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爱蒙古长调”

爱蒙古长调:一大早起来到处放炮声,吉日乎?吉兆乎?
爱蒙古长调:99岁了。百岁华诞怎么过?
爱蒙古长调:停药了么?[吃惊]//@陈小雅2013: [吃惊] //@生于八月六:这个药的副作用持续时间真长!
爱蒙古长调:我记得第一回是拉闸,我看崔老师文章去。//@王利波博: //@北京崔卫平: 栗老师和王宏伟出来了。保卫珍贵的影像资料。
爱蒙古长调:性酬定律//@中殷:[吃惊]这是谣言吧?[汗]
爱蒙古长调:原来不是纪录片?//@王少磊: 其他人要片酬吗?有没有薄一波的戏?
爱蒙古长调:真的为啥还到处删?[思考]//@陶景洲: [疑问] //@蓝伟光博士:且听下回分解
爱蒙古长调:五棵松大医院刚把那堆老字换到新楼上。。。//@远非所见: 要粉刷外墙?! //@慧剑修罗:真的吗?
爱蒙古长调:噢,是与某相有书信来往的那位吧。
爱蒙古长调:有点蛇吞象的画面感。
爱蒙古长调:自杀不是犯罪,逼人自杀者,才是犯罪!//@鄧嘉宛: //@唐建光: 当年,自杀死亡,叫自绝于人民;今天,自杀未遂,叫寻衅滋事。官府的逻辑,自杀没死,就得惩罚,自杀成功,就法内开恩
爱蒙古长调:色蛙//@福顺人:转发微博
爱蒙古长调:充当间谍?//@朱又可: 组织卖淫?//@忻芙蓉律师: //@夸夸奇谭: 转发微博
爱蒙古长调:看这种文章时,很想知道作者是谁。//@张闳: 难说。当年薄-书-记受的委屈也不小,结果怎样?! //@诗人沙光:推荐读读这篇文章,习主席当年亦是遭受甚至承受了许多的冤屈。相信正义不会缺席!
爱蒙古长调#帮助音乐人芬妮# 爱长调拿出四幅作品,请朋友到现场替我义卖。第一幅小木匠家的访客,已被义士以1千元预订,这是助危救难的爱心,也是对我的抬举。请大家关注#帮助音乐人芬妮# 的活动,给理想主义者和独立音乐人芬妮关爱和鼓舞,也为自己收获感受艺术创造力的机会。
爱蒙古长调:这回图大了吧?@陶景洲 老师。顺随再做一句广告,给还没有看到的朋友们,请关注#帮助音乐人芬妮#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爱蒙古长调:转发微博
爱蒙古长调://@袁裕来律师:[蜡烛]//@张晨初艺术空间: [蜡烛]//@軒轅龍曦: [蠟燭]一個堅持良心與信仰的人
袁裕来律师V:【胡耀邦:结束在不该结束的时候[蜡烛]】25年前的今天,胡耀邦因突发心肌梗塞逝世。胡耀邦的几句名言:1、历史是混不过去的;2、如果思想受到束缚,人和人的关系就可能成为主奴关系;3、我不下油锅,谁下油锅?4、思想上理论上的不同意见,只能民主讨论,不能压服;http://t.cn/8s05loC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爱蒙古长调:冯翔老师的这组文章,是我看到过的“八五”事件采访最全面的一篇。几种观点都展现出来。强烈推荐!//@北京刘柠: 永志不忘——无论道歉与否。 //@杨早: //@朱又可://@漫游者粒子: //@美国大学网: //@王幼来: 我没有忘记历史!
南方周末V:【王晶垚:“我,没有忘记历史”】到底谁是殴打卞仲耘的凶手?一个女孩按着卞仲耘的头,逼她喝涮拖布的脏水;一个参与殴打的女孩是一位副部长的女儿。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垚从未通过法律追究那些打人的女学生,但对宋彬彬的责任有明晰的判断:“她没有参与打人,但她是一伙儿的。”http://t.cn/8sZUyd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