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法道光兴”

法道光兴:回复@某昕的Augus:您说得很对!我一直也是这么认为的。但现在的问题是,被诬为汉奸卖国贼的茅于轼、贺卫方等先生确实是这么做的,而以爱过为民为名的司马南戴旭等极左分子从语言和行动上并不这样认为,比如复旦大学的冯玮教授,他的言论作为一种个人的表达,没有任何问题的,有些还颇有见地,但是极左
任志强V:#1969年中共九大开幕式[完整版]#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时代! 我分享了http://t.cn/a9nFJy
法道光兴://@罗永浩:常看常新。
罗永浩可爱多V:指责年轻一代的日本人对侵华历史不关心、不了解更是莫名其妙,我们自己的年轻人对六几年、八几年的历史也不知道,怎么能指望友邦青年记得三几年、四几年的历史呢?太他妈自我中心了吧?五十步笑百步其实还是可以理解的,真正邪门儿的是一百步笑五十步。
法道光兴:阿弥陀佛…//@果智法师:为释放功权菩萨,待会我去芜湖市公安局申请游行示威!行不行,一句话!家都出了,还在乎坐牢?//@科技房产V:[蛋糕]
深圳彭国永V:王功权的家人已接到逮捕令,罪名是"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消息传来,全网震惊了!亲们,勇敢的站出来吧,喊出我们的声音:立即释放王功权![拳头] 今日恰逢王功权的生日,我们用实际行动来表达对他的祝福吧![蛋糕]
法道光兴:1957年之后就没人提意见啦//@徐昕:申报公开的技术问题好解决,也可在执行中解决 //@张志铭的微博:与贺卫方 @徐昕 等一样,我也赞成官员财产申报,甚至认为法律迟早会要求,不过请思考,如现在就提出这样的要求,我们是不是都能做到,我们每个人是否都能说清自己的“家庭财产”?如果能,我就无条件主张
贺卫方V:【强卫】江西省委书记强卫在民主生活会上率先表态,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让大家向他“开炮”。这个姿态特别感人。假如——强调是假如——有一位参会者以很谦和的语气,满脸笑容地说:“强书记,我不想开炮,只是想问:何时您的家庭财产能够公开?”强书记会怎样回答?
法道光兴:毛左确实是一个神奇的存在…//@范忠信:让他糊涂一辈子!//@顾猷: 毛左群众,一多为笨蛋,智商低;二,不具有独立思考能力,人云亦云(后天/专制愚民教育毒害);三,眼界狭窄(环境)。我的朋友中,聪明的没有一位是毛左,个别毛左的都是理解力方面有障碍。//@天涯赵瑜: 毛左是一群跪着的人。真不知
顾猷V:毛左的本质特点:表面追求社会公平,潜意识里有着浓厚的特权思想。法庭展示的薄熙来“骄奢”的生活,对毛左来说不存在“情何以堪”问题,他们认为只要为人民实实在在地干了好事,领导人享受享受是应该的,毛睡再多女人,毛左都不在乎,都不认为有何不妥,反而认为那与其帝王身份相配。回复@范凯洲律师
法道光兴:三纲五常是理论自信,祖宗之法是制度自信,大清王朝的统治是道路自信。变法是不走老路,坚持三个自信是不走邪路。高举老佛爷理论的伟大旗帜,紧密团结在以老佛爷为核心的满清朝廷周围,坚定不移地走有天朝特色的变法之路。然后没走两步,老佛爷就game over了,再然后,就辛亥了…//@徐昕:然后over
思想史略:【四个不能变】清末,天朝内外交困、统治摇摇欲坠。为保大清江山永固,慈禧太后在李鸿章、张之洞的推动下实施改革。但老佛爷在改革之初就定下了“四个不能变”:三纲五常不能变;祖宗之法不能变;大清朝的统治不能变;自己的最高皇权不能变。@北马南山 @徐昕 @袁裕来律师
法道光兴://@徐昕: //@Omanipadmeh-陈弘毅: 虽然我赞成香港捐款四川,但毛议员和其他“反对派”或“泛民主派”议员在香港立法会有其不可或缺的角色,他们在立法会议席反映香港有真正的民主选举。一个议会有反对和批评政府的声音是正常的。一些“反对派”议员不获发回乡证,身为中国公民不能踏足中国大部分土地,
徐昕:【中国缺的不是钱,中国缺乏的是——廉政】毛孟静议员在香港立法会讨论四川捐款,温文尔雅,再看仍感震憾:我们捐钱建立一所学校,灾难之后开裂坍塌,里面是发泡胶!你要如何向香港2008年汶川当时的善心人交代,那一次我们的捐款达到了230亿啊…http://t.cn/zTWegGB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