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30秒告诉我们如何改善自由微博
FreeWeibo

"@树下野狐" on Sina Weibo

Wikipedia: 树下野狐(1976年3月15日-),本名胡庚,是一位中国当代奇幻小说作家,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網路作家协会理事。 …

微信号 kanjian6666 | 功能介绍 看懂中国之美 | 已故的张学良将军写过一首打油诗:“自古英雄皆好色,未必好色尽英雄。 我虽并非英雄汉,唯有好色似... more
树下野狐:上海封城期间,两千六百多万市民体验了从“高度商业化的市场经济”到“高度管控的计划经济”的骤然转变,结果大家都看到了。有人说,那不叫计划经济。那么请问,除了官方计划供给,没有任何自由市场的商业买卖,甚至连看病急诊、出门呼吸……都需要批准的社会形态,叫什么呢?居然还有人向往这种生活方式,觉得很公平。嗯,猪圈里的猪,也是这么认为的。收起全文d
树下野狐:想说节哀,可是我的眼泪却掉了下来。
树下野狐:原博的左图中,对哪些没有成为新闻,哪些反倒上了新闻感到悲愤,其实大可不必。新闻往往是稀奇少见、反常出奇之事,比如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所以这么一想,就不奇怪了。//@杨晓春://@沈泽丹:转发微博
树下野狐:哎,这个社会对幽门螺杆菌、乙肝、甲肝病毒、艾滋病病毒……等高传染性、高致命病率的病毒、病菌及病人太忽视、太冷漠,太歧视了。幽门螺杆菌传染性极强,一不小心就会发展成胃癌;乙肝甲肝转化为肝癌的机率也不小;艾滋病致死率更是近乎百分之百……这么多传染性不下于奥秘克戎、致死率却远远胜于它 ​​​​...展开全文c
树下野狐:据说,那些宣布疫情结束、与奥秘克戎共存的国家都经济崩溃了。 ​​​​
树下野狐:油门刹车一起踩,通常产生的结果是“漂移”。//@杨晓春://@安迪斯晨风:拔河比赛……
树下野狐:我个人极其讨厌朱某。但我觉得,尊重真相是最重要的,否则法律必在质疑中失去威力。捍卫法律公正,坚持程序正义,才能从根本上保护所有女性的尊严与权利。
树下野狐:请问一下各位:是不是看不见我这条微博了? ​​​​
树下野狐:开完十万人大会,股市连高开都没有,直接往下暴跌。还是那句话,孙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您不揭开山顶的梵咒,光喊加油,他是保不了唐僧去西天取经的。 ​​​​
树下野狐:孙悟空被压在五指山下,不揭开那张梵咒,他是保不了唐僧去西天取经的。//@李天飞大话西游:好家伙,这么多人,历史上也是首次吧//@科技深度IN: 问题严重了//@来去之间://@宁瑶Lois:如果以此标准,按照全国2844个区县计算,这次会议的规模将超过十万人。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树下野狐:啊这……
樱雪丸:你真要说想不到吧,其实也没啥想不到的 ​​​​
树下野狐:我们肯定正生活在一段会被详细记录的历史里。有些人会流芳千古,有些人会遗臭万年,有些人可能会被影响三代,有些人可能是最后一代。 ​​​​
树下野狐:首先,我国没有任何一条法律(包括防疫法),说明可以将一个健康(阴性)的公民从其家中强行拉走隔离。个人的人身自由与财产权不受侵犯,是我国宪法的基本条款。如果执法机关要强行破门抓走健康的公民,首先得走流程让人大修改或通过新的法律。否则就是公然违宪、践踏法律。其次,病毒在物体表面存活时间以小时计,即使最极端的情况下,奥密克戎存活时间也不可能超过十天。被拉走隔离的“阳性公民”回到家时,病毒早死了。消杀你个ji儿呢?再次,入户消杀意味着对业主的财产(书、电脑、家具、衣服、私人物件…)造成不可逆的损害,这还不包括财产遗失的可能。哪怕是“阳性公民”,你也不能以防疫消杀为名,未经其允许,破坏、侵害其私产、除非获得其本人的事先授权。否则所有造成的损失应由消杀者及“颁布命令者”按损失的最大范围予以赔偿。最后,法律是所有人遵守的共同契约。依法治国是建立在法律不被歪曲解释、单方践踏的基础上。如果执法者不遵守法律,违宪违法,那么要么严肃追究“执法者”的违法责任,要么整个社会就该将被践踏的契约推倒重来。收起全文d
树下野狐:本人没有删除这条微博,特此告知。 ​​​​
树下野狐:宪法是共和国的根本大法,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否认或践踏宪法,就是质疑乃至颠覆共和国。
树下野狐:首先,我国没有任何一条法律(包括防疫法),说明可以将一个健康(阴性)的公民从其家中强行拉走隔离。个人的人身自由与财产权不受侵犯,是我国宪法的基本条款。如果执法机关要强行破门抓走健康的公民,首先得走流程让人大修改或通过新的法律。否则就是公然违宪、践踏法律。其次,病毒在物体表面存活时间以小时计,即使最极端的情况下,奥密克戎存活时间也不可能超过十天。被拉走隔离的“阳性公民”回到家时,病毒早死了。消杀你个ji儿呢?再次,入户消杀意味着对业主的财产(书、电脑、家具、衣服、私人物件…)造成不可逆的损害,这还不包括财产遗失的可能。哪怕是“阳性公民”,你也不能以防疫消杀为名,未经其允许,破坏、侵害其私产、除非获得其本人的事先授权。否则所有造成的损失应由消杀者及“颁布命令者”按损失的最大范围予以赔偿。最后,法律是所有人遵守的共同契约。依法治国是建立在法律不被歪曲解释、单方践踏的基础上。如果执法者不遵守法律,违宪违法,那么要么严肃追究“执法者”的违法责任,要么整个社会就该将被践踏的契约推倒重来。收起全文d
树下野狐:分享图片 ​​​​
树下野狐:不知道发生多少起转阴返家的市民被“居委会”、“物业”禁止回家的案例了。我就纳了闷儿,草泥马的,我回我的家,你有鸡毛权利阻挡?!惯出毛病来了,这帮杂种操的!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树下野狐://@恐怖大王李西闽://@十二鱼的桥:转发
小王尔德LittleWilde:不想再隐晦地表达愤怒,不想再转发下一秒就会被删的视频,不想再听一首两年前的春天就被下架的歌。想谈论自由、权利、歌颂真正美好的东西,而不是别人让我们歌颂的。同样也不想感谢是谁让我们吃上了饱饭,因为让我们吃上了饱饭的是我们自己日复一日的劳动。如果有人让你因为仅仅是得到了应有的尊严就去感恩戴德,那就操他们妈。收起全文d
树下野狐:我不是学法律的,对当下的上海,有很多基于法律常识的不理解,真心请熟悉法律的朋友赐教:我认为法律应该是对既有犯罪行为的一种认定与制裁,而不是对可能发生而尚未发生的犯罪行为的惩罚。比如说,我们不能说某人可能会杀人,就把他枪毙了;不能说某人可能会强奸,就把他抓牢里了;不能说某人可能会诈骗,就把他抄家了……我理解的对不对?如果我理解得对,那么一个奥密克戎阳性感染者,在得知自己阳性可能传染他人后,不顾公众健康,故意离开自己的家门,在公众场合去传染他人,造成传染的事实,需要接受相应的法律制裁,我认为是毫无疑义的。但如果这个奥密克戎阳性感染者,得知感染后,决定在家中休养,不出门,以免给他人造成健康影响,那么请问,防疫法能不能赋予执法人员权力,以“预防传染”之名,强制剥夺“阳性病人”的自由与尊严,乃至侵犯TA的财产权与人身权,不管TA的年龄、性别与健康状况,不顾其个人意愿,随意撬门闯入其家中,强行转移到限制其人身自由的地方,却不给任何实质的医治(很多方舱病人反应在方舱不提供医治,连退烧药也没有,并发生过病情转急后无人救治也不帮忙送医院急救乃至死亡的案例)?他们究竟是罪犯,还是病人?如果不是罪犯,他们有没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如果他们的行为可能要危害大众,法律是不是应该拿出确凿的证据?我们还究竟是不是“依法治国”的法治社会?让每一个孩子必须背诵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不是该得到贯彻与执行?收起全文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