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张祖文之太阳圣殿”

张祖文之太阳圣殿V:作家的写作,只能是写自己想写的,这就如一个孩子,你强迫他学不感兴趣的科目,他也断然不会有所成,作家亦如此。在此前提下,如果凑巧迎合了市场的某种需求或某些专家的口味,那就当意外收获,如果都迎合不了,自己玩自己的,也没什么大不了。工地上的民工还每天三百块呢,咱不行,一百总可以吧?
张祖文之太阳圣殿V:一个老姐说:“老爸从来没有说过想念我们,也许是真的老了,老人家说,你才走几天怎么好像走了几年了呢?”
张祖文之太阳圣殿V:一作家出行东莞,遇妓者一名。妓问作家从何业,作家答曰:与汝一样,皆夜间工作矣。妓随即掏两千递与作家,曰:感谢传经送宝!为交流切磋,补加班费些许!
张祖文之太阳圣殿:遇到一个傻B!我就不相信你可以在微博上像疯狗一样骂别人,别人就不敢骂你!我一直认为,素质呈现给同样有素质的人看的!
张祖文之太阳圣殿:遇到一个傻B!我就不相信你可以在微博上像疯狗一样骂别人,别人就不敢骂你!我一直认为,素质是呈现给同样有素质的人看的!
张祖文之太阳圣殿:近常见报刊报道要以壮士断腕的气魄反腐,可何谓“断腕”?腕本为人肌体一部分,承认断腕之举,不也就承认了腐败是政府行为中不可分割甚至理所当然的一部分吗?查看全文>>
张祖文之太阳圣殿V://@温州杨德月: 高中政治课,讨论。一同学们痛恨腐败,说:他们腐败时为什么不叫上我?//@徐昕://@钟鼎文无声: 没有监督,鬼都贪 //@张祖文之太阳圣殿:恨贪官主要是恨自己不是贪官
徐昕V:你们都恨贪官,而为什么一旦你们做起官来,也很可能成为贪官?
张祖文之太阳圣殿:西藏有些寺庙竟然也有值班制度。有的小寺庙晚上只有一个僧尼,其他的都不在。了解后才知道,原来很多僧尼都是成家了的,晚上排值班就是为了回家陪老婆孩子。
张祖文之太阳圣殿:一女,其夫于拉萨二环路嫖娼,遭设仙人跳敲诈,怒杀两人,判无期。夫入狱十载,女上侍公婆,下奉儿女。凡与男性接触,公公皆严控之。外有流言,传女与公公有染,女不辩。夫不忍,累劝其另就,女不语。有人闻之,惊叹曰:为嫖客守贞,有病乎!女听之,虽泪流满面,亦不发一言,惟捂面转身而去。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