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email protected]

人民的名义里面的“祁同伟”是不沉默的大多数? WeChat ID aiaozhoudaigou Intro OC 和 精英中学 考试心得 更多精彩文章,请扫下面二... 更多
不沉默的大多数:回复@Nihon2020:某些腐败的愚蠢官僚倒行逆施,败坏了中国的名声,败坏了中华民族的名声,败坏了了中国人民的名声。//@Nihon2020: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沉默的大多数:回复@流年水68739:以什么条件为承诺来交接主权,这是中英香港谈判及联合声明主要焦点。也就是说有条件收回香港,而不是无条件收回,这个条件就是:一国两制,长期不变,高度自治,港人治港。而且以联合声明的形式加以约束,就是以此约束你的,怎么了,谁难道就约束不得?不受约束的权力会导致灾难。
不沉默的大多数:不能鼓励流氓化。个人利益恩怨,内斗影响外战,那说明此前口口声声为国争光是骗人,和贪官的反腐讲话一样虚伪。//@广大干部群众们:@广大干部群众们:挺刘倒苟,那是你的选择。但是你不能把对手、观众以及竞技体育的比赛精神作为筹码…这与那些“自认为蒙受冤屈”然后开汽车冲向无辜人群的人有何区别?
不沉默的大多数:运动员不满可以选择退役,教练员不满可以主动辞职,这都堂堂正正符合规则。在比赛中突然无故罢赛,还扬言无心恋战,国家还出钱养着这种不战的废物干什么?在乒乓球项目上来要挟中国,开玩笑吧。退役,调查,此前的问题一并处理,也就是迟早看时机了,无所谓。//@LI嘉歆:闲职,继续当大校,无所谓。
不沉默的大多数:蔡振华一个副局长身兼职中国乒乓球协会主席。羽毛球协会主席 足球协会主席,如此跨界兼职难道不是行政干预,难道非说是体育发展的事业必须?作为第一运动的足协主席,本就责任重大工作繁重,各国多是专职,难道靠兼职分心的外行官僚能把足球那么多事都处理好?
不沉默的大多数:回复@住手我是来救你的:中东穆斯林老百姓可以不同情,不要白左,他们的圣母心把欧洲搞坏了。左派,在哪里都是祸害,不能在朝只能在野。
不沉默的大多数:艺术创作自由,原博主想干什么?你们红卫兵敢闹文革,尿灭。[嘻嘻] //@远行微风8264:这个郜科简直就是畜生!@苍龙飞天79 @悬壶问茶 @南京发布 @平安南京
不沉默的大多数:回复@少数派也是人:任何时候,要相信我们的人民,相信自己的国家,相信正义必胜。
不沉默的大多数:北电有这种事一点不奇怪,问题在于为什么不能依法处理好?//@长岛律师Kevin:不出意外,北电侯亮平“阵亡”,所有微博被删。
不沉默的大多数:雷姑凉的作品花木诗篇,沿着20世纪匈牙利现代音乐家B.巴托克和Z.科达伊开创的民族音乐学派,发掘民间音乐宝藏,是音乐民族化宝贵的探索与实践。[手套][鲜花]创新与传统的关系就象:擂茶本就很香,而用湖南的黑茶来做擂茶,风味就更佳。[咖啡]
不沉默的大多数:人心散了,资本逃了。 //@nonescape:见过历史倒车,没见过倒车还是无级变速加氮氧增压的...//@墨尔本庞帆:转发微博
不沉默的大多数:管外汇的高参有当年的同学,是很朴实踏实勤奋的人,倒是挺适合那种体系环境,但智力绝对算不得突出,基本上是问问题而不是参加比赛的角色,不知道这类宝贝们到国际市场上去玩,会是个什么结果。有人跪舔,因为知道得不多,有人担忧,因为清楚。
不沉默的大多数:回复@吊睛白额少帮主:我这是披着理想主义外衣的现实主义,而有些人唱的高调是批着理想主义外衣的超现实主义。你说谁更具有现实感,而谁还生活在旧时代,在教条中,在自己空想一厢情愿?
不沉默的大多数:中国没有资格去讨论韩国的事情,@外交小灵通 需要面对和解决的是朝鲜核问题。天团靠嘴硬是没用的,内部也不支持你们的搞法,还想能得到世界的认同?
不沉默的大多数:这点该向我学习,开车到路边,进了一家当地特色店,大大方方地问:老板,有大肉吗?同行的吓坏了,老板看了看,老老实实回答:没有。那没有就没有吧,多大个事啊。
不沉默的大多数:回复@和怪物搏斗的MONSTAR:别啊,这坨💩 得让它主子慢慢咀嚼品味,@上海合作组织 @共青团中央 最珍爱那味了。千万别放弃,尿壶已经是你们唯一的武器了,丢了,上甘岭就没了。广大小粉红以💩 为能量,冲啊,我为你们👏 加油!
不沉默的大多数:忠于职守的保安 一带一路美术特展开幕,立陶宛大使要给文化部长献花,秘书捧着鲜花在门外被拦住了,保安说鲜花是违禁品,通过了安检也不能带入,好一番交涉 ,国际友人看得费解。难怪很多活动对安保安排有意见,总不能草木皆兵因噎废食吧? ​
不沉默的大多数:回复@小薇之声:外交发言人去指责一个自己留学生的毕业演讲,放屁一样的笑话。群众反感这种公务员,你急什么,难道批评不得?处分的问题官员还少吗,你觉得是个绿豆官就天然正确,你得跪舔了?义和团骂街搞得四面树敌,纵容朝核威胁却越发猖獗,咱群众就评价这狗屁天团工作不及格,没资格教育他人,你觉得不可以吗?
不沉默的大多数:不违法就是公民的责任,任何人也没有资格以其他理由来评价判断或要求公民的合法言行。这陆糠又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权力来要求每一个公民?看他下次还敢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