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30秒告诉我们如何改善自由微博
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李思磐”

Weixin ID chengyusan666 | About Feature 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 今天,又是娱乐圈男艺人再次刷新众人下限的一天。 |... 更多
李思磐:转发微博
陆亚明:没有践踏,就能生长。草木犹然,况乎万民? ​​​​
李思磐:转发微博
上海热门资讯:听的眼泪哗哗的往下掉。上海90岁独居老人疫情期间一颗卷心菜吃了一个礼拜,不想麻烦居委会……L直播上海的微博视频 ​​​ ​​​​ *** External link: http://t.cn/A6XwbZuk
李思磐:转发微博
六神磊磊:已经有意识地不看这类消息了,更不转更不发。我在搞啤酒了。公号都不大更了。结果这个不小心还是看了,问了,整个人都严重不好。当事人是一个朋友的亲戚。也不知道转了这个,会怎么样?脏话我私下说如何 ​​​​
李思磐:……//@葛小孩:@杨潇Badlands 作者在此 //@庄珂瑷://@角落的蓝调OE:看最右评论。一开始我也没听出来,跟每天的样板戏一样一样一样的//@顾不厌://@逃逸层蝠鲼: 图片评论 ¡评论配图
逃逸层蝠鲼:再见语言 L逃逸层蝠鲼的微博视频 ​​​​ *** External link: http://t.cn/A66DHGiq
李思磐:以邻为壑//@谭人玮://@困境囚徒: 艹
深圳刘心武:这是自救吗?呸!是底层互害模式。苏州民众自发封上海,让有难有事者出不了城,良知丧尽做帮凶,有朝一日上海同样回报苏州,病毒演变成人祸世仇。 ​​​​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李思磐://@为什么它永无止境:为什么它永无止境啊 ¡查看图片
李思磐:转发微博
李思磐: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孙小丰教授对于当前疫情的意见。 ​​​​
李思磐:作为医疗界政协委员,他更多是综合反映医疗界的意见,跟他自己的专业无关//@梅花冷人:我查了一下,这个孙小丰不是传染病专业的,然后他认为病毒具有意愿。这就是我们的精英,我们的人民真的带不动精英。//@你椒8高兴:“病毒有较强烈与人类共存的意愿”这种话是“科学”人士嘴里说得出来的吗
李思磐: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孙小丰教授对于当前疫情的意见。 ​​​​
李思磐:回复@梅花冷人:做不了血液透析、被自家医院拒诊哮喘、交出新生儿的,都不算真正的上海人吗?//@梅花冷人:看看真实在上海的人民的呼声吧。 ¡评论配图 //@李思磐:作为医疗界政协委员,他更多是综合反映医疗界的意见,跟他自己的专业无关
李思磐: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孙小丰教授对于当前疫情的意见。 ​​​​
李思磐:看到机构媒体自己不去发现事实,而是直接把自媒体内容当事实。他们的专业哪里去了@不不的咸鱼野河:事到如今,还在研究是否讨论的问题,不禁悲从中来。一桩桩一件件,最缺位的是什么,是调查啊,同学们。新闻从发生、引爆、众说纷纭、到或盖戳定论或被新热点覆盖淡出视野,最重要的调查环节居然缺失了。
李思磐://@魏城WEICHENG:在中国,还是在国外?
李思磐://@小师太年方八二: 法师先补补文化课再发声明吧!//@梧玄: 实名伪造95页素材?厉害了[吃瓜]//@十字妖槊:哦 那就报警啊//@怨男0:怎么又不让评论了啊法师?//@北国佳人李春姬:为什么要越级上报//@竹顶针:怎么不报警啊法师
李思磐:Metoo给立法者一个非常好的示范:长期以来,妇女法专家们都建议,权力关系、熟人关系中的性侵害和性骚扰的举证责任,应该部分转移给被告。因为在受害者作为弱势一方无法控制的环境中,ta承担举证全责很难。Metoo中很多发声者证据似乎不够,但当被指控者一回应,双方证词两相对照,我们很容易形成心证。
李思磐://@我是你认识的黄小能:有位关注者私信给我看她的主张,虽然我对这个倡议的结果并不乐观,但是依然为如此正直发出声音的人感动。现在我们所做的一切,会有一个好的结果吗?不知道,也许没有。但是要去做,要去说,这是有意义的。#他们不是低端劳动力,是人# ​​​
李思磐:我初中时候在杂志上看过他的访谈,不是很懂,都是用“黑马”“狂狷”形容他。八十年代真的是段很好的时光,人们拥有想象和希望。非常难过他要离开。如今铁幕重新落下。
李思磐:[鲜花][鲜花][鲜花]//@老简宁:今天的微信里传他已到生命晚期,愿他吉祥,少痛多安[心]南无阿弥陀佛🙏🙏🙏
李思磐://@Accord__:巫山童养媳震惊事件最新 愿当事人好好活着!!各位网友请帮转发,救救一条人命[作揖]
知乎故事贩卖机:马泮艳事件,来自我们二狗的前线报道。(原来一长图,发出来太糊就分开了,原谅我的拼图技术) ​
李思磐:北方周末@LiberalEducation: Repost
贺卫方:【恶例是这篇评论】《南周》发表这样没有水准的评论令人遗憾。我们需要尊重最基本的事实,事实是,七位警察是在那位辱警者被完全制服之后仍然对当事人实施恶意殴打的。法院惩罚的正是这种对当事人根本没有必要的武力。如果这样的殴打也可以逍遥法外,那么警察的恶行如何遏制?至于说香港法院法官的国籍...全文: http://m.weibo.cn/1216766752/4079534548434958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