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郭玉闪曰" on Sina Weibo

郭玉闪曰:今天是一個特殊的日子,用半年前的舊文遙祝敬意——「在索多玛,不服从的公民,归宿是幽暗的监狱与人们的遗忘,且不容讨论:索多玛的统治者,会让你闭嘴,让我闭嘴,让所有人闭嘴」...這是理想主義者面對城邦的必然命運。
郭玉闪曰:聽説宋彬彬劉進就文革道歉了。然後呢?卞仲耘校長的親人們,他們願意原諒嗎?對文革罪惡的清算,當事人道歉只是非常基礎的第一步。這種清算,一日不徹底,一日不過期。——附王友琴之《文革受难者之卞仲耘 》,極長,充滿令人心悸的歷史細節,膽小莫入。
郭玉闪曰:文革紀念五。來自王友琴,一份未知姓名的受難名單。。。以及細節,慘絕人寰的細節。
郭玉闪曰:文革紀念之二:《文革受难者之陈梦家》
郭玉闪曰:蕭瀚用生命寫的好文章,很長,推薦有耐心的朋友慢慢讀。不知道他轉世過250否?沒找到他的新ID。@阿花的伊萨卡岛
郭玉闪曰:熬過一年,這就到2014年了。願冬天更快過去,願我的朋友許志永、王功權早日自由:在早春的某日,溫暖和煦的陽光里,大家一起曬著溫暖的陽光,互相奚落,開懷大笑。
郭玉闪曰:茅于軾老師十一年前的文章《人權與中國經濟》,是他最好的文章...之一。
郭玉闪曰:抱歉,此微博不适宜对外公开。如需帮助,请联系客服。http://t.cn/z0D6ZaQ
郭玉闪曰:各位飯友,自今日起,我不再擔任送飯提名人。一個月前即向大海委員會提交了辭呈,遷延至今方宣佈,致歉。過去半年,得到大家諸多幫助,一併致謝。江湖之道,守護相望。唯其義盡,所以仁至。雖不再提名,願與大家一起繼續努力。
郭玉闪曰:今日解禁,重獲自由。本次被軟禁,自7月8日始,歷九九八十一天。比當年袁世凱稱帝時間少了兩天。有些中國夢,好就好在夠短。阿門。
郭玉闪曰:王功權先生今天上午11點半被北京警方從住所傳喚帶走,涉嫌罪名為:聚衆擾亂公共場所秩序。雖為傳喚,實則自9點半開始抄傢兩個小時,收走一部电脑、两个镜框和若干公民徽章。——雖然早有預期,但發生時依然難掩震驚。希望朋友們都能密切關注功權兄的安危。願他平安。
郭玉闪曰:砍了腦袋不過碗大疤。//@土家野夫: //@天使夏说:最近我天天在做噩梦!//@谢文:转发微博
王瑛006V:有人问,抓王功权可以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吗?我说,够呛。怕的,早就怕了;不怕的,更不怕了。只是,要走的,走得更快了。不要搞得只剩贪官和暴民,那样的中国梦就只剩下恶梦了。
郭玉闪曰:《唉,人吶》——記一場對話。有點長,願意看的就瞅瞅,不願意看、又想繼續罵人的,只要你開心,請繼續。不願意看、但想來我這因悼念我墜入糞坑而開party歡樂的,來吧,願你滿足。我只是較真過頭,累了,也疲倦了。
郭玉闪曰:哦,今日方知,雪忠先生因為“炮先生”傷自尊了。抱歉,安慰。珍重聲明,張雪忠先生雖然向笑蜀文章開砲,但他本人絕非口炮。他政治態度決絕,近年來又衝在第一線,且從不標榜自己。——然後...能回到事實與邏輯上嗎?鄙意,公共言論中任何嚴肅或自認偉大的主張,唯一及格線是:邏輯自洽、事實準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