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宋石男”

维基百科:宋石男(1977年-),笔名四一哥,自由撰稿人,博客写手,生于四川乐山,长居成都,人民日报社《环球人物》专栏作家,2010年至2018年4月26日曾任西南民族大学新闻系教授。 …

WeChat ID | About Feature 当跑的路尚未跑尽,美好的仗还没打完。 | 【林前13:4】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 更多
宋石男:五毛必杀贴,童鞋们速读速学。[呵呵]
叶恭默V:【脑残语录破解】共27条,由@我去你妈了个逼的贱人 收集,本人进行初步分析破解,欢迎同学们呼朋引类,复制文字版,进行增补语录和和破解优化。此贴如果转发不过1000,以后就不谈这类话题啦。文字版链接http://t.cn/zR47WPL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宋石男:5月被销号,无告知,不解释,之后网络整风开始。10月恢复号,有告知,无解释,而我不认为网络整风就此结束。我也不觉得有多开心,所谓个人影响力,只是党国私产而已。如果你有影响力,那也是因为有它的默许或推许。微博已死,地火当涌。而我,仍是老态度:不幻想,但也不绝望。
宋石男:突然接电话,告知帐号恢复了。这是什么节奏?
宋石男:简短说说肉莫口水战之感想。
宋石男:邓卓棣: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平果县副县长,邓小平嫡孙,海归,28岁。——请 @十年砍柴 兄点评。[呵呵]
宋石男:成都各中学、大学通知明天上课。有分析认为此举是防止学生参与抗议彭州石化的 you xing 活动。
宋石男:适度腐败,过度监督。呵呵,胡锡进老师叼飞盘的姿势再创新高。
宋石男:还记得漫画家长毛李小乖,也就是Blog图党吗?他于今年四月被诊断为癌症。下面是他求助的海报,愿有心人出手。
宋石男:今天是林昭忌辰。纪念这位真正的勇敢者和清醒者。萧瀚兄今天有关于林昭的系列微评,值得一读,点此:http://t.cn/SxpSSF
宋石男:是,我知道送饭政治正确,我也知道肉唐僧执行力超强。但是嘲笑莫之许穷,嘲笑莫之许是收钱的狗,我不能接受,并且愤怒。你可以杀了一个人,但你不能肆意羞辱一个人。莫之许近年因孤愤而孤僻,与笑蜀的嘴仗尤其无聊。当莫之许掐笑蜀,我支持笑蜀。现在莫之许要捐款还情(不是还债),我支持莫之许。
宋石男:送饭变成近乎小资产阶级的狂欢,本是资助受难者以让自己心安,却渐渐罩上“我牛逼我照顾你”的光环,这也许就是 @莫之许_ 说的装逼的意思吧。顺便说一下,送饭之所以能成立,不是送饭组织者牛逼,而是民间积聚太多朴素而无力的同情心。不要说推特党没送饭,2011年经我手即有近4万元,而且我不曾募捐。
宋石男:晕,我简短说说肉莫口水战的微博,为何也被小秘书加密?他们两个吵架怎么不加密?
宋石男:这个太奇葩了——杭州市交通职高的毕业照最近火了:中间空出的四个凳子是给领导留着的,一个书记三个校长,一共十个班,领导都不参加,最后照相馆再把他们PS进去。校长说“没参加很正常”。http://t.cn/zTKxEM1
宋石男:日,刚问了草榴的管理员,根本就木有郭美美与红十字会官员的性爱视频流出的事。和我的朋友 @张发财 仰望星空、扼腕同叹!
宋石男:4月24日,红十字会社监委宣布将重查郭美美事件;4月26日,网络疯传有17.2G郭美美与红十字会官员的性爱视频流出(实际并未流出);当日傍晚,红十字会秘书长王汝鹏发微博称,红会没有任何人说要重查郭美美,社监委目前也没有决定要重查郭美美。——要说这三件事毫无关系,那可真是在侮辱大伙的人格了。
宋石男:请朋友们关注并推广。谢谢 //@目中有人的秦柯:@噶陀救援 @噶陀寺尼玛梅朵 /@食客o江树: 噶陀效率很高//@何三畏: [话筒]朋友们说,这是一个靠谱的救援队!
目中有人的秦柯:各位好!「噶陀救援」微信公众平台己运行,请大家提供与此相关的图片和文字发给我。感恩! 微信号:gatuojiuyuan 请扫描二维码
宋石男:李甬创业了,唐岩创业了,王老板创业了,陈萌沧创业了,曾理创业了,黄兆晖创业了,我认识的网易的朋友,几乎没一个不走上创业之路的。现在,大不靠谱王国国王、前凤凰周刊执行主编 @黄章晋ster ,只因为在网易短暂任职过几天,也开始创业了。祝 BUKAOPU KING 靠谱创业,勤劳致富!
宋石男:地震报平安也删?没道理啊。小秘书请自重。再发一次:谭作人夫人消息:她一切平安,为了不占用通讯资源就不打电话了。谭作人一切平安,监狱进行了疏散。
宋石男:一朋友分析:估摸原想塑造亲民,放出后发现:第一、他关心的民意却冷嘲热讽居多,第二、内部反弹博弈,此举有违体例,尤其脱离安保,第三、控局能力有限,周围策士旧式思维。——总之,大公系都是厮混官场的人,给他们十个胆也不敢编这样新闻,估计现在是临时顶缸了。
宋石男:要微服私访,去国家信访局大门口转一圈,或者上微博搜索“转世党”再查看他们的微博即可,去打的干啥?无非就是听到关于份子钱的抱怨或者“我在中南海有个亲戚说”一类的碎语。不过,这种微服私访倒是颇有老毛到群众中去的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