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莫之许_”

维基百科:莫之许(1969年-),本名赵晖,曾用笔名李朝晖,四川乐山人,“八九一代”学生,1990年毕业于厦门大学,曾任《战略与管理》杂志编辑、《华夏时报》评论部主任。后为独立图书策划人,牛博等网站的blogger,牛博最受欢迎的博客作者之一,网易等媒体专栏撰稿人…

王五四|总有一种力量让你泪流满面——催泪弹 WeChat ID chanchorwun About Feature 一个集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 更多
莫之许_:袁冬、马新立、张宝成、侯欣、丁家喜、李蔚、赵常青、王永红、齐月英、孙含会,刘远东、刘萍。
莫之许_:公知们,请不要再拿改革骗人,拿文革吓人,前后64年,没啥区别。
莫之许_:所谓改革开放未改变极权属性,故不以后30年否定前30年实为写实,细论之:政治上依旧以党领政,经济上依旧占据核心资源,教科文卫依旧体制垄断、社会控制依旧一插到底。。。改革开放不过改圈养为放养,是为新极权,公知们一派哀怨,实为自作多情。
莫之许_:从法统而言,绝无可能去毛,但有可能虚毛,结果是虚都不虚,而是挺毛,呵呵,且看改良派还有啥子可撸。
莫之许_:我一直在想,中国人大多既不信基督故没有末日审判,又不信佛教故没有因果报应,那么对正义的信念如何维持呢?现世报应,主要靠权力来主宰,但权力绝非万能,在当下更是不值得信任,或许,这是朱令案引发群情汹汹的大众心理所在吧
莫之许_:如果仅凭 @一毛不拔大师的 一面之辞就相信孙维是凶手,我真的挺怀疑这些人的智商的,当然,这跟什么有罪推定、未审先判、侵犯私权没关系。
莫之许_:从大约八点二十到京华卖水,都在佐证俺的这个论断:“所有媒体都有病”
莫之许_:放养肉猪,所以支持社交媒体繁荣(游戏、视频、新闻、娱乐,都可以繁荣);管理家丁(尤其是地方政府),所以允许批评政府(但分级别);但要继续维持专政,又必须压制集体行动,拆散任何组织萌芽;上述三个任务组合在一起,网络实名+统一信用代码+国家互联网势在必行。
莫之许_:无罪推定不适用于个体判断(辛普森估计被大多数美国人在心中定了罪)、未审先判是没有意义的比喻修辞(没有法庭就不会有判决)、尊重私权不是免于批评的充分理由,如果涉及到公共事务的话(但可以辨析是否涉及公共事务)。以上是近年流行的对公共评议的反向非议,但均不成立。
莫之许_:政治反对、就地抗争(维权),后者是基础,前者是抽象化表达,在复杂大社会当中,只有分散的实践,没有认同资源,不会有社会运动,而只有意识形态表达,没有具体实践,就会真正沦为口炮。对政治反对表达的肯定,是对去政治化表达的否定,而不是对任何行动实践的否定,某些人别有用心歪曲,不值一提。
莫之许_:加盟商家价外送饭,在维稳体制下,确有风险溢价,这与送饭标的一起降低了消费者对价格和品质的敏感,所以风险溢价一说,更加证成了我的观点。这部分溢价是正当的,但也改变不了我的结论,因为对于不良商家而言,这些统统都会构成欺诈的机会,人们却束手无策,只能任由他们以送饭的名义收割。
莫之许_:公义拍卖全价捐赠、商业销售价内小比例捐赠,以及商业销售利润内按比例捐赠,都是合理而值得支持的送饭行为,因为此种行为并不扭曲消费行为,不存在任何欺诈的可能。
莫之许_:这个研究支持了我关于国家互联网的猜想,因为只有国家互联网才能将社交媒体繁荣和管制集体行动表达结合在一起。@朱旭峰:哈佛学者论文《中国审查制度允许批评政府但噤声集体表达》:政府不仅允许社交媒体繁荣,还允许尖锐批评政府及领导,但会删除那些可能引起社会运动的集体表达。
莫之许_:俺是不掺和朱令案件的,原因是尊重专业,且对世事无常抱有敬畏(或许是看多了《CSI》的缘故),但群情汹汹,应更多地从媒体传播和大众心理角度进行分析,宣称这是什么未审先判,其实是文不对题的,群情再汹汹,也跟审判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莫之许_:我还是那个判断,底价归物主、拍卖溢价送饭;售价归商家、销售溢价送饭,都难以摆脱欺诈的可能,因为都存在送饭标的和风险溢价一并降低消费者价格和品质敏感的问题,由于消费行为本身被扭曲,所谓用市场机制解决,并不成立。
莫之许_:在网格化维稳条件下,应该彻底再彻底的是去中心化,而不是去政治化。试图通过去政治化换取组织化空间,只能是迷梦一场,且必将陷诸多同道于水火之中。新公民运动既有去政治化,也有去中心化,但都不够彻底,此前我批评得不够多,现在想来颇有后悔。
莫之许_:对于志永等人一年多来的努力,我的态度一直没有变化,就是“钦佩,但担心”,我对于新极权体制的完形强固有着更为悲观的看法,也因此对不彻底的去中心化持担忧立场,但无论如何,公开的表达与联合,是勇敢而值得钦佩的举动。
莫之许_:消费受难,我操你妈,别以为人在狱中,外面就没几个兄弟守护,任你们几个臭钱就凌辱了。
莫之许_:消费受难,以送饭为幌子掩护商业销售;公益标的,用送饭金额忽悠暴利谋取。所谓送饭商业化,不外如此。我所赞同者,一为价内小比例捐赠,一为利润内按比例送饭。以送饭标的忽悠掩护商业销售,遂行暴利谋取之实,不能不反对。
莫之许_:将商品的销售附带上慈善公益的目的,将会降低消费者对价格、品质的敏感,这为某些人带来欺诈性要价的机会。这一模式有别于一瓶水捐一分钱的慈善(因其捐赠比例过小,不足以影响消费者对价格和品质的敏感)。也有别于从经营整体利润中拿出一部分来,因其与具体的消费行为脱勾。简言之,这就是行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