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荣剑2013”

思享家丨荣剑:我的2017 WeChat ID df3p1113-2 Intro 新三届乃1977级、1978级、1979级大学生之通称。本号与你分享新三届写、或... 更多
荣剑2013:今天早上发了两条微博,讲了一个在党的权威文献中曾被公布过的事实:毛去世前有个人存款157万元,这个数字相当于当时国民人均存款的1万5千倍,堪称当时中国的首富。这两条微博如同刨了毛左的祖坟,迎来了他们疯狗般的狂吠,除郭松民有名字外,其他人都是用的化名,像地沟里的老鼠一样见不得阳光。
荣剑2013:在毛左眼里,主席大概就是皇上,江山不就是他的,财富对于他而言又有什么意义?的确如此,那时仅为他个人建造的行宫之多,大概哪个皇上都难以比肩。人民确实平等,大家都一无所有,每月五两油四个蛋,如同现在的朝鲜,金三何其胖也,人民何其苦也,以全国之力维系一人之富,这是什么平等?奴隶的平等!
荣剑2013:当前的主要危险是什么?是文革复辟!文革和改革是一个互相否定的关系。1981年关于历史问题的决议明确否定了文革,但因为在清算毛的思想上不彻底,导致后来对文革的态度暧昧,文革的许多核心问题成为研究禁区。最近几年文革思潮有卷土重来之势,不彻底和文革切割,不彻底和毛的思想切割,中国永无宁日。
荣剑2013:毛左的可怜在于,他们大部分人都生活于社会底层,无权无势,怀念毛是出于对现实的不满。毛左的荒谬在于,激愤于生活中的不平等,错把毛时代奴隶式平等当理想,不明白他们生存困境的制度根源是毛一手制造的。毛左的可恨在于,他们愚昧无知不分敌友,被极端分子操弄于股掌,甘愿充当反正义反文明的打手。
荣剑2013:毛的存款数究竟是多少,有多个说法,有说数千万甚至上亿的,我是以其身边人在权威刊物里公布的为准,取157万这个说法。这个数字现在看来不过了了,但鉴于当时国民人均存款不足百元,那可是天文数字。其实,毛是不在乎钱,天下都是他的,何必在意百万千万。他的确创造了平等,那是人民一无所有的平等。
荣剑2013:我不信,经过了30多年的改革开放,谁还能够再走回头路;我不信,即使现在文革余孽大肆兴风作浪,谁还能够复辟文革;我不信,在民智已开的互联网时代,谁还能够依靠谎言继续行骗;我不信,正义在上良知在心,谁还能够迷信暴力维持统治;我不信,世界潮流浩浩荡荡,谁还能够阻挡中国迈向宪政民主的脚步。
荣剑2013:毛左怀念毛怀念文革,一个主要理由是,他们认为毛时代平等,贫富差距不大。殊不知,那时谁是全国最大富豪?主席毛!且不说他实际享受的资源之多难以尽数,就拿他的个人稿费存款来说,是157万。这是一个什么数量概念呢?1977年全国居民存款是七百亿元,人均存款不足一百元,主席之富超过人民一万多倍。
荣剑2013:我相信,中国由强人主宰的时代已一去不返,民智已开民权已彰;我相信,所有的政治谎言已彻底失效,国民的自主意识已经觉醒;我相信,历史的真相正在不断地被揭开,依靠伪造历史而建立起来的意识形态神话已经破产;我相信,人类共同价值已经深入人心,公理正义良知已不可阻挡;我相信,大多数人都相信。
荣剑2013:有人建议八千万共产党员应该佩戴党徽,以示先锋队形象,此建议甚好,希望党中央批准为盼。党员佩戴党徽,好人坏人一目了然,好人可以监督坏人,坏人不敢肆无忌惮地干坏事,坏人嫖娼强奸幼女,好人可随时举报,坏人大吃大喝贪污受贿,好人反腐就有明确目标。党员不敢公开财产,就请他们戴党徽公开身份。
荣剑2013:山东大学一教授声称,全党清退3千万党员,保留5千万,可保党的纯洁性。问题是清退谁呢?他建议一部分老弱病残党员挂荣誉党员名称,一部分作预备党员,由此完成清党。教授水平就是高,把那些无权无势的党员清理出去,留下来的还是那些贪官污吏。能清理别人出党的人,恰恰是要被清理的人,教授难道不懂?
荣剑2013:环球时报营销非常好,发行量很大,记者编辑待遇很好,是党报中的一朵奇葩,既可以责无旁贷地充当党的喉舌角色,也成为目前民族民粹爱国的阵地。该报把政治当作消费热点来卖,也时有对处以下官员的批评,或是对已成为死狗的大官的鞭挞,对自由派更是旗帜鲜明的斗争。它或许唯一心虚的是,历史的评价。
荣剑2013:那天胡锡进请了包括我的好几个自由派学者吃饭,态度诚恳,但他强调最好不要披露此事 。看了茅老师的文章,我不得不违反约定,提到这次聚会,我希望胡总能够兑现他那天的承诺,在他的报纸发表不同意见,转载茅老文章:评《环球时报》评论员的文章 - 茅于轼的博客 - 我的搜狐http://t.cn/zTFvdSd
荣剑2013:毛左极端势力最近接二连三地围攻茅于轼先生,手段卑劣,性质恶劣,打着毛的旗号,肆意以汉奸之名攻击一个80多岁的学者,在各地昌行无阻。环球时报居然把这种局面的出现归之于茅老,简直毫不讲理。那天聚会展江对该报的忠告是,一是不要掩盖事实真相,不要造假,二是不要构陷。环球时报的新闻伦理何在?
荣剑2013:共济会阴谋论在中国最近甚嚣尘上,始作俑者当属何新,他最近又炮制出一个观点,认为整个希腊史都是共济会伪造出来的。他为何这么说?因为在他眼里,中国以胡适为代表的自由主义者都是共济会的人,而希腊史是西方自由主义源头,把源头摧毁了也就自然摧毁了中国自由主义。共济会成了中国反对派的大本营。
荣剑2013:阴谋论是现行制度的常用语,从美帝国主义阴谋到苏修阴谋,再到近20年来境外敌对势力阴谋,似乎中国一直没有摆脱强敌环伺的局面,总有些人在阴谋颠覆中国。这些按照需要编制出来的阴谋谱系,现在有了一个民间版本,这就是共济会在中国的阴谋。在何新戴旭等看来,改变中国现行制度是共济会的下一个目标。
荣剑2013:昨天在吴敬琏文集座谈会上,周其仁谈到一个观点发人深省。他说计划体制形成于1958年,至1978年改革不过20年时间,而改革已有30多年时间了,居然对这个体制还改不动。原因何在?他的看法是,有许多大词把这个体制包裹起来,使得核心部分改不动。这个核心部分就是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维持利益的是权力。
荣剑2013:“50后”尚不敢卖老,“80后”却被称之为集体暮气沉沉,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居然说“80后”一夜之间变老,写这个评论的不知是属于哪个“后”。在该报看来,青年人的革命斗志明显衰退,不负接班人的责任,殊不知在当前利益集团高度垄断资源和机会的条件下,青年人的希望何在?改革,才是“80后”的希望。
荣剑2013:经济学家开始谈政治的越来越多,除了讲市场化,就是讲法治化和民主化,批判锋芒也日益尖锐,普遍认为权贵资本主义是当前社会问题的总根源。这并不是因为经济学家们更激进了,而是现实中的矛盾更尖锐了,尖锐到已无法单纯用经济的方式来加以解决。回避政治改革,经济改革所面临的深层次的问题肯定无解。
荣剑2013:反腐难,难于上青天。真反,差不多个个都是,真要打倒一切,哪来的执政基础?不反或假反,反几个做做样子,岂能骗得过老百姓的眼睛?何以重拾国民信任?从历史经验来看,自我反腐没有成功的先例,朱元璋以酷政反腐,措施之严厉骇人听闻,收效依旧甚微。不走权力制衡之路,自我反腐必然是死路一条。
荣剑2013:房价持续高涨,两个原因,一是政府实行土地财政,不断推高地价,二是国企大肆进军房地产领域,肆无忌惮地高价拿地。前几年房地产调控的关键时期,均是国企顶风作浪,争当“地王”。国企与民争利已到了无孔不入的程度,不仅肆意推高房价,而且纵容高端消费,是破坏市场秩序和腐蚀商业伦理的主要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