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煤火75”

煤火75:“新辛亥革命”大旗在升起    陈永苗    我们抵抗者所面临的抗争困境,可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整个二十世纪所有人类的有效抵抗手段,都已经被共党预先防范。即使是以暴易暴的革命手(详见长微博) ... http://t.cn/zHDEDOg (分享自 @长微博工具
煤火75:在一个民族国家内部,人民需要战胜且不消灭的敌人是政府,因为政府总是潜在地或者明显地侵犯人民的权利而存在,这是杰弗逊说的。政府的存在,并不是美好的,而是不得不的恶,对于国家统一而言,政府作用可能只有对付外敌的时候,作用积极一些,于国家建设,没有政府要比强大的政府,从长远看要好很多。
煤火75:第一个问题无聊,零八过一阵子都找不到了,顶多在资料库里。第二个和第三个需要说一下,我预测国号会先改,其他的是一个辛苦过程。第三个,你去读其他我文章,公民社会的空间是有的,政改是没有。公民社会不是政改。没有公民社会的空间是胡说。 //@野公05:老夫愚笨,读苗苗此回新辛亥革命的长篇大论,
煤火75:“新辛亥革命”大旗在升起    陈永苗    我们抵抗者所面临的抗争困境,可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整个二十世纪所有人类的有效抵抗手段,都已经被共党预先防范。即使是以暴易暴的革命手(详见长微博) ... http://t.cn/zHDEDOg (分享自 @长微博工具
煤火75:回复@迩東晨:虽然没法有力地完全回答你的问题,但是本文做了一点回答。 //@迩東晨:右侧点到了穴位。当然讨论也是必要的。本人对至今到底有多少人(特别是主导社会走向的精英阶层)认清了立宪的本质存疑。 //@Akhmatova-11: 走向宪政不讨论了,问题是在怎么走向,力量和路径在哪里?
煤火75:“新辛亥革命”大旗在升起    陈永苗    我们抵抗者所面临的抗争困境,可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整个二十世纪所有人类的有效抵抗手段,都已经被共党预先防范。即使是以暴易暴的革命手(详见长微博) ... http://t.cn/zHDEDOg (分享自 @长微博工具
煤火75:敌基督总为基督做工,魔鬼的统治,还是在上帝的手中。 //@镜月渊2:所谓“僭越基督”或可说是中共的金权战胜基督的神权不?
煤火75:“新辛亥革命”大旗在升起    陈永苗    我们抵抗者所面临的抗争困境,可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整个二十世纪所有人类的有效抵抗手段,都已经被共党预先防范。即使是以暴易暴的革命手(详见长微博) ... http://t.cn/zHDEDOg (分享自 @长微博工具
煤火75:政府的强大对国家来说,就像养着一直吃主人血肉的藏獒。强政府必定弱国家。于是包括大陆专制在内,政府必须一届一届更换,以人事变更来弱化政府。中国的政府之所以看起来很强大,是因为强大的党就在其中,所以更换手段毫无意义。总之国家统一,并不需要政权统一,需要约束肆无忌惮的政权,要大陆民主化
煤火75:国家的统一与否,并不以是否是一个中央集权为标准,也并不以是否是一个政权的统治为标准。政府不是国家,北洋时期孙中山与北洋割据,还是中华民国。只要人民是同一体的或共享国家意识就成,剩下的就是约束政府,反对政府妨碍人民交流。当然首要需要反对的是陆独。政府与人民之间是潜在敌我关系。
煤火75://@不分左右手的婴儿壹歳了:人民有自己选择生活方式的自由。
洪智坤-台灣:我在台湾发表的文章,请赐教。
煤火75:游击队热衷于杀汉奸,仇恨汉奸甚于日本人,曾经遭我鄙夷厌恶,但我慢慢理解了,对于乡土社会的守护者而言,家贼甚于外敌,家贼让我们防护线可能退到零,从内部被攻破。公知集团就是当下的汪伪,除非他们自己曲线救国成功干掉小日本,否则永远下地狱。公知是我们公民社会的汉奸,我们用话语子弹干掉他。
煤火75:节哀 //@穷人古古:节哀,我的兄弟!
石讷shine:因为母亲去世,将有一阶段不能上网。特告我的朋友们,并感谢你们的关心!
煤火75:革命是保守的,而叛乱的激进的,因为仅是对既得利益集团的加入和取而代之,不管任何一种秩序形成的既得利益集团。革命就是回归,英国革命是为了复归,美国也是,法国革命原初也是,俄国原初也是在回归公社。革命是为了本来有的或应该有的。民国当归是革命。我持保守主义革命立场。
煤火75:陈永苗指出中共统治下,官员们官官相护,无神论又使他们没有内心道德的约束,可以为了利益无恶不作。【录音】因为中国的老百姓受害了,他太弱势,他没法组织起来,一组织起来就被镇压,然后他们官员的体系里面又是官官相护的体系,责任又不见得能找到他头上来,第三个,他们官员自己没有任何内心的敬畏
煤火75:以保守主义的方式发动革命 陈永苗(北京) 2007年发于海外 革命具有两个历时性的面相:一方面,砸碎枷锁、反抗旧体制;另一方面,意味着要建立新的秩序,而且通常被说成是“开(详见长微博) ... http://t.cn/zHemlwj (分享自 @长微博工具
煤火75:每一个光头党都是一只蠢猪,与光头党黏黏呼呼的,疑似。
煤火75:天方夜谭!民营企业家尽管受气,却只能在统治者手上乞食,他们的心是不是属于自由,不可知,但是身子绝对属于统治者。请放一千个心,除非统治者已倒台,否则他们永远与自由力量和自由无关。资产阶级作为清教徒与贵族对抗时,才有积极作用。
煤火75:极权主义政体消灭了一切民众的政治空间,任何火星都要消灭掉,所以所有苏联台湾转型的路径,在中国算白日梦。民间的维权,能起的作用,只能守住公民社会,避免将来损失最小,而不可能导致宪政转型。只有独裁者自己才能杀死自己。
煤火75@莫之许_ 几乎所有的在总体瓦解之前努力都是无用功,即使如珊瑚般长期发生了最后总体爆发,对于个人或者部分人而言,没法确定其有着决定性或者导火索作用,我们只能够推断出,爆发点和炸药在我们之外。所以我们要做的,是在假装推倒独裁者同时,构建未来秩序中共同体关系,是宪政化的。独裁者自己倒。
煤火75:百足之虫,虽死不僵。民心与掌权之间,有一定的决定与被决定关系,但是也有一定的反动用,掌权可以逆民心一定时间。只要维稳,谁敢不信任,不信任压在心底又能如何,谁敢说出来又有啥用。人心作为政治稳定的原则,在土工面前是没有用的,或者说是冻结运行。
煤火75:“49之内是绝路”之三:请直面一个问题:对权贵启蒙,有用么?作者/ 陈永苗http://t.cn/zHBOGFw
煤火75:《纽约时报》中美元首探讨新型合作关系:陈永苗说,他现在不再为使用互联网而担心了。他说,“我想如今所有政府都在做这种事,关键是是否存在任何限制或法律约束。当然,政府权力的运用应该是透明的可问责的,当美国政府违背这一原则,并遭到曝光时,政府会为此付出代价。但中国没有任何类似的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