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奥沙利武”

奥沙利武:郑褚跟五岳散人赌吃蟹,我当然赌五岳散人赢了。记得五岳散人八岁那年,在海底潜水三个月,不吃不喝。民警同志下海一看,原来是仰着睡觉,翻不起身来了。就凭这一身水路两栖的本事,郑公知怎能不输?
奥沙利武:跟罗永浩身后扮演正直,顺便把自己感动了一把,挺可怜的,罗永浩又不给你钱花;同样,跟着张淑姬贬别人穿着没品是一个道理,他那么说是有利可图,纵然说得对,也难免沦为怨妇,你再跟人屁股后头转悠,你成啥了?
奥沙利武:罗永浩奇招迭出,连国家栋梁左小祖咒也显灵,给手机调音。不过左天师调出来的东西,听完会不会有啥后遗症啊,罗老,警钟长鸣啊。
奥沙利武:从《中华英雄》、《全职大盗》、到《枪火》、《放逐》、《无间道》、《神枪手与智多星》,甚至同一系列的《古惑仔》,黄秋生都被吴镇宇压着一头,难怪连吴镇宇自己也说,“黄秋生一遇到吴镇宇就不行了”。刚重看《全职大盗》,79分钟起吴镇宇开始爆发,太精彩了,出神入化
奥沙利武:两个说怪话的,喜欢大咕咕咕鸡我还能理解,喜欢灰鸽子银水的基本就是审美障碍吧。这么说吧,一个简单的判断标准:黄章晋喜欢的,几乎一定是不好的
奥沙利武:还是风哥说得对,韩寒就是高中文学社的水平,这辈子是没法毕业了。太准了。
奥沙利武:最乏味没劲的段子手:东东枪、@胡淑芬。或许他们没那么自称过吧,但前者经常答复如何创造段子,后者自称喜剧工厂厂长也是比较怪异的事
奥沙利武:你是押沙龙的尾巴,还是文末自动生成的啊,怎么每次他说完话你就往出蹦达呢//@姑苏悍匪: 诸位请顺带观摩一下傻子的头像,身世家承非同一般。 //@押沙龙:诸位请观摩一下傻子怎么骂人
南都深圳读本V:【深圳一公司大量招彝族女童工】深圳宝安可立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涉嫌大规模招童工。69名来自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彝族女孩子,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2个小时,每月仅2000元工资。在与南都记者聊起上小学时有趣的故事,这些女孩放松戒备心理,称“我们都是上到五六年级就来这里的”。http://t.cn/8kBbgED
奥沙利武:说得跟@废话师 一样好。嗯,我决定了,以后就跟五十个月薪三千的网友屁股后面追着骂李承鹏。骂胡锡进简单点,只要郑褚发帖,瓦西里转发,我的身价就够跟帖了
奥沙利武: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啊,@押沙龙 拉个稀的功夫,就被学术界同辈赶超了 //@天生就自由: 哎,刚仔这么好脾气的人都被你们气的说脏话了。
羊城晚报:【广州人口已超出城市承载力】《2013年中国广州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指出,广州人口高达1355万,已超出城市综合承载力。报告指,广州最优人口规模为807万;从社会收益最大化角度看为1275万。城市承载力标准就是每个人获得资源的多少。目前来看,广州市民的用医、用药、用水、教育都非常吃力。羊城晚报
奥沙利武:太正义的肯定演不了,我欣赏曹查理、楼南广、太保、叶荣祖那样的,东哥应该能猜到我啥戏路了。//@雎鸠: 黄晓明长得还跟你一样呢,你咋扮演不了精忠岳飞[实习]//@奥沙利武:这不跟我写的一样嘛。
罗永浩:中国合伙人下线了,终于可以说几句了^_^
奥沙利武:这不跟我写的一样嘛。
罗永浩:中国合伙人下线了,终于可以说几句了^_^
奥沙利武:我看过的年轻小说家,最好的肯定不是什么阿乙,甚至远不是,我觉得天下霸唱写得不错。写短篇的里八神也很神。
奥沙利武:不管讨论的是啥,总有高人抛出这种论调,真他妈招人烦啊 //@刀尔登: 中国此时争论宪政,如同瞎子争匾。
吴稼祥:是否搁下宪政争论,开始政改试点?
奥沙利武:拜山头纯粹是为了名分,了解折花哥的人都知道。只要皇军有需要,策反、接头等统战任务他都可以考虑。有时候拜多了,累得直迷糊,看见个烟囱也以为是在冒仙气,倒头就拜
奥沙利武:从用词上就看的出,郭公知是要做民意领袖,就差在胳膊上套红袖标了。我很怀疑他跟人人网的李硕睡过觉 //@里米伦: 你不起诉我你就是真凶,郭大侠仁义盖世。有没有换位思考下,换你你再清白会起诉吗?起码不会这个时候起诉。言论自由但要克制,尽可能的别再添一个受害者了。
郭玉闪曰:孙维啊,我愿意做你的被告。
奥沙利武:没看出哪里像大侠,倒是觉得这人挺下贱的,简直是在抄袭李承鹏,特别是那股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劲头,大有李承鹏在“钱云会案”时的神韵。还有这句“连岳是在高屋建瓴的对整个中国喊话”也很精彩,正是李承鹏的那句《我是一只有情绪的鸡蛋的》变种 /@评论员李铁: [话筒]郭玉闪,当代大侠。[赞]
郭玉闪曰:孙维啊,我愿意做你的被告。
奥沙利武:这话说的,好像宋石男的精神病是突发的一样。其实,他长得那么困难,你也没必要维护他 //@爱伺机摸人: 豆腐,你这个四一马甲可真萌啊!披上马甲就可以各种不着调。
奥沙利武:看脸色儿就知道土摩托经常跟阎王爷通灵。有谁偷偷骂过他,他心里都有数,没说出来也不好使,人间的小道消息都瞒不住他
奥沙利武:之前关注了一个韩粉兼职押粉,整天叫春,押沙龙放个屁她都要转达一声:收到!有股葱花味儿!动静还挺大!咦,不对!有气流!押司…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