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南郭刘勃”

说“据学者考证”,是哪位学者,在哪里发表的,页码出处何在,一般一追问就无下文了。 @南郭刘勃:我也喜欢写“有学者说”,当年新闻写作课上学到的知识是出现大多的人名和... 更多
南郭刘勃://@木匠56: 前伊犂将军,巡而未能抚,激变良民,致民变凶案而调离 //@伊晓婷-上海开放大学:王乐泉是谁啊?恕我孤陋寡闻,法学界有这么一位教授?学者?律师?法官?检察官?又涨姿势了。 //@贺卫方:【怎么看】骑着毛驴看唱本,走着瞧呗!
平民王小石:【王乐泉当选为中国法学会会长】他在会上强调,法学会作为党领导下的人民团体,必须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引导广大法学法律工作者自觉抵御各种有害思潮,确保法学研究工作正确的政治方向。评:法学界不是法外之地,也要遵守宪法要求服从党的领导。@贺卫方,怎么看? http://t.cn/8kbIuur
南郭刘勃://@陈尚君的微博: 古人一般僅用到高祖,再上未見用例。類似者雲仍僅泛說,也未見層級之分
晓玲有话说:【祖宗十八代的称谓】它是指自己上下九代的宗族成员。上序依次为:父母,祖,曾祖,高祖,天祖,烈祖,太祖,远祖,鼻祖。下序依次为:子,孙,曾孙,玄孙,来孙,晜(kūn)孙,仍孙,云孙,耳孙。从小至大:耳、云、仍、晜、来、玄、曾、孙、子、(自己)、父、祖、曾、高、天、烈、太、远、鼻。
南郭刘勃@千屈菜2011 @盐城姚梦 @羊男ASu //@倪湛舸: Hahahaha//@潇筱子:今天读了一个文,叫《小城文青》,写的挺好,地址是http://t.cn/zRMk0NR 我想说的是,看这个原博的内容,再看原博主的名字,我觉得这就是一种“小城愤青”啊。。//@倪湛舸: Hahahaharight//@Desiree1030:想太多。
文史女教师V:英国国王爱德华到伦敦的贫民窟进行视察,来到了一所东倒西歪的房子门口,里边住着个一贫如洗的老太太。国王问道:请问我可以进来吗?这一声询问,道破了贵族文化的真谛:人易富而难贵。有钱就可称富,但如果缺少了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缺少了一种尊重他人的高贵理念,钱再多也只是个土包子。
南郭刘勃:同意老罗。对屌丝品牌,土豪很任我行的,不是瞧不起,而是看不见。 //@龙虾钳沉:土豪最瞧不起的明明是屌丝认可的品牌,比如锤子小米什么的 //@张胖妃: //@罗永浩:[呵呵]
罗永浩V:土豪最瞧不起的,就是只有土豪认可的品牌。
南郭刘勃:呵呵,求堵死。//@折花哥: 这不是让学党史呢吗? //@刘平:北洋政府就是被自己圈养的文人推倒的,历史教训啊,真替我党捉鸡。//@折花哥:回复@大梦黑瞳:这些年啊,搞经济搞的主业是什么都忘了,神马都围着经济转,老授人以口实,先清理队伍啊,明知不是自己人还养着干嘛,傻。
折花哥:整肃完金融秩序,后面的节奏得稍微改改套路,国资改制不能单独进行,得跟放养文人同步,让丫们自己找食去,就没人闲的蛋疼了。先解散官媒新闻自由,立法不用急,先出点大事杀几个再说。高等院校私有化,方案不用党国出,让他们丫自己出,让文人自己革自己的合,让丫们自己把上升通道堵死了,多消停。
南郭刘勃:其心可诛啊[哈哈]//@尤艾蝠岙UFO: 期待中国不交人,更期待美国作为报复大量收容中国“叛徒”——这样就能快速提高美国中餐业的水平了![偷乐]//@王小东:《华盛顿邮报》发表关于斯诺登生平的超长文章http://t.cn/zHuLgVk王小东: 更多有志于世界人权事业的人应该站出来,呼吁中国政府保障斯诺登的人权!
王小东:中国政府这次一定要保障斯诺登的人权,为世界人权事业做贡献!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前副总统切尼16日称,泄露了美国国家安全局监控项目细节的斯诺登是“叛徒”,美国应该向中国施压,要求其交出斯诺登。 @中国新闻网 #中新分享# http://t.cn/zHu2xB9 (分享自 @中国新闻网
南郭刘勃:不见白骨露于野,但闻千里无鸡鸣。说到底,还是大家现在有钱了,不过度反应好像反而不自然不政治正确。今天中午去肯德基。
南郭刘勃:为右边转。//@踏左踏:看起来历史学像摆摊女,社会科学像城管。//@icarus217:这个李老师80年代初就玩过,是真正的先驱。他的话,一定要信。 //@李开元人文: 这种方法我们早就尝试过了,收获小,局限大,不定性高。简单地将所谓量化的方式套用到人文学科,难产生
陈志武:我与龙登高教授主建的清华大学市场与社会研究中心于今年7月5至15日举办第一届“量化历史讲习班”。宗旨是推动现代社会科学分析范式和研究方法在国学、历史研究中应用(如经济史金融史社会史文化史政治史),国学研究需要新方法论血液即当代社会科学研究范式。欢迎年轻学者和研究生报名(附图),免费。
南郭刘勃://@沙欤: 右边正解。有这面子微博上早看不到相关话题了。 //@陶短房:回复@乜斜醉眼:李天一上一次已是从重,这次不从重算他便宜了,不是说中国没有权大于法的现象,一个正师级演员,在北京这么个地,两会之前顶风,他那点权和面子算个鸟
南郭刘勃:汉匈战争:内蒙地区,一个徒步的牧人可以照管150~200只羊,骑马的牧人则可以放牧500只,而两个骑马牧人协作,就达到了2000只。显然,协作可以节省大量的人力,但这也意味着把所有的鸡蛋装进一只篮子里,由于自然灾害突发不可测,所以游牧民族更合理的选择,还是分散放牧。
南郭刘勃:嗯,孟老师其实有很务实的一面。//@侯会微博: 孟子曰:“尧舜,性之也;汤武,身之也;五霸,假之也。久假而不归,恶知其非有也。”
老金曰:近代以来盛行一种“史论”,认为“统治者”的所有“善政”“德政”都是“让步政策”,都是“虚假”的;“善政”是“虚假”的,“德政”也是“虚假”的;都是“统治者假装好人”等等。这类“史论”属于“诛心”之论也即“动机论”,是非常不靠谱的一种揣度,具有“栽赃”的性质——我,不进入此类模式。
南郭刘勃:罗兰之歌的中巴比伦王,史诗形容他“比维吉尔和荷马还老”,想必西方对此大有说道。谁能介绍下?@倪湛舸 @路尼尼
南郭刘勃://@龙虾钳沉: 实际情况是我们不愿意助人为乐,所以乐于见到彭宇助人为乐而被反咬一口,这样见死不救就更加心安理得,顺便还可以判吏制之黑暗,叹世风之日下,这些都是广大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口口相传的事情,如果案中能整出一个对抗体制的X青天,就会更加完美,可惜。。。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