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30秒告诉我们如何改善自由微博
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天涯咫尺客”

天涯咫尺客://@杜导斌: 支持公开庭审。//@王荔蕻909: //@李方平律师: 被寻衅律师。//@刘晓原律师: 强烈建议将来审理秦火火案时,以电视直播方式公开庭审。我也曾因为在网上发帖寻找被失踪的律师,被控涉嫌寻衅滋事遭过传唤。由我来担任辩护律师,也许会是最佳人选吧!
胡锡进V:建议公开审理秦火火案,给他法律所保障的充分辩护权利,让社会了解案情。这对于让秦火火的支持和同情者服气,对人们针对网络管理达成共识都有好处。
天涯咫尺客://@隆裕太后: 留言很精彩。想不到还成了新浪热门贴。
隆裕太后:薛蛮子嫖娼的消息为什么首先由孔庆东发布?大公网发布时间为今日上午9:00时,人民网为今日上午10:07时,平安北京为上午11:12时,而孔庆东发布时间为今天凌晨1:43时。这是为什么?
天涯咫尺客://@刘胜军改革: //@但斌://@方泉://@赵晓://@荣剑2010: 在真相出来之前,也即是在薛蛮子自己说出真相之前,我建议大家都不要妄测这个事情的内幕,也不必匆忙对薛的道德水平予以评价。在目前的这种环境里,真相是我们唯一可以等待的东西,只有在真相明了之后,我们才能对相关的人和事做出道德评价。
刘胜军改革V:【关于@ 薛蛮子 嫖娼事件的看法】1、不排除被做局可能;2、即使被做局,也是个人污点;3、嫖娼和公知既没联系,也不影响日后继续做公知;4、在明显无法禁绝嫖娼情况下,应实行娼妓合法化。既可以减少性病传播,又可避免“扫黄”被作为选择性执法工具;5、官员嫖娼一般涉及腐败,而薛的行为只是道德问题
天涯咫尺客V://@徐昕: //@朱智勇- : 两种声音,尖锐对立。
徐昕V:【人民论坛:宪政开万世太平之路】王振民:实施宪政是党经过60多年艰苦探索,付出巨大代价后得出的结论。只有励行法治,切实确立宪政,才有可能真正跳出历史周期率的支配,彻底解决党长期执政和国家长治久安的制度和体制问题。把实施宪法政治与党的领导对立起来,是极其错误的。http://t.cn/zQDJEU5
天涯咫尺客V://@古今大管理: //@徐昕://@叶海燕宝贝: 说司马南,孔庆东是爱国学者,在第几秒啊。我想膜拜一下这句话。[嘻嘻]
雾满拦江V:秦火火视频(图片):秦火火薛蛮子团伙,中国最大的网络黑社会……是外资控制中国铁路的开路先锋,诋毁诬蔑孔庆东司马南等爱国学者……请问,网络黑社会在法律哪条哪款?孔庆东司马南的爱国学者是谁授予的?证书编号是多少?建议警方央视用常识说话,不要使用没有定义的主观语言!http://t.cn/zQejnjG
天涯咫尺客://@卢清才: //@公民监政: 自己的家属在国外,还有脸说爱国!
彭园v:【罗援名言:我的家属去了美国,并不代表我们不爱国】我绝对相信你爱国,这个说“军费完全透明西方国家也做不到,不能陷入西方国家的透明陷阱”的将军,他爱的是给他带来荣华富贵、无限特权的国。这个要“内惩国贼”却又大呼“亲爱的人民,我们要战斗”的将军,为什么不把亲爱的人民一起带到美国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天涯咫尺客://@图个什么: //@曾经的一个传说: //@贾庄有民猪:蒋走之后无中华//@合肥甘文斌: //@依然转世: //@导演高晓舰: 明亡之后无华夏,崖山之后无中国,满清之后无汉人,内战之后无英雄;文革之后无信仰,共产之后无文明,改革之后无道德,宇宙之后无灵魂……[抓狂][抓狂][抓狂]
作家-天佑:清末还有五大臣出国考察宪政,而今,谁提宪政谁可能就会被视为体制的异类,为体制所不容。百年轮回,居然连宪政都成了禁忌,中国人真是不幸。
天涯咫尺客://@旁观者马勇: 回复@阎克文th5:是的。今天重新讨论宪政的必要性,是显得有点怪异、不可思议。中国的未来确实应该是怎样落实,一项一项地落实。 //@旁观者马勇:有宪法必有宪政,无宪政,宪法也不神圣。——这个判断绝对正确。
谢文:胡德平读《旧制度与大革命》:绝不可忘过去革命|旧制度_新浪新闻 习近平总书记说:宪法的生命全在于实施。我想,有宪法必有宪政,无宪政,宪法也不神圣。这是惨痛经验的总结,不知此判断妥否。 http://t.cn/zQYh6uL
天涯咫尺客://@大藏布: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财经网:【人民日报海外版连续第3天谈宪政:在中国搞所谓宪政只能是缘木求鱼】 当下中国盛行的“宪政”概念体系,本质上是一种信息心理战武器,就像当年为瓦解苏联而力推“民主社会主义”理论一般。其实质是要按美国宪法来修改中国宪法,颠覆“人民民主专政”国家政权,恢复资产阶级专政http://t.cn/zQNx4ym
天涯咫尺客://@山水一生的世界: //@自由基005://@章文的文章: 凡违背宪政的均是垃圾[威武]
赵晓:徳孤:现在的中国,又到了历史转折的关键时刻了,人们不能够再一次错过宪政了。任何与宪政相违背的都是可以被抛弃的。这个主义那个思想,凡违背宪政的都是拉圾,不仅不是中国的,而且还是被世界人民所抛弃的,是人类的垃圾。而宪政已经被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所实行,是人类文明所共有的。
天涯咫尺客://@山寨共和: 转发微博。
荣剑2011:不管三中全会是否能推出重大改革举措,至少现在没有任何迹象可以表明,这个会议将会成为一个转折。因为迄今没有任何关于改革的思想动员,提倡解放思想,破除旧的意识形态教条,相反,人们从主媒上看到的是连篇累牍的反宪政的谬论。只有思想解放才可能形成改革共识,按照目前的思想状态,改革何以可能?
天涯咫尺客://@零零八balingling: 转发微博
曹思源:笑蜀有句名言:爱体制,爱权贵,是假爱国,我们爱人权,爱同胞,才是真爱国。
天涯咫尺客://@精转评: //@刘晓原律师: 转发微博
凤凰博报:【苏联有多惨的数据】:韩国民主元年:1979年,人均1500美元,2012年为23000美元。台湾民主元年:1989年,人均为5000美元,2012年人均20000美元。日本民主元年:1950年,人均112美元,2012年人均46000美元。俄罗斯民主元年:1989年,人均低于200美元,2012年,人均为12700美元。@俄罗斯之声
天涯咫尺客://@作家-天佑: 王小石头儿太牛逼了。//@坐井观天的专家: 我党给王小石害苦了,应该铢全家。真是猪一样的队友 //@香山老道://@窈窕老淑女://@作家-天佑:[哈哈]//@还是个俗人: 太惨了,赶上32年乌克兰自然灾害了[泪]
作家-天佑:个人给普京一个建议:俄罗斯政府应该给@王小石头儿 写封感谢信,感谢他以另类的方式向中国民众宣传了俄罗斯自打实行民主制度以后的进步,同时,邀请他访问俄罗斯,让他再写一篇文章《民主制度下俄罗斯人民苦不堪言的悲惨生活》。
天涯咫尺客://@刘胜军改革: //@赵晓:如果视宪政为歧路,必然还会出现如薄那样的不择手段的权力争竞者。当宪政被斥为邪路,自上而下的改革实际上就已经关闭。民心绝望透顶时,由公民社会推动的自下而上的公民不服从、维权、抗争便开始了。改革的希望,不可能靠下一记飘忽不定的耳光!
赵晓:去年如果没有那一记耳光,今天很可能是他唱得红透半天;今年如果不去纠正神马模式的荒诞,明天他就有理由要求翻案。政治要与法律分开,但也不能回避政治并试图用法律手段解决政治问题。"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演。每个有责任的党员和领导干部都应该有紧迫感。"
天涯咫尺客://@旸谷雨: //@梦秋雨围脖: //@韦哲微博: 老子支持你!!!
李文的围脖:西北政法大学副教授谌洪果:什麼是宪政?就是公权力要有制衡,私权力要有保护,但现在不许讲,这不是逆历史潮流而动吗?老子偏要讲,我就要在公开的场合说,为啥不讲呢?我作为一个法学的教师,你让我不讲公民权利,不讲公民社会、不讲司法独立,一个法学教师,他还有什么资格站在法学院的课堂上?
天涯咫尺客://@杨子金英: //@阿宝背书的美好生活: //@土家野夫: //@陈晓阳改革: //@潘石屹: 这我就放心了。 //@王冉:非常同意。
于建嵘V:最近,几篇否定“宪政”的文章,把理论评论界搅得很热闹。有朋友担忧,中国政治又要发生大转折了。我认为,没有什么可怕的。今天没有谁有能力将利益高度分化的中国重新带到文革式的政治社会。那是需要神化的领袖、资源垄断及信息封闭的政治环境的。今日中国只有推进公平公正、实现宪政民主,才有前途。
天涯咫尺客://@镜子里的男孩: 好!有种!!!
禾XX皆:操你妈红旗和混球,爷今天还不兜圈子了——反对宪政就是历史的罪人,人民的敌人!什么叫“宪政是资本主义元素”,宪政是全人类共同创造的文明政治,老一辈革命家为之抛头颅洒热血,难道社会主义跟宪政对立?去问问中共中央,如果中共中央明确表示我国不实行宪政,我今天就磕死在你们丫面前!立字为证!
天涯咫尺客://@32码: //@未得糊涂: //@大胡子在NY: //@宁波克望: //@吴魁明律师:习总最终要说:众卿误我!//@曲径通幽的爱: //@游精佑: //@春风过驴耳:惭愧,看了雪忠先生这一席话,才觉得杨晓青确实没说错,社会主义和宪政确实是不兼容的。我也选择宪政。
新常识2019:现行政制和宪政互不相容,我和杨晓青教授对此看法一致,不同的是她赞成现行政制,我自己则赞成宪政。但作为学者,她比中国大多数法学学者更坦诚、更具有表里如一的学者品格。中国有很多赞成宪政的学者,一直都在自欺欺人地试图说服公众和当权者:在不改变现行政治结构的前提下,宪政仍是有可能实现的。
天涯咫尺客://@徐昕: //@北欧弓箭手 : 关键词: “两面派”
徐昕:【《新民主主义的宪政》】1940年,毛泽东在延安各界宪政促进会成立大会上的演说:宪政是什么呢?就是民主的政治…多年以前,我们就听到过宪政的名词,但是至今不见宪政的影子。他们是嘴里一套,手里又是一套,这个叫做宪政的两面派…真正的宪政决不是容易到手的,是要经过艰苦斗争才能取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