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押沙龙" on Sina Weibo

Wikipedia: 押沙龙(天主教譯:阿貝沙隆;希伯来语:אַבְשָׁלוֹם "Father/Leader of/is peace", Avšalom,英语:Absalom或Avshalom)在圣经中是大卫王的第三个儿子,以色列国王,外孫女瑪迦是猶大王羅波安的妻子,以色列太皇太后…

最近的新闻,各个都是连续剧! WeChat ID meirirenwu About Feature 每天一篇原创人物报道,这里有别人一寸一寸活过来的日子。 五... more
押沙龙:关注我的网友里,没有毛粉吧?有的话麻烦说一声,我手动清出去。 ​
押沙龙:其实在微博之外,大家还是很相信通报的。你看腾讯新闻上五条评论都是支持通报的。所以说,不要用微博代表整个舆论。 ​
押沙龙:想起了《疯狂的石头》开头那一段:黄渤他们俩在车厢里卖宝贝,大家都躲开,最后就一个聋子坐他们旁边。 ​
押沙龙:梁惠王供职单位如果是商业公司,那只要他的言论给公司带来麻烦,开除他就没问题。但是他是大学教授。高等学府是社会机构,它的天然使命就是探索知识和观念的前沿。如果大学都要求老师必须和“主流价值观”一致,那主流价值观本身又如何演变和进步?梁惠王的有些话我也不赞同,但是如果大学都不允许教师...全文: http://m.weibo.cn/1446847653/4137029632121216
押沙龙:批评本来只是一种权利,但是当批评的话会被删除的时候,批评就成了每个人的一种责任。
押沙龙:雾霾严重到这种程度,大家只能说段子发牢骚,没有能力去发起人大质询,没有能力发起立法议案,也没有能力弹劾任何一级行政机构,没有任何能力将不满变成国家行为。想到这些,我们居然有脸指责南边那些为这种权利斗争的人,真是奇怪。
押沙龙V:我几条微博都是说整理污染要有透明度、不能失职也不能黑箱操作;公众应有充分知情权、监督权、弹劾权;博弈进程中各方要充分参与。@李子暘 你个造谣犯从那句看出我赞成政府无限扩大权力?在鼓励环保局勒索?这帮人一贯如此,拉完粪球就往别人手里塞:“你的你的!”怎么就是我的?你尝出来了是怎么着?
押沙龙V:看了周小平的文章,觉得主公用人还是有点光图便宜了。
押沙龙V:香港人和大陆人可能有矛盾。看不惯就看不惯吧,我一个在北京的河南人,当然知道地域歧视本就是没办法的事情,互相骂几句也没有什么。但是香港人如果争直接普选权,我觉得还是好事,即便咱们还没这个权利也应该支持。我想以后如果有一天大陆人也要争取这个权,香港人就算平时骂我们蝗虫,也会支持的吧。
押沙龙V:学武藤兰的纯真艺术,学陈冠希的洁身自好,学宋祖德的求真求实,学胡锡进的铮铮铁骨,学周小平的网络正能量,那就很让人欣慰了。
押沙龙V:从辛亥到49年之前的历史,看了让人着急郁闷。49年之后的历史,看了则让人心生恐惧。
押沙龙V@肖鹰 是没廉耻的老流氓。这跟他持何观点态度无关,而是他什么无耻的话都能说出口,把不要脸当性格。有人说你跟这样的人叫什么劲,他又听不懂个人话。我不是说给他听的,是给旁观者听的,让大家看看一个清华教授能下流到什么程度。同时也不想让网络有逆淘汰:一个人只要不要脸,爱干净的人就得躲着他。
押沙龙V:不是说嫌疑人不得被迫自证其罪么,怎么现在都流行还没审判,就一个个对媒体忏悔认罪呢?我不懂法学,但总觉得这个风气不太对头吧。
押沙龙V:没听英国人说莎士比亚牛顿是英国的国学,也没听美国人说马克吐温爱迪生是美国的国学,怎么中国偏有个什么国学?这是个什么学?
押沙龙V:看到苏格兰要公决的消息,觉得英国这个国家真是牛逼。几百年前,从那个小岛南部出发,将国土覆盖到四分之一个世界,发动了工业革命,推广了代议制政府,开创了现代物理学、生物学和经济学,将一个小岛的语言变成全世界最通行的语言,然后退回到那个小岛,依旧那么淡定的矜持,那么淡定的搞基。
押沙龙V:我发现满嘴黑鬼、棒子、阿三的人,往往还偏对辱华言论特敏感,挺奇怪的。
押沙龙V:看张中行的回忆文章,60年时每个人都有定量,他家就买了个秤,饭合起来做,再用秤按各人定量分着吃。有一次他妻子出门带了两个自己定量里的窝头,张中行说:“我吃两口行么?”妻子说好吧。他咬了两口,大概咬掉一个馒头的三分之一,还想咬,看看妻子的脸色忍住了。这段他写的轻松,读起来却让人难受。
押沙龙V:老一代的父亲往往特别凶,打孩子跟打冤家似的。现在的父母可能好一点,但也有不少动不动打骂孩子的,说这是严父式教育,其实就是情绪失控发火了。压力大,又不太懂怎么跟有效交流,一上火就动手了。这可以理解,但别说的那么高大上,说什么这是严格教育。情绪失控就是情绪失控了。
押沙龙V:所谓国学,不是不可以学。但现代文明不是从中国传统里长出来的,所以国学和现代文明有异质性。学的时候要认清国学的位置、你所处的位置。现在教国学的人大多都是不合格的,要么是什么都敢说的骗子,要么就靠贬低现代文明自抬身价。对国学无知,最多是一种缺憾,但是用错误的方式学国学,就会变成傻子。
押沙龙V:有人说发言再武断,再扣帽子,只要没有公权力支持,就不能说是“文革式语言”。这个说法我不能同意。有公权力支持那就是重演文革了,就不是语言“文革式”不“文革式”的问题了!我说张三的电影“猥琐”,这个最多是刻薄,不属于文革式语言;我说要撕下张三的画皮,要肃清张三流毒,这就是文革式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