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奥卡姆剃刀”

维基百科:奥卡姆剃刀(英語:Occam's Razor, Ockham's Razor),又称“奥坎的剃刀”,拉丁文为lex parsimoniae,意思是简约之法则,是由14世纪逻辑学家、圣方济各会修士奥卡姆的威廉(William of Occam,约1287年至1347年…

我可以恐惧吗? WeChat ID dushedede | About Feature 你懂或不懂,我都在这里。 | 杭州拟推出“渐变色”健康码。 | 什么意... 更多
奥卡姆剃刀:为什么👀 都这么小[doge]//@奥卡姆剃刀:当代单身宅男宅女“朝思暮想”的人——蓝骑士[doge]
饿了么:Hello,这个春天,恭喜我家小哥解锁新称号“饿了么蓝骑士”[哆啦A梦微笑]为吃货服务的同时,也成为城市生活的好伙伴[太开心]为了让他们在拼搏的路上没有后顾之忧,我们邀请全体蓝骑士及家人加入@支付宝 相互宝,首月的分摊费用全部由饿了么承担。希望你们奔跑的路上,一直有人默默守护🥰 ​
奥卡姆剃刀:中国精神病患者1亿,重度精神病患者1600万,登记在册的400多万,这么多精神病,出现偶发的母亲砍死孩子的现象一点也不奇怪。这个论调一定会招黑招骂,但我一点也不怕,不是我冷血,而是我冷静,现状就是如此。接受不了看不惯我的请取关,不必留言反对了,我不会接受,没用。
奥卡姆剃刀V:锤子手机因产能问题错过最佳销售窗口,在各种新机纷纷出现且大打价格战的挤压下宣布降价,这是正常合理的商业行为。对老用户的补偿措施并不是商业规则,而是体面有情义的做法,有些人兴高采烈是为了什么?我不是罗永浩的粉丝,甚至也谈不上朋友,只是不理解一件事:他并没做龌龊的事,为什么招嫉恨呢?
奥卡姆剃刀V:还是最后帮送一程和宣传下吧,愿意关注的请去推特。
奥卡姆剃刀V:从@五岳散人@二逼瓦西里 两个不搭界的人身上,我懂了一点美食的道理,红油赤浆麻辣咸酸,那都是穷人对不新鲜食材的处理方法,美食讲究食料的新鲜和原味,淡淡中品出真滋味,我现在觉得炒菜不放酱油辣椒就寡淡无味,这是长年低水平饮食所致,基本没救了。我的理解可能有误,请两位专家和网友批判。
奥卡姆剃刀V:10多年前出差深圳,被某老板请吃法国海鲜菜,没有合作成甚至都忘了他姓名,但那顿饭和他的话我还记得,当时我表示真心好吃,比以前吃的西餐好太多了。他说我以前吃过的西餐只是食物,而真正的美食是能被各国人士普遍认可的,人对美食的口味实际都差不多,好吃的都爱吃。@五岳散人 您觉得他说的对吗?
奥卡姆剃刀V:这破路由器不到一年就坏了,求推荐[呵呵]
奥卡姆剃刀V:很多职业有着高于法律的职业道德要求,并成为全社会共识。例如师生恋就是忌讳,老师的优势地位会有诱惑胁迫的嫌疑,甭拿成年和自愿说事,举个极端栗子:女犯人还自愿与男管教哪啥呢,也甭拿鲁迅说事,他搞女学生就是不要脸。男老师可去KTV但不能搞女学生,警察可跟女学生谈恋爱但不能进KTV,这样才对。
奥卡姆剃刀V:大学的主要功能不是教挖掘机,而是把人类的各种知识思想都坦呈出来,以此引导学生学会思考,各种矛盾对立的观点都应该存在,越极端越有代表性越好,不必担心学生被教坏了,经过这些冲突思想的熏陶,对建立自己的思想体系非常有帮助,简单地说:免疫了。北大有孔庆东教授,浙大请星云大师,其实是好事。
奥卡姆剃刀V:上世纪末我读研究生,拿着给导师的请柬参加过一次类似的宴会,菜味道很好,不是位菜而是转盘的,缺点是热菜也是凉的,优点是同桌的人基本不动筷子,我吃了很多虾和鱼,我不认识一个人,也没人认识我,我吃饱后就走了,克制住了打包的想法。
奥卡姆剃刀V:家里iPad被老婆霸占,求推荐安卓平板[爱你]
奥卡姆剃刀V:吃午饭了,今天没红烧肉和排骨[哼],比早餐贵了一倍,4块。
奥卡姆剃刀V:瞧瞧,右边这种人没脸没皮不怕扣分,我一还击就会被恶人先告状,我积分已低于75 ,按新浪微博规则,再好的文章也不会向公众推介了,流氓横行无忌,君子动辄的就,劣币驱逐良币,@微博小秘书 @微博客服 是不是该重新考虑下规则呢?//@兴隆板栗:你俩就互相舔屌对肏屁眼吧
奥卡姆剃刀V:微博大V有两种,一种对网友的攻击甚至辱骂无动于衷,另一种对网友的攻击辱骂进行还击,回骂这些网友傻逼删评论拉黑。被回骂拉黑的网友往往推崇前种大V的心胸,殊不知在前种大V眼里,你屁都不是,根本就不值得浪费一秒钟时间。反而在后一种大V心中,他与你是平等相待的,甚至重视你的言论和评价。
奥卡姆剃刀V:女生真是有更多特权,20多年没见面的中学同学聚会,女同学可以上来就摸我的肚子,点评我的身材,而我虽然有很多想法,却一点也不敢动,男女真是不平等[黑线]
奥卡姆剃刀V@烧伤超人阿宝 对中医诊脉验孕的挑战,@中医杨桢 接招应战了!这是个完全符合阿宝要求的对手。我的建议是:请双方各指定一家能代表自己立场的机构,由两个机构共同商定程序和判定方法,双方都要表态一旦出现何种结果就坦然认输,并提前公开请网友们讨论,公平公正公开的规则才是重中之重。
奥卡姆剃刀V:这是我六年前参加哲学学术年会时在会刊上正式发表的学术论文,在会场宣读时令某位所谓的“东方科学七君子”跳起来争吵,出现了学术年会的罕见场景。有哲学教授点评此文:行文四平八稳不温不火,实则逻辑完整暗藏杀机。这是我对中医问题的完整看法,供您参考。 http://t.cn/RhMFjSK
奥卡姆剃刀V#盲品大闸蟹# 我没看完,据说10组里@五岳散人 只吃出2只阳澄湖的,但选了6只太湖的。打赌当然是彻底输了,但他还是不是个合格吃货?6只太湖蟹是不是蒙的?我算了下,假如是蒙的,蒙着6只的概率是5.69%。反过来说,不是完全蒙的概率很高。 下次再盲品时,我帮忙设计规则。
奥卡姆剃刀V:没心情看好声音,一直在思考螃蟹问题,现对不妥假定而认错[害羞] 歧义是【某种特定蟹】,此特定指的是散人认定的最好口味,开头听网友说6个,5%多概率接近排除蒙了,后听说5个,13%比选出3个的26%最大概率更加没有显著性,而且这都基于有一组最好吃的假定,这个假定不妥。但在该假定下分析都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