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煤火75:“新辛亥革命”大旗在升起…

煤火75:“新辛亥革命”大旗在升起    陈永苗    我们抵抗者所面临的抗争困境,可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整个二十世纪所有人类的有效抵抗手段,都已经被共党预先防范。即使是以暴易暴的革命手(详见长微博) ... http://t.cn/zHDEDOg (分享自 @长微博工具

微博转发

丁MX:太长,不阅//@松饼哟荷拉4史://@阿瑟夫_青果3://@项小凯V: 苗苗的文采和直觉很好。“改革已死” 掷地有声,这次是“新辛亥革命”,赞
独立东风今古恨:前面一部分把基督教扯进来,太难懂了啊。
自由基005://@野公05: 老夫愚笨,读此回新辛亥革命大论,不甚了了:1新辛亥革命目标既然是联邦制,何不与零八那个宪章兵合一家,非要再立门户?2既然民国当归仅仅只是为了一个国号,几乎与民国的宪法与宪政没有任何关系,甚至是否定,还要这个国号做甚?3极权之下,既无公民也无公民社会,这个建设空间何在?
菡薇之语:我水平有限,不敢对文章下结论,但是文章思路清晰,很有参考价值。这种观点值得兼听。//@诏虎3: 陈永苗(@煤火75 )是由年轻、资深的维权律师,演变成中青年宪政学者的,他所写的一系列文章,其中的许多观点对维权工作有指导意义。 //@阿邦-困兽:观点不是很赞同,但值得扩散[话筒] //
M浮于海://@菡薇之语:我水平有限,不敢对文章下结论,但是文章思路清晰,很有参考价值。这种观点值得兼听。//@诏虎3: 陈永苗(@煤火75 )是由年轻、资深的维权律师,演变成中青年宪政学者的,他所写的一系列文章,其中的许多观点对维权工作有指导意义。 //@阿邦-困兽:观点不是很赞同,但值得扩散[话筒] //
尊敬的大酋长阁下://@风破楼Leo: 城头变幻大王旗,扔掉历史包袱,妞照泡,舞照跳,官照当。虽然仅仅是正名,那也是一个更好的开始。永苗先生对革命模式的演变,有一个深刻的洞察,对目前妖魔化GM,认为新来者必然比毛更甚,夸大并渲染GM恐惧的论调,是一个有力的回击。
刘惠佳://@盲巷: //@煤火75: 回复@迩東晨:虽然没法有力地完全回答你的问题,但是本文做了一点回答。 //@迩東晨:右侧点到了穴位。当然讨论也是必要的。本人对至今到底有多少人(特别是主导社会走向的精英阶层)认清了立宪的本质存疑。 //@Akhmatova-11: 走向宪政不讨论了,问题是在怎么走向,力量和路径在哪里
曳落河在上海:[话筒]//@浮家泛宅武陵人: 新辛亥革命,联邦,民生,法政[威武]
盲巷://@煤火75: 第一个问题无聊,零八过一阵子都找不到了,顶多在资料库里。第二个和第三个需要说一下,我预测国号会先改,其他的是一个辛苦过程。第三个,你去读其他我文章,公民社会的空间是有的,政改是没有。公民社会不是政改。没有公民社会的空间是胡说。 //@野公05:老夫愚笨
盲巷://@野公05: 老夫愚笨,读此回新辛亥革命大论,不甚了了:1新辛亥革命目标既然是联邦制,何不与零八那个宪章兵合一家,非要再立门户?2既然民国当归仅仅只是为了一个国号,几乎与民国的宪法与宪政没有任何关系,甚至是否定,还要这个国号做甚?3极权之下,既无公民也无公民社会,这个建设空间何在?
盲巷:[路过]//@煤火75: 回复@迩東晨:虽然没法有力地完全回答你的问题,但是本文做了一点回答。 //@迩東晨:右侧点到了穴位。当然讨论也是必要的。本人对至今到底有多少人(特别是主导社会走向的精英阶层)认清了立宪的本质存疑。 //@Akhmatova-11: 走向宪政不讨论了,问题是在怎么走向,力量和路径在哪里?
释心观兰:沥血长文[推荐][推荐][推荐]先转后看!
有雨天自凉17世://@夫子-戆: //@我不是高氏兄弟: 永苗沥血长文没人转不应该。推荐阅读讨论。
万一壹拾壹:发文摘吧,微博上很多人不耐烦看长文,没办法,这也是口号党繁盛的缘故//@有雨天自凉17世: //@夫子-戆: //@我不是高氏兄弟: 永苗沥血长文没人转不应该。推荐阅读讨论。
诗大叔://@爷爷断刀断麦克阿瑟之军刀: 中国的百姓现在也分化开来,有向火,也有向纸的。中国的改革,也许很艰难。宪政的路,也还有太多的冲突。
辛临川://@煤火75:第一个问题无聊,零八过一阵子都找不到了,顶多在资料库里。第二个和第三个需要说一下,我预测国号会先改,其他的是一个辛苦过程。第三个,你去读其他我文章,公民社会的空间是有的,政改是没有。公民社会不是政改。没有公民社会的空间是胡说。
不分左右手的婴儿壹歳了:把这个转一下,让大家多了解下自己该怎么做。
爷爷断刀断麦克阿瑟之军刀:中国的百姓现在也分化开来,有向火,也有向纸的。中国的改革,也许很艰难。宪政的路,也还有太多的冲突。
轻薄客之直拳:读完很受启发。重新定义了革命和革命的手段,分析了各阶层在革命中的地位和作用,弥合了改革与革命的裂缝,能够纾解很大一部分人对革命的焦渴症。其实很大程度上,革命常常不是革命者推动的,而是被革命者推动的。心有坚持,即是革命。
休谟的微博:这可能是基督作王的最后一战!//@残石山人: //@煤火75: 敌基督总为基督做工,魔鬼的统治,还是在上帝的手中。 //@镜月渊2:所谓“僭越基督”或可说是中共的金权战胜基督的神权不?
零号囚犯:苗师的观察不错,如果能像V师那样把话说简洁有力一点,更好。转
梁下君子2010://@黄老邪l://@浮家泛宅武陵人:新辛亥革命,联邦,民生,法政[威武]
小邪末世:好长好累,看了我半小时,满头大汗[懒得理你]
皮尔当人:说实在的,太长了,讲到底一句话,要革命!//@盲巷: 前段某些概念的归纳有唐德刚的影子,而后段的提炼升华则大大超越了唐德刚,值得一读(虽然俺还没读...[偷笑])[话筒]//@默默默默王_84154: //@宋灵歌No7: //@陋室空堂-Fidelio27:可以再简短些。//@往事隨風V19: //@黄熹1911:可作为非组织化的参考!
盲巷:前段某些概念的归纳有唐德刚的影子,而后段的提炼升华则大大超越了唐德刚,值得一读(虽然俺还没读...[偷笑])[话筒]//@默默默默王_84154: //@宋灵歌No7: //@陋室空堂-Fidelio27:可以再简短些。//@往事隨風V19: //@黄熹1911:可作为非组织化的参考!
苏门山人://@残石山人: //@煤火75: 敌基督总为基督做工,魔鬼的统治,还是在上帝的手中。 //@镜月渊2:所谓“僭越基督”或可说是中共的金权战胜基督的神权不?
鱼上树9I68:对内专制残暴,对外卑躬屈膝献媚讨好,其恶劣程度早已远超清末!//@残石山人: //@煤火75: 敌基督总为基督做工,魔鬼的统治,还是在上帝的手中。 //@镜月渊2:所谓“僭越基督”或可说是中共的金权战胜基督的神权不?
V胡同里的猫V:太长,先转后看。//@马氏庄园AAAA: 好//@盲巷:先转后看//@默默默默王_84154: //@宋灵歌No7: //@陋室空堂-Fidelio27:可以再简短些。//@往事隨風V19: //@黄熹1911:可作为非组织化的参考!
齐鲁老胡://@我不是高氏兄弟: 永苗沥血长文没人转不应该。推荐阅读讨论。
恒学堂二世://@残石山人: //@煤火75: 敌基督总为基督做工,魔鬼的统治,还是在上帝的手中。 //@镜月渊2:所谓“僭越基督”或可说是中共的金权战胜基督的神权不?
马氏庄园AAAA:好//@盲巷:先转后看//@默默默默王_84154: //@宋灵歌No7: //@陋室空堂-Fidelio27:可以再简短些。//@往事隨風V19: //@黄熹1911:可作为非组织化的参考!
花岗岩二世:我没有看,但知道主旨是“山巅”[哈哈]//@参-06-前: 我坦白,没看懂。主旨是什么[汗]//@项小凯V: 苗苗的文采和直觉很好。“改革已死” 掷地有声,这次是“新辛亥革命”,赞 //@夫子-戆: [赞]好文章
野公05:回复@煤火75:【苗苗的回复:我预测国号会先改】就此做个记号!只是,对决尚在未来!
不是三不猴://@参-06-前:我坦白,没看懂。主旨是什么[汗]//@项小凯V: 苗苗的文采和直觉很好。“改革已死” 掷地有声,这次是“新辛亥革命”,赞 //@夫子-戆: [赞]好文章
盲巷:先转后看//@默默默默王_84154: //@宋灵歌No7: //@陋室空堂-Fidelio27:可以再简短些。//@往事隨風V19: //@黄熹1911:可作为非组织化的参考!
lsqwp:观点不甚赞同,但推荐阅读,很长。
和胖子:简阅。有真知灼见、有真情实感。永苗先生对法政系崛起、对民国之路都有先见之明。2003年我接触网络论坛以来,从永苗先生的文论中受到很多启示。但永苗先生的雄才大略始终固守底层视角,问路于毛、国家社会主义(离纳粹最近的主义)、基督,似入偏狭之境,对政治有研究、够敏感,对经济、人性研究偏少。
黄老邪l://@浮家泛宅武陵人:新辛亥革命,联邦,民生,法政[威武]
雷武奎://@lsqwp: 观点不甚赞同,但推荐阅读,很长。
煤火75:第一个问题无聊,零八过一阵子都找不到了,顶多在资料库里。第二个和第三个需要说一下,我预测国号会先改,其他的是一个辛苦过程。第三个,你去读其他我文章,公民社会的空间是有的,政改是没有。公民社会不是政改。没有公民社会的空间是胡说。 //@野公05:老夫愚笨,读苗苗此回新辛亥革命的长篇大论,
残石山人://@煤火75: 敌基督总为基督做工,魔鬼的统治,还是在上帝的手中。 //@镜月渊2:所谓“僭越基督”或可说是中共的金权战胜基督的神权不?
野公05:老夫愚笨,读苗苗此回新辛亥革命的长篇大论,越发不甚了了:1新辛亥革命目标既然是联邦制,何不与零八那个宪章兵合一家,非要再立门户?2既然民国当归仅仅只是为了一个国号,几乎与民国的宪法与宪政没有任何关系,甚至是否定,还要这个国号做甚?3极权之下,既无公民也无公民社会,这个建设空间何在?
李老万://@参-06-前: 我坦白,没看懂。主旨是什么[汗]//@项小凯V: 苗苗的文采和直觉很好。“改革已死” 掷地有声,这次是“新辛亥革命”,赞 //@夫子-戆: [赞]好文章
Akhmatova-11://@海上赵云: //@迩東晨: 右侧点到了穴位。当然讨论也是必要的。本人对至今到底有多少人(特别是主导社会走向的精英阶层)认清了立宪的本质存疑。//@Akhmatova-11: 走向宪政不讨论了,问题是在怎么走向,力量和路径在哪里? //@我不是高氏兄弟: 永苗沥血长文没人转不应该。推荐阅读讨论。
普世花美://@不想被戴表: //@诏虎3: 陈永苗(@煤火75 )是由年轻、资深的维权律师,演变成中青年宪政学者的,他所写的一系列文章,其中的许多观点对维权工作有指导意义。 //@阿邦-困兽:观点不是很赞同,但值得扩散[话筒] //@我不是高氏兄弟: 永苗沥血长文没人转不应该。推荐阅读讨论。
决不做奴隶://@Akhmatova-11: 走向宪政不讨论了,问题是在怎么走向,力量和路径在哪里? //@我不是高氏兄弟: 永苗沥血长文没人转不应该。推荐阅读讨论。
汽车小矮人:勇敢的公民//@玳簋三世: //@向天问道3://@Akhmatova-11: 走向宪政不讨论了,问题是在怎么走向,力量和路径在哪里? //@我不是高氏兄弟: 永苗沥血长文没人转不应该。推荐阅读讨论。
海上赵云://@迩東晨: 右侧点到了穴位。当然讨论也是必要的。本人对至今到底有多少人(特别是主导社会走向的精英阶层)认清了立宪的本质存疑。//@Akhmatova-11: 走向宪政不讨论了,问题是在怎么走向,力量和路径在哪里? //@我不是高氏兄弟: 永苗沥血长文没人转不应该。推荐阅读讨论。
曹德雷2012D://@煤火75: 回复@迩東晨:虽然没法有力地完全回答你的问题,但是本文做了一点回答。 //@迩東晨:右侧点到了穴位。当然讨论也是必要的。本人对至今到底有多少人(特别是主导社会走向的精英阶层)认清了立宪的本质存疑。 //@Akhmatova-11: 走向宪政不讨论了,问题是在怎么走向,力量和路径在哪里?
布衣三尺剑://@参-06-前://@美猴八世老王: //@项小凯V: 苗苗的文采和直觉很好。“改革已死” 掷地有声,这次是“新辛亥革命”,赞 //@夫子-戆: [赞]好文章
参-06-前:我坦白,没看懂。主旨是什么[汗]//@项小凯V: 苗苗的文采和直觉很好。“改革已死” 掷地有声,这次是“新辛亥革命”,赞 //@夫子-戆: [赞]好文章
玳簋三世://@向天问道3://@Akhmatova-11: 走向宪政不讨论了,问题是在怎么走向,力量和路径在哪里? //@我不是高氏兄弟: 永苗沥血长文没人转不应该。推荐阅读讨论。
煤火75:回复@迩東晨:虽然没法有力地完全回答你的问题,但是本文做了一点回答。 //@迩東晨:右侧点到了穴位。当然讨论也是必要的。本人对至今到底有多少人(特别是主导社会走向的精英阶层)认清了立宪的本质存疑。 //@Akhmatova-11: 走向宪政不讨论了,问题是在怎么走向,力量和路径在哪里?
陋室空堂-Fidelio27:可以再简短些。//@往事隨風V19: //@黄熹1911:可作为非组织化的参考!
向天问道3://@Akhmatova-11: 走向宪政不讨论了,问题是在怎么走向,力量和路径在哪里? //@我不是高氏兄弟: 永苗沥血长文没人转不应该。推荐阅读讨论。
荷尔蒙多哥://@林一民微博: //@Akhmatova-11:走向宪政不讨论了,问题是在怎么走向,力量和路径在哪里? //@我不是高氏兄弟: 永苗沥血长文没人转不应该。推荐阅读讨论。
Akhmatova-11:走向宪政不讨论了,问题是在怎么走向,力量和路径在哪里? //@我不是高氏兄弟: 永苗沥血长文没人转不应该。推荐阅读讨论。
林一民微博://@Akhmatova-11:走向宪政不讨论了,问题是在怎么走向,力量和路径在哪里? //@我不是高氏兄弟: 永苗沥血长文没人转不应该。推荐阅读讨论。
迩東晨:右侧点到了穴位。当然讨论也是必要的。本人对至今到底有多少人(特别是主导社会走向的精英阶层)认清了立宪的本质存疑。//@Akhmatova-11: 走向宪政不讨论了,问题是在怎么走向,力量和路径在哪里? //@我不是高氏兄弟: 永苗沥血长文没人转不应该。推荐阅读讨论。
拥抱阳光海岸://@-心-辰-: 推荐!//@我不是高氏兄弟: 永苗沥血长文没人转不应该。推荐阅读讨论。
镜月渊2:“新辛亥革命的政治任务:回到辛亥革命的原初目标,回到民国奠基的政治理想,回到三民主义,并且对比以当下的政治格局,就可以看得出来新辛亥革命必须解决以下三个目标1.联邦制(联省自治),2.民生问题(国家社会主义),3.法政系(去官僚体系化)。” //@我不是高氏兄弟: 推荐阅读讨论。
黄熹1911:可作为非组织化的参考!
美猴八世老王://@煤火75: 敌基督总为基督做工,魔鬼的统治,还是在上帝的手中。 //@镜月渊2:所谓“僭越基督”或可说是中共的金权战胜基督的神权不?
冲向黎明012://@美猴八世老王://@煤火75: 敌基督总为基督做工,魔鬼的统治,还是在上帝的手中。 //@镜月渊2:所谓“僭越基督”或可说是中共的金权战胜基督的神权不?
八爷乱弹十四世:以质而论,能书此文者乃真民间学者!那个所谓自封的民间学者YY就一P!//@-心-辰-: 推荐!//@我不是高氏兄弟: 永苗沥血长文没人转不应该。推荐阅读讨论。
煤火75:敌基督总为基督做工,魔鬼的统治,还是在上帝的手中。 //@镜月渊2:所谓“僭越基督”或可说是中共的金权战胜基督的神权不?
松静无://@煤火75: 敌基督总为基督做工,魔鬼的统治,还是在上帝的手中。 //@镜月渊2:所谓“僭越基督”或可说是中共的金权战胜基督的神权不?
昼呓录://@-心-辰-: 推荐!//@我不是高氏兄弟: 永苗沥血长文没人转不应该。推荐阅读讨论。
藍色中國心_親愛精誠://@夫子-戆: //@我不是高氏兄弟: 永苗沥血长文没人转不应该。推荐阅读讨论。
夫子-戆://@我不是高氏兄弟: 永苗沥血长文没人转不应该。推荐阅读讨论。
浮家泛宅武陵人:新辛亥革命,联邦,民生,法政[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