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押沙龙的头像

押沙龙

查看新浪微博主页
  • 被微博屏蔽
    用户头像

    押沙龙

    在网上看到有人叫毛泽东可以接受,叫毛主席也可以接受,唯独听到有人用“教员”这个称呼,就莫名的心生反感,有种拉黑的冲动。
    原微博
  • 被微博屏蔽
    用户头像

    押沙龙

    这篇文章真是看的我目瞪口呆。如果以后有人在date的时候,上来就“逼问”我孩子作为一个北京出生的人,承认不承认自己享受了很多特权,而他作为一个山村孩子要面临多少结构性压迫,那我会认为,不管你多么反对不平等和压迫,也要远离这个人。他是在pua你,希望让你在他面前产生个体性的负罪感。
    展开全文
    1. 微博附图
    原微博
  • 被微博屏蔽
    用户头像

    押沙龙

    有人说这篇“强烈恢复民跪官制”是反讽文,我读了两遍,没发现反讽的味道。作者确实有点想幽默又力不从心、像方鸿渐爸爸“开玩笑笨重得能压塌楼梯”的感觉,但核心观点不是什么反讽,大家也没有断章取义。『许石林:强烈建议恢复民跪官制_财经头条』O许石林:强烈建议恢复民跪官制 🔗 网页链接
    展开全文
    原微博
  • 被微博屏蔽
    用户头像

    押沙龙

    关注我的网友里,没有毛粉吧?有的话麻烦说一声,我手动清出去。
    原微博
  • 被微博屏蔽
    用户头像

    押沙龙

    其实在微博之外,大家还是很相信通报的。你看腾讯新闻上五条评论都是支持通报的。所以说,不要用微博代表整个舆论。
    1. 微博附图
    原微博
  • 被微博屏蔽
    用户头像

    押沙龙

    想起了《疯狂的石头》开头那一段:黄渤他们俩在车厢里卖宝贝,大家都躲开,最后就一个聋子坐他们旁边。
    1. 微博附图
    原微博
  • 被微博屏蔽
    用户头像

    押沙龙

    梁惠王供职单位如果是商业公司,那只要他的言论给公司带来麻烦,开除他就没问题。但是他是大学教授。高等学府是社会机构,它的天然使命就是探索知识和观念的前沿。如果大学都要求老师必须和“主流价值观”一致,那主流价值观本身又如何演变和进步?梁惠王的有些话我也不赞同,但是如果大学都不允许教师...全文: 🔗 网页链接
    展开全文
    原微博
  • 被微博屏蔽
    用户头像

    押沙龙

    批评本来只是一种权利,但是当批评的话会被删除的时候,批评就成了每个人的一种责任。
    原微博
  • 用户头像

    押沙龙

    我几条微博都是说整理污染要有透明度、不能失职也不能黑箱操作;公众应有充分知情权、监督权、弹劾权;博弈进程中各方要充分参与。@李子暘 你个造谣犯从那句看出我赞成政府无限扩大权力?在鼓励环保局勒索?这帮人一贯如此,拉完粪球就往别人手里塞:“你的你的!”怎么就是我的?你尝出来了是怎么着?
    展开全文
    原微博
  • 被微博屏蔽
    用户头像

    押沙龙

    雾霾严重到这种程度,大家只能说段子发牢骚,没有能力去发起人大质询,没有能力发起立法议案,也没有能力弹劾任何一级行政机构,没有任何能力将不满变成国家行为。想到这些,我们居然有脸指责南边那些为这种权利斗争的人,真是奇怪。
    原微博
  • 用户头像

    押沙龙

    看了周小平的文章,觉得主公用人还是有点光图便宜了。
    原微博
  • 用户头像

    押沙龙

    学武藤兰的纯真艺术,学陈冠希的洁身自好,学宋祖德的求真求实,学胡锡进的铮铮铁骨,学周小平的网络正能量,那就很让人欣慰了。
    原微博
  • 用户头像

    押沙龙

    从辛亥到49年之前的历史,看了让人着急郁闷。49年之后的历史,看了则让人心生恐惧。
    原微博
  • 用户头像

    押沙龙

    @肖鹰 是没廉耻的老流氓。这跟他持何观点态度无关,而是他什么无耻的话都能说出口,把不要脸当性格。有人说你跟这样的人叫什么劲,他又听不懂个人话。我不是说给他听的,是给旁观者听的,让大家看看一个清华教授能下流到什么程度。同时也不想让网络有逆淘汰:一个人只要不要脸,爱干净的人就得躲着他。
    展开全文
    原微博
  • 用户头像

    押沙龙

    不是说嫌疑人不得被迫自证其罪么,怎么现在都流行还没审判,就一个个对媒体忏悔认罪呢?我不懂法学,但总觉得这个风气不太对头吧。
    原微博
  • 被微博屏蔽
    用户头像

    押沙龙

    香港人和大陆人可能有矛盾。看不惯就看不惯吧,我一个在北京的河南人,当然知道地域歧视本就是没办法的事情,互相骂几句也没有什么。但是香港人如果争直接普选权,我觉得还是好事,即便咱们还没这个权利也应该支持。我想以后如果有一天大陆人也要争取这个权,香港人就算平时骂我们蝗虫,也会支持的吧。
    原微博
  • 用户头像

    押沙龙

    没听英国人说莎士比亚牛顿是英国的国学,也没听美国人说马克吐温爱迪生是美国的国学,怎么中国偏有个什么国学?这是个什么学?
    原微博
  • 用户头像

    押沙龙

    看到苏格兰要公决的消息,觉得英国这个国家真是牛逼。几百年前,从那个小岛南部出发,将国土覆盖到四分之一个世界,发动了工业革命,推广了代议制政府,开创了现代物理学、生物学和经济学,将一个小岛的语言变成全世界最通行的语言,然后退回到那个小岛,依旧那么淡定的矜持,那么淡定的搞基。
    原微博
  • 用户头像

    押沙龙

    我发现满嘴黑鬼、棒子、阿三的人,往往还偏对辱华言论特敏感,挺奇怪的。
    原微博
  • 用户头像

    押沙龙

    看张中行的回忆文章,60年时每个人都有定量,他家就买了个秤,饭合起来做,再用秤按各人定量分着吃。有一次他妻子出门带了两个自己定量里的窝头,张中行说:“我吃两口行么?”妻子说好吧。他咬了两口,大概咬掉一个馒头的三分之一,还想咬,看看妻子的脸色忍住了。这段他写的轻松,读起来却让人难受。
    展开全文
    原微博
  • 用户头像

    押沙龙

    老一代的父亲往往特别凶,打孩子跟打冤家似的。现在的父母可能好一点,但也有不少动不动打骂孩子的,说这是严父式教育,其实就是情绪失控发火了。压力大,又不太懂怎么跟有效交流,一上火就动手了。这可以理解,但别说的那么高大上,说什么这是严格教育。情绪失控就是情绪失控了。
    原微博
  • 用户头像

    押沙龙

    有人说发言再武断,再扣帽子,只要没有公权力支持,就不能说是“文革式语言”。这个说法我不能同意。有公权力支持那就是重演文革了,就不是语言“文革式”不“文革式”的问题了!我说张三的电影“猥琐”,这个最多是刻薄,不属于文革式语言;我说要撕下张三的画皮,要肃清张三流毒,这就是文革式语言。
    原微博
  • 用户头像

    押沙龙

    所谓国学,不是不可以学。但现代文明不是从中国传统里长出来的,所以国学和现代文明有异质性。学的时候要认清国学的位置、你所处的位置。现在教国学的人大多都是不合格的,要么是什么都敢说的骗子,要么就靠贬低现代文明自抬身价。对国学无知,最多是一种缺憾,但是用错误的方式学国学,就会变成傻子。
    原微博
  • 用户头像

    押沙龙

    肖鹰那篇文章关键不在于反韩寒还是不反韩寒,而是一个正常作者不会交给编辑那样蛮横不体面的稿子,一个正常编辑也不会刊发这样满纸文革式形容词的文章。而我忧虑的是:这样的人都能进清华当教授,让我的孩子以后还有什么学习动力?
    原微博
  • 用户头像

    押沙龙

    骂韩寒不是不可以,但至少别捯饬得跟北朝鲜官员似的,一张嘴就是罔顾事实、出尔反尔、前后矛盾、错误百出、肃清流毒、揭开盖子、引导青年、撕下伪装.......我猜作者平时肯定梳大背头。
    原微博
  • 用户头像

    押沙龙

    民国教育居世界前列,那是胡扯。大多数国民连字都不认识,教育居什么前列?一个四五亿人的国家,在校中学生总数不过50万人,居什么前列?大学教授工资是小学老师的十几二十倍,这是教育结构畸形的表现,有什么可夸耀的?几个有范儿的大师能顶替几亿文盲么?那种精英教育是其现代化进程缓慢的重要原因。
    展开全文
    原微博
  • 用户头像

    押沙龙

    中国曾经有过很长一段时间,听外国台是犯法的,看黄片是犯法的,情侣开房间是犯法的,结婚离婚都要单位开介绍信,弄得一代人都像从监狱里放出来的似的,什么都害怕。时间长了,好多人把这种害怕当成了道德,看见不害怕的还生气,觉得这个社会“太乱了”。
    原微博
  • 用户头像

    押沙龙

    泸州一群退休老干部、职工以及老党员组成的义务老年网吧监督队,要净化网吧环境,正在网吧里“劝阻”某个上网者。问题是他们有劝阻的权利,上网的小伙子有没有让他们滚的权利?
    1. 微博附图
    原微博
  • 用户头像

    押沙龙

    随马戛尔尼出使中国的随员在运河上坐船时,发现有条小船翻了,许多人掉进河里挣扎。周围有很多船只,却没有一艘船前去救援。他大吃一惊,因为当时在欧洲传言里,中国人是全世界最有道德的民族。他劝船上的人开过去救人,没人理他。最后淹死了好几个人。所以就不要说什么道德沦丧了,古代多半也差不多。
    原微博
  • 用户头像

    押沙龙

    大家关心的不是郭美美有没有问题,而是红会有没有问题。红会说没问题,网友说有问题。关键在于:就算它没问题,我们怎么能知道?存疑公民有没有途径发起对它的审查?有没有独立第三方能不受干扰地对它进行审查?有没有媒体能不受干扰地对它进行调查?没有的话,红会说自己清白,我们怎么能知道真假?
    原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