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梅雨堂”

梅雨堂:依法治国的第一个要素,是坚持党的领导。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来说,这没错。问题是,党是谁的?是个别人的?还是全体党员的?别让某些人的意志绑架了党,这才是依法治国应该做到的。
梅雨堂:他们监管网络,采取的是一刀切,“宁可错杀1万,不可漏网1人”的做法。只要instagram上有“违规”内容,被封就是无可避免的。虽然可能大多数人对这些“违规”内容都不感兴趣,甚至都不知道。但为了“让党放心”,作为instagram用户的人民再不爽也没用。毕竟,“让人民满意”是排在“让党放心”后面的。
梅雨堂:连个蛤蟆都敏感,谈什么狗屁自信?共产党就毁在你们这些脑残手上了,作吧就!
梅雨堂:他们因为反感“国粉”,所以只要是国民党抗战老兵的故事,他们不去调查,一上来就说对方是骗子。一些老兵八九十岁了,说起过去的事情难免会有些偏差,记者也可能记错,可这些误差,就成了这些人咬定老人是骗子的“铁证”。你几乎可以在每一个国民党抗战老兵的新闻微博下,看到他们骂老兵是骗子。挺偏执
梅雨堂:家门口的小学居然在给小学生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呵呵。这种生硬的灌输,必定会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继“马列主义”之后称为令学生头疼的内容。
梅雨堂: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由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指导制作。这说明极左在党内已臭大街。无论他们怎么狡辩,怎么为文革洗地,文革的恶,都是罄竹难书的。他们说什么文革中被整的都是权贵,一个他妈普通的起重机厂厂长,天天资助贫困的邻居,是什么权贵?文革,就是让一群神经病的病症爆发了而已。
梅雨堂:我以前也是个偏执的自干五,偏执的辟谣被打过脸;一厢情愿的给政府洗地被打脸;用阴谋论黑人被打脸......回头看过去,我发现当你的脑子进入了一种定式思维后,很容易在这条道走到黑。我是在一系列的打击后清醒了过来。比如媒体和公知只是放大了问题,但并不代表问题原本不存在。还是应多关注问题的解决。
梅雨堂:几个偏执型自干五的特点:1和公知一样满口脏话;2和公知一样用立场判断真相,公知认为P民无辜,他们是认为政府无辜,而如果真相不是他们预设的,就会用阴谋论狡辩。3和公知一样喜欢给人贴标签,质疑政府的言论,若不对他们胃口就被说成公知;4公知想用民粹暴力对待与自己观点不同的人,他们则想用公权力搞清算。
梅雨堂:一些偏执的自干五,不思考为什么党媒现在说什么都没人信,不思考为什么党媒公信力低,反而将一些努力改变的党媒,打上公知和南方系的标签。我现在是真心觉得,这些偏执的又无知的自干五,不仅反而在阻碍党媒重新赢回话语权的工作,还在努力将党媒推到对立面去。天天搞些阴谋论黑人,和公知一个操行。
梅雨堂:一些人宣称自己不受微博上思潮的影响,实际上却早已被微博上的左右吵嘴带偏。看什么事情也都喜欢先打标签,再做评论。结果一些单纯的要求政府实事求是的呼声,就被打成了右派。在西方,不论左派右派都尊重民主法治自由,但在中国微博上,这些左右都应尊重的价值观,成了鉴别一个人是不是右派的材料。
梅雨堂:当一个国家的总理被另一个国家的运动员用不文明的行为羞辱时,当全国媒体都被要求不能报道此事时,一群人却在说是媒体被敌对势力控制了。我突然发现这逻辑挺高级黑的....
梅雨堂:韩国那个贰货孩子用激光笔照人,本来是个人行为,某些脑残部门非要动用国家公器删帖删报道,这难道不是在将一个个人问题上升到国家高度?你们既然怕此事影响中韩关系,就更不应该这么敏感,让那贰货孩子出来道歉就得了。删帖删报道,不仅会激起网友反感韩国,也会反感我朝政府。
梅雨堂:什么叫爱国?是你不对国家的进步睁着眼睛无视、反而造谣抹黑;也是你不对国家的问题睁着眼睛无视,反而无脑洗地。我觉得这应该是爱国者的一个基本的价值观。当舆论批评国家和政府确实存在的问题时,爱国者应支持这种声音,形成促进改良的合力,而不是为政府开脱。改革难题很多,不是靠开脱就能攻克的!
梅雨堂:感觉微博上的公知越来越少了,但反公知群体却还在动不动就说公知如何如何,特别是有些时候没见公知说什么话,反公知群体就提前设计出了公知的答案,然后大加批判。要么就是找那种没什么粉丝的“小公知”,当成大公知批判。挺有意思的。
梅雨堂:华商报采访河北拦火车的农民卢伟,得知他仅获奖1万元,丢了21只羊,这个采访是昨天采的,今天见报,引起舆论广泛关注。有趣的是,今晚卢伟突然就获得了25万奖金,然后一群“自干五”开始喷媒体造谣。但我怎么觉得是亡羊补牢呢?
梅雨堂:虽然芮成钢可能触犯了法律,但对他的国际新闻能力,我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丁来峰之流撰文黑他,可能是因为自己能力上确实不如他,看他倒霉了,便使劲踩两脚。何必呢?犯法就是犯法,他自会尝到恶果。但作为一个文科高考状元,才华也确实摆在那里,学渣们真不必太激动。
梅雨堂:徐落马后,很多军人欢欣鼓舞。说一个真实的情况,一个开国中将的儿子在军队奉献多年青春,要升衔时,竟被索贿100万。中将家廉洁,儿子气得直接专业!
梅雨堂:辽宁公安已经澄清火柴不实施实名制,虽然这篇澄清是在当地多家媒体集体在头版报道要开始实名制一天后,让人不得不怀疑是不是临时取消了政策,但既然实名制购买不存在,我之前的说法就有误了,向被误导的人道歉。
梅雨堂:最近有个新闻,说的是一个男子过去两年多次强奸邻居家13岁幼女。可因为这男子是北京一个国企的职员,有媒体就在标题中写到:“国企员工多次强奸13岁幼女……”。同事在编这条新闻时,我和他说不能这么写,用“国企员工”不道德,针对的已经不是一个个体,而是一个群体。最后用的是“男子多次强奸……”
梅雨堂@中青报曹林 常常断章取义黑环球时报,手段卑鄙狭隘。他断章取义说环球时报抨击王文志举报宋林,我觉得脑子里没屎都人,看完全文后都不会有这种想法。反倒是曹林最近一篇说兰州市长袁占亭的文章,断章取义地去看,舔菊态度明显。兰州官方说袁没事,他立刻就随声附和,然后说网民查袁的手表是“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