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我是王洪波”

我是王洪波#微博与微信# 微信比微博更自由,字数和尺度都更宽些。还有一层是自由的分寸。你发在朋友圈里面的东西,朋友看与不看是他的自由。朋友圈中别人发的对你也一样。你会问,发在微博上的东西,朋友看与不看不是更自由吗?问题就在这,自由度太大粘性也减小 详情:http://t.cn/zRSHwjf查看全文>>
我是王洪波V:【探访宋教仁故居】宋宅在湖南常德桃源县。临近宋居,有一大段砂石窄路。路遇三辆应同是前往探访宋居之车,均主动倒车避让。盖因同访宋宅彼此心生敬重。弯上几弯,转过一片竹林,一幢大宅凸现眼前,古朴冷清,乃宋居。宋宅近方,长宽应分别在六七丈许,其前为一片开阔的水稻田。
我是王洪波V://@老大笨象://@人民网: 【[话筒]:文明出行 有你有我】①不乱扔垃圾,随身带垃圾袋;②不随地吐痰,不在非吸烟区吸烟;③安全驾驶,不随意占用高速应急车道;③不乱刻乱画,不攀爬拍照,保护古迹;④尊重地方风俗,不伤风化;⑤公共场所不大声喧哗;⑥饮食节俭,光盘;⑦尊重他人,礼让;⑧爱护动物。
人民网V#关注#【你知道这些数字吗】清理100米的通道,环卫工膝盖要弯曲2000次;一天在天安门附近捡近3000个烟头;清理一块口香糖,至少要花2分钟;清理400个台阶,要花将近8个小时……昨日,环卫工又在天安门广场清理出5吨垃圾。(央视)http://t.cn/zRZ6siy文明中国,靠你我塑造,不乱扔垃圾,从我做起!
我是王洪波V:被杀的城管也可怜,也令人同情//@孔智勇-: 转 //@大漠孤烟无风当直:在猫捉老鼠的游戏中,老鼠突然违反游戏规则,一反常态咬死了猫,老虎怀疑这老鼠是否基因突变,一定要灭了它,否则将来有可能会咬死自己,于是替猫主持公道,灭了老鼠,恢复正常的生态。//@徐昕: 转 //@傅国涌:转
袁裕来律师V:【被杀城管父亲的困惑】夏俊峰杀死的城管申凯的父亲愤愤不平:凭什么所有人都同情夏俊峰,没有人同情我儿子?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值得所有人尤其是城管等公权力执掌者的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大家都想明白了,社会的启蒙就完成了,国家也就进步了。
我是王洪波V:更平等的动物不想推理,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掌握了公理,乃至真理。//@出版人刘雁:转发微博
仝宗锦V:公理:所有的动物一律平等,但有的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例证一:刘志军v.曾成杰(经济案件);例证二:薄谷开来v.夏俊峰(杀人案件)。
我是王洪波V://@王雪99033:仁心之人,必得上天庇佑。//@莫敢: 多年之后,在新的转折发生之前,王功权的故事,已经符合一部优秀传记作品的叙事逻辑:一个农村少年,挤入仕途又逃离,几番沉浮后,成为了一线投资人。但他终于还是选择了把书的尾页撕掉,再次将结局开放。愿他平安。
财经天下周刊V:【商界再无王功权】王功权或是中国最有情怀的商人之一:感性的时候,他喜欢诗词,为爱“私奔”,裁员时会落泪,也曾立刻飞到美国看望情绪不高的女儿;理性的时候,他关注社会转型问题,积极投身公盟工作,当商业不再值得留恋,他果断选择退出……http://t.cn/z8pkGwM
我是王洪波V:挺一下//@书画家作家陈祖芬:欣赏!主持人能写这样的字,少见!有学者气息,才气逼人!
宋英杰V:好久没写小字了,手感生疏。读到一段古文“子产不毁乡校”,很有韵味,顺便练练字儿...
我是王洪波V://@周泽律师: 回复@烧猪作证:澄清:我的所谓"著名律师",是新浪员工给我注册微博时单方认证的。我曾申请变更认证为"律师"未遂。 //@烧猪作证:李在柯是著名律师,周泽是著名律师,袁裕来我国第一个专门承办行政案件的专职律师,陈有西是京衡律师集团董事长,你们想没想过你们自己给自己加的这些名头。
周泽律师V#李天一案#【让人惊倒的律师短信】梦鸽向新浪娱乐曝光数条短信,称是来自微博上自我介绍为"著名刑辩大律师,擅长代理死刑复核,重特大经济犯罪案及贪污,受贿,渎职等有重大影响的案件!"的@李在珂主任律师 。看了报道,小伙伴们都惊呆了!http://t.cn/z8bpDAj @北京司法@何兵@徐昕@袁裕来律师@陈有西
我是王洪波V://@汶金让: 许多地方案多人少,疲于奔命呵!
华侨大学吴情树V:通过我对多起案件的办理,我发现现在个别法官、检察官由于案件太多,成天疲于办案,变成了办案的机器,办案变成了一个流水线的作业,这些法官、检察官在不经意之间失去了灵魂,失去了良心,不敢根据法律人的良知和专业,对案件作出独立的思考,而是机械地适用法律,从而沦为一群没有灵魂的法律人,悲哀
我是王洪波V://@汶金让: 政府看司法的脸色,这才是法治![给力][心]
法制洋葱头:【浙江高院国内首判强拆败诉】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羊毛衫市场的房屋被强拆后,老百姓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被驳回;提起行政诉讼,又被驳回。上诉后,浙江高院8月15日终审认定:雇人强拆房,政府要担责,判鄞州区政府败诉,责令重新作出复议决定。齐奇院长,独立司法敢为人先,依法维护群众合法权益。[赞]
我是王洪波:这几天新闻真脏啊,又是薛蛮子,又是李天一的//@北京刘柠:这商标,比本山可喜闻乐见、老少咸宜多了去了。 //@简直: 我忠愚明白了⋯⋯公器大V联手炒作 //@导演高晓舰: //@悦己_YUEJI:薛蛮子神油,用了都说好!薛蛮子神油,谁用谁知道!薛蛮子神油,一般人我不告诉他!买神油,请认准薛蛮子商标!
我是王洪波://@黑白诗歌: ~中国财富在於插遍全球的、就不准人家思想插在中国麽。//@红H帆F: 地狱属于李开复的,我希望看见他下地狱。//@黑白诗歌: ~同一个梦想、非同一个世界嘛麽。//@红H帆F: 毁灭城邦的梦、死啦后再做吧。//@黑白诗歌: ~为啦真实城邦利益、善意传统文明、有用时政律法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我是王洪波V://@邓相超://@张荣奎: 组团忽悠,谎话三遍成真理! //@苏拉密-孟凡贵:说谎是因为粉丝愿意听。 //@秋叶客: 可以想见在位还有多少贪官在撒类似谎 //@燕山老狼:骗一时不能骗一世。 //@MilitarySpace: //@苏拉密-孟凡贵: 我一直建议左派读《郑伯克段于鄢》
邓相超V:假作真时真亦假。薄熙来倒台前一再说自己和妻子没有个人财产,儿子留学是全额奖学金,世说薄瓜瓜开红红色法拉利是无稽之谈,粉们信了!可能连他自己都信了!如今,站在被告席上,面面对铁的事实,薄熙来“百感交集”。然而,百感交集的,又岂止薄熙来一人?
我是王洪波V:转发微博
邓相超V:薄熙来的倒台以及对其公开审判昭示或者告诉我们:中国不再也不应该需要救世主,不管他有多大魅力!不管他是横扫六国的秦始皇、权倾天下的汉武帝、唐太宗、弯弓射雕的成吉思汗,还是高喊拯民于水火的大救星!中国需要公正平等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法律制度以及公开透明的法律环境
我是王洪波V://@贺延光://@许林2009:薄瓜瓜能够逍遥法外,是执法公正上的一大硬伤。 //@区志航://@朱学东:转发微博
兔主席V:薄熙来案庭审观感 #4 薄瓜瓜。我认为他是重大输家。从庭审记录看出,薄瓜瓜从头到尾深陷家族的腐败之中,且是个核心要素——他创造了许多直接的物质需求,促成了这个家族的覆没。在成年后他还变为索求、接收徐明等人经济利益的积极策划和行为人。这个人能够逍遥法外,是执法公正上的一大硬伤。
我是王洪波V://@汶金让:他可能是窝底![偷笑]//@观察者吴春波: 当年说李庄老师嫖娼被抓犹在耳边,现在又说薛蛮子。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孔庆东老师为何会最先发出(薛被捕)微博?//@汶金让:钓鱼执法之错误显而易见!不过蛮子嫖娼不是,可能是本性难改,呵呵![哈哈]
吴法天V:老汉推了那么多次墙都没事,推次车就出事了?我觉得这个事情很蹊跷。众所周知薛老汉曾经是秦火火的老板,秦应该知道他的业余爱好,所以为了立功就向警方提供信息,让警方去某小区蹲点。这个举报人很可能是秦火火!公知们现在喊卖淫合法化,难道是因为薛老汉是卖淫而不是嫖娼?还是坐等薛举报更多公知。
我是王洪波V://@何三畏:那童老在谈什么呢?//@童之伟:此文与当前对薄案的审理基本无关,更不是要谈薄的定罪量刑等具体问题。
童之伟V:标题 极权人格与薄熙来之败:我看了这两天济南中院审理薄案的详细报道,虽然审理还在进行中,但看来薄熙来先生贪污受贿两个罪名,按现行法律已完全能够成立。至于滥用职权的罪名,我确信即使没...文字版>> http://t.cn/z8PEQiB (新浪长微博>> http://t.cn/zOXAaic
我是王洪波:还能跟谁比?寂寞高手,东方不败了//@土家野夫:通往比傻帝国。 //@我是王洪波:既然美国的宪政名不副实,那我们为什么不建设一个名实相符的宪政,气一气美国佬?把他们彻底比下去?
共识网:【人民日报海外版:美国宪政名不副实】美国宪政学者及其中国附庸们所宣扬的民主、自由并体现天意的“宪政”,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这种宪政概念体系是美国迷惑人民大众,维护自身专制统治的神话,也是美国垄断资本寡头及其在华代理人用来颠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信息心理战武器。 http://t.cn/zQ9phZP
我是王洪波://@富敏荣律师://@竺小刀:越是开明的社会越是安全,越是高压的社会越是危险。现在正在制造肃杀、恐怖气氛的,不是那些微博上的言论,反而是官方的行为。这种行为成为一种倒逼机制,促使老百姓更关注自己的人权。
富敏荣律师:【2013点评@吴虹飞 案】@张千帆pku: 言论自由的宪法边界 。【微评:千帆教授的道理说得真明白】:压制言论自由的危险,比言论自由的危险更危险。
我是王洪波:白岩松评清华法学教授@易延友 “强奸陪酒女比强奸良家妇女社会危害小”的言论“违背常识、突破底线、冒犯公众”,甚为精当。希望各级官员和学者能以此标准检视自己的言行。联想到反普世价值、反宪政、反民主的”精英“,如果尚有一丝良心,有必要反思一下自己是否违背常识、突破底线、冒犯公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