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黄柱国律师”

黄柱国律师:回复@秋月如圭:不知道,没有考证1 //@秋月如圭:真的是柏拉图说的?哪本书啊? //@黄柱国律师:转发微博
神笔记:记住柏拉图的十句话,会让你明白很多...
黄柱国律师:浦律请记住:香港也不是法外之地[哈哈]!//@郑建伟律师: 到香港去行使宪法权利了?[偷笑]//@新闻已死: 驻港部队呢?任由你们瞎闹,竟敢非法集会?放在大陆,他M的全部劳教[哼]
谌洪果V:跟老浦参加香港游行。第一张照片中纸幅上的口号:“妈的,我们做错了什么”。 @浦翠兰律师
黄柱国律师://@邱旭瑜律师: //@张修林微博://@导演高晓舰:声援![話筒]//@幽壹://@深圳王剑://@深圳郭晋龙://@何兵: 这么多律师到场? //@周永坤微博://@读行阿康: //@东方金狼: 你的转发,就是最好的声援[话筒]
王荔蕻909:抱歉,此微博不适宜对外公开。如需帮助,请联系客服。http://t.cn/z0D6ZaQ
黄柱国律师:宝中堂,你到底是科幻作家,还是现实作家?你这么说不符合你科幻注意的原则。 //@汉德法官: //@风向已晚: //@青霜-MM: //@蔚蔚MM: //@西山黄行之: //@何远律师: //@涧蓬: //@傅蔚冈: //@地球人-earthling: //@饭局副局长:
黄柱国律师:同问? //@射手小竹子: //@宋子雄律师: 潜力很大,小杨以后会选择学法律么? //@成都律师朱宁: 这样的学生有思想,建议高校破格录取 //@霍亮律师: 总感觉这位被刑拘的十六岁少年不同一般[给力]
在校学生-杨辉:夏俊峰一路走好,在天堂里绝不会有任何的肮脏!我也希望有关单位做事不要这么绝,中国千千万万的人都是靠这个行业来吃饭的,你们把这些小商小贩“赶尽杀绝”,让他们靠什么来维持生活?难道说所谓的市容好了这个城市就真的好了?也许有关单位真的该反思一下了![思考]
黄柱国律师:在饭局上,我也遇到过这样的问题,我说我不喝酒。劝酒者就会说,你做律师的不会喝酒怎么混。我说律师混的好不好根喝进去的东西没有关系,跟说出来的东西有关。 //@吴士刚律师:不喝酒,怎么混? //@王鹏律师:酒不用喝了,以后也就[浮云] //@钟锦化: 小事情折射出大问题!
头条新闻V:【公务员常陪酒 其母问组织部长:怎么办?】14日晚,浙江一母亲在微博发文称,在国税局工作的儿子不能喝酒,却常陪领导喝酒,并求助浙江组织部长蔡奇“我该怎么做”。蔡奇转发该微博问其子工作单位,称“今后可以不用喝酒了”。网友担心涉事者公职不保,目前发帖的母亲已删微博。http://t.cn/z8Qn4wo
黄柱国律师:2004年开始看 @南方人物周刊 ,一看就是九年,这是我唯一坚持一直在看的一本杂志,当年为了买一期可以饿一顿,但看起来时依然觉得值。@何三畏 @吴虹飞
黄柱国律师:这是多么痛的领悟!
徐昕V:【薄熙来:王立军暗恋着谷开来,情感纠结,不能自拨】谷开来和他如胶似漆,对他言听计从。他侵害了我的家庭。侵害了我的基本感情,这才是他真正叛逃的原因。我一巴掌把他打跑,我有错误,但是一个巴掌就打出一个叛徒来也不容易。 精彩@大案,今日头条
黄柱国律师://@律师刘卫国:我相信抓捕律师的事件是不会发生在山东……但愿……//@秦雷律师: 只要有一个律师被抓,被驱逐,肯定会有十个百个律师奔赴平度!
王甫律师:半路上,正在开车的@朱孝顶律师 自言自语:平度非法拘禁案频发,我们会不会也被“非法拘禁”,@薛荣民律师 表示不屑。我提议:下一个服务区停车,换我开,@朱孝顶律师 端正一下思想。
黄柱国律师:你可以不关心政治,但政治时时刻刻关注着你。 //@KangxiBeller:好文章! //@重庆君融律师廖: //@李开复: 推荐好文。很简单的道理:法治、宪政的目的就是保护人权,避免莫须有。 //@任志强:因为权利被莫须有威胁着,让更多人不得不关注。 //@旁观者马勇: //@赵晓:
姜汝祥V:【民营企业为什么要关注政治】宪政是一种颠覆中国的阴谋?当我看到服务的企业家们,不少人都移民海外,不少人拿企业现金流去炒房放贷,是什么导致了今天的格局?---凌晨北京雷声大作,索性起来写个长微博
黄柱国律师://@雷颐: 转发微博
刘晓原律师:历史上的今天:1987年7月14日,蒋经国颁布“总统令”,宣布15日零时解除戒严令。至此,这个世界上实施时间最长的戒严令走进历史。随后,1991年《惩治叛乱条例》终止,1992年“刑法”中言论叛乱罪的“法律依据”被废,台湾的“白色恐怖”时代终于寿终正寝。
黄柱国律师:明天的头条:IT界大佬进军AV业。 //@徐昕:充分暴露了开复老师的本质
李开复:输入太快了,“创新工场” 变成了 “创新共产”。还好发出前看到,修正了一下,结果变成:“床戏工场”。。。[衰]
黄柱国律师:行为艺术? //@徐昕:。。。
张海同学V:声讨汉奸曹汝霖,爱国青年梅思平。
黄柱国律师:「读书笔记」她们用十八岁到二十岁的手指,一点五,不带散光的眼睛,粉红色,亮石英般的嘴唇,A或B,应该不会是C,完全不会是D的乳房,小麦黄的皮肤,浑身裹挾着洗面奶、止汗露、经血的体味长时间地装配电子元件。------@诗人丁燕 著<<工厂女孩>>P9页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黄柱国律师:昨夜读秦晖生生的《共同底线》,多次提到哈耶克,于是从书架上翻出《通往奴役之路》、《致命的自负》、《法律、立法与自由》。突发奇想搜哈耶克的视频,于是知道了标尺网,在标尺鲁克上看到了《通往奴役之路》的有声读物,在声音中知道了阿潘,再次搜阿潘,又回到了哈耶克。哈--哈!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