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从八卦中来and到八卦中去”

从八卦中来and到八卦中去:En el principio crio Dios los cielos y la tierra. Y la tierra estaba desordenada y vacia, y las tinieblas estaban sobre la haz del abismo , y el Espiritu de Dios se movia sobre la haz de las aguas . Y dijo Dios : Sea la luz:y fue la luz.查看全文>>
从八卦中来and到八卦中去:孔子的仁爱,讲究亲疏;耶稣则强调爱人如己;佛教也说众生平等。有没有境界的差别,有;有没有普世价值,当着"美帝",你可以说没有;但最后,你要扪心自问。@张千帆pku @法大焦洪昌
从八卦中来and到八卦中去:回复@周永坤微博:周老师:我认为:正如股份公司由股东控制,但不能说是属于股东一样,国家应然意义上不属于任何人,所以才能成其公。事实上有谁控制,是另一个问题。公民身份就是国家与个人的连接点。而这种连接点只有用契约的平衡观点才能合理解释。除此,放纵任何一方,不是无政府,就是暴政。
周永坤微博V:【薄案判后想(九)】薄熙来主刑无期,外加两项附加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与剥夺财产。由此想起了一个久萦于心不得其解的问题:政治权利能否剥夺?愚以为政治权利是成为公民的前提,剥夺了政治权利,就等于剥夺了公民身份,而公民身份(在一个国家)是与生俱来的,就与现代国家不承认政治犯是一个道理。
从八卦中来and到八卦中去:纳粹是单方否定,而我所说的,正是法理上公民与国家的宪法上的契约。 //@周永坤微博:回复@从八卦中来and到八卦中去:“公民否定国家的法秩序,法律因而不承认这种归属,”如此论成立,纳粹就是很伟大的了。
周永坤微博V:【薄案判后想(九)】薄熙来主刑无期,外加两项附加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与剥夺财产。由此想起了一个久萦于心不得其解的问题:政治权利能否剥夺?愚以为政治权利是成为公民的前提,剥夺了政治权利,就等于剥夺了公民身份,而公民身份(在一个国家)是与生俱来的,就与现代国家不承认政治犯是一个道理。
从八卦中来and到八卦中去:公民身份并非与生俱来,它的普遍性不能推出必然性。公民身份是个人对国家及其法秩序的归属,公民否定国家的法秩序,法律因而不承认这种归属,这是一种相互尊重的正义观。同时,被褫夺身份者仍可以作为个人存在,民事权利还在,个人恢复公民身份的可能性也因案而异。甚至其还可以选择其他身份。
周永坤微博V:【薄案判后想(九)】薄熙来主刑无期,外加两项附加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与剥夺财产。由此想起了一个久萦于心不得其解的问题:政治权利能否剥夺?愚以为政治权利是成为公民的前提,剥夺了政治权利,就等于剥夺了公民身份,而公民身份(在一个国家)是与生俱来的,就与现代国家不承认政治犯是一个道理。
从八卦中来and到八卦中去:宪政是必要条件,没它社会无序;宪政是基督教文明的产物,脱离了母体的宪政,在中国如何实现从概念向现实的一跃,将是所有宪法学家所难解释的真正猜想。 //@梵夫俗子的微博:[思考]【驳反宪政论】晚晴时期,宪政与革命在赛跑,清之所以亡,是立宪跑慢了;袁世凯从未推动宪政,相反,他想的是将自己的权
刘胜军改革:【“反宪政”的荒唐逻辑】@陈志武 :一些领导在某些场合也说,“不能搞宪政,晚清推动宪政,结果灭亡了;袁世凯推动宪政,也灭亡了;国民党推动宪政,最后被共产党打败了”。表面听起来这好象蛮有道理,但这种逻辑很有问题。我们不能再犯“因为阿炳是瞎子,所以拉好二胡的前提是把眼睛弄瞎”这样的错误
从八卦中来and到八卦中去:下士之德系于社会,上士之道生于一心。行动靠制度,道德等于行动吗?鲁滨逊独处,没有制度,可是,他可以破坏环境,虐待动物吗?秦有苛刻,第三帝国有极严整的制度,那里,整个社会有道德吗?资老师在强调道德的激励机制,富启发,不全对。 //@徐昕: //@洪晃ilook:顶一个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