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麦卡锡的blog" on Sina Weibo

麦卡锡的blog://@吴伟bj://@冬眠熊2010: //@崔小平律师: //@谢文://@米家那个山: //@王周生://@白说还在说: 一旦穿号衣,要给党丢脸。 //@章立凡:官民有别,中外有别,党内外有别。
观世音童V:向各位请教三个问题:第一,薄熙来公审时不戴手铐脚镣也罢,为何连号衣也没有穿?第二,上海四名法官集体用他人贿赂招嫖,怎么看不到后续他们被抓穿"囚衣"报道,一张图片也见不到?第三,薛蛮子嫖娼一抓,为何报道铺天盖地,立马被传上号衣?不是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难道穿个衣服还有因人而宜?
麦卡锡的blog:回复@文字侠客:顶! //@文字侠客:薛蛮子可以做某药或某饮料的形象代言人了。建议王老吉或加多宝聘请他,两家现在竞争是白热化状态!如请薛蛮子代言,现在肯定火!广告语我都拟好了:喝了加多宝(王老吉),60岁照样打双飞!@加多宝凉茶@王老吉大健康产业@任志强 [思考]
脂肪女人2:为啥主流媒体大肆宣传薛蛮子的性能力呢?60岁了还经常双飞,好厉害耶!
麦卡锡的blog://@游荡2008:毛粪咋解释//@为常识而奋斗://@掙脫V枷鎖:老毛说这话,必须定性为境外敌对势力//@新脑力刘文华:拥护毛主席的教导//@谓贤:这话幸亏是1943年讲的,要是搁在2013年讲,就属于境内外敌对势力的言论。
麦卡锡的blog:共X谠是土匪加邪教//@公民监政://@大牛闲话:对民众的压榨的招数是层出不穷。//@上海美途旅游: 改革就是怎样把民间的财富挤榨到政府、利益集团手里,是一种革命,革人民的命,让人民走投无路......现在就直接抢了。
公民监政:香港药价远低于内地,一种抗癌药便宜万元 评:香港是高收入,低物价.我们是低收入,高物价.都是一个中国,差距怎么这么大呢?改革至今,房价、药价、油价、物价,哪样不让百姓寒心?要涨价时就叫与国际接轨,尼玛怎么不让国人收入与国际接轨呢?无耻!@正义者公益联盟 http://t.cn/zQREd6T
麦卡锡的blog:佩服! || @钟殿舟: 帝制的根基之一,就是资源控制在自己手里,否则,资源下放,你拿什么收买地方,地方诸侯为什么还要听你的,不听你的,你的权力又何在?权力不存,帝制何在?这个将资源分出去的观点,很好,不过,帝制就要因此而灭亡。所以,结果你懂的。 http://t.cn/zQSH2xw
麦卡锡的blog://@吴伟bj:公开的以权谋私而已。 //@何兵: 在目前这种体制和权力架构下,必然会如此。 //@任志强:不是个别。
新浪房产:【北京等地部分经适房被曝成国企福利房权利房】近日北京等多地曝出,原本针对中低收入家庭的经济适用房成为个别行政单位和国有企业“定向房”。房屋面积超大,地段优越,配套豪华,按照行政级别分房,普通市民只能望楼兴叹。经适房沦为“福利院”“权利房”,保障房到底保障了谁?http://t.cn/zQwI1xk
麦卡锡的blog://@内蒙古维权反腐://@摆古论今: 转发微博
杜楠爆料:大清乾隆雍正年间仓库烧了不少,官员贪污腐败对不上账,皇帝派“清纪委”一来就着火,这是隐匿罪行最好最简单的办法。任总说:凡是中字头的,因为对不上账,早晚都得来一次大火,既然中储粮着了,中储棉也着了,看来还得有中储肉、中储菜、中储油、中储饼、中储花、中储楼、中储铁、中储屄。。。转
麦卡锡的blog:共邪是人类第一大害
雁塔小木屋:钟志明,61岁,中将,沈阳军区副司令员,曾任总参军务部部长、38集团军参谋长。其子:钟轩宇,25岁,在英国迷奸猥亵当地女子被判6年。http://t.cn/zQvO684
麦卡锡的blog://@老饕嘉佑://@雨菡13Wong長安://@曼巴尔咖啡:转发微博
外貌協哙哙苌:深圳湾对面。前政务司司长陈太。[吃惊](转发)
麦卡锡的blog://@北极猫仙://@为常识而奋斗://@幸运的罗老师://@王双增的博客://@一孔之见V: [偷乐]//@biaoge41: 脂肪理论才是真理! //@独行的驽马:人民就是一块遮羞布而已 //@戴纳-休特17世:转发微博
脂肪女人:人民日报说:没有人民的支持,党什么事也办不成。这话谦虚过头了。反右没人民支持吧?办成了。大跃进没人民支持吧?办成了。文革没人民支持吧?办成了。如果非说是人民支持,那就等于人民都是傻逼。其实没有党的支持,人民啥也办不成才是真的,比如公布财产比如选举——提倡的几个“人民”倒给办了!
麦卡锡的blog://@北极猫仙:邪教理论赶快取消!//@邓相超:全国高校这两支队伍到底有多少人,我一直没问到确切数字,但仅陕西省一省仅辅导员就多达6605人。//@邓相超: 我国高校有两只庞大的别国少有队伍:一是所谓的政治思想品德教师 ;二是辅导员。@龙佛书生崔崔://@陈业文新大都: 周教授建议深得民心。//@拍
作家-天佑:【专家建议取消马列课程】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发微博建议:在大中专学生课程中取消这个论,那个论性质的课程。其对他们就业和创业毫无用处,是当大领导用的知识。如果学太多,他们失业了,拿着资本论去农民工的工棚,宣传受剥削压迫理论,将是极大社会动乱的不稳定因素。 为什么执政后还要学革命理论?
麦卡锡的blog://@徐莹-二世://@谓贤: 自建政以来,始终为“兑现”在消耗政治、经济和文化资源。假如像煤一样挖完了,又该怎办?//@章诒和: 转//@吴稼祥: 因为承诺的没有兑现。
杨锦麟:又是七一。香港回归十六年了。十六年前今天,香港黑色暴雨警告,英国人在狂风暴雨中离开了添马舰基地,中国政府在会展中心举行了隆重主权回归仪式,那一晚的香港,有风有雨,但政治上风平浪静。经过十多年过渡期的适应,绝大多数港人接受了主权回归的现实。但十六年之后,香港却进入了新的政治动荡期。
麦卡锡的blog://@天公开唔://@似水柔情我来也: 转发微博
天公开唔:【惊人贪腐,何时能休】经权威测算:近二十年贪腐流失近270万亿,厅局级可捞350万以上者不下9000之众,连续坐庄升职者贪腐1亿者在2000人之众,捞取200亿的权利家族不下300家.雷政富做厅级高官近5年贪污至少在3000万以上,他贪350万谁会信;另外,几千个贪官何时抓完?早抓早完,抓就玩完,不抓也玩完。
麦卡锡的blog://@天公开唔://@天公开唔: //@小愚儿的微博2011: //@天一亦飞 //@八斗愚公: 习以为常的共贪地锅!
天公开唔:【惊人贪腐,何时能休】经权威测算:近二十年贪腐流失近270万亿,厅局级可捞350万以上者不下9000之众,连续坐庄升职者贪腐1亿者在2000人之众,捞取200亿的权利家族不下300家.雷政富做厅级高官近5年贪污至少在3000万以上,他贪350万谁会信;另外,几千个贪官何时抓完?早抓早完,抓就玩完,不抓也玩完。
麦卡锡的blog://@华夏正道:[xkl怒火]//@徐昕: 博主这是要被封号的节奏[挖鼻屎]
香港在線:江苏泰州靖江市工商局每年吃喝费用达300万元,该局餐厅仓库堆满整箱的茅台、五粮液、梦之蓝等高档名酒。之前香港曝出前特首曾荫权和他的政府班子三司十二局,两年花费50多万港币买酒,被立法会议员臭骂穷奢极欲,甚至要求廉署介入。这里真的不知道如何形容这帮共产党干部!他们已经无底线。
麦卡锡的blog:顶!这些人其实还是毛左的总后台。
媒体人王业龙:真正反对宪政民主的,主要不是反宪派学者,而是所谓“权贵资本集团”。其中的许多人其祖辈为革命打江山,“封妻荫子”被视为当然。加上后来乘改革开放之机,以权谋私而掌控国家经济命脉,自己成为巨富。这些既得利益者害怕改革,仇视宪政民主制度,宪政梦就是大逆不道,非严厉打击取缔不可。
麦卡锡的blog:这只死左棍一边阻碍政治改革,一边又将自己阻碍政治改革造成的社会问题推到经济改革身上。//@袁迪可://@爱思考的猫二哥3世: 转发微博
爷们大风:邓力群的梦全都成了事实:梦到中国遍地是贪官;梦到了中国会有资産阶级;梦到中国有了黑社会;梦到有钱人杀人,逍遥法外,穷人有苦无处诉,共産党员脱离群众;梦到工人失业了,下岗了,资本家回来了搞剥削,农民没有地种,人民受二茬罪;梦到中国到处是妓女,性病,穷人把女儿送进地狱;等等。
麦卡锡的blog:左棍的理想就是自己的江山给自己的子弟,让老百姓永远当他们的奴隶,千秋万代。
爷们大风:邓力群的梦全都成了事实:梦到中国遍地是贪官;梦到了中国会有资産阶级;梦到中国有了黑社会;梦到有钱人杀人,逍遥法外,穷人有苦无处诉,共産党员脱离群众;梦到工人失业了,下岗了,资本家回来了搞剥削,农民没有地种,人民受二茬罪;梦到中国到处是妓女,性病,穷人把女儿送进地狱;等等。
麦卡锡的blog://@宪政陪审团:[鄙视]//@为常识而奋斗: //@瀟灑龍哥:[浮云][衰]
悍匪V:实在忍不住了,吐个槽:提起钓鱼岛,他勃起了;提起海参崴,他阳痿了。提起小日本,他高潮了;提起俄罗斯,他早泄了。提起黄岩岛,他英雄了;提起南坎藏南夜莺岛,他狗熊了。提起菲律宾,他爱国了;提起越缅印,他拉稀了。提起对内,他爷们了;提起对外,他孙子了。蛋都碎了……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麦卡锡的blog://@独行的驽马://@蓉蓉来啦://@苍桑不改志2962313365://@仙人花园:刚才开会还在说中国梦呢。没有行动就始终是个梦//@闲逛的月色
于建嵘:昨参加一个小型的形势分析会。我的观点是:1、意识形态混乱,有人试图以资社之争,而掩盖社会现实问题;2、强权部门夸大敌情,以求获得更大镇压权力;3、司法改革刚有起步,又受到反宪政思潮影响;3、民生政策没有新招,非法强拆和强征更为严重;4、反腐败虽有动作,却又将要求公开视为犯罪。深为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