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阎克文th5”

阎克文th5V://@雷颐: //@章诒和: 这个要转,一视同仁嘛。//@律师文摘: //@奚正仁的小屋: 这是个问题哈!!
茅于轼V:今天秦火火因造谣诽谤被公诉受审。2012年网上盛传我接受美国五千万美元特务经费被通缉,逃入美国大使馆。这是不是谣言?是不是诽谤?但此事从来没有追究过。这算不算选择性执法?是不是这意味着以后只要是对我的任何谣言都不会被追究?
阎克文th5:鼓捣现代政治,按照韦伯的说法,不能缺少政治教育、政治训练、政治成熟、政治抱负构成的基本素养,这不是靠自命不凡大言不惭就能解决的问题。你要真觉着自己是块玩儿政治的料,恐怕就不能不耐心琢磨一番,以免落到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可怜境地,自己栽进火坑无所谓,害得别人血本无归,那就不可饶恕了。
阎克文th5V:【http://t.cn/8kgkUmw】整整一个月前的报道,《中华时报》1月29日称,当天已开始正式传达。现在又有传言,说两会之前正式公布。真替这些喉舌捉急,靠这种把戏能玩儿出什么名堂来呢?
阎克文th5V:1950年今天,蒋经国就任国防部总政治部主任,开始进入权力中枢,1978年成为第六任总统,10年后在第二届总统任内病故。若从1972年担任行政院长算起,小蒋实际统治了16年,1986年3月下令成立政治革新小组研究政治体制改革,9月,表示将要解除戒严并开放党禁报禁。由此中华民国大为改观。
阎克文th5V:中东民主化的乱局,给民主之敌送上了栽赃民主的好把柄。可是,用不着多么复杂的观察就能看出,操蛋的并不是民主本身,而是“民主派”。这也有力地提示了旁观者,如果轻易相信扯上“民主派”大旗在道义上就不容置疑,扯旗的人也没有权力私欲更没有狗苟蝇营的把戏,那你趁早,干脆就别胡扯政治蛋了。
阎克文th5V:制造昆明惨案的团伙没有提出任何政治社会经济宗教诉求,看上去只是为杀人而杀人, 今天坠毁的客机未遇恶劣天气,航油够多飞两个来小时,没有发求救信号,重大突发机械故障似不大可能。这种极为反常的事态,有没有骇人听闻的背景?
阎克文th5V:忘记是谁的论断了,说是道德的动机一般都在道德之外。这与韦伯对“subjective meaning”的分析倒是高度吻合。由此就不难理解,诚实的道德缺陷也许要比技术性道德纯洁更值得尊重和信赖。不妨说个大白话,谁也甭TMD跟我这儿伪装道德清纯,尤其是在政治上!
阎克文th5V:看上去好像众所周知,暗箱政治水深似海黑不可测,但实际上,一碰到具体事态,就很少有人记得这个价值判断的教条了,说明事实判断并不是个轻而易举的智力活动,比如从陈云至今一脉相承的那个正宗毛系匪帮,居然没有几个人舍得相信他们的黑暗程度有多么惊世骇俗!是什么力量在苦心孤诣地掩盖这个事实?
阎克文th5V:一百多年前韦伯曾预言说,律师和记者群体将是西方政治家的主要来源之一,这是现代性统治秩序理性化的一个突出标志。事实证明,此言确实不虚。不过,咱这里要想出现这个标志,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比如说,一个绝对的高大上记者,看他的政治言说却像亲眼目睹一头野猪爬梯子,你就没法不相信这个判断。
阎克文th5V:20多年前曾牢牢记住了前人的一个观察经验,简单说就是,靠伪装清高和卖弄教条对付政治问题,充其量也只能掩盖一下事实认知能力的残障程度, 既不可能解释、更不可能解决问题本身,与政治智慧更是风马牛不相及。现在越来越觉着,这的确是个颠扑不破的truth of life,不论现实已经变得多么复杂。
阎克文th5V:进博物馆了,离萨达姆、列宁之类雕像的归宿已经不远了吧?【http://t.cn/8Fu8SGN
阎克文th5V:【http://t.cn/8FQspUD】智商与情商兼备,观念与实务统筹,责任伦理与信念伦理并行。
阎克文th5V:请教一下@美国驻华大使馆,美国亲民主党的权威媒体屡屡参与传播中国政治八卦,不知主要是出于什么考虑?美国之音的时事大家谈节目固定嘉宾何频,早先到处自称是何叔衡的侄子,现在好像也是八卦宣讲团的主要成员之一,这里头有没有猫腻啊?
阎克文th5V:如果自命不凡的政治”精英”,所能展示的最突出的政治智慧,不是发现问题的深层结构和解决问题的路径,不是诚实的事实认知和有眼光的因果判断,而是卖弄语无伦次的政治教条乃至无中生有的政治八卦,老实说,还是趁早收摊儿算了,供人无情蔑视倒在其次,关键是显得太怀才不遇,很容易得抑郁症,划不来。
阎克文th5V:阿伦特的政治论说,虽然由于形而上学的构建和诗意的情感而招来人言人殊,但至少在两个问题上她是没有争议的,一是力主制度化的自由,一是反对一切绝对主义政治。这反映的不光是德国古典哲学对她的熏陶,更多的是当代宪政共和思想与现实的内在要求。
阎克文th5V:想象一下,一个人的理财能力如果仅限于把每月几百块钱玩儿得井井有条,你要是忽然给他几千万,甚至仅仅许诺给他几千万,他会神智错乱到什么程度?——”网络政治家”观感。
阎克文th5V:刚才听家里老太太表示纠结,怎么红色娘子军又搬出来啦?真是作孽噢,要是给现在的姑娘们发杆枪,还不知道枪口冲哪儿去呢! 😃
阎克文th5V:这检察官,应该立即升任总检察长兼政治局副局长[思考]【http://t.cn/8FMkBSt
阎克文th5V:文革批判的阻力之大,到底和谁有关?不妨想想2012年3月9号两会重庆团记者会上的场面,谁还记得薄熙来是怎么说的?不过,那个说法明摆着迅速被刻意冲淡了,为什么?同时也有人认为那是他垂死前发出的要挟,可事实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