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翁恺BA5AG”

翁恺BA5AG:朋友写的新书到手。虽然基于某RTOS来写,但是关于RTOS的基础理论部分非常详尽,图文并茂,深入浅出,不仅有理论,而且有具体实践。正好这学期给软件学院上嵌入式系统,RTOS部分就照这本书来走了
翁恺BA5AG:有人说:“大学里老师说的话没高中老师可信了,因为他们也没彻底搞明白自己教的东西” http://t.cn/RvW5DqB
翁恺BA5AG:听说川音的美院用Arduino有两年了 //@邪恶小绿:这不就是昨天我差点一屁股坐断一包包砸碎的玩意儿么-.-??@平田君要加入NHK //@高嘉阳windwild:我开完也差点儿买一个
翁恺BA5AG:这是新设置的嘉绿西苑单向交通组织,标志已经在路上立好了,法律上已经开始实施了。大家仔细看一下,就会发现,这么大片居民区,这么多住户,竟然只有一个入口(A),却设了五个出口。原本公布方案的时候,B那里的路是紫色的西向东的方向的,那么大家至少还有两个入口。@杭州交通918 @杭州新闻现场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翁恺BA5AG:C语言,有人定义了两个变量unsigned int a,b。然后,他想做if ( a-b10 ),他错了吗?哪里错了?
翁恺BA5AG:小学生没有书面作业就是加重家长负担。本来自己抱着作业本就把作业做了,现在必须家长陪着做所谓的口头作业;本来做做学校布置的作业就够了,现在必须家长购买大量配套作业来做
翁恺BA5AG:pcDuino介绍课程,by pcDuino
翁恺BA5AG:回复@守望_NovRainbow:老话题了,浙字从折,本来确实应该第二声,但是名从主人,所以才会是第四声 //@守望_NovRainbow:很多外省人念浙江是念折江的吧 //@翁恺BA5AG:回复@守望_NovRainbow:古汉语是很多的,北方方言没有,所以普通话就没有了。过去的入声字被并入了其他声调中,以第四声为多
翁恺BA5AG:回复@守望_NovRainbow:古汉语是很多的,北方方言没有,所以普通话就没有了。过去的入声字被并入了其他声调中,以第四声为多 //@守望_NovRainbow:回复@翁恺BA5AG:soga,浙江方言这种蛮多的 //@守望_NovRainbow:啥叫入声
翁恺BA5AG:课程作业【视频:树莓派+LED点阵显示所有数字和字母】 http://t.cn/zH9KTvP (分享自 @优酷网
翁恺BA5AG:【视频:树莓派_谁去拿外卖】 http://t.cn/zH55Dhc 这是嵌入式课的一个必做实验,是《学Arduino玩转电子制作》的第二章的作品,要求用树莓派来做,体会如何做数字输入、输出,引脚复用等。题目才公布出来没两天,课程还没讲到这一块呢,这位同学心急地就已经做好了 ^_^。
翁恺BA5AG:按照省管理局的统一安排,杭州市无线电管理局定于15号举行关于浙江省业余中继和业余频率管理办法的座谈会。参加座谈的爱好者有:BD5ABC、BG5HXE、BD5HMI、BG5HQQ、BG5HBB、BG5HFD、BA5AJ、BG5HHE、BA5AL、BG5HQD、BA5DX和BA5AG。欢迎其他爱好者和社会各界人士对以上两办法提出意见,我们会带到会上去
翁恺BA5AG:最右->->->//@Sir阿怪: //@电脑算命:哈哈哈//@红茶魔术猫:马总统愤而举办全岛征文比赛,题为《你想怎样》
蔡女俠:臺灣憤怒了!!!菲律賓竟然喪心病狂若此,槍殺我無辜之同胞!!!臺灣不是任人宰割羔羊,不是忍氣吞聲的小媳婦,更不是外強中乾的大陸!!!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血債必血償!!!
翁恺BA5AG:话说中午在玉泉理发遇到@ripeconan@小卡喵 ,虽然我明白我见到的是谁,可是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把两个人混淆了,一个是柯南的小卡喵,一个是@核桃嗷嗷@小尾巴cathy ,把两个人的故事合二为一了......
翁恺BA5AG:收到北京博控的@WIZnet 的7200板,STM32F103的CPU,和WIZnet的以太网芯片做在一个封装里,背后有一块FTDI的USB串口芯片做ISP编程串口。两侧40个脚的插针接出了30多个IO引脚。虽然没有放尺子,但是从100mil的插针间距和micro USB插座的尺寸你可以估计它的大小。
翁恺BA5AG@IT莲接 上次您提到树莓派+贫困地区儿童教育的话题,今天@孙志岗Sunner 老师也跟我提起。我想到几个要点:1. 坚持学校教育(没有条件上学的孩子更不可能用上任何CAI的手段),2. 小孩子缺乏自学的能力。所以重点是给教师以支持,提供手段能改进课堂教学,而不是试图取代或做课堂之外的补充。
翁恺BA5AG:和打字机同时买的还有这个。塑料感十足,但是打字手感还好。键盘比较厚,也许可以拆开来塞一个树莓派进去。。。
翁恺BA5AG:在北美高校也一直有这样两种声音:一种认为计算机入门教育要降低门槛,让更多的学生对计算机感兴趣,然后才能从中发现人才;另一种认为入门课程要难,用以实现初筛,就像诈骗电话的初筛一样,没能力搞定指针和链表的人就不要来读计算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