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党疼国爱的鬼”

党疼国爱的鬼:呵呵,反正烧的不是自己的钱。 //@LB杜老板:烧钱也是世界冠军! //@吴祚来: 组织又交学费了。贵了点,但又不是组织自己血汗钱。 //@许丹: 20亿啊![汗]
21世纪经济报道V:【邓亚萍,是怎样烧掉20亿的?】这是一封半年前的匿名爆料信,里面详细叙述了邓亚萍入主即刻搜索之后,20亿的投资是如何花掉的。前乒乓球世界冠军邓亚萍,虽拥有剑桥经济学博士学位,但不懂搜索,以及管理上的一系列问题,最终让jike搜索,无可避免地走向失败。 http://t.cn/zRYD4vw(和讯)败家!
党疼国爱的鬼:活不好干啊[嘻嘻] //@南宁林朝阳:回复@广西南宁老刘:雇主赖账啊。[偷笑] //@广西南宁老刘:看来五毛也不好做,我现在也明白在宽带和移动这么普及的情况下,但网吧生意依然如此火爆的原因了。@南宁林朝阳 @泠泠秦筝 @党疼国爱的鬼 //@任志强:赔了?
章立凡V:【一名卧底“五毛党”的私密日记】我点开他的简介,没有任何资料,自我介绍只有一句话:承接任务。我们在一起工作3周,我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姓什么、多大年龄、长什么样子。他在我脑里是个模糊的影子,反复重复着:“一定要服从客户需求!”——分享自博客天下 http://t.cn/zRWmsL4
党疼国爱的鬼:亏损原因找到了 //@荣剑2009:亏损大王最后要自己给亏掉了? //@青鸟唤春:转发微博
凤凰财经V:【传中远副总裁徐敏杰被抓 前董事长魏家福被限制离境】据中远集团内部人士曝料,中远集团主管安全的副总裁徐敏杰于11月5日被有关部门带走,可能涉及贪腐问题。与此同时中远前董事长魏家福已被有关部门限制离境。http://t.cn/zRWjaXA
党疼国爱的鬼://@荣剑2009: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刘耘博士V#往事杂忆#八十年代批精神污染和自由化,同事特别是读研同学议及此事极为厌恶。当时有乐观者认为始作俑者均为将作古之人,等我们执政时当有根本变化,我亦附议。九十年代以来同龄人纷纷上位,然政改停滞,腐败日甚,一向印象颇佳且寄予希望的薄高举红旗高唱红歌,方认识到决定意识者利益也,非年龄也。
党疼国爱的鬼:还真是个人自由[嘻嘻] //@作家草军书:那家伙人倒是不错,就是有点神经,微博一会儿放开评论,一会儿关闭评论。。。(请跟帖者不要对我说“这是他个人自由”这种鸟话。。。谢谢)
1句实话V:【2013最给力的话,当属孟非[赞]】1923年《芝加哥论坛报》因报道地方政府破产失实而遭起诉,但该州法院判决报纸无罪,理由是“宁可让一个人或报纸在报道偶尔失实时不受惩罚,也不能使全体公民因担心受惩罚而不敢批评无能和腐败的政府”——孟非
党疼国爱的鬼:也太搞笑了,不会是工程款被贪污偷工减料吧。[偷笑]//@LB杜老板:政府怎么看?!
环球时报V:【青岛一经适房小区墙体上画假窗 遭网友调侃"神笔马良"】下图,是位于青岛宜昌路的宜昌美景小区,是一个经济适用房高层小区,在靠近宜昌路一侧的三座楼体上,整齐地画了很多"窗户",可仔细一看,居然是画上去的...对此,路人网友纷纷调侃说,绘画是当代的"神笔马良"。 http://t.cn/zRxFnK3 via新浪房产
党疼国爱的鬼:没有选票的结果。//@LB杜老板:他们说的能信吗?
南都周刊V:【国家级贫困县:豪华政府楼扎堆,学校如难民营】河南台前县,豪华办公大楼扎堆而建,县领导配“别墅”宿舍引争议。附近城镇中学,600名学生挤在窄小宿舍,窗窟窿用破木块遮挡,如“难民营”,教室不充裕,学生在室外空地上考试…http://t.cn/zRMlOwg 老话好像说,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
党疼国爱的鬼:班子不团结,队伍难带啊。[哈哈]//@广西南宁老刘:干嘛思想不统一?[疑问]@泠泠秦筝 @刘伟盛不带V //@作家-天佑: 新华社跟央视对着干?两个单位分别属于不同的领导管理?
新华视点V:【星巴克,贩卖的不仅仅是咖啡】近日有媒体指责星巴克在中国定价过高,赚取暴利。其实,星巴克见证的不仅是消费升级,还有人们对咖啡文化的逐渐接受。如果没有星巴克,那些想边喝咖啡边看书的人,就着咖啡谈生意的人,或者在咖啡厅蹭无线网络的人,应该不是街边的茶座和冷饮店能招待得了的。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党疼国爱的鬼:+1//@作家草军书:这是造谣。我党官员不可能这么腐败的//@何兵: 右边很失望么? //@汶金让:鸡西,鸡西,你原来在黑龙江,MD,差点被弄成我们陕西!
公民监政:鸡西,你火了!律师唐吉田被警方拘押,引起公愤!众律师前往支援,一场鸡西大起㡳由此展开!网上已曝光干警实名举报鸡西检察长刘锁星,有多张身份证、澳门豪赌、包养情妇;鸡冠区委书记吕富利用职权玩弄女性、卖官卖编、私接工程、家族敛财;还发现当地公车违规挂牌,不依法批准集会等现象!转!
党疼国爱的鬼:同理,中国人也不应该去参观腊肉馆。
茅于轼V:我国政府抗议日本内阁参拜靖国神社,理由是一些战犯残害中国和东南亚百姓,他们的灵位也在靖国神社里面。为什么不强调这些战犯不但残害别国的百姓,也同样残害日本百姓。他们在战争中受的罪一点也不轻。只有让日本百姓也懂得战犯的罪恶,才能唤醒全世界人民一起起来反对战争。以国为界很难判别是非。
党疼国爱的鬼@广西南宁老刘 //@荣剑2011:我们都坐在这架大飞机上,怎么办? //@叶子in吉吉:[思考] //@赵晓: 政府不希望硬着陆,又无法软着陆,所以一定是颠簸着陆。
王瑛006---#晨读分享#——请大家高度重视这个分析——【地产泡沫将摧毁中国神话】中国财经媒体人张立伟:新一届中国政府刻意回避房地产调控,不仅因为害怕房价下跌,更怕经济硬着陆,这种纵容暴露了政府“不刺激”政策的虚伪。 (分享自 @FT中文网http://t.cn/z8HFiFj
党疼国爱的鬼:难道就因为这个原因?@广西南宁老刘 //@作家草军书:王功权说,我理解的所谓企业家"在商言商"应该包括:1,不加入执政党政治组织;2,不与特权合谋;3,不做为人大代表履行参政议政职责;4,不勾结、贿赂政府公共权力;5,不为规避政治压力而让企业作出业务牺牲。
作家草军书V: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被带走的前大v王功权说:我不是干革命,我不希望中国爆发革命。我们的国家、民族在这种重复的暴力更迭中损伤太惨烈了,我只是做了一个公民应该做的,为这个国家的良性变革提供一些健康的批评之声,并且这么多年我做的事情都是在不违反法律规定的前提下做的。看来微博真不能玩了。
党疼国爱的鬼:这妈当的真够失败 //@作家草军书:从梦鸽的行为看,谁当她的儿子,谁都会成为李天一,必须的。
作家草军书V:梦鸽说她会继续向上级机关反映情况。说世界人民都在观望中国的司法是否能回归正常渠道,说她不是唐慧,不会上访和闹访,是文明反映情况。真没见过这么不文明的母亲。唐慧的女儿13岁就被性侵逼迫卖淫,跟他的儿子李某轮奸事件完全不具可比性。一个是受害者,一个是加害者。这种无良心言论是对唐慧的侮辱
党疼国爱的鬼:给自己留点后路。//@荣剑2010:更好的选择是和人民站在一起。 //@赵晓:还有更好的选择。
吴祚来V:我的朋友,进入体制内不是你的错,在体制内作恶是你的错,传达讲话不是你的错,用领导讲话整人,是你的错,反普世价值反公民社会反人性不是你的错,你昧着良心跟着乱骂,是你的错。这是一个大时代,世界潮流你看得见,不要给你后人留下耻辱。如果有人真的要你举枪,请枪口抬高一点点,给自己留点后路。
党疼国爱的鬼:支持每一点进步。//@荣剑2010:民主就是这么一点一滴地积累起来的,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欢呼每一个进步!支持每一个良知! //@谢佑平:不认真,你就死定了! //@法条进盒饭想象进盒饭:得了吧,口号喊了快一百年了,认真你就输了! //@喷嚏网铂程: 转发微博
谢佑平V:如果所有官博如此发声,真正的民主法治行将实现。
党疼国爱的鬼:同感。案子放在这种律师手上能放心吗。//@荣剑2010:我有时很难理解,一个律师,一个以法律为职业的人,说话如此粗鲁,无视法律和道德,竟然还能执业,凭他这个胡说八道的德性,怎么为客户服务? //@贺江兵:不日算造谣、日了犯法。 //@梁冬的微博:这算是破坏`军婚`吗?
雷海军主任律师V:李天一,我日你妈,你被诬陷,雷海军为你平反,居然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党疼国爱的鬼@墨鉅:涸泽而渔,就连这样增长也难以持续了。//@童之伟: 没有政治民主,很多经济问题解决不了。上月见@陈志武 教授聊天,他估计现今我国GDP年增长8%对民生带来的好处可能仅相当于民主法治国家增长2%左右,因为增长成果被庞大公权力维持系统消耗太多。
荣剑2010:央企改革的前提是政治民主,离开政治民主,左派一贯主张的经济民主根本无从实现。郎咸平对国企改制的指控有合理性,他指出了以往国企改制的根本弊端:国企经理人通过改制实现了权力和利益的结合,权贵资本就是在这种无所约束的改制中形成的。政治体制改革的目标就是要约束权力,割断权力和利益的关联。
党疼国爱的鬼:七常W先公开,就啥阻力都没有。 //@荣剑2010:如能推动官员财产公开,必将载入史册。 //@为常识而奋斗: //@徐昕: //@aduing1982:王如果能把财产公开制度搭建起来,就算他厉害
床运专家:刚上中纪委监察部官网看了,确实有不少信息量,值得一看。从十八大以来的诸多动作看,王岐山应该是这几届中纪委书记里最为强势的一位,晚期威权时代,这是必然的发展结果,也未必是坏事。
党疼国爱的鬼:他们敢于亮贱
荣剑2010:北京某报关于意识形态的评论,如同一份宣战书,字里行间充斥着战争语言,把当前理论界微博界的正常思想交锋和不同意见的争执,视同一场你死我活的舆论战,必欲以党的意识形态来统一思想,重新实行舆论一律。这种做法完全背离了广开言路的治国之道,古人有教子产不毁乡校,现代人为何还要以剑压制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