惯例就牵强了。属于将个案普遍化和将理想现实化。//@吴钩: 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见我的分析:http://t.cn/z8VIS31
晏如也凡://@政治学微博课堂:儒家不满意了,不同观点//@吴钩: 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见我的分析:http://t.cn/z8VIS31。 //@任锋_行道的人呐:真是于历史无知,于现实无奈的典型小清新啊
政治学微博课堂:儒家不满意了,不同观点//@吴钩: 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见我的分析:http://t.cn/z8VIS31。 //@任锋_行道的人呐:真是于历史无知,于现实无奈的典型小清新啊
陆海军先生:中国的确需要启蒙:别看有些人夸夸其谈,新式名词不断,但他们就是分不清“观点自由”与“造谣传谣”的区别。//@请碗白粥: @陆海军先生 有些评论水平很高!启蒙啊。
新一代_95067://@陈明远微博://@巴楚渔樵: 一夜倒退三千年,去找开明老祖宗。 //@周士君牧野风: //@深圳李鸿文: 转发微博
Ry乄未卜://@儒生任重:凡是中国古代的都是坏的,凡是西方的都是好的。//@吴钩: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很少有人敢天下之大韪。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我这里有篇小文作了分析:http://t.cn/z8VIS31
打指萼:“自由度”一词容易使人以为自由主要是个量的问题,其实自由主要是个质的问题。风筝飞得再高也是不自由的,小鸟飞得再低也是自由的。(胡平)
快乐转HAPPY://@陈明远微博://@巴楚渔樵: 一夜倒退三千年,去找开明老祖宗。 //@周士君牧野风: //@深圳李鸿文: 转发微博
打指萼:一个国家有没有言论自由,不在於当权者愿意对不同政见容忍到什么程度,而在於当权者是否有权力去压制不同政见。只有在人们学会了抵抗权力对言论的干涉企图时,真正的言论自由才得以实现。这就要求我们不能满足於怎样巧妙地从网眼里钻过去,而必须致力於粉碎那张专制之网。(胡平)
刚刚路过03://@疯-良-话: //@欧阳-不-弃:在我看来,中国的典故都不能引用。中国历史就是一部专制史,中国的政治哲学也是专制的哲学,要想说明宪政,必须用另一套语言。//@政治学微博课堂: 转发微博
很想中国好://@TyrannyDestroyerV:依然透着一种臣民思想,而非公民人格。//@政治学微博课堂:转发微博
打指萼:右边:没人这样说。但我确实认为,儒家民本思想与现代民主思想,虽貌合而神离,中间存在无法逾越的鸿沟。//@儒生任重: 凡是中国古代的都是坏的,凡是西方的都是好的。//@吴钩: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很少有人敢天下之大韪。子产不是特例。
打指萼:不论“宪则惯例”说法之怪异,右文未能亦不可能突破“明君”“民本”古典政治架设//@吴钩: 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很少有人敢天下之大韪。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我这里有篇小文作了分析:http://t.cn/z8VIS31
疯-良-话://@欧阳-不-弃:在我看来,中国的典故都不能引用。中国历史就是一部专制史,中国的政治哲学也是专制的哲学,要想说明宪政,必须用另一套语言。//@政治学微博课堂: 转发微博
打指萼:右文属意虽好,但从儒家传统寻绎现代民主精神,实在太过牵强。//@吴钩: 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很少有人敢天下之大韪。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我这里有篇小文作了分析:http://t.cn/z8VIS31
流行无锡://@陈明远微博://@巴楚渔樵: 一夜倒退三千年,去找开明老祖宗。 //@周士君牧野风: //@深圳李鸿文: 转发微博
水瓶浪化://@陈明远微博://@巴楚渔樵: 一夜倒退三千年,去找开明老祖宗。 //@周士君牧野风: //@深圳李鸿文: 转发微博
user_lock://@陈明远微博://@巴楚渔樵: 一夜倒退三千年,去找开明老祖宗。 //@周士君牧野风: //@深圳李鸿文: 转发微博
谁是大海龟://@吴钩: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很少有人敢天下之大韪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我这里有篇小文作了分析:http://t.cn/z8VIS31。 //@任锋_行道的人呐:真是于历史无知,于现实无奈的典型小清新啊 //@政治学微博课堂
姐姐低调不起://@陈明远微博://@巴楚渔樵: 一夜倒退三千年,去找开明老祖宗。 //@周士君牧野风: //@深圳李鸿文: 转发微博
打指萼:不是“毁不毁”的问题,只一句“让他毁不了”胜过多少长篇大论。//@四肢五谷:先生关于子产不毁乡校的评论,觉得那句“让他毁不了”乡校是最有意义的。我个人觉得后世对子产不毁乡校的赞颂,与其说是对清明统治者的期待,还不如说是对言论自由权的保卫,类似的还有绉忌讽齐王纳谏,夏桀堵万民之口。
欧阳-不-弃:在我看来,中国的典故都不能引用。中国历史就是一部专制史,中国的政治哲学也是专制的哲学,要想说明宪政,必须用另一套语言。//@政治学微博课堂: 转发微博
londonfog22350052:“子产不毁乡校”这句话本质上是专制体制下的开明话,只能表明拥有绝对权力的人有一种雅量和达观而已,基本上还是皇帝鼓励进谏直谏那一套。这句话被热捧也罢,因写这句话而遭到免职也罢,都衬托出当下思想的陈旧和无奈。公民社会早就是另一套思维了,不是你毁不毁乡校,而是谁赋予你权力去毁,合法吗?
Freedom1912再出世://@TyrannyDestroyerV:依然透着一种臣民思想,而非公民人格[猪头][猪头]
shawn3058:维护好的传统,也需要勇气,子产之贤,岂可一句惯例带过//@吴钩: 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很少有人敢天下之大韪。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我这里有篇小文作了分析:http://t.cn/z8VIS31
负零壹:中国的家天下政治是:国家是皇帝家的,乡村是地方绅士的。所谓乡校并不是什么民主的东西。
Free-Knight://@巴楚渔樵: 一夜倒退三千年,去找开明老祖宗。 //@周士君牧野风: //@深圳李鸿文: 转发微博
TyrannyDestroyerV:依然透着一种臣民思想,而非公民人格。//@政治学微博课堂:转发微博
风自南://@吴钩: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很少有人敢天下之大韪。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我这里有篇小文作了分析:http://t.cn/z8VIS31。 //@任锋_行道的人呐:真是于历史无知,于现实无奈的典型小清新啊 //
Bo333://@儒生任重:凡是中国古代的都是坏的,凡是西方的都是好的。//@吴钩: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很少有人敢天下之大韪。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我这里有篇小文作了分析:http://t.cn/z8VIS31
古楼兰遗民://@巴楚渔樵:一夜倒退三千年,去找开明老祖宗。 //@周士君牧野风: //@深圳李鸿文: 转发微博
掌声响起CSB:问的好,谁赋予它们去毁的权力
四肢五谷:近来一直关注先生关于子产不毁乡校的评论,觉得那句“让他毁不了”乡校是最有意义的。我个人觉得后世对子产不毁乡校的赞颂,与其说是对清明统治者的期待,还不如说是对言论自由权的保卫,类似的还有绉忌讽齐王纳谏,夏桀堵万民之口。这其实算是人民内心民主的萌芽了
四肢五谷:那时的乡校,与现在的微博很像,大家有没有这样觉得? //@四肢五谷:近来一直关注先生关于子产不毁乡校的评论,觉得那句“让他毁不了”乡校是最有意义的。我个人觉得后世对子产不毁乡校的赞颂,与其说是对清明统治者的期待,还不如说是对言论自由权的保卫,类似的还有绉忌讽齐王纳谏,夏桀堵万民之口。
如皋新生活网-乐极生V:好象有些人的中国梦就是好皇帝梦,,//@巴楚渔樵: 一夜倒退三千年,去找开明老祖宗。 //@周士君牧野风: //@深圳李鸿文: 转发微博
范思晖://@吴钩: 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很少有人敢天下之大韪。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我这里有篇小文作了分析:http://t.cn/z8VIS31。 //@任锋_行道的人呐:真是于历史无知,于现实无奈的典型小清新啊
步潜老人:春秋时代哪来专制?专制发端于战国时秦孝公、商鞅执掌下的秦国。无知啊!
儒生任重:凡是中国古代的都是坏的,凡是西方的都是好的。//@吴钩: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很少有人敢天下之大韪。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我这里有篇小文作了分析:http://t.cn/z8VIS31
HafniensisV:申言之,通过语义和词义分析来说问题,其理路也错了。因为语义分析指向的是语义遮蔽的哲学陷阱,绝对不会及于义理层面。这么做,玩弄词汇、掉弄光景,与玄谈何异,真是毫无意义。西哲如维特根斯坦之辈都不免受牟宗三指摘,这些人又如何敢效仿祖师爷,轻易用这个方法。真是脱离环境、脱离历史的空讲。
阴霾里的叹息://@巴楚渔樵:一夜倒退三千年,去找开明老祖宗。 //@周士君牧野风: //@深圳李鸿文: 转发微博
任锋_行道的人呐V:要清楚三代法的封建制背景,共治传统的公论力量,就不会陷于专制主义的迷思恐惧,无知复无奈。 //@茬客茬://@任锋_行道的人呐: 真是于历史无知,于现实无奈的典型小清新啊 //@yvonne_viva://@政治学微博课堂:转发微博
熊猫巨金刚:热烈祝贺中国一夜倒退至黑暗时代[哈哈] //@巴楚渔樵:一夜倒退三千年,去找开明老祖宗。 //@周士君牧野风: //@深圳李鸿文: 转发微博
HafniensisV:这些机械卯钉做的唯理主义脑袋,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你说的道理的。他们根本意识不到自发秩序的内在合理性,其生命力和效力要远远大于盖了政权章的人造法律。 //@吴钩: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 //@政治学微博课堂
firstwater://@吴钩: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很少有人敢天下之大韪。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我这里有篇小文作了分析:http://t.cn/z8VIS31
乌萨子://@吴钩: 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很少有人敢天下之大韪。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我这里有篇小文作了分析:http://t.cn/z8VIS31。 //@任锋_行道的人呐:真是于历史无知,于现实无奈的典型小清新啊 //@政微博课堂
蒲子里的二流子V:历史上唯一的毁乡校,就是文革。//@吴钩: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很少有人敢天下之大韪。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我这里有篇小文作了分析:http://t.cn/z8VIS31。 //@任锋_行道的人呐: //@政治学微博课堂
cindy_luo0816:吴钩: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很少有人敢天下之大韪。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我这里有篇小文作了分析:http://t.cn/z8VIS31。 //@任锋_行道的人呐:真是于历史无知,于现实无奈的典型小清新啊 //@政治学微博课堂
靜虗動直://@巴楚渔樵:一夜倒退三千年,去找开明老祖宗。 //@周士君牧野风: //@深圳李鸿文: 转发微博
吴钩V:博主错了。1、不毁乡校是古代的宪则惯例,既成惯例,即意味着一直得到遵守,很少有人敢天下之大韪。子产不是特例。2、不毁乡校也是中国古典政治的民主原则的体现,我这里有篇小文作了分析:http://t.cn/z8VIS31。 //@任锋_行道的人呐:真是于历史无知,于现实无奈的典型小清新啊 //@政治学微博课堂
雨人的K线人生://@巴楚渔樵:一夜倒退三千年,去找开明老祖宗。 //@周士君牧野风: //@深圳李鸿文: 转发微博
礼乐诗书易春秋://@巴楚渔樵:一夜倒退三千年,去找开明老祖宗。 //@周士君牧野风: //@深圳李鸿文: 转发微博
楠瓜哥rmvb:不能讲宪政,不让讲普世,因此只能托古,从自己的过去找资源,不能不说是一种无奈。 //@政治学微博课堂: 转发微博
巴楚渔樵V:一夜倒退三千年,去找开明老祖宗。 //@周士君牧野风: //@深圳李鸿文: 转发微博
陈明远微博V://@巴楚渔樵: 一夜倒退三千年,去找开明老祖宗。 //@周士君牧野风: //@深圳李鸿文: 转发微博
茬客茬://@任锋_行道的人呐: 真是于历史无知,于现实无奈的典型小清新啊 //@yvonne_viva://@政治学微博课堂:转发微博
任锋_行道的人呐V:真是于历史无知,于现实无奈的典型小清新啊 //@yvonne_viva://@政治学微博课堂:转发微博
秦已久矣:民国初年的小学课本,都能成了禁忌。没有人的进步,民族国家不可能强盛,顶多也就是外强中干。
一声2010-2011:没有制度保障,言论自由只好寄望几亇开明者,可悲!
黄空空:权力无限庞大时,追求公民社会民主法治时不要跪着感恩,要站起来要求被权力肆意剥夺的权益//@深圳李鸿文:转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