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微虻”

微虻:芮成钢并非作恶多端,他只是在体制的隙缝里如鱼得水,深深陶醉并赞美。与遍地贪腐的官员相比,他既非老虎,也非苍蝇,只是一条混水中的锦鲤。他左右逢源,以为没事,不料却与他讨好过的人一样,堕入了权力的深渊。所不同的是,芮成钢的权力是软性的,这种软权力却同样能用以贪腐,导致犯罪。-丁来峰
微虻:清明节,想起三位革命女性,台湾共产党创始人谢雪红,南京地下党市委书记陈修良,得知向忠发叛变及时通知周恩来的中共特科通讯员黄慕兰。她们都为革命事业做出过卓越贡献,也都在中共建政后遭受过长期的残酷的迫害。清明之日,只想问一句先烈们的在天之灵,你们后悔吗?
微虻:在义正严词地声讨,毫不留情地镇压恐怖活动的时候,是否有人想起了那些以国家的名义进行的恐怖活动——白色的或红色的?是否有人思索过国家、团体和个人恐怖活动之间的关系?
微虻:这个提法好,宪政就是保护所有公民的法治。中国官员有一个通病,当权时无法无天老子天下第一,整人时毫不留情必置死地而后快;等待自己挨整了,才想起宪法和法律。刘少奇如此,薄熙来如此。
北京杨博V:我们期待的法治不仅能够保证普通国民的合法权益,也能保证当权者的合法权益。
微虻:掐了你的博子,看你还在哪儿叫号?——想起了台湾的威权时代,以及比那时间更长的大陆极左时代。 //@独俏逍遥:顶! //@土家野夫:呵呵,劁猪匠出门——见鸡行事。 //@王翔蓬蒿: 答案清楚。不容置疑。
元芳视角:【全国有哪位领导敢跟教授电视辩论宪政?】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张鸣:我知道某些大权在握的领导对宪政很反感,自以为自己道理充分。这样吧,有哪个敢出来跟我电视辩论?如果我输了,你们可以当场把我拉出去枪毙;你们输了,什么事也没有!如何?--3000万领导,谁敢应战?by@邓树林律师V
微虻:中国政府如果容忍这样的行为,就是法西斯。 //@徐昕: //@晏耀斌:@平安湖北 故意杀人!可以出警啦!
徐昕V:【村官一声令下,渣土大埋活人[怒]】15日,三辆渣土车在武汉汉口堤角花鸟市场门口倒土封路。该市场张经理介绍:工作人员上前劝阻,对方后湖街幸福村的王副书记一声令下“埋人!”满车渣土倾泻而下,当场就埋了四五个人,其中李师傅被全埋,挖出时下肢已没知觉,被紧急送医。 关注@大案
微虻:严重支持。嫖娼都能上央视,爆炸更应该上。
作家-天佑V:坚决要求把那个在山西省委前面搞连环爆炸的坏人拉到央视上曝光,让他在全国人民面前谈谈他为什么这么干?
微虻:一贯注重自我形象美化,但也有不慎走光的时候,诸如建成真正为人民服务的党,基本建成法治政府,——原来漂亮的裙子里面没裤衩。 //@何兵:右边,你们保证五年基本建好法院么? //@汶金让:为什么要5年,早一点不行吗?! //@胡鑫art: //@徐昕: //@般若书院徐幸起: //@边书坤律师: 毋庸讳言,这是事实。
刘主饪V:人民日报:上海力争5年内率先基本建成法治政府,[吃惊]。上海市政府新闻发布会透露,5年内,上海力争率先基本建成法治政府,使上海成为职能转变力度最大,制度健全度、信息透明度、公众参与度、行政规范度和人民满意度最高的行政区。[思考],五年后才是基本建成,看来现在的政府实在太不法治了!!
微虻:令人忍俊不禁的是,在一长列祖宗的思想宝库中,既可以找到矛,也可以找到盾。朝廷再次推崇的是一道东北菜——乱炖。 //@李亚玲: //@我们都是有病的人: 为了不被和谐,只好把周公请出来,中国牛逼![哈哈] //@于晓非微博: //@杨康令: [赞] //@徐昕:[赞] //@大案: 说得好[赞]
演员孙海英V:“实行宪政……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有三个: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开放党禁;三是实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权利很多,但目前全国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会结社的自由,是言论出版的自由。”(周恩来,1944年)
微虻:彭罗陆杨、刘邓陶、高饶、林彪.....在缅怀这许许多多先辈的时候,应该发问的是:谁害死了他们?为什么那个专制暴君的僵尸还要摆在广场? //@任志强:好人却没落个好报? //@北其村:他统军挥师朝鲜,大战美军不败而归。 //@与狼共舞吧: 谁能横刀立马,惟我彭大将军!
人民日报V:【今天,彭德怀诞辰115周年】他出身农民,不甘乞讨年幼便卖苦力;他反对剥削,带头粜米吃大户;他在艰难条件下指挥大军英勇作战,屡建奇功;他担负副总理兼国防部长的重任,功勋卓著;他晚年蒙冤却忍辱负重、壮心不已。彭德怀的一生,以其巨大的人格魅力,激励、警醒当时和今后的无数人。缅怀!
微虻:贵社提出的二选一意见不当,即使警方给出更多证据也必须放人。民事案件不能用刑事手段。 //@叶匡政: //@夏榆的海景房: //@吴稼祥: 应当有对警方职务行为的仲裁机制,以限制其滥用警权。
新华社中国网事V:【晚安,中国】“记者因报道被刑拘”一事备受关注。然而就目前警方和企业发布的信息看,记者的报道系职务行为,“损害商业信誉罪”的适用存在争议,“先抓后审”也难以服众。记者合法、正当的采访权,背后是公众的知情权,不容随意侵犯。各方高度关注之下,警方或者给出更多证据,或者应当放人。
微虻:国家民族有比统独更重要的生死悠关,那就是民权民主民生。
唐古拉V:台湾红衫军领袖施明德与香港“占领中环”运动接触,环球时报污蔑为“'占领中环'发起者接受台独势力培训”http://t.cn/zRxk1ap无论施明德统独立场如何,当初红衫军明摆是台湾民众反贪腐争民主的街头运动,就象美丽岛开启台湾现代文明之路一样。国家民族有比统独更重要的生死悠关,那就是民权民主民生。
微虻:中国房价比国外贵,汽车比国外贵,汽油比国外贵,上网比国外贵,税比国外贵,为啥单批星巴克贵?星巴克贵可以不买,前边几种能不买吗///@oufei想飞就飞: //@好客山东: //@1句实话: [衰]
晓玲有话说:【搞笑段子】我问星巴克服务员:拿铁多钱?服务员:27元。我质问:为啥伦敦卖24.25元?芝加哥19.98元?孟买14.6元?服务员平静说:中国房价比国外贵,汽车比国外贵,汽油比国外贵,上网比国外贵,税比国外贵,为啥拿铁不能贵?正在我哑口无言时,后面一群人催我:买不买?买不起滚! 我:…「转」
微虻:那就跟着转吧。 //@刘耘博士:不是造谣啊?那我也果断地转了。 //@袁裕来律师: 这本书作者是红旗出版社社务委员黄苇町,非常健康。 //@刘耘博士: 造谣。[挖鼻屎] //@作家-天佑: 嘿嘿,你这是找着禁言的节奏啊。
袁裕来律师V:【苏共代表了谁?】苏联解体前不久,苏联社会科学院曾进行过一次问卷调查,被调查者认为苏共仍然能够代表工人的占4%,认为代表全体人民的占7%,认为苏共代表全体党员的也只占11%,而认为苏共代表党的官僚、代表干部、代表机关工作人员的,竟占85%!
微虻:这个核心价值很好,与普世价值完全一致,因此,它等同于先发敌条。//@宪政学人华炳啸: 不能忘本,要感恩人民,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的宪政共和国!(修饰词来自十八大通过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凤凰财经V:【吴敬琏再谈中国改革:有些人被改造了 被扭曲了】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在即,新一轮改革再次成为焦点。19日,众多学者在“于光远追思会”上对改革与发展发表了看法。吴敬琏认为,经过几十年的曲折坎坷历程,有些人被改造了,被扭曲了,丢掉了为建设独立、自由、民主中国的追求。http://t.cn/zRIXW7Z
微虻:博主此博谬误颇多。1、鲁迅在蒋时代高位高薪,从未受过“喝茶”“解聘”之类打压,而毛泽东说过鲁迅要是活到解放后,或者闭嘴或者坐牢;2、蒋介石抗战后即行立宪并无拖延,是内战破坏了宪政;3、蒋曾让胡适组建反对党遭胡拒绝;4、胡去台后支持雷震办《自由中国》十年,有力推动蒋经国转型。请斟酌。
宪政学人华炳啸V:鲁迅是追求人民自由解放的社会主义斗士。当时中国的自由主义(如胡适)是软弱而不切实际的,蒋介石等威权主义"拖延宪政"势力对鲁迅派打压,对胡适派打拉,没多少年就亡了。民国是战乱纷争动荡的年代,若有自由,也是血染的自由。
微虻:胡锡进在思考什么?是否想转载2个月前新华网登载的王小石写的“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环球时报: [思考]
中国经营报V:【俄罗斯付费医疗宣告结束 公民永久享受免费医疗】俄罗斯政府日前宣布付费医疗终结,公民可永久享受免费医疗。俄卫生部长表示,这项条款现在不会变更,以后也不会改变。所有包含在国家保障计划下的医疗服务,自每一位俄罗斯公民出生便可享受。且医疗服务项目每年都会增加。(中国网)
微虻:执政者想的是,谁敢向我的权力挑战,谁敢反抗我的暴政,格杀勿论。//@封新城: //@赵晓: //@王石: 挺! //@张力奋://@人文经济学会:转发微博
茅于轼V:我反对死刑。既然认为杀人错误有什么理由再去杀一个人?死刑在逻辑上站不住脚。当然,从滥用死刑到不用死刑有一段过程,应该是逐渐减少,更慎重地使用。特别对社会上有争议的死刑更要慎重。可是现在的情况恰恰相反。这使大家大失所望。我们这个社会应该走向和谐而不是加剧分裂。不知道执政者是怎么想的
微虻:这样的比较有道理,中国的遗产税应该提高起征点,不要掠夺无度,让百姓皮包骨。//@丁来峰: 转发微博
奋壹V:美国人均年收入3万美元,遗产税起征点500万美元,是年收入的130倍;中国人均年收入8千人民币,遗产税起征点80万人民币,倍数和美国差不多。但问题是3万多美元可保证一个美国人过富裕的生活,500万美元可以保证儿女一生衣食无忧;中国8千人民币只能维持贫困的生活,80万遗产只够给父母墓地续费两次。转
微虻:左右开弓,方向不明,朝秦暮楚,面目不清......//@脂肪女人2: 宪政如花,已被摘下;纵然摘下,依旧如花……
忽已晚:【杨继绳】习近平前几年提出“权为民所赋”,去年提出要“全面贯彻实施宪法”,“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这些话给主张宪政民主的人以新的希望。但是,入夏以后,出现了反对宪政的小浪潮,从而引发了关于宪政民主的大争论。http://t.cn/z8gxJC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