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阿花的伊萨卡岛”

华文好书七月榜单:不容错过的10本新书 WeChat ID qqculture Intro 文化高地,文艺之美。 腾讯华文好书七月榜单出炉啦! 这期既有清代档案里... 更多
阿花的伊萨卡岛:雷洋案发生至今,我们和几个朋友始终对这个案件的诸多细节感到困惑。过去一周里,大家多次去案发现场观察,最终形成了这篇报告,我们所用全是公开证据,也并不能得到确凿结论,但雷洋已经死了,他没有办法再为自己辩解,我们活着的人,只能努力为他穷尽每一种可能性。http://t.cn/R5wCmZD
阿花的伊萨卡岛:这是玉闪的律师李瑾,谢谢大家这一年对玉闪小何的关心。今天凌晨见到瘦了三十斤的胖子(好像已经不能称之为胖子了),大家都哭,就我一个人一直傻笑,显得我非常无情[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李瑾律师:恭喜小何和玉闪回家。玉闪和阿潘现在家陪家人,无法一一回复朋友们的问候。感谢所有关心和帮助过玉闪的朋友们。[鲜花]
阿花的伊萨卡岛:既然屏蔽就再发一次吧。
阿花的伊萨卡岛:布罗茨基《我们称之为“流亡”的状态》:无论如何,如果我们想发挥更大的作用,一个自由的人的作用,那么我们就应该能够接受,或者至少能够摹仿自由人的失败方式。一个人自由的人在他失败的时候,是不指责任何人的。
阿花的伊萨卡岛:得翻墙,评论图片里有读者发了截屏全文。
少女花影:今天我发华日中文网上的文章:《火刑架上的传知行》http://t.cn/RAFGbwA,有能打开的吗?
阿花的伊萨卡岛:最后一次见到玉闪,就是我们一起在院子里烧烤。 //@阿潘茶馆:傻兮兮的读书人。那院子,你怕是再也住不上了。
周燕310:读书人郭玉闪
阿花的伊萨卡岛:我这里打不开图片,先转。
阿花的伊萨卡岛:转发微博
赵思乐feminist:新年了,在里面的TA们不能被遗忘!#让民心片淹没看守所#
阿花的伊萨卡岛:昨天听说有老人因为APEC被赶出医院,今天又看到奶站说那几天不送奶,觉得这个政权真是把我们当狗,家里来客人了就要关在笼子里,怕我们窜出去会咬人。
阿花的伊萨卡岛:刚才转阿潘的文章,马上被屏蔽了。
阿花的伊萨卡岛:长假前最后一次和玉闪聚会,他生火,我们烤鸡翅羊肉,当时约好过几天来我家,他爱吃我做的剁椒蒸肉,后来他就被抓了。这几年朋友们一个个消失,但这么亲近的朋友是第一次,这几天完全懵掉了,现在稍微回过神来,事已至此,只能希望他在里面身体还好,能吃到肉。
阿花的伊萨卡岛:心神不宁看了一天香港的新闻,本来打算写的文章一个字没写。坏消息太多了,有时候会疑惑世事如此,我个人那些微不足道的创作到底有何意义,但更多时候,我都鼓励自己正因世事如此,我更要好好生活好好写作,不要对被奴役失去痛觉,但也不要被奴役摧毁。
阿花的伊萨卡岛:请问哪里可以看到香港的电视台呢,翡翠台官网说看不了。
阿花的伊萨卡岛://@廖伟棠: 請關注
铁棒栾廷玉点将:#香港徹夜未眠# 今天起,香港的圖片主要在這裡發佈
阿花的伊萨卡岛://@猫财经: “领导都不见了,人心惶惶,都不知道下个被抓的是谁。”来自现场的声音。//@猫财经: 一个女员工哭着对沈颢太太(江华)说,现在大家都无心工作,领导都不见了。江华说:“希望很多人和我站在一起。”
猫财经V:【沈颢太太维权进行时,要求见丈夫】21CN总裁沈颢的太太在289大院举牌讨说法,要求见丈夫。她说,沈颢在家很沉默,从不把工作带回家。
阿花的伊萨卡岛:最近几天的消息:伊力哈木被判无期,滕彪被法大除名,前同事曹保印被刑拘,以前南方大院里的著名才子沈灏被带走。控制不了WTF的感慨,晚上就着一份土豆丝吃了三碗饭。
阿花的伊萨卡岛:晚上看了《熔炉》,萧老师很生气地说:以后这种正义得不到伸张的电影就不要叫我看了,这种故事我还需要看电影吗?
阿花的伊萨卡岛:看守所里审问犯人还没有全程录音录像,大学老师的课堂首先做到了。
阿花的伊萨卡岛:想到伊力哈木的漂亮女儿和两个小儿子,难过得一个字都写不出来,我们都太软弱没用了,只敢动动手指头支持那些真正勇敢的人。
阿花的伊萨卡岛:不敢相信会判得这样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