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email protected]

侯虹斌:为什么你那么努力还是改变不了你的阶层 WeChat ID ipress Intro 精选大家文章,畅享阅读时光。 文 | 侯虹斌 “有一回对我说道,‘你读... 更多
侯虹斌:觉得自己有必要维护国家利益的,觉得“有国才有家”的“精赵“们,请想想你家有没有省部级的高官,有没有五千万以上的非法收入吧。没有的话,还是算了。
侯虹斌:善意提醒一下,普通的国人的利益,和韩国人、美国人、日本人、欧洲人等等,都比较接近;但离赵家人很远,甚至相反。 ​
侯虹斌:善意提醒一下,普通的国人的利益,和韩国人、美国人、日本人、欧洲人等等,都比较接近;但离赵家人很远,甚至相反。 ​
侯虹斌:谭嗣同说:这样的中国,多一个孩子不是多一个奴隶吗 ?//@殆知阁: //@大胆无礼之徒:十五也是育龄?!要疯吗?//@暗号大老爷:讲真啊,不是我吹毛求疵,有必要把20岁前的意愿也算上么…… http://t.cn/RiycJsk
侯虹斌:理论准备了。
侯虹斌:这些上天山的女性是受害人,做了很多牺牲。那些为拐卖者洗地的是垃圾中的战斗机。//@鱼八独游江湖:其实我本身对这件事挺平静的,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了,。结果这几天的洗地让我特别难受,不停合理化她们受到的伤害,因为别无选择因为很伟大因为没有她们就没有现在,所以我们就可以无视伤害吗?
侯虹斌:图片的正面评论,足以说明了其欺骗、强迫的性质//@慵懒猫娘:图片评论 http://t.cn/RJLOOfs
侯虹斌:我想,认同八千湘女入天山的人,一定也会认同“大量底层男性无法结婚容易犯罪、会造成社会动荡,应该尽量给这些男人娶上媳妇”。反正女人在他们眼里就是慰安妇呗,子宫是国家的,性器官也是国家的。 ​
侯虹斌:话都说得那么明白了,自动把脸迎过来扇的sb还是那么多,我也是服了。
侯虹斌:昂?真赵不用吸雾霾;吸雾霾的小粉红也不能分享人家的三亿豪宅啊 //@梁惠王://@约拿坦VIII: 你说这怎么能让你港普选?昂?//@我是你认识的王小能:有资格自豪地说“我国”的社会主义接班人确实不一样啊 //@三爪仙杜拉:頂風作案,應該是真趙吧
侯虹斌:老王的老婆说:看到我的老公这么流氓,我就放心了
侯虹斌:你太富有了。
侯虹斌:战无不胜//@顾猷: 它们战无不胜,什么时候输过?//@天涯赵瑜:并没有出乎意料。//@陆亚明: 转发微博
宋石男2016:人大校友组织者刚刚宣布:家属放弃了,行动结束。党国完胜。步骤非常清晰:搞定律师、搞定家属、不予起诉、雷霆扫黄、搞定校友会。至此,除了党国及移民公司,所有人都输了。
侯虹斌:太祖焉能跟高祖比,今上又怎么配给武帝提鞋?经历虽相似,然而汉前朝数位皇帝均是推动社会和历史发展的;当朝所为,恰恰相反。
张发财:转:话说当年秦军入关屠戮中原,刘邦游而不击,江东项公才是抗秦主力。项公巨鹿等大型会战九战九捷,刘邦打过什么大会战?一分抗秦二分应付七分发展。抗秦胜利后鸿门协定,项公仁慈放走刘邦,不料刘邦忘恩负义,发动广武,荥阳,垓下三大战役夺了天下。 刘邦登基后,北上白登见匈奴单于,对慈父和亲俯首...全文: http://m.weibo.cn/1667274237/3992810976106193
侯虹斌:神配图。
早报网:【易锐民:港人只剩移民一条路了?】一连串令港人透不过气来的政治新闻,其实都围绕着一个事实:北京治港政策的“急速左转”。港人难以接受大陆的价值观及处事手法。除了无论如何都会力挺北京的那一群之外,其余的港人,除了无声抵抗或倾力周旋之外,到最后,可能就只有移民了。http://t.cn/R5pOLW1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侯虹斌:懂了 //@北京崔卫平:转: 这里逻辑看懂没?1、以后经公安同意,精神病院可收治正常人。2、之前未经公安同意,精神病院收治了正常人。3、之前经公安同意,精神病院收治了正常人。4、是不是收治精神病,不是医院说了算,是公安......太吓人了。都吓成精神病了。
何三畏:说漏了
侯虹斌: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侯虹斌:://@瘦驼:第五点有异议,其余赞同。
陈有西:【昌平便衣警察已经涉嫌犯罪,须立即列为侦查对象,该局应回避办案,由异地专案组进行调查】一早看了腾讯转的人民日报报道的北京警方通报,觉得雷某死亡案办案警察已经涉嫌犯罪。1,这个调查通报反而证实了可能系办案中打死的直接冲突起因。2,嫖娼即使真实,仍然不是罪犯,中国没有嫖娼罪,也取消了劳...全文: http://m.weibo.cn/1803570001/3973853900797623
侯虹斌V:一说网络作家,像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或者流潋紫等名字,都是响当当的,不管你喜不喜欢,人家就是行业丰碑;怎么忽然周小平这种人也算是网络作家了?这不是败坏一个行业的名声吗?花千树,谁?连百度都查不到像样的资料,还能越过无数网络大神们成为代表?
侯虹斌V:汉景帝划出了一个学术禁区,这个禁区,是指本朝江山的统治合法性。这一次关于汤武革命的争论,开启了皇帝们对统治的意识形态的重视,通常是禁言和强大的宣传话语双管齐下。此后的中国两千年,专制统治一直与意识形态互相提携,互为表里,亲密得很。 http://t.cn/RhgBu6T
侯虹斌V:《鹿鼎记》里,韦小宝对陈近南说,现在康熙在位,国泰民安,而明末早已民不聊生,为何还要反清灭明?陈近南说:“这是我的理想。”大概就是这一等人。自私到为了一个虚幻的观念和理想,全然不顾惜旁人的生命,不惜抱着全世界一起死,这就是他定义的伟大。 http://t.cn/RhlNq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