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宇文若尘”

专题|侯景之乱与南北朝格局之变Ⅲ:多方逐鹿河南地 WeChat ID LBQYJS Intro 十八般兵器 样样精通 高欢临死前,与其一同起家能信赖的猛将已基本丧... 更多
宇文若尘#大秦帝国#魏武卒方阵出击了,太……太逗了!!秦军轻骑兵竟然被傻傻挡在步兵方阵面前,傻傻停下来与其交战,傻傻被围困起来,傻傻面临被围歼的命运……喂,轻骑兵的机动性呢?机动性呢?机动性呢?咋不跑呢咋不跑呢咋不跑呢?[抓狂]#不吐槽是不可能的#[霹雳][霹雳][霹雳]
宇文若尘:唐代有个武成六十四将,是唐德宗时期选的给武庙配享姜太公的历代名将(一如文庙配享孔子的历代大儒),入选标准就比较公允了,我觉得参照这份名单的入选标准再在唐德宗以后的朝代里选三十六人,加上这六十四人,应该就是最好的百大名将名单了。武成六十四将名单见这里:http://t.cn/RhJob3W @马伯庸
宇文若尘:貌似只有南宋将地方勤王军成功收编。//@大意觉迷:中国模式,大一统王朝受到挑战,强大的地方武装勤王成功,受到中央王朝猜忌,结果导致地方武装不信任中央,拥兵自重,形成割据。 //@宇文若尘:唐德宗有一手不错的牌,结果打到几乎全赔光
rosemaid:自李隆基錯用李林甫,寵愛楊貴妃,賦予安祿山極大的軍事權,李又老而昏聵,加上唐這會的極度富裕,讓白眼狼惦記,引發安史之亂,而後叛逆之將帥相繼而起,他們一會兒是大唐的有功將帥一會兒又是賊軍,《資治通鑑》用足兩本書來來回回重複這樣的情節,累覺不愛啊!能否換個玩法?累累累累啊
宇文若尘:张家口地区地处农牧交错带。战国至汉,华夏人口主要自西南(太原郡)、南(冀州)、东南(幽州)三个方向大批进入代郡和上谷郡,因此郡县城市主要分布在南部的壶流河盆地、阳原盆地、延庆-怀来盆地以及交通要道上;北部的坝沿南缘则主要分布着军事重镇和贸易中心。
宇文若尘:奈德.史塔克,虽然被残暴国王乔佛里砍下了头颅,但在此后的历史中,无论是谁,提到他的时候,总会加一句:“他是个好人。”
宇文若尘:几年前,福州西湖附近一家拉面店,有天碰到一家极品顾客,不知道是嫌难吃还是咋的,起口角,极品中的老女人端起一个装满菜的盘子当着店家的面狠狠往地上砸个粉碎,瞬间汇聚了方圆百米内的目光。但此时临座两个老兵模样的老头拍案而起,握拳前冲:共产党的天下,岂容你撒野!极品一家灰溜溜窜走!真事!
宇文若尘:东汉的“三公”是指太尉、司徒、司空,正常情况下都是宰相,所谓“四世三公”,是指有四代人先后担任过“三公”中的任意一个,但汝南袁氏的“四世三公”真相是四代人出了五个“三公”:袁敞任过司空,袁逢(袁术父)任过司空,袁安则任过司空和司徒,而袁汤和袁隗则将司空、司徒和太尉任了个遍。
宇文若尘:东汉一朝,龙亢桓氏连续四代为帝王师:桓荣始受光武帝垂青,拜为太子少傅,为汉明帝师;桓荣的儿子桓郁先后为汉章帝和汉和帝师;桓荣的孙子桓焉先后为汉安帝、汉顺帝两任帝王师;桓荣的曾孙桓麟为汉桓帝师。四代人,教授过六任帝王,荣盛整个东汉王朝。
宇文若尘:东汉经学世家代表:1、南阳洼氏、北海甄氏,累世传经但不能累世为官;2、山东孔氏、东武伏氏、龙亢桓氏,累世传经累世为官,但并不显赫;3、累世传经又累世为公卿极其显赫,只有那两家:同样四世三公的汝南袁氏和弘农杨氏。
宇文若尘:桓氏在东汉一朝,每一代人都至少官至九卿,号称“世为冠族”,直到三国时,桓荣六世孙桓范虽然号称智囊,但碰到个猪头主子曹爽,在高平陵政变后被司马懿杀了全家,桓氏家族几乎遭遇灭顶之灾,销声匿迹了几代,直到晋室南渡,桓彝异军突起,才重新一点一点找回祖上荣光。
宇文若尘:经学起家的龙亢桓氏:秦博士伏生传《尚书》于欧阳生,再传至倪宽,再至欧阳生子,再至欧阳高,再至林尊,再至平当,再至朱普,朱普传桓荣。桓荣于花甲之年“始辟大司徒府”,步入仕途,但此后凭借深厚的经学功底,在东汉一朝一路飞升,与其子桓郁、孙桓焉,连续三代为帝王师,成为有名的经学望族。
宇文若尘:“(桓温)温在镇三十年,参佐习凿齿、袁宏、谢安、王坦之、孙盛、孟嘉、王珣、罗友、郗超、伏滔、谢奕、顾恺之、王子猷、谢元(玄)、罗含、范汪、郝隆、车允(胤)、韩康等,皆海内奇士,伏其知人。”—余知古《渚宫旧事》。收了这么多英物,居然没组织他们集体唱《我们只认他》,难怪要败[偷乐]
宇文若尘:临时出行,赶上端午节日潮,顾不上吃喝,折腾俩小时,仍然没弄到票,折返!妹的!
宇文若尘:《西游记》最初的片尾曲《敢问路在何方》,就是配得上原作四大名著之一伟名的歌曲,后来的那个都是什么玩意儿啊:猴哥猴哥,刚擒住了几个妖,又降住了几个魔……[哼]
宇文若尘:很巧,我也在重温野猪大帝,熟悉的片头曲旋律。“你燃烧自己温暖大地……”觉得这种歌词的格局跟二凤之治的《理想国》属同个等级,才配得上这么大气磅勃的史诗剧情。
宇文若尘:汴州为东方半壁山河之交通枢纽,舟车辐凑。而其位置又与长安、洛阳同在一条东西轴线上,故西东两都之驿道东延至汴州,称为大路驿,为唐代全国交通网之总枢纽。——严耕望《唐代交通图考》
宇文若尘:烈火过后,存草不生,惟留一个冰冷的世界!凛冬既至,寒夜永在!最后一丝热量散尽,人也自然只能永远冰封!
宇文若尘:扬州在九州之地最广,全吴在扬州之域最大,嘉禾在全吴之壤最腴。故嘉禾一穰,江淮为之康;嘉禾一歉,江淮为之俭。
宇文若尘:“大梁当天下之要,总舟车之繁,控河朔之咽喉,通淮湖之运潜。丞相治所,鹤鹭成列。地辟土沃,兵多甲坚。人尚矜豪,气率骄赛。有梁园兔苑之遗事,当四会五达之通庄。杂燕赵悲歌之人,迩吴楚剽轻之俗。”——刘宽夫《汴州纠曹厅壁记》
宇文若尘:开封地平四出,诸道辐辏,南与楚境,西与韩境,北与赵境,东与齐境,无名山大川之限。而汴、蔡诸水参贯,巾车错毂,蹄踵交道,轴护衔尾,千里不绝,四通五达之郊也。故其地利战,自古号为战场。——秦观《安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