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李子暘”

“抖音”让我们堕落,但更可怕的是“今日头条”让我们变傻 WeChat ID bnbzda Intro 观天下,洞谙世事;辨是非,激扬清浊 不能不知道A  ID... 更多
李子暘:从一般的语意来说,私人经营的饭馆酒吧咖啡馆等属于“公共场合”,但从所有权的意义来说,这些地方其实是私人场合,其成本、盈亏完全由私人而不是纳税人承担。政府的禁烟令,应该只对人民大会堂、政府机关、公检法、公立博物馆这样真正意义上的公共场合有效,不应约束私人场合。
李子暘:想不起来在哪里看到或听到的,邓小平访美,回来以后立刻把邓力群拿下。也就是说,左王实际上是被美国人干掉的。不知道是不是瞎传。
Paul郑褚:老畜生终于挂掉了,把他培养孝子贤孙的红旗杂志以及红旗文稿这些红外围通通关掉吧。
李子暘:明明是没登上权力顶峰半路就被淘汰。是不是说明筛选机制很有效呢? //@张效羽:这段是典型循环论证废话,西方国家总统都坐牢,又该怎么说呢? //@八大山债人: //@财智无商://@再酷一点001:转发微博
陈军--价值投资者:微博被令计划刷屏。在“通往奴役之路”一书第十章中,哈耶克早已详尽论述了为什么在极权体制下,只有最坏的那些人、最没有道德的那些人,最冷酷无情的那些人,才能登上权力顶端。[思考]
李子暘:这就是党性吧。不过也可能没闲着,大家一直在讨价还价。现在条件终于谈妥了。
李子暘:科长们得瑟半天,成全了马云,把钱都拱手送给他了。//@黄七公: 在中国电商发展环境不错,和实体经济被属地科长们搞有很大关系。 //@八圈:基本属实 //@徐轶青:这是中国小企业的生存环境。写得太好了。
财上海:科长领导全世界。我分享了@周天勇 的文章 http://t.cn/Rz679qA
李子暘:反对占中的理由不是因为主人感,而是过来人感。作为曾经被这一套把戏玩弄到灾难的大陆人,不反对占中,是毫无历史记忆。//@刘远举: 对于香港占中,最基本立场是不要有虚假的主人感,觉得香港人针对大陆人,然后自己是大陆一份子,同仇敌忾。奶粉,双非尚可这么说。以为反对占中,就翻身当主人了么?
香港报社V8:绝食俩女生,17岁的高中生黄子悦、大学生卢彦慧。今日凌晨黄子悦感到不适,数次呕吐。人民日报海外版就此评论:“是选择一条道走到黑。”环球时报指出:“愈做愚蠢”。一个18岁的男孩(黄--锋)与一个17岁的高中生女孩和一个大学女孩绝食三天了,你们不能听听他们的诉求吗?希望在渔村!
李子暘:你好像忘了,不厚书记现在在秦城,而不是在中什么海。//@ZHYxxx: 这个意思是讽刺我党都不是精英啊[蜡烛] //@李子暘:1200名精英选举,绝不会让不厚书记那样的上台。一人一票,不厚书记的机会很大。//@西四逗汁: 这种民主制度其实挺好的,比台湾那种直接民主好。台湾那种民主让政府不断民粹化。
李子暘:1200名精英选举,绝不会让不厚书记那样的上台。一人一票,不厚书记的机会很大。//@西四逗汁: 这种民主制度其实挺好的,比台湾那种直接民主好。台湾那种民主让政府不断民粹化。
李子暘:这种闹剧,不出妄人,也是不可能的。//@新新之路: 吓尿!
科罗廖夫:吓死了,给他们一个洞,还能强歼地球吧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李子暘:前天夜里刮的大风难道是政府组织出来的?//@鲍迪克: 普及常识:雾霾在前天就散去了,而应对APEC的措施今天才开始实施……//@封新城: //@何江涛://@光头王凯: 转发微博
五岳散人:看朋友圈中在北京的各位一致惊讶北京为了APEC会议立竿见影,马上就能看见蓝天白云,几乎是有着旋乾转坤的神通。这完全不用惊讶,政府又不傻,到底雾霾咋回事能不知道?开会的时候想治直接恶治几天、牺牲点老百姓生活自然就好了。不怕雾霾,怕的是这种神通。因为这种神通能赶走雾霾,也是雾霾成因。
李子暘V:越南战争、金门炮战、大逃港、东南亚屠杀华人、内地大饥荒,这些严重事态都没能阻止香港的经济奇迹。今天,周边一片和平,人人都想法挣钱,贸易空前繁荣,香港反倒困难重重。原因到底在哪里,不是一目了然吗?
李子暘:你称之为缓解? //@北方小米:社会抗争的意义是表达情绪,缓解社会张力//@李子暘:他们相信这样会对中央形成压力吗?破坏香港商业,北京就让步了? //@恶人谷江小鱼:现在开始冲击商场了??下一步应该挨家挨户带红袖章入门查谁反占中了。。。
李子暘:他们相信这样会对中央形成压力吗?破坏香港商业,北京就让步了? //@恶人谷江小鱼:现在开始冲击商场了??下一步应该挨家挨户带红袖章入门查谁反占中了。。。
李子暘:不知为何,新浪微博把“人身攻击”投诉取消了。那好吧,以后再遇到骂街的,就回骂了去。想不明白的是,那些骂街的为什么以为别人不会骂他呢?
李子暘V:过去人把所有没办法、找不到负责人的事情都交给上帝,去向上帝祈祷。现代人则把同类事务都交给政府,去向政府问责。故名之为“拜政府教”。雾霾当头,没有多少人认真研究雾霾的成因到底是什么,倒是纷纷跳出来抢着“问责政府”。知道为什么吗?一则是信仰,二则是反正问责不花钱,还能彰显正义感……
李子暘:回复@押沙龙:咦?为什么爱骂人的人都有一颗玻璃心,被人骂了,还受不了回骂。很伤心,是吧?果然是可怜虫。 //@李子暘:回复@押沙龙:你看,我就不会骂街,你一家子都是傻逼这事儿,我从来不当众说。 //@押沙龙:回复@李子暘:什么一言合不合的,好多人包括我一直认为你是煞笔。你还不知道这事?你真幸福。
押沙龙:雾霾严重到这种程度,大家只能说段子发牢骚,没有能力去发起人大质询,没有能力发起立法议案,也没有能力弹劾任何一级行政机构,没有任何能力将不满变成国家行为。想到这些,我们居然有脸指责南边那些为这种权利斗争的人,真是奇怪。
李子暘V:如果一帮大V一起在微博上就雾霾问题问责政府,环保局长晚上睡觉都会笑醒吧。明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命令手下把微博都打印出来,作为文件附件往上报,要求增加预算和编制。领导您看看,民意不可违啊。先采购一批进口越野车用于下乡考察吧……
李子暘:回复@远村近郊:触犯了你的信仰,我很遗憾。不过以后我会还继续触犯的,强烈建议你拉黑我。拜托。 //@远村近郊:真能胡扯!若不是骂政府部门失职,能有这么严重的雾霾吗?真忍不了,为什么要拔腿走人,而不是问责政府,向政府施压,敦促其治理环境,把环境的问题当做重要问题来抓!
押沙龙:雾霾严重到这种程度,大家只能说段子发牢骚,没有能力去发起人大质询,没有能力发起立法议案,也没有能力弹劾任何一级行政机构,没有任何能力将不满变成国家行为。想到这些,我们居然有脸指责南边那些为这种权利斗争的人,真是奇怪。
李子暘:回复@押沙龙:你看,我就不会骂街,你一家子都是傻逼这事儿,我从来不当众说。 //@押沙龙:回复@李子暘:什么一言合不合的,好多人包括我一直认为你是煞笔。你还不知道这事?你真幸福。 //@押沙龙:晒铅笔社的煞笔 //@李子暘:如果政府为了减少雾霾,勒令你立即搬出北京,你服从吗?
押沙龙:雾霾严重到这种程度,大家只能说段子发牢骚,没有能力去发起人大质询,没有能力发起立法议案,也没有能力弹劾任何一级行政机构,没有任何能力将不满变成国家行为。想到这些,我们居然有脸指责南边那些为这种权利斗争的人,真是奇怪。
李子暘:意见不合,即破口大骂,这号人也就只能崇拜政府一辈子了。真可怜虫也。//@押沙龙: 晒铅笔社的煞笔 //@李子暘:如果政府为了减少雾霾,勒令你立即搬出北京,你服从吗? //@李子暘: 有研究确定雾霾原因在于政府吗?政府还能管理如此大范围的气候?还是凡是没人管的事,政府都承担最后责任?
押沙龙:雾霾严重到这种程度,大家只能说段子发牢骚,没有能力去发起人大质询,没有能力发起立法议案,也没有能力弹劾任何一级行政机构,没有任何能力将不满变成国家行为。想到这些,我们居然有脸指责南边那些为这种权利斗争的人,真是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