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冬日的牵挂" on Sina Weibo

冬日的牵挂://@江湖漂漂流: //@吕洞宾出山了:欲哭无泪!//@金钱论语邓良平@陈晓阳改革: 蔡定剑23岁的儿子蔡克蒙在父亲的影响下成了“宪政爱好者”。在追思会上,他说,“如果有一天我到父亲陵前扫墓,我希望我能烧给他一张选票。”[泪][泪]感人! //@吴稼祥: 当下中国,检验一个存在者,是人还是鬼的唯一标准
吴稼祥V:【箴言46:选票】中国梦的核心是选票。所有忽略甚至拒绝选票的中国梦,都是皇帝梦。因此,反宪团伙,还在做登基的黄粱美梦。
冬日的牵挂:[给力]//@思想史略: 转发微博
时代迷思:在中国,有一个人,一个孤儿,尚未出生,父亲早逝,九岁时母亲也去逝,他求学时染上霍乱,几乎死去。他靠奖学金完成学业,以湖南状元考入清华。。他被当做最有潜力的年轻干部,他因言获罪,他是银行行长、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他是国家总理。。他叫朱镕基,值得国人尊敬。。。国人必看,看完请转!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冬日的牵挂://@任志强: 三中会建议修改宪法吗? //@赵晓:[威武]//@沈晓杰微博:当今中国,违宪比违法更随意,而且往往是在顶层设计上。中国的宪政,依据的是中国的宪法,竟然还有人扛起反宪政的大旗。谁给了他违宪不究的特权声音法治周刊:→_→支持者转 /中国青年网:谁来裁定违宪呢?要建立中国的宪法上诉法院么?
徐昕V:【违宪必须追究】王汉斌回忆,“刘志坚代表提出,光讲宪法必须遵守还不行,还得写上‘对一切违反宪法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我们研究认为,写上这一条好是好,就怕做不到。怎么办?经请示彭真同志,他说:还是应当写上。”后82宪法第五条中增加规定:“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
冬日的牵挂://@袁裕来律师: 今天我们要理直气壮地谈宪政。 //@任志强: 宪政无主义之分。 //@王维嘉://@共识网:今天再来反宪政,为时已晚,因为宪政理念早已深入人心;
共识网V:张千帆:宪政就是宪政,如果有姓有名的话,也是姓宪名政,既不姓社也不姓资,既不姓中也不姓西。究竟什么是“中国特色”的宪政呢?这是一个无需过度纠结的假问题。实施中国人自己制定的宪法,就是中国宪政,而不可能是美国宪政。因此,今天我们要理直气壮地谈宪政。 http://t.cn/zR9p6j8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冬日的牵挂://@董路: 别忘了,吃美国人的屎也是吃屎,虽然自觉洋气。//@封新城: 因为争不过吃屎的。//@侯虹斌:为什么都在笑?笑得出来吗? //@徐昕:[哈哈]//@洪晃ilook: [哈哈]
脂肪女人2:我敢说世界上争论宪政是良药还是毒药的只有我们一个国家。放眼望去,他们都在争论环保、生态,经济政策是偏左好还是偏右好,提高福利好还是减少福利好。这就好比别人的争论是吃面包好还是吃马铃薯好,而我们正在争论的是吃饭好还是吃屎好。
冬日的牵挂://@赵晓: 斗法?
吴必虎V:「扫谣为啥很快扩大化?」依法打击造谣传谣我举双手赞成。最初高层部署清理网络环境的初衷很单纯,但没想到被正处于胆战心惊状态的部分官员与部门所利用,迅速变成了一场打击大V敲山震虎压制言论自由、保护潜在贪腐的风暴。如不果断控制这场运动,无异于挖了个大坑给高层去跳,民心一失,谈何改革?
冬日的牵挂:转发微博
中国经营报:【早安中国】(信访工作)不但关系到我们党和群众的关系,关系到我们的廉政、法制,也确实关系到我们执政党的生死存亡。——朱镕基
冬日的牵挂://@徐昕: 说朝鲜呢 //@袁裕来律师: 是说中国官员吗?@说谁呢?中国官员对照看看?
清华秦鹏:【卡梅伦:官员剥夺资源变富是发展中国家灾难】英国首相卡梅伦在达沃斯论坛上表示:我们看到在一些国家有一些腐败官员和高层管理人员,靠掠夺国家资源变得很富有,以一般人都不可想象的方式变富了,而老百姓却贫穷,这对于一些发展中国家来说是灾难性的。(南方人物周刊)@赵晓@徐昕@于建嵘@袁裕来律师
冬日的牵挂://@薛蛮子: 转发微博[赞]好样的!!
摆古论今:【正义:中国首例杀死强拆者 获公正判决】本溪钉子户张剑,开发商一心想扒掉他的住房而盖别墅,遭拒绝后动用暴力拆迁,冲突中张剑杀死了一名强拆者。被判防卫过当,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此判罚为中国首例,极具震撼性。法律终于站在保卫公民私权的一边!面对强征强拆,自焚才是唯一出路吗??
冬日的牵挂://@于建嵘: 推而广之,为了国家的和谐稳定,为了三个自信,全面禁停互联网也是上上之策。//@冬日牵挂:不准说话,境遇不佳的人不就都幸福了吗?''求是''先生?[神马][可怜]
冬日的牵挂:[good]
陈志武:如果某种主义跟宪政不兼容,你宁可要主义,还是更要宪政?当国家预算内外财政开支一年十几万亿时,当政府权力已管制到社会与经济的方方面面时,当权力管控着银行一百多万亿信贷资产时,你是更在乎老百姓的利益即对权力的宪政制衡,还是非要为主义而主义?如果主义与宪政不兼容,为何不放弃主义?
冬日的牵挂://@任志强: 如今也不容易。 //@戴小京:那个年代说出这话要智慧也要勇气!
胡德平:《化公为私是最大的私有化》一文是我在2011年5月的演讲。我认为,在经济体制改革中,农村的集体制和国企的全民所有制都有“所有者如何到位”的问题,是中国下一步改革的重点。1969年,耀邦同志向毛主席斗胆进言,全民所有实为全民所无、全民所困。此判断对否可议,如基本不错,望今后改革彻底解决之。
冬日的牵挂:转发微博
任志强V:许多人在争论什么是宪政,要不要宪政,宪政姓资还是姓社?其实宪政很简单,就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里,把钥匙交给国民。"
冬日的牵挂:转发微博
任志强:宪政是要把权力关进民意立法控制的笼子里。而专制则是把民意和法律关进笼子。无法打破禁锢思想开放的笼子,就永远不会有能飞出笼子的梦。
冬日的牵挂:转发微博
贺卫方:【回答】有网友问:既然马列主义与宪政格格不入,那社会主义国家何必制定宪法?这样提问真是太缺乏历史唯物主义的眼光了。制定宪法,是因为还没到达最美好的共产主义。初级阶段不得已罢了。宪法存在之目的是为了消灭宪法以及国家。只要有代表我们根本利益的共产党,宪法即等而下之者也。
冬日的牵挂:转发微博
徐昕:【《新民主主义的宪政》】1940年,毛泽东在延安各界宪政促进会成立大会上的演说:宪政是什么呢?就是民主的政治…多年以前,我们就听到过宪政的名词,但是至今不见宪政的影子。他们是嘴里一套,手里又是一套,这个叫做宪政的两面派…真正的宪政决不是容易到手的,是要经过艰苦斗争才能取得的…
冬日的牵挂:转发微博
徐昕:民主是一种很复杂的东西,复杂到这是中国人唯一没能山寨成功的东西。——网友
冬日的牵挂:转发微博
薛蛮子:我们恨贪官,又拚命报考公务员;我们骂垄断,又削减脑袋往高薪单位钻;我们讥讽不正之风,自己办事却忙找关系。总之,我们愤怒,不是因为觉得不公平,而是觉得自己处在不公平中的不利位置,我们不是想消灭这种不公平,而是想让自己处在不公平中的有利位置。这种骨子里的自私,才是我们真正应该反思的。
冬日的牵挂:是啊!齐心协力坚持全民一定会觉醒!!支持!!!
五岳散人:一边是觉醒后争取自己权利的昆明市民,一边是为了这种权利意识觉醒而奔走了二十多年的茅于拭老先生被围攻,在这个大多数人已经开始睁开眼的国家,有一群人正在咬那个帮他们解除锁链的人。
No more matching mess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