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郭玉闪曰:孙维啊,我愿意做你的被告…

郭玉闪曰:孙维啊,我愿意做你的被告。

微博转发

天使-紫萱://@二哥哥窜访暖香坞: 玉闪以优雅的方式显示急眼了……[嘻嘻]
对人过敏://@孙陶然://@哑巴: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Pierce-deng:快告吧。//@孙陶然://@哑巴: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尚未成佛了:告吧! //@浮生六讲://@哑巴: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俏linda:转![围观]//@哑巴: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姜家斌:纠结,中国司法要过的一道坎啊!解开唯北京市公安局和孙维啊,其实我们应该逼北京市公安局,针对个人不大好吧//@孙陶然://@哑巴: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米国志://@孙陶然: //@哑巴: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温柔火焰HEE://@宋爱伟: //@常怡秋: //@脚知道:如果干净请告他,我们支持你。就怕你不敢//@背着小包往前走:#孙维#快快让公平公正的司法还你一个公。
宋爱伟://@常怡秋: //@脚知道:如果干净请告他,我们支持你。就怕你不敢//@背着小包往前走:#孙维#快快让公平公正的司法还你一个公。
心安若泰://@孙陶然://@哑巴: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水乡雨夜://@孙陶然://@哑巴: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2B大呀承基://@陶二姑娘: 一直关注,并不怀疑,就是你!
呜啦eliane://@孙陶然: //@哑巴: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冷静啊八戒://@肉唐僧:拿起法律武器,揪出@一毛不拔大师 这个真凶。不转不是中国人!!!
10年前开始:好独特的角度,好震憾的勇气,好强大的暗物质能量’好期待给文中所有人清白!//@孙陶然: //@哑巴: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漆黑与白://@孙陶然://@哑巴: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aiyy-zhizhuo://@徐英伟Pisces:即使孙维你家权势滔天可以无视司法,你可以逍遥法外逃到国外,但你必将永世千夫所指,背负一生的骂名,历史终会还朱令一个公道!//@孙陶然://@哑巴: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憨腚_KM://@孙陶然://@哑巴: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朱国创sz://@孙陶然://@哑巴: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李时珍的传人://@孙陶然://@哑巴: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何晓用://@孙陶然://@哑巴: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lixiang11://@孙陶然://@哑巴: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暴走的加菲://@龚蕾_法国巴黎: //@梵音微微安: 转转更健康//@静静和昊昊:事后不检查身体、不搬离宿舍,保持密切联系的舍友们真是体质超群,互相无条件信任啊。@梵音微微安 @LAMode_Angela @龚蕾_法国巴黎
三囡:追了朱令案一个多月 天涯从1楼看到2000楼 微薄上太多智商捉急的人 转一个给力的 真相不白不平民心啊!!
的哥老彭://@评论员李铁:[话筒]郭玉闪,当代大侠。[赞]
三峡石匠:这事看来越闹越大了!人命关天的事情,诸位战将纷披挂上马,国家之福啊!
小白我男神:可惜没有包大人//@愚与余: 正义与真相获得之难,得想多少不同的方法获取!这种方法,虽然别人不会理会,可是也会带动更多人们效仿。此手段没有正确与否,程度正义,自伤伤敌,只为追求真相与正义……无论网上各种争论、方法,耗去多少精力时间,可不要忘了这最终的目标。
我爱colin://@微微_离离原上草: 哼哼哼哼,低劣猥琐冷血,不少我一个[来] //@孙哲GRAZIA: 转发微博。
Binderella:我能在相信一次法律,相信一个我的国家吗???
云碧丹华:回复@放翁2012:我刚才回复你的这条微博有转发,但是被删除了,原因是不适合对外发布,只留下评论〜[可怜] //@放翁2012:太上皇确是一名政客,至今仍不安份,自以为很伟大,安知民心向背?
木易央方://@胡思扬://@秋水为镜: 封笔后这段时间,各种挑战人类底线的新闻在天朝层出不穷,但多么残酷的事实都没让我给自己解禁。我曾经想过为朱令破例过,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孙维啊,这次我终于为你破例了,我也是卑鄙龌龊的人中的一员,等你来告。我将非常欣悦:我为人类的正义和光明成为被燃尽的薪柴。
范进军2012:何教授被关禁闭,放出来了?这帮贼人//@何兵: 转。
科唬作家://@大洋彼岸的绅士: 方舟子对贝志诚与童宇峰进行泼粪的主要目的在于混淆视听,为朱令案最大的嫌疑人孙维开脱,为政府的包庇或无能开脱。//@圆排骨: 转
蜘蛛Yi:方舟子成了孙的枪手,真是耐人寻味//@科唬作家://@大洋彼岸的绅士: 方舟子对贝志诚与童宇峰进行泼粪的主要目的在于混淆视听,为朱令案最大的嫌疑人孙维开脱,为政府的包庇或无能开脱。//@圆排骨: 转
奥沙利武:从用词上就看的出,郭公知是要做民意领袖,就差在胳膊上套红袖标了。我很怀疑他跟人人网的李硕睡过觉 //@里米伦: 你不起诉我你就是真凶,郭大侠仁义盖世。有没有换位思考下,换你你再清白会起诉吗?起码不会这个时候起诉。言论自由但要克制,尽可能的别再添一个受害者了。
北京鹏程2012://@垚妈芷卉: 即使嘴巴不说,心里也给你供上了牌位~~[威武]
里米伦:你不起诉我你就是真凶,郭大侠仁义盖世。有没有换位思考下,换你你再清白会起诉吗?起码不会这个时候起诉。言论自由但要克制,尽可能的别再添一个受害者了。 //@奥沙利武:没看出哪里像大侠,倒是觉得这人挺下贱的,简直是在抄袭李承鹏,特别是那股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劲头,大有李承句/@评论员李铁:
传说中的羿:同一宿舍的,为何她们l俩自信到不去医院检查身体?实在不符合常理,非常诡异。 //@巫昂:嗯,事后不检查身体、不搬离宿舍,保持密切联系的舍友们真是体质超群,互相无条件信任啊。
奕秀的变奏曲:顶,请重审,请公开之前的信息吧,19年了,该有个说法了!此事绝不能就一直不清不白的掩盖下去!
奥沙利武:没看出哪里像大侠,倒是觉得这人挺下贱的,简直是在抄袭李承鹏,特别是那股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劲头,大有李承鹏在“钱云会案”时的神韵。还有这句“连岳是在高屋建瓴的对整个中国喊话”也很精彩,正是李承鹏的那句《我是一只有情绪的鸡蛋的》变种 /@评论员李铁: [话筒]郭玉闪,当代大侠。[赞]
duckyguan的心情小站:孙维啊,你告吧,把真相放在阳光下?吧!//@李佳佳Audrey: 好文!有理有据有节~ 真正被冤枉的人比谁都希望重启审判,比谁都珍视清白和名誉;真的凶手比谁都害怕案件重成焦点,比谁都不敢再接触任何与此案相关的其他司法程序。起诉他人诽谤或侵犯名誉权与否,谜团也就揭开了。//@变态辣椒: [鼓掌]
风SuSu://@扬茶: //@任志强:十多年了,谈何尽职?公开信息吧。 //@戴小京:尽职,公开!就这两点。//@何力://@张鸿://@王维嘉://@漆洪波://@松妹之羽球行: 犀利
一念风波起一法万光明://@dabaobaoz9:[围观] //@xmwz2012:不转方铁粉立马变方前粉[嘻嘻]//@肉唐僧: 拿起法律武器,揪出@一毛不拔大师 这个真凶。不转不是中国人!!!
阡陌kiwi_field:众生相。。。//@中象医理通: 围观察看众生相,真相,非真相,非非真相。真相,被真相,被迫真相。
最爱孤寂://@鋆姐姐://@任志强:十多年了,谈何尽职?公开信息吧。 //@戴小京:尽职,公开!就这两点。//@何力://@张鸿://@王维嘉://@漆洪波://@松妹之羽球行: 犀利
末雪漫天:说得对,你若是清白就去告啊。//@蒙熙盈: 说得好!
瑶瑶5277:我只是想知道真象 //@徐子轩与采果集:回复@大洋彼岸的绅士:唯一说明只好孙维来解释,为什么不解释呢?怕什么?人证废了物证毁了,没啥可证明的是吧?!//@大洋彼岸的绅士:方舟子对贝志诚与童宇峰进行泼粪的主要目的在于混淆视听,为朱令案最大的嫌疑人孙维开脱,为政府的包庇或无能开脱。//@圆排骨: 转
Daisy不要碎碎念://@五岳散人:我不敢肯定谁是凶手,但我敢肯定有些人、有些机构掩盖了一些东西。
HANA极昼丨浩浩://@李佳佳Audrey:好文!有理有据有节~ 真正被冤枉的人比谁都希望重启审判,比谁都珍视清白和名誉;真的凶手比谁都害怕案件重成焦点,比谁都不敢再接触任何与此案相关的其他司法程序。起诉他人诽谤或侵犯名誉权与否,谜团也就揭开了。//@变态辣椒: [鼓掌]
valuesk://@MISS路人J: //@李真开: 孙唯你就承认了吧!牺牲你一人换全国人民清静! //@何兵:转。
IT-小龙女://@任志强:十多年了,谈何尽职?公开信息吧。 //@戴小京:尽职,公开!就这两点。//@何力://@张鸿://@王维嘉://@漆洪波://@松妹之羽球行: 犀利
cnrock何小溪://@小凤丢手绢://@仝宗锦://@盐光水灵:就此事征询亚特兰大Cobb县区一位法官。他说,事件涉及面如此广泛,孙女士若是嫌疑者,并且已经进入大众视听范围,她的私权,既名誉权隐私权,已经降至最基本范畴,大众知情权和言论自由,在这样重大刑事案件下,比重高于她的私权。不过无罪推定还
MannerZhang#请插入话题名称# //@Michaelgao1984://@萱婷竹裳MissTai: 那天看到一句话:如果孙维不是凶手,她就是天使!20年来忍辱负重背着黑锅遭受各种质疑而从未想过动用那么多的资源来洗清自己,或要求撤查此案,她拥有圣母玛利亚的宽容、理性和关爱,包括对真凶的关爱!
Michaelgao1984://@萱婷竹裳MissTai: 那天看到一句话:如果孙维不是凶手,她就是天使!20年来忍辱负重背着黑锅遭受各种质疑而从未想过动用那么多的资源来洗清自己,或要求撤查此案,她拥有圣母玛利亚的宽容、理性和关爱,包括对真凶的关爱!
百分里格楞://@五岳散人:我不敢肯定谁是凶手,但我敢肯定有些人、有些机构掩盖了一些东西。
blue美薇://@秋水为镜:封笔后这段时间,各种挑战人类底线的新闻在天朝层出不穷,但多么残酷的事实都没让我给自己解禁。我曾经想过为朱令破例过,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孙维啊,这次我终于为你破例了,我也是卑鄙龌龊的人中的一员,等你来告。倘若能告倒我,我将非常欣悦:我为人类的正义和光明成为被燃尽的薪柴。
RR然然乐园:太对了 //@萱婷竹裳MissTai: 那天看到一句话:如果孙维不是凶手,她就是天使!20年来忍辱负重背着黑锅遭受各种质疑而从未想过动用那么多的资源来洗清自己,或要求撤查此案,她拥有圣母玛利亚的宽容、理性和关爱,包括对真凶的关爱! //@柠檬的狂想:转发微博
蝶舞飞扬1499:无语转发 //@巫昂:嗯,事后不检查身体、不搬离宿舍,保持密切联系的舍友们真是体质超群,互相无条件信任啊。
臭屁西2://@退休的方进玉: [偷笑]是。//@麻省民工: 回复@退休的方进玉: 贝志诚起诉方舟子,不就等于这个案子重启了么?只是我不看好贝有告方的勇气。现在的情形大致是这样:一毛不拔大师一边强忍着被方舟子拔毛的痛苦,一边笑着说:你想拔,随你啊,等你拔光了也就罢手了吧。
tenacity2013lol:l//@秋水为镜:封笔后这段时间,各种挑战人类底线的新闻在天朝层出不穷,但多么残酷的事实都没让我给自己解禁。我曾经想过为朱令破例过,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孙维啊,这次我终于为你破例了,我也是卑鄙龌龊的人中的一员,等你来告。倘若能告倒我,我将非常欣悦:我为人类的正义和光明成为被燃尽的薪柴。
会变的瓶子:支持。 //@享乐型的猫:写得好,我也烦连岳,他到底了不了解这事,就开始放厥词。
V有毒:搜狐上看看方舟子,新浪上看看散人。无欲无求了。//@五岳散人:我不敢肯定谁是凶手,但我敢肯定有些人、有些机构掩盖了一些东西。
旧时光梦一场:致孙维和孙家人,孙维你因为你家人背景深厚当初逃脱了法律的制裁多活了这19年,你的好命好运到头了
挚爱锅贴://@Stellavallis: //@盐光水灵: 就此事征询了亚特兰大Cobb县区的一位法官。他说,涉及面如此广泛,孙女士如果是嫌疑者,并已进入大众视听范围,她的私权,即名誉权,隐私权,已降至最基本的范畴,大众的知情权和言论自由,在这样重大的刑事案件下,比重高于她的私权。不过
hu_fengfeng:[good] //@哑巴: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奥巴马主任的秘书://@五岳散人:我不敢肯定谁是凶手,但我敢肯定有些人、有些机构掩盖了一些东西。
知道的都知道:[害羞]。 //@萧-_-瀚微博211世:我不是置身事外,而是不习惯双重标准,这些年来"恶猜公权,善待私权;宁枉公权,不冤公民" 我是一贯的。//@萧-_-瀚微博211世: 玉闪这文章太疯狂了[嘻嘻]。
村里有个秃头叫小方:只要是和美国有关的,方舟子都在极力维护!!!就一特务走狗//@大洋彼岸的绅士: 方舟子对贝志诚与童宇峰进行泼粪的主要目的在于混淆视听,为朱令案最大的嫌疑人孙维开脱,为政府的包庇或无能开脱。//@圆排骨: 转
温柔火焰HEE://@沙丘城二哥: [路过这儿]//@大洋彼岸的绅士: 方舟子对贝志诚与童宇峰进行泼粪的主要目的在于混淆视听,为朱令案最大的嫌疑人孙维开脱,为政府的包庇或无能开脱。//@圆排骨: 转
Onlylove______:就是,早就说了。你告吧。要是换个正常人被这样冤枉早就告他们了!如果你不心虚的话。
沙丘城二哥:[路过这儿]//@大洋彼岸的绅士: 方舟子对贝志诚与童宇峰进行泼粪的主要目的在于混淆视听,为朱令案最大的嫌疑人孙维开脱,为政府的包庇或无能开脱。//@圆排骨: 转
大洋彼岸的绅士:方舟子对贝志诚与童宇峰进行泼粪的主要目的在于混淆视听,为朱令案最大的嫌疑人孙维开脱,为政府的包庇或无能开脱。//@圆排骨: 转
Shirley小蛇://@墨頣: 孙释颜,你就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清白吧!!我们都为你"喊冤"啊!!
手机用户3262776175://@任志强:十多年了,谈何尽职?公开信息吧。 //@戴小京:尽职,公开!就这两点。//@何力://@张鸿://@王维嘉://@漆洪波://@松妹之羽球行: 犀利
EveAndApple:原來如此!//@杨佩昌://@浮萍晓之: //@萧-_-瀚微博211世: 我不是置身事外,而是不习惯双重标准,这些年来"恶猜公权,善待私权;宁枉公权,不冤公民" 我是一贯的。//@萧-_-瀚微博211世: 玉闪这文章太疯狂了[嘻嘻]。
小萌8385:角度很独特,必须转//@何兵: 转。
时光-Shin05://@吴虹飞: //@段钢://@任志强:十多年了,谈何尽职?公开信息吧。 //@戴小京:尽职,公开!就这两点。//@何力://@张鸿://@王维嘉://@漆洪波://@松妹之羽球行: 犀利
C小杜://@勋章菊://@五岳散人: 我不敢肯定谁是凶手,但我敢肯定有些人、有些机构掩盖了一些东西。
Wtibokndxvhjjnvfk://@云心如墨: 坚决支持孙维告状!如果在美国,顺便让FBA帮忙检测一下,据说不用受审就能从脑中读取信息,什么反侦破训练都白搭。 //@作家陈岚://@金陵老记:转:
大眼妹蹄儿://@哑巴: 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展颜---倔犟的肥皂泡://@股市狙击小兵://@任志强:十多年了,谈何尽职?公开信息吧。 //@戴小京:尽职,公开!就这两点。//@何力://@张鸿://@王维嘉://@漆洪波://@松妹之羽球行: 犀利
L雪之恋L:你好,你是第613个参与由 职场智囊 主持的话题
楚楚狮姐:[话筒] //@李佳佳Audrey:好文!有理有据有节~ 真正被冤枉的人比谁都希望重启审判,比谁都珍视清白和名誉;真的凶手比谁都害怕案件重成焦点,比谁都不敢再接触任何与此案相关的其他司法程序。起诉他人诽谤或侵犯名誉权与否,谜团也就揭开了。//@变态辣椒: [鼓掌]
kilu_请叫我美人卷://@不呆不傻很懒很路痴问题多要独立: //@E呀哟://@玉婷仔: //@范离思://@五岳散人: 我不敢肯定谁是凶手,但我敢肯定有些人、有些机构掩盖了一些东西。
浩渺云烟0101://@领头羊321: //@头昂着别低下:说得很好!一直到最近的删贴,和矛头对准一毛,大量背后势力介入的痕迹早已经十分明显,@平安北京 你那公开回应可有半点可信度?//@李佳佳Audrey: 好文!有理有据有节~ 真正被冤枉的人比谁都希望重启审判,比谁都珍视清白和名誉;真的凶手比谁都害怕案件重成焦点,
徐婧英:冷血的民众期待你的上告以平息我们堆积的怒火!来吧,告吧!
翘首海上://@shiqi0302://@五岳散人:我不敢肯定谁是凶手,但我敢肯定有些人、有些机构掩盖了一些东西。
好想一回家就吃到热腾腾的家常菜://@不呆不傻很懒很路痴问题多要独立: //@E呀哟://@玉婷仔: //@范离思://@五岳散人: 我不敢肯定谁是凶手,但我敢肯定有些人、有些机构掩盖了一些东西。
不呆不傻很懒很路痴问题多要独立://@E呀哟://@玉婷仔: //@范离思://@五岳散人: 我不敢肯定谁是凶手,但我敢肯定有些人、有些机构掩盖了一些东西。
SISYXiang://@茉莉的沙龙: //@脚知道:如果干净请告他,我们支持你。就怕你不敢//@背着小包往前走:#孙维#快快让公平公正的司法还你一个公。
E呀哟://@玉婷仔: //@范离思://@五岳散人: 我不敢肯定谁是凶手,但我敢肯定有些人、有些机构掩盖了一些东西。
墨頣:孙释颜,你就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清白吧!!我们都为你"喊冤"啊!!
默默113:快告,还自己一清白。
玉婷仔://@范离思://@五岳散人: 我不敢肯定谁是凶手,但我敢肯定有些人、有些机构掩盖了一些东西。
领头羊321://@头昂着别低下:说得很好!一直到最近的删贴,和矛头对准一毛,大量背后势力介入的痕迹早已经十分明显,@平安北京 你那公开回应可有半点可信度?//@李佳佳Audrey: 好文!有理有据有节~ 真正被冤枉的人比谁都希望重启审判,比谁都珍视清白和名誉;真的凶手比谁都害怕案件重成焦点,
5月21晴://@吴虹飞://@段钢://@任志强:十多年了,谈何尽职?公开信息吧。 //@戴小京:尽职,公开!就这两点。//@何力://@张鸿://@王维嘉://@漆洪波://@松妹之羽球行: 犀利
正版炒米糖://@民泽君:比郭沫若译得好!直把千古愁,化作临风曲。 / //@藕粉色:据说是她中学时译的《大麦歌》!才貌双全惹人妒[伤心] //@藕粉色:朱令译 大麦俯身偃,海滨有低地,巨风动地来,放歌殊未已; 大麦俯身偃,既偃且复起,颠仆不能折,昂扬伤痛里; 我生也柔弱,日夜逝如此,直把千古愁,化作临风曲。 /
茉莉的沙龙://@脚知道:如果干净请告他,我们支持你。就怕你不敢//@背着小包往前走:#孙维#快快让公平公正的司法还你一个公。
查无此蛙:没看先转 //@五岳散人:我不敢肯定谁是凶手,但我敢肯定有些人、有些机构掩盖了一些东西。
SUN妍彦:必须转,孙wei你有本事把全中国网民都告了吧
民泽君:比郭沫若译得好!直把千古愁,化作临风曲。 / //@藕粉色:据说是她中学时译的《大麦歌》!才貌双全惹人妒[伤心] //@藕粉色:朱令译 大麦俯身偃,海滨有低地,巨风动地来,放歌殊未已; 大麦俯身偃,既偃且复起,颠仆不能折,昂扬伤痛里; 我生也柔弱,日夜逝如此,直把千古愁,化作临风曲。 /
藕粉色:据说是她中学时译的《大麦歌》!才貌双全惹人妒[伤心] //@藕粉色:朱令译 大麦俯身偃,海滨有低地,巨风动地来,放歌殊未已; 大麦俯身偃,既偃且复起,颠仆不能折,昂扬伤痛里; 我生也柔弱,日夜逝如此,直把千古愁,化作临风曲。 //@万世之太平: //@追梦的迷网人:[围观] //@无差别社会: //@复旦陈云:
babywenwen2011://@常怡秋: //@脚知道:如果干净请告他,我们支持你。就怕你不敢//@背着小包往前走:#孙维#快快让公平公正的司法还你一个公。
璐璐爱喝酸奶://@小蝴蝶陶MoMo:持续关注[握手] //@李佳佳Audrey:好文!有理有据有节~ 真正被冤枉的人比谁都希望重启审判,比谁都珍视清白和名誉;真的凶手比谁都害怕案件重成焦点,比谁都不敢再接触任何与此案相关的其他司法程序。起诉他人诽谤或侵犯名誉权与否,谜团也就揭开了。//@变态辣椒: [鼓掌]
在沉浸中放声歌唱://@美人当歌:一些大V也开始无操守了,至于方舟子,那还算人?//@王小山: //@时报翔哥: //@杨桐: //@何力://@张鸿://@王维嘉://@漆洪波://@松妹之羽球行: 犀利
大华小徐:[鼓掌]//@LUCKY小苗:好像到目前为止也只是给了报警太晚证据难找的回应,并没有公开当年调查报告 //@我叫徐小禾:[赞][赞][赞] //@米一家:来告吧,杀人凶手:孙維,孙释颜[怒]//@juanzi_zhuo:孙维啊,我愿意做你的被告。
Chervona:低劣猥琐的中国人转//@水中瓶中水: 到位! //@钻石粉末猫://@snowkat: //@梅子0427: 朱令爸爸对贝志诚是嫌疑人的看法:“笑话。荒诞。不可能的。”//@思达逸语: 这个要转,写得太到位了 //@何兵:转。
笑渡寒潭://@仝宗锦://@盐光水灵:就此事征询亚特兰大Cobb县区一位法官。他说,事件涉及面如此广泛,孙女士若是嫌疑者,并且已经进入大众视听范围,她的私权,既名誉权隐私权,已经降至最基本范畴,大众知情权和言论自由,在这样重大刑事案件下,比重高于她的私权。不过无罪推定还是要在最后庭审结果前适用。
凯特1026:有理有据有节!不赞不行!
端木长青2012://@五岳散人:我不敢肯定谁是凶手,但我敢肯定有些人、有些机构掩盖了一些东西。
小凤丢手绢://@仝宗锦://@盐光水灵:就此事征询亚特兰大Cobb县区一位法官。他说,事件涉及面如此广泛,孙女士若是嫌疑者,并且已经进入大众视听范围,她的私权,既名誉权隐私权,已经降至最基本范畴,大众知情权和言论自由,在这样重大刑事案件下,比重高于她的私权。不过无罪推定还是要在最后庭审结果前适用。
GnuDoyng:方舟子简直就是条疯狗。
常怡秋://@脚知道:如果干净请告他,我们支持你。就怕你不敢//@背着小包往前走:#孙维#快快让公平公正的司法还你一个公。
姜郎才尽否:太应该告了!告出一个有罪或清白!//@脚知道:如果干净请告他,我们支持你。就怕你不敢//@背着小包往前走:#孙维#快快让公平公正的司法还你一个公。
苏慕茶://@五岳散人: 我不敢肯定谁是凶手,但我敢肯定有些人、有些机构掩盖了一些东西。
藕粉色:朱令译 大麦俯身偃,海滨有低地,巨风动地来,放歌殊未已; 大麦俯身偃,既偃且复起,颠仆不能折,昂扬伤痛里; 我生也柔弱,日夜逝如此,直把千古愁,化作临风曲。 //@万世之太平: //@追梦的迷网人:[围观] //@无差别社会: //@复旦陈云: //@50年矛苔: //@子夏爸: //@骑牛隐士:厉害!
脚知道:如果干净请告他,我们支持你。就怕你不敢//@背着小包往前走:#孙维#快快让公平公正的司法还你一个公。
我爱Tina2:挺! //@万晓芳律师://@郭世佑: 中国还是有希望,虽然不一定可以成为做梦的理由。//@评论员李铁: [话筒]郭玉闪,当代大侠。[赞]
80137公益真题组长舒畅love-miho:我也认为你就是那个违背审判定罪德凶手。来告我吧。
背着小包往前走#孙维#快快让公平公正的司法还你一个公。
静静的耳://@Sinnell://@五岳散人:我不敢肯定谁是凶手,但我敢肯定有些人、有些机构掩盖了一些东西。
重庆君融律师廖://@小吧笑吧://@Promise-408:[威武][威武][威武] //@MCforever://@Serena_小惜:孙维啊!你还睡的好吗?你知道"铊"很感谢你!曾经用过铊!让铊红了这么多年!所以铊决定某天要以身相许了!所以你吃饭、喝水、呼吸的时候铊都有可能来哦!想想你当年是怎么做的!你不久的将来~~^o^#朱
小吧笑吧://@Promise-408:[威武][威武][威武] //@MCforever://@Serena_小惜:孙维啊!你还睡的好吗?你知道"铊"很感谢你!曾经用过铊!让铊红了这么多年!所以铊决定某天要以身相许了!所以你吃饭、喝水、呼吸的时候铊都有可能来哦!想想你当年是怎么做的!你不久的将来~~^o^#朱令# //@重庆君融律师廖:
lucyzhao2011:孙维!你真是人才呀!你咋能这么冷静呀!你就不能站出来为自己讨一说法吗? @带着尾巴上路
Promise-408:[威武][威武][威武] //@MCforever://@Serena_小惜:孙维啊!你还睡的好吗?你知道"铊"很感谢你!曾经用过铊!让铊红了这么多年!所以铊决定某天要以身相许了!所以你吃饭、喝水、呼吸的时候铊都有可能来哦!想想你当年是怎么做的!你不久的将来~~^o^#朱令# //@重庆君融律师廖:
小星星-Frona:必须转//@举头汪明月:必须转!用力转! //@不存在的高贝薇:@IM小E //@哑巴: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子曰在一起://@李佳佳Audrey:好文!有理有据有节~ 真正被冤枉的人比谁都希望重启审判,比谁都珍视清白和名誉;真的凶手比谁都害怕案件重成焦点,比谁都不敢再接触任何与此案相关的其他司法程序。起诉他人诽谤或侵犯名誉权与否,谜团也就揭开了。//@变态辣椒: [鼓掌]
永远的维纳斯:孙维,是窦娥就站出来让苍天下雪明鉴你的清白!! //@昆仑WB:我也愿意!!
MCforever://@Serena_小惜:孙维啊!你还睡的好吗?你知道"铊"很感谢你!曾经用过铊!让铊红了这么多年!所以铊决定某天要以身相许了!所以你吃饭、喝水、呼吸的时候铊都有可能来哦!想想你当年是怎么做的!你不久的将来~~^o^#朱令# //@重庆君融律师廖:
风掠过夕阳的影子://@五岳散人:我不敢肯定谁是凶手,但我敢肯定有些人、有些机构掩盖了一些东西。
外星人灰尘://@山水幽燕:+1 //@盐光水灵:嫌疑人和罪犯在法理和诉讼程序属于不同范畴,故判决词之前嫌疑人就是被嫌疑,根本不是罪犯。另外,"无罪推定"原则仅在美国的刑事诉讼中适用,法庭外是自由的天空,任公民天马行空,自由吞吐云雾,只要在法律所规定的限制范围内
凌巧荣律师在嘉兴:还能有真相?应该没有了 //@射手小竹子: 转发微博
鹿骑白马:以后杀人游戏可以改成:天黑请闭眼 孙维请出来投毒 警察验出了凶手是谁 却要告诉平民她不是
置身其中岂不美哉:告吧。。。 //@刘捷V原艺墅大师: 头脑思路很清楚,至少逻辑令人信服。孙那一方呢?出来走两步?肘子那厮也掺合进来,堪称猪一样的队友。 //@乔乔宝贝999Annie:告吧〜告我们低俗冷血+1 //@把你写在歌里面: //@属猫的鱼:很亮 //@SH何婕:第7点第2段。
小媳妇伊芙://@车开走了: //@退休的方进玉: 嗯,支持孙,状告北京公安局、清华大学。同时【赞成右侧】支持贝志诚起诉方舟子。//@麻省民工 :我觉得现在应该是贝志诚告方舟子构陷了。
spiritkeeper:我们都是懦夫。//@没有骨盆的装子:我猜她是不会想当原告的。。。
你还是断气吧我不想浪费真气救你://@五岳散人:我不敢肯定谁是凶手,但我敢肯定有些人、有些机构掩盖了一些东西。
扎拉的世界://@五岳散人:我不敢肯定谁是凶手,但我敢肯定有些人、有些机构掩盖了一些东西。
Sinnell://@五岳散人:我不敢肯定谁是凶手,但我敢肯定有些人、有些机构掩盖了一些东西。
雷晓毛:建议把测谎作为侦查犯罪手段之一,对犯罪嫌疑人进行测谎//@李佳佳Audrey: 好文!有理有据有节 真正被冤枉的人比谁都希望重启审判,比谁都珍视清白和名誉;真的凶手比谁都害怕案件重成焦点,比谁都不敢再接触任何与此案相关的其他司法程序。起诉他人诽谤或侵犯名誉权与否,谜团也就揭开了//@变态辣椒:
M尔善:心里认定了她就是凶手!
杨-毅敏://@马二伊娜微博: //@盐光水灵: 嫌疑人和罪犯在法理和诉讼程序属于不同范畴,故判决词之前嫌疑人就是被嫌疑,根本不是罪犯。另外,"无罪推定"原则仅在美国的刑事诉讼中适用,法庭外是自由的天空,任公民天马行空,自由吞吐云雾,只要在法律所规定的限制范围内//@小民这样看:
马二伊娜微博://@盐光水灵: 嫌疑人和罪犯在法理和诉讼程序属于不同范畴,故判决词之前嫌疑人就是被嫌疑,根本不是罪犯。另外,"无罪推定"原则仅在美国的刑事诉讼中适用,法庭外是自由的天空,任公民天马行空,自由吞吐云雾,只要在法律所规定的限制范围内//@小民这样看:如果孙以诽谤罪起诉断定她下毒的人,法
洪星泽本尊://@陶二姑娘: 一直关注,并不怀疑,就是你!
萝莉权永江://@陶二姑娘: 一直关注,并不怀疑,就是你!
茶香一脉://@婉若清扬sherry://@pinguo的世界:朱令案。投毒犯孙维你来告我诽谤罪吧。
無牠牠://@婉若清扬sherry://@pinguo的世界:朱令案。投毒犯孙维你来告我诽谤罪吧。
婉若清扬sherry://@pinguo的世界:朱令案。投毒犯孙维你来告我诽谤罪吧。
又见雨辰:说真的,对于明知朱令铊中后还有胆量分食其面包的室友只能45度仰望啊
老鱼家的炉子火正好:我一直很喜欢连岳的,因为他客观,犀利,幽默。可惜啊,太刻意地保持客观就容易圣母。。。 //@掉了钻石的幸福女人://@任志强:十多年了,谈何尽职?公开信息吧。 //@戴小京:尽职,公开!就这两点。://@松妹之羽球行: 犀利
rebeccayanjin://@哑巴: 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stan_流年://@山水幽燕: +1 //@盐光水灵:嫌疑人和罪犯在法理和诉讼程序属于不同范畴,故判决词之前嫌疑人就是被嫌疑,根本不是罪犯。另外,"无罪推定"原则仅在美国的刑事诉讼中适用,法庭外是自由的天空,任公民天马行空,自由吞吐云雾,只要在法律所规定的限制范围内
王帅michael://@五岳散人:我不敢肯定谁是凶手,但我敢肯定有些人、有些机构掩盖了一些东西。
金娅丽://@盐光水灵: 嫌疑人和罪犯在法理和诉讼程序属于不同范畴,故判决词之前嫌疑人就是被嫌疑,根本不是罪犯。另外,"无罪推定"原则仅在美国的刑事诉讼中适用,法庭外是自由的天空,任公民天马行空,自由吞吐云雾,只要在法律所规定的限制范围内
山水幽燕:+1 //@盐光水灵:嫌疑人和罪犯在法理和诉讼程序属于不同范畴,故判决词之前嫌疑人就是被嫌疑,根本不是罪犯。另外,"无罪推定"原则仅在美国的刑事诉讼中适用,法庭外是自由的天空,任公民天马行空,自由吞吐云雾,只要在法律所规定的限制范围内
名家辩义:转 //@金娅丽: //@盐光水灵:就此事征询亚特兰大Cobb县区一位法官。他说,事件涉及面如此广泛,孙女士若是嫌疑者,并且已经进入大众视听范围,她的私权,既名誉权隐私权,已经降至最基本范畴,大众知情权和言论自由,在这样重大刑事案件下,比重高于她的私权。不过无罪推定还是要在最后庭审结果前适用。
光头三爷:爷只是庆幸当年没上化学系。//@盐光水灵: 来人啊,罪犯找到了。把诗人李磊抓起来啊[哈哈][哈哈][哈哈] //@李_磊: 都快逼疯了吧,各位侦探们?不用劳神费心了,是哥干滴。[偷乐]@盐光水灵: 嫌疑人和罪犯在法理和诉讼程序属于不同范畴,故判决词之前嫌疑人就是被嫌疑,根本不是罪犯。另外,"无罪推定"
pinguo的世界:朱令案。投毒犯孙维你来告我诽谤罪吧。
李_磊:都快逼疯了吧,各位侦探们?不用劳神费心了,是哥干滴。[偷乐]@盐光水灵: 嫌疑人和罪犯在法理和诉讼程序属于不同范畴,故判决词之前嫌疑人就是被嫌疑,根本不是罪犯。另外,"无罪推定"
盐光水灵:来人啊,罪犯找到了。把诗人李磊抓起来啊[哈哈][哈哈][哈哈] //@李_磊: 都快逼疯了吧,各位侦探们?不用劳神费心了,是哥干滴。[偷乐]@盐光水灵: 嫌疑人和罪犯在法理和诉讼程序属于不同范畴,故判决词之前嫌疑人就是被嫌疑,根本不是罪犯。另外,"无罪推定"
李_磊:[哈哈]//@盐光水灵: 来人啊,罪犯找到了。把诗人李磊抓起来啊[哈哈][哈哈][哈哈] //@李_磊: 都快逼疯了吧,各位侦探们?不用劳神费心了,是哥干滴。[偷乐]@盐光水灵: 嫌疑人和罪犯在法理和诉讼程序属于不同范畴,故判决词之前嫌疑人就是被嫌疑,根本不是罪犯。另外,"无罪推定"
目目谁无言://@南溪谷: //@桑琪华: 真理是越辩越敏的……//@周洁茹茹: 我認為凶手是一個團隊。 //@巫昂:嗯,事后不检查身体、不搬离宿舍,保持密切联系的舍友们真是体质超群,互相无条件信任啊。
李_磊:都快给人逼疯了[偷乐]。@李_磊: [哈哈]@盐光水灵: 来人啊,罪犯找到了。把诗人李磊抓起来啊[哈哈][哈哈]@李_磊: 都快逼疯了吧,各位侦探们?不用劳神费心了,是哥干滴。[偷乐]@盐光水灵: 嫌疑人和罪犯在法理和诉讼程序属于不同范畴,故判决词之前嫌疑人就是被嫌疑,根本不是罪犯。另外,"无罪推定"
盐光水灵:嫌疑人和罪犯在法理和诉讼程序属于不同范畴,故判决词之前嫌疑人就是被嫌疑,根本不是罪犯。另外,"无罪推定"原则仅在美国的刑事诉讼中适用,法庭外是自由的天空,任公民天马行空,自由吞吐云雾,只要在法律所规定的限制范围内//@小民这样看:如果孙以诽谤罪起诉断定她下毒的人,法院会怎么判?
金娅丽://@盐光水灵:就此事征询亚特兰大Cobb县区一位法官。他说,事件涉及面如此广泛,孙女士若是嫌疑者,并且已经进入大众视听范围,她的私权,既名誉权隐私权,已经降至最基本范畴,大众知情权和言论自由,在这样重大刑事案件下,比重高于她的私权。不过无罪推定还是要在最后庭审结果前适用。
pumpkinwang乐园://@李佳佳Audrey:好文!有理有据有节~ 真正被冤枉的人比谁都希望重启审判,比谁都珍视清白和名誉;真的凶手比谁都害怕案件重成焦点,比谁都不敢再接触任何与此案相关的其他司法程序。起诉他人诽谤或侵犯名誉权与否,谜团也就揭开了。//@变态辣椒: [鼓掌]
可爱的露易兹1985://@一文快乐: 好大胆的被告,为你鼓掌,支持!//@北京厨子: 请求和博主同列被告席。
勤劳的陈翔香橙:孙维。。。呵 精神折磨才是最痛苦的 除非她已经没有心 要不然午夜梦回 她会不会被惊醒?
沧海桑田的地盘:[围观]//@五岳散人: 我不敢肯定谁是凶手,但我敢肯定有些人、有些机构掩盖了一些东西。
逐日83骑士:自相矛盾,故做独立!既然认同无罪推定,为什么还要对待罪犯的方式对待她?可笑! //@____潇KA天天都在Twitter:给力//@盐光水灵:就此事征询亚特兰大Cobb县区一位法官。他说,事件涉及面如此广泛,孙女士若是嫌疑者,并且已经进入大众视听范围,她的私权,既名誉权隐私权,已经降至
支持李佳航:厉害,说得好,朱令案,转
独行客蓝锈://@童大焕: 来吧,我也愿意站在被告的行列!//@学者行者旁观者: 反意淫反权威:扶清灭洋与灭政协副手的孙女一样伟大,找到了子虚站在鸡蛋一边的道德制高点,问题是,谁是公民,谁不是,事实是什么,还是要理性一些,不然,吃的是袁崇焕的肉,帮的是金太祖的忙,出得是老百姓的气,死的是进步的心.
沙门氏v:/@盐光水灵: 就此事征询了亚特兰大Cobb县区的一位法官。他说,涉及面如此广泛,孙女士如果是嫌疑者,并已进入大众视听范围,她的私权,即名誉权,隐私权,已降至最基本的范畴,大众的知情权和言论自由,在这样重大的刑事案件下,比重高于她的私权。不过无罪推定还是要在最后的庭审结果前适用。
象形书坊老宋://@秋水为镜:封笔后这段时间,各种挑战人类底线的新闻在天朝层出不穷,但多么残酷的事实都没让我给自己解禁。我曾经想过为朱令破例过,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孙维啊,这次我终于为你破例了,我也是卑鄙龌龊的人中的一员,等你来告。倘若能告倒我,我将非常欣悦:我为人类的正义和光明成为被燃尽的薪柴。
解放山://@小立靜觀: 孙维,面对铺天盖地的“谣言”与“伤害”,你这么多年为何忍辱负重不发声? //@何兵:转。
liuqiuni_:说那么多对案情有用么?你真愿意甘心被告?明知不会被她告,却说出一堆话。从这篇文章我不仅看到了人云亦云的劣根,我还看到了你的不真实,这大概是写作的手法吧,先吸引读者再释疑,使文章曲折生动啊
小立靜觀:孙维,面对铺天盖地的“谣言”与“伤害”,你这么多年为何忍辱负重不发声? //@何兵:转。
Will_伟祺://@任志强:十多年了,谈何尽职?公开信息吧。 //@戴小京:尽职,公开!就这两点。//@何力://@张鸿://@王维嘉://@漆洪波://@松妹之羽球行: 犀利
____潇KA天天都在Twitter:给力//@盐光水灵:就此事征询亚特兰大Cobb县区一位法官。他说,事件涉及面如此广泛,孙女士若是嫌疑者,并且已经进入大众视听范围,她的私权,既名誉权隐私权,已经降至最基本范畴,大众知情权和言论自由,在这样重大刑事案件下,比重高于她的私权。不过无罪推定还是要在最后庭审结果前适用。
CHENGYUANYUAN爱猪宝贝:[good][good][good][good][good][good][good][good][good][good]
俊明Macy://@sgq24-7: 鼓个掌吧。您太可爱了。[笑哈哈][good]
大蔚舒要霸气:朱令令案,持续追!//@o0苏小蔚0o:持续关注!
在路上的Glory://@哑巴: 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西北望月001://@盐光水灵: 就此事征询了亚特兰大Cobb县区的一位法官。他说,涉及面如此广泛,孙女士如果是嫌疑者,并已进入大众视听范围,她的私权,即名誉权,隐私权,已降至最基本的范畴,大众的知情权和言论自由,在这样重大的刑事案件下,比重高于她的私权。不过无罪推定还是要在最后的庭审结果前适用。
杨子金英://@谈笑识鸿儒5: //@北京律师童朝平: 孙维啊,如果你果真清白,就告 @郭玉闪曰 吧,北京的律师太优秀了,你就尽管找吧!//@骑牛隐士: 厉害!//@何兵: 转。
rogerfang351:告吧。我们只是想要一个公开、透明的调查过程,是或不是,自有公论。
物理与吾心@Stellavallis://@盐光水灵: 就此事征询了亚特兰大Cobb县区的一位法官。他说,涉及面如此广泛,孙女士如果是嫌疑者,并已进入大众视听范围,她的私权,已降至最基本的范畴,大众的知情权和言论自由,在这样重大的刑事案件下,比重高于她的私权。不过无罪推定还是要在最后的庭审结果前适用。
李国龙_郑州://@哑巴: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物理与吾心:先转发一下。对不住了。//@Stellavallis://@盐光水灵: 就此事征询了亚特兰大Cobb县区的一位法官。他说,孙如是嫌疑者,并已进入大众视听范围,她的私权已降至最基本的范畴,大众的知情权和言论自由,在这样重大的刑事案件下,比重高于她的私权。不过无罪推定还是要在最后的庭审结果前适用。
麻省民工:回复@松妹之羽球行: 我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你帮我问问这人是谁告诉他孙是凶手的?
__呵_呵__:[good] //@陈清谈:孙维如果真觉得冤枉,确实可以告贝志诚、告北京警方,告清华大学。//@皮海洲: [鼓掌]//@赵晓: [思考]
庄倾淳_:[闭嘴][闭嘴]//@向杰south:这篇文,让人不免琢磨:他究竟是先理性了再感性的,还是先感性了后理性的?
桑桑小庭://@任志强:十多年了,谈何尽职?公开信息吧。 //@戴小京:尽职,公开!就这两点。//@何力://@张鸿://@王维嘉://@漆洪波://@松妹之羽球行: 犀利
充满干劲的郭大哥://@哑巴: 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CERRUTI吴:司法调查公正何在?又是谁在妨碍司法公正? //@李忆峥: //@老曹: 郭所长,真汉子!重启审判将会让一切大白,被冤枉的将从此不再背负负担,不用改名字改出生日期,光明正大地做人;多年所受的伤害也将连本带利地收回,我们都在等待那个拖了19年的“中国梦”!!!!!!!
福童2009://@北京律师童朝平: 孙维啊,如果你果真清白,就告 @郭玉闪曰 吧,北京的律师太优秀了,你就尽管找吧!//@骑牛隐士: 厉害!//@何兵://@福童2009 转。
邓灿dc:在为了查找真凶不惜刑讯逼供的年代,会出现疑罪从无的判例,那真是特殊至极,是什么东西改变了那个年代的一贯侦查和司法作风呢?如果真没情况,我真要赞扬一下哪时候办案的侦查人员了。
向杰south:这篇文,让人不免琢磨:他究竟是先理性了再感性的,还是先感性了后理性的?
蓝白日@美國駐港總領事館 @摆古论今 @作家崔成浩 @徐昕 //@谈笑识鸿儒5://@北京律师童朝平: 孙维啊,如果你果真清白,就告 @郭玉闪曰 吧,北京的律师太优秀了,你就尽管找吧!//@骑牛隐士: 厉害!//@何兵: 转。
朴哥3224052943://@中国安置帮教网王杰://@谈笑识鸿儒5://@北京律师童朝平: 孙维啊,如果你果真清白,就告 @郭玉闪曰 吧,北京的律师太优秀了,你就尽管找吧!//@骑牛隐士: 厉害!//@何兵: 转。
看不见边缘的城:中国低劣冷血猥琐的人真多,我也会为是其中一员感到骄傲! //@李佳佳Audrey:好文!有理有据有节~ 真正被冤枉的人比谁都希望重启审判,比谁都珍视清白和名誉;真的凶手比谁都害怕案件重成焦点,比谁都不敢再接触任何与此案相关的其他司法程序。起诉他人诽谤或侵犯名誉权与否,谜团也就揭开了。
皖国樵人://@谈笑识鸿儒5://@北京律师童朝平: 孙维啊,如果你果真清白,就告 @郭玉闪曰 吧,北京的律师太优秀了,你就尽管找吧!//@骑牛隐士: 厉害!//@何兵: 转。
武宁JamesWu:[赞] //@哑巴: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陶人妈妈://@任志强:十多年了,谈何尽职?公开信息吧。 //@戴小京:尽职,公开!就这两点。//@何力://@张鸿://@王维嘉://@漆洪波://@松妹之羽球行: 犀利
框框和斗斗://@熹光熠熠://@李佳佳Audrey: 好文!有理有据有节~ 真正被冤枉的人比谁都希望重启审判,比谁都珍视清白和名誉;真的凶手比谁都害怕案件重成焦点,比谁都不敢再接触任何与此案相关的其他司法程序。起诉他人诽谤或侵犯名誉权与否,谜团也就揭开了。//@变态辣椒: [鼓掌]
中国安置帮教网王杰://@谈笑识鸿儒5://@北京律师童朝平: 孙维啊,如果你果真清白,就告 @郭玉闪曰 吧,北京的律师太优秀了,你就尽管找吧!//@骑牛隐士: 厉害!//@何兵: 转。
刘玉在他乡:孙维,出来走几步。我们都愿意做你的被告。
LUCKY小苗:好像到目前为止也只是给了报警太晚证据难找的回应,并没有公开当年调查报告 //@我叫徐小禾:[赞][赞][赞] //@米一家:来告吧,杀人凶手:孙維,孙释颜[怒]//@juanzi_zhuo:孙维啊,我愿意做你的被告。
蓝白日:[话筒]//@谈笑识鸿儒5://@北京律师童朝平: 孙维啊,如果你果真清白,就告 @郭玉闪曰 吧,北京的律师太优秀了,你就尽管找吧!//@骑牛隐士: 厉害!//@何兵: 转。
花轮同学的兔兔同学:[赞] //@茉日巨灿: 牛逼 //@超磨飞: 我被彻底说服啦@王海龙 //@张江南导演:是个懂命理的,都能看出孙维是杀人犯。//@廖伟棠: [赞]
吴茂良:还真应该告。既然有人自愿做被告,为什么不试一试? //@人在圆外: //@何兵: 转。
彻底绝望201255://@北京律师童朝平: 孙维啊,如果你果真清白,就告 @郭玉闪曰 吧,北京的律师太优秀了,你就尽管找吧!//@骑牛隐士: 厉害!//@何兵: 转。
谈笑识鸿儒5://@北京律师童朝平: 孙维啊,如果你果真清白,就告 @郭玉闪曰 吧,北京的律师太优秀了,你就尽管找吧!//@骑牛隐士: 厉害!//@何兵: 转。
dean999:顶!//@房立刚律师: 牛!真诚!感动!//@骑牛隐士: 厉害!//@何兵: 转。
北京律师童朝平:孙维啊,如果你果真清白,就告 @郭玉闪曰 吧,北京的律师太优秀了,你就尽管找吧!//@骑牛隐士: 厉害!//@何兵: 转。
麻省民工:回复@燕揚林: 我算是彻底了看清目前这帮在网上煽情引导舆论的公知们,其组成包括红二红三代、文二代半文盲、美籍诈骗犯、表演艺术家等等,维系他们之间的唯一纽带是利益。
我是Y杰杰://@李佳佳Audrey: 好文!有理有据有节~ 真正被冤枉的人比谁都希望重启审判,比谁都珍视清白和名誉;真的凶手比谁都害怕案件重成焦点,比谁都不敢再接触任何与此案相关的其他司法程序。起诉他人诽谤或侵犯名誉权与否,谜团也就揭开了。//@变态辣椒: [鼓掌]
陌上_蓝://@哑巴: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皖国樵人://@二哥哥窜访暖香坞:玉闪以优雅的方式显示急眼了……[嘻嘻]
我和们://@任志强:十多年了,谈何尽职?公开信息吧。 //@戴小京:尽职,公开!就这两点。//@何力://@张鸿://@王维嘉://@漆洪波://@松妹之羽球行: 犀利
养猪的程序员://@DinoFung: //@近麦者黑: //@任志强: 十多年了,谈何尽职?公开信息吧。 //@戴小京:尽职,公开!就这两点。//@何力://@张鸿://@王维嘉://@漆洪波://@松妹之羽球行: 犀利
VivienSheng:孙维,出来告他们吧,赶紧赶紧,我们求你了!
flw136://@巫昂:嗯,事后不检查身体、不搬离宿舍,保持密切联系的舍友们真是体质超群,互相无条件信任啊。
微笑jack321:孙维啊大胆些,拿出投毒的胆量,告他!//@巫昂:嗯,事后不检查身体、不搬离宿舍,保持密切联系的舍友们真是体质超群,互相无条件信任啊。
ABC123_70270:谢谢你把我想说的都写出来了,你真棒
love-nemo:这么多年,正义其实一直都在有良知的世人心中伸张了。
丢丢咖喱://@e小黄书://@李佳佳Audrey:好文!有理有据有节~ 真正被冤枉的人比谁都希望重启审判,比谁都珍视清白和名誉;真的凶手比谁都害怕案件重成焦点,比谁都不敢再接触任何与此案相关的其他司法程序。起诉他人诽谤或侵犯名誉权与否,谜团也就揭开了。//@变态辣椒: [鼓掌]
快乐小乌龟的懒妈:这个不得不转!因为我也相信……
阿卞JQ:好像冷下来了,我接着转. 希望有真相,有正义. 你不关注,以后也不会有人关注你.
陈德小哥:支持孙维起诉,还你清白。//@清华秦鹏://@婉恩232: 看的都泪了,为朱令,也为这么多有正义感的热血侠义的人们。"世界上有两种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赵晓:[思考] //@吴祚来: //@朱又可: //@中年格瓦拉:做的好//@变态辣椒: [鼓掌]
麻省民工:作为红三代的贝居然深藏前辈的功与名,象任志强一样做起了追求民主自由的公知,真是亮瞎了哥的钛合金狗眼。
孟麸子:就是,告已经包括了诉的含义呗! //@张鹤慈:回复@吉鲁格尼斯:告可以是告到警方,要求立案调查,并不一定是非告到法院。而诉是已经到了法院了 //@吉鲁格尼斯:告和诉在中文里有区别吗? //@张鹤慈:回复@容忍V自_由:【故意杀人罪应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 】?太多人分不清楚告和诉,民可以告。
麻省民工:回复@松妹之羽球行: 这是很蹊跷的事,孙的同事对朱案难道比其他网友知道的更多?是谁告诉他们孙是凶手的?是办案警察么?贝为什么在朱案中多次说谎?
维尼大叔2012:曾经一直喜欢连岳的小文,如今他如此话语,真是让我鄙视!小人小文!@连岳 //@未明其妙: @禾一而合,昨天说到的一些... //@巫昂: 嗯,事后不检查身体、不搬离宿舍,保持密切联系的舍友们真是体质超群,互相无条件信任啊。
守着麦田的虎仔://@心在天地2012:值得一看!//@沧海等一粟://@单骑走京城: 犀利! //@任志强:十多年了,谈何尽职?公开信息吧。 //@戴小京:尽职,公开!就这两点。//@何力://@张鸿://@王维嘉://@漆洪波://@松妹之羽球行: 犀利
Pumpkin_789://@烘焙那些事:好文[赞]//@任志强:十多年了,谈何尽职?公开信息吧。 //@戴小京:尽职,公开!就这两点。//@何力://@张鸿://@王维嘉://@漆洪波://@松妹之羽球行: 犀利
Chillax-H:当说到孙维时有人总是会联想到美国的辛普森案件。 意在证明美国这样的国度也有类似的无法侦破的案件,表急了中国人。 可是每次看到这样的类比我就很不舒服。辛普森案件可是在全美国人的眼皮底下公开审理公开资料,虽然可能无法实现实证正义,但恰恰体现了美国对程序正义的追求。朱令案中我们看到了什么
为啥子v:真学问,真君子,真性情。反观@连岳,大叔,书读傻了吧,枉我还看了你的我爱问连岳系列。若公平正义只求形式的满足,不要实质的内容,那它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迂腐如您,自己都难脱凡俗,还为他人指点迷津,歇菜吧。
DinoFung://@近麦者黑: //@任志强: 十多年了,谈何尽职?公开信息吧。 //@戴小京:尽职,公开!就这两点。//@何力://@张鸿://@王维嘉://@漆洪波://@松妹之羽球行: 犀利
天佑风鹏:即便是梦幻,亿万民众如此关切,这早已不是给朱令个人交待的问题,而是向世人回答这个社会当下是否承载得起公平正义的期待。 //@yuany7788: //@任志强:十多年了,谈何尽职?公开信息吧。 //@戴小京:尽职,公开!就这两点。//@何力://@张鸿://@王维嘉://@漆洪波://@松妹之羽球行: 犀利
七夜圣香://@Jenny_Lien://@李佳佳Audrey:好文!有理有据有节~ 真正被冤枉的人比谁都希望重启审判,比谁都珍视清白和名誉;真的凶手比谁都害怕案件重成焦点,比谁都不敢再接触任何与此案相关的其他司法程序。起诉他人诽谤或侵犯名誉权与否,谜团也就揭开了。//@变态辣椒: [鼓掌]
苏菲的向日葵://@哑巴: 告吧。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何兵:转。
手机用户2926501393://@任志强:十多年了,谈何尽职?公开信息吧。 //@戴小京:尽职,公开!就这两点。//@何力://@张鸿://@王维嘉://@漆洪波://@松妹之羽球行: 犀利
bingzi2004:转发微博 //@婉恩232:看的都泪了,为朱令,也为这么多有正义感的热血侠义的人们。"世界上有两种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 //@赵晓:[思考] //@吴祚来: //@朱又可: //@中年格瓦拉:做的好 //@变态辣椒: [鼓掌]
斑斓幻憬:十多年了,谈何尽职?公开信息吧。@平安北京
龙望东:[good]//@句读中国: 再次吁请孙维起诉卑劣的@一毛不拔大师@郭玉闪曰 ,还有的@清华大学@平安北京 。我相信正是由于贝志诚先投毒后污蔑,以及清华大学和北京市公安局的不作为,现在又多了郭玉闪的煽风点火,才导致你被污名。起诉他们吧!
音乐驱动灵魂://@索然岁月是我://@李咏训: //@与子同泽vl: //@听课记录: 为了洗脱你的罪名,孙维,凭你的财力,能力聘请李昌钰来帮助北京警方破案吧! //@裘载冏:应该转! //@何兵: 转。
不夜侯爷://@自出自入:对啊,不仅你们孙家蒙冤(如果是冤的话),国家司法也蒙羞,为何不站出来要求调查清楚,证明自己的清白,彻底了结这出烦扰你20年的“闹剧”!
牛妈三十:[good] //@Leah_ADL:[good]//@孟宅宅: //@李佳佳Audrey:好文!有理有据有节~ 真正被冤枉的人比谁都希望重启审判,比谁都珍视清白和名誉;真的凶手比谁都害怕案件重成焦点,比谁都不敢再接触任何与此案相关的其他司法程序。起诉他人诽谤或侵犯名誉权与否,谜团也就揭开了。//@变态辣椒: [鼓掌]
外太空xuqing://@巫昂:嗯,事后不检查身体、不搬离宿舍,保持密切联系的舍友们真是体质超群,互相无条件信任啊。
小不点啄木鸟://@五岳散人: 我不敢肯定谁是凶手,但我敢肯定有些人、有些机构掩盖了一些东西。
姚姚yucca:太棒了,一定要转 //@小兔纸姐姐:或许我们都等不到真相大白的一天 //@糖醋笑笑:孙维,欢迎来告! //@wenchen围脖:对要的是真相 //@微笑的露西亚:真相在蠢蠢欲动//@法斯黛拉: 加油!权利与公平的较量。
赵文10://@五岳散人: 我不敢肯定谁是凶手,但我敢肯定有些人、有些机构掩盖了一些东西。
骑着小日本去赶集:这个孙维@孙释颜 的微博被保护起来了,现在搜不出来!如果沒有这个微博,系统会显示沒有!可是。。。
象钟摆一样生活:回复@三胖考察团:放毒杀人嫌疑犯居然在诺基亚中国区经理位置上。还好把在杜邦 //@三胖考察团:考察团向您问好! //@象钟摆一样生活:人家改名叫孙释颜;苏荟了。成了地球上除了金三胖外最让人惦记的了人了 //@王小山: //@时报翔哥: //@杨桐: //@何力: //@张鸿: //@王维嘉: //@漆洪波:
百合丸子HD:若不是有狠角色的基因在,家族怎么可能强大,是我们民众能做到的吗?//@Dr王晓栋://@松妹之羽球行:今天有靠谱很知心的网友给我留言,居然曾经是孙维的同事,据说,她们公司里全知道她是凶手,全相信不是不能破案,而是阻扰太大,但是孙心理极其强大,经常在公司嘻嘻哈哈,完全不在乎。这世界这么小,我
四川应小云:佩服!我猜她家不敢告! //@晓秋微语: //@张Crescent: 虽胖且帅[鼓掌]
smilemico:很想知道另外那两个室友还在不在人间//@Nessa-Rain: 犀利!//@Yao小花: [围观]//@王小山: //@时报翔哥: //@杨桐: //@何力://@张鸿://@王维嘉://@漆洪波://@松妹之羽球行: 犀利
阴郁天空的基拉:软刀子杀人不见血//@坐着赚钱://@杨佩昌: //@浮萍晓之: //@萧-_-瀚微博211世: 我不是置身事外,而是不习惯双重标准,这些年来"恶猜公权,善待私权;宁枉公权,不冤公民" 我是一贯的。//@萧-_-瀚微博211世: 玉闪这文章太疯狂了[嘻嘻]。
MadeInZz:有点极端吧。[汗] //@全震动:再转!
大魔王茝瑞://@李佳佳Audrey: 好文!有理有据有节~ 真正被冤枉的人比谁都希望重启审判,比谁都珍视清白和名誉;真的凶手比谁都害怕案件重成焦点,比谁都不敢再接触任何与此案相关的其他司法程序。起诉他人诽谤或侵犯名誉权与否,谜团也就揭开了。//@变态辣椒: [鼓掌]
铁头一://@仝宗锦: //@盐光水灵:就此事征询亚特兰大Cobb县区一位法官。他说,事件涉及面如此广泛,孙女士若是嫌疑者,并且已经进入大众视听范围,她的私权,既名誉权隐私权,已经降至最基本范畴,大众知情权和言论自由,在这样重大刑事案件下,比重高于她的私权。不过无罪推定还是要在最后庭审结果前适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