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刘耘博士:#往事杂忆#八十年代批精…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刘耘博士V#往事杂忆#八十年代批精神污染和自由化,同事特别是读研同学议及此事极为厌恶。当时有乐观者认为始作俑者均为将作古之人,等我们执政时当有根本变化,我亦附议。九十年代以来同龄人纷纷上位,然政改停滞,腐败日甚,一向印象颇佳且寄予希望的薄高举红旗高唱红歌,方认识到决定意识者利益也,非年龄也。

微博转发

徐昕V:[挖鼻屎] //@江河水1005:决定意识者利益也,非年龄也。(高见)//@刘茉琳: //@般若书院徐幸起://@荣剑2009: 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刘耘博士V:回复@江河水1005:[挖鼻屎] //@江河水1005:决定意识者利益也,非年龄也。(高见)//@刘茉琳: //@般若书院徐幸起://@荣剑2009: 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刘耘博士V:回复@小欧六零:我赞成退休并轨,我的微博不可能也没有必要面面俱到。公平正义应该涵盖社会所有领域,所有方面。 //@小欧六零:吴晓波说得好,现在是有阶级的,刘博士就很少谈退休并规。
刘耘博士V:回复@小欧六零:[呵呵] //@小欧六零:抱谦致意,我小人之肚错怪你了,希望原谅。
刘耘博士V:回复@那了个么:[呵呵] //@那了个么:环境改变人……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刘耘博士:回复@民非草木:我不想用“脑残”二字,但无知无畏者众却是不争事实。[抓狂] //@民非草木:君不见90后中脑残的比例根本不低啊!
刘耘博士V:回复@原儒之玄:快鸟。 //@原儒之玄:刘老师还没睡觉呢? //@刘耘博士:回复@那了个么:[呵呵] //@那了个么:环境改变人……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刘耘博士:回复@民非草木:我不想用“脑残”二字,但无知无畏者众却是不争事实。[抓狂]
刘耘博士V:回复@民非草木:我不想用“脑残”二字,但无知无畏者众却是不争事实。[抓狂] //@民非草木:君不见90后中脑残的比例根本不低啊!
谢文V://@陈子明2013: //@荣剑2009: 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刘耘博士V:回复@智如流水:有道理。 //@智如流水:按照古典经济学家的看法,人追逐个人利益是人之本性,带来社会问题的是人追逐利益的方式。天朝的问题是权贵们挟持公权追逐自身利益,其错不在追逐利益,而是公权私用。国家应为天下公器,为每个个人的利益服务,如若不然,每个个人为何要爱国?
明天的太阳依然会东升:其它都是孩儿的脸,唯有利益永恒,且这个利,是个人或小团体的私利 //@徐枫华: //@AGENT-杜: 深刻。
小萌爪://@党疼国爱的鬼://@荣剑2009: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世态炎凉2049://@刘耘博士:回复@麦田里的丝柏树:现在这一代比老一代更加不堪,老一代多少还是理想主义者,他们之间还有理念之争。 //@麦田里的丝柏树:是的,当初的热血青年现在个个脑满肠肥——利益也。
郭乙楠://@刘耘博士:回复@麦田里的丝柏树:现在这一代比老一代更加不堪,老一代多少还是理想主义者,他们之间还有理念之争。 //@麦田里的丝柏树:是的,当初的热血青年现在个个脑满肠肥——利益也。
无事人老张:千里做官只为财!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泪]//@刘耘博士:回复@麦田里的丝柏树:现在这一代比老一代更加不堪,老一代多少还是理想主义者,他们之间还有理念之争。 //@麦田里的丝柏树:是的,当初的热血青年现在个个脑满肠肥——利益也。
接骨木魔杖:真理。 //@杂志天下廖杰:决定意识者利益也,非年龄也。
小小黄律师:我倒是认为薄的意识形态决定了他的所做所为 //@竟陵陳瀟:刘小枫之「古典心性」说,即是他向当局献的投名状。//@荣剑2009: 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arong的小窝:觉得意识者利益也!//@荣剑2009: 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平遥旧时书坊://@谢71: //@静听花落-:@般若书院徐幸起: @荣剑2009: 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多多嘴://@般若书院徐幸起://@荣剑2009: 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雅玲Alin://@刘茉琳: //@般若书院徐幸起://@荣剑2009: 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bj鲁公://@般若书院徐幸起: //@荣剑2009: 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胖豆大叔://@孟庆德://@般若书院徐幸起: //@荣剑2009: 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僵尸蛋炖f://@广州湾在线: 当年还有胡耀邦制止批精神污染,但是阻不了批自由化
兰宇军律师://@荣剑2009: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珍惜眼前913:有钱能是鬼推磨,这句话不会错的//@杂志天下廖杰:决定意识者利益也,非年龄也。
江南布衣陆书全://@刘耘博士:回复@麦田里的丝柏树:现在这一代比老一代更加不堪,老一代多少还是理想主义者,他们之间还有理念之争。 //@麦田里的丝柏树:是的,当初的热血青年现在个个脑满肠肥——利益也。
张平Nx://@刘耘博士: 回复@麦田里的丝柏树:现在这一代比老一代更加不堪,老一代多少还是理想主义者,他们之间还有理念之争。 //@麦田里的丝柏树:是的,当初的热血青年现在个个脑满肠肥——利益也。
围观助阵://@荣剑2009: 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一丈功夫:这些当权者被奴役思想所奴役而不自知,最终疯狂的摧毁自我。//@朱学东://@徐枫华://@AGENT-杜: 深刻。
南京老费:同意。不受监督之权力象春药,薄熙来也好,习近平也好,如被捧到毛之高位,一样会利令智昏。
yophoo://@刘耘博士:回复@麦田里的丝柏树:现在这一代比老一代更加不堪,老一代多少还是理想主义者,他们之间还有理念之争。 //@麦田里的丝柏树:是的,当初的热血青年现在个个脑满肠肥——利益也。
望月亮剑客://@雨滴上的阳光10://@荣剑2009: 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山边的小溪静静流淌://@刘耘博士:回复@麦田里的丝柏树:现在这一代比老一代更加不堪,老一代多少还是理想主义者,他们之间还有理念之争。 //@麦田里的丝柏树:是的,当初的热血青年现在个个脑满肠肥——利益也。
遛狗咬獾:身边80后的党员和公务员,大部份不相信党所宣传的那一套,只是一份工作和利益而以,入党只是工具//@刘耘博士:回复@麦田里的丝柏树:现在这一代比老一代更加不堪,老一代多少还是理想主义者,他们之间还有理念之争。 //@麦田里的丝柏树:是的,当初的热血青年现在个个脑满肠肥——利益也。
小洪先森:解得切~//@刘耘博士:回复@麦田里的丝柏树:现在这一代比老一代更加不堪,老一代多少还是理想主义者,他们之间还有理念之争。 //@麦田里的丝柏树:是的,当初的热血青年现在个个脑满肠肥——利益也。
晓咨上海:世上本无圣人,权力只有公开监督。//@刘耘博士:回复@麦田里的丝柏树:现在这一代比老一代更加不堪,老一代多少还是理想主义者,他们之间还有理念之争。 //@麦田里的丝柏树:是的,当初的热血青年现在个个脑满肠肥——利益也。
嘉兴沈华良://@刘耘博士:回复@麦田里的丝柏树:现在这一代比老一代更加不堪,老一代多少还是理想主义者,他们之间还有理念之争。 //@麦田里的丝柏树:是的,当初的热血青年现在个个脑满肠肥——利益也。
知痴诗://@叶子in吉吉:中共反宪政也是为了巩固他们的权力地位。//@荣剑2009: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柳双军://@荣剑2009: 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自由岛1st://@刘耘博士:回复@麦田里的丝柏树:现在这一代比老一代更加不堪,老一代多少还是理想主义者,他们之间还有理念之争。 //@麦田里的丝柏树:是的,当初的热血青年现在个个脑满肠肥——利益也。
刘耘博士V:回复@麦田里的丝柏树:现在这一代比老一代更加不堪,老一代多少还是理想主义者,他们之间还有理念之争。 //@麦田里的丝柏树:是的,当初的热血青年现在个个脑满肠肥——利益也。
般若书院徐幸起V://@荣剑2009: 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静听花落-@般若书院徐幸起: @荣剑2009: 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孟庆德V://@般若书院徐幸起: //@荣剑2009: 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刘根勤V:日薄西山,习以为常。 //@朱学东://@徐枫华://@AGENT-杜: 深刻。
竟陵陳瀟:刘小枫之「古典心性」说,即是他向当局献的投名状。//@荣剑2009: 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党疼国爱的鬼://@荣剑2009: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谢71://@静听花落-:@般若书院徐幸起: @荣剑2009: 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刘茉琳V://@般若书院徐幸起://@荣剑2009: 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
广州湾在线:当年还有胡耀邦制止批精神污染,但是阻不了批自由化
雨滴上的阳光10://@荣剑2009: 三十年来思想意识形态没有任何进步,以致公开出现反宪逆流,与普世价值为敌,值得认真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