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dingxx”

dingxx://@卷羞涩://@君达乐的慢先生:为什么不跟他们拼了?因为他们中会拼掉的那部分人,已经在漫长而血腥的成长中被淘汰掉了。那种漫长和血腥,是你完全没有见过甚至无法想象的。远比你现在看见的这一幕要血腥//@坦克手贝吉塔
dingxx://@但德拉的哈索尔:…… //@芝士紅豆喵:艹!//@政经熊: 不怕流氓,就怕流氓有钱有棒槌//@小島嶼天亮啦: //@霹靂小黑:FUCK//@昆明湖_布都本命: 妈的 //@賣支求榮阿蒙查:這家公司叫視覺中國,幕後大股東是@李学凌 //@sonicblue3:还能这样腐蚀世界的,学到了
dingxx://@胡戈:现在的台湾人已经忘了CCP的厉害了,界这个机会让他们感受一下
2可器:分享图片
dingxx://@新英格兰雄狮: //@彪型德州大汉跳起来两米九:那时候,还愿意称“大陆”,称“同胞” //@台湾即时新闻:那年我小學三年級,看著一群和我一樣黑頭髮黃皮膚的一大群人這麼努力做我不能理解的事,突然覺得世界好大,突然覺得同為中國人好感動,這可能是我這輩子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覺得自己是中國人
帶著臺灣觀點遊臺灣:那年我七歲剛進小學,進入夏天前的某一天,臺灣的中正紀念堂和北京最近的時刻,自由就是永遠不知道自己是否正確。((Sean Wang 攝)@台湾即时新闻
dingxx:转发微博
英式没品笑话百科:第一款预装病毒的操作系统诞生了。 ——szstupidcool
dingxx://@威廉出没注意XV: RIP//@晚云九起:曹S利,北大法学硕士,长期为访民提供法律援助。2013.9.14 去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开会时,在首都机场被带走。她在朝阳看守所期间患有多种疾病,几次申请保外就医被拒。2014.2.19 昏迷后被送进309医院,同年3月14日去世。[蜡烛]
砀山人要呐喊:去年的今天……[蜡烛][蜡烛][蜡烛]
dingxx:精彩 //@无人机母舰易发://@神经衰弱的懒猫: 辣椒好棒//@drel小时: //@符滕堡公爵: //@余青虫://@F-223234:Repost
shenggooo:晚安贴。图为辣椒变态为胜谷诚彦新书画的封面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dingxx:是為了杜絕山洞癲蝠 //@cloudsforest: //@刘夙:[衰]难道几百年后的医学史在谈到当年人类如何打开蝙蝠病毒库这个魔盒的时候,要为中国和非洲使用最多的笔墨?//@鸟窝里的猫妖: 啊啊啊啊啊!!!预感新一波的SARS不远了。。[衰][生病][抓狂][怒]//@asterzhang:疯了,都疯了。又吃起蝙蝠来了[怒]
dingxx:转发微博
西方记者:你们的大犬在一年之内搞定了三反五反经济大滑坡,终于开始接见红卫兵了
dingxx@Sharon張洺華 长者需要你//@KochiyaOcean欧选菌: 续//@Hentai_Denjihou: 蛤//@大嗷嗷嗷猫: //@大哼哼哼驴:哈哈哈哈啊哈 //@欢乐的企业家:转发续一秒//@追逐星辰的ame://@北見佐千:。。。。。//@核平契丹-://@曼殊护卫军起源: //@maqqaba阿蒙: 转发微博
無畏的小肥羊:他昏迷了6天,看來都已無力回天了。她守在床邊唱了6天辣妹子,也沒能喚醒他。主治醫師突然靈機一動。不久,另一個女人來了,在他的床邊輕輕說了聲:連任是不是欽定……他突然坐了起來,走下病床,邊怒斥著邊甩著雙手情緒激動地走來走去。病房內外一片歡呼,她也高興地流下了眼淚,同時感到一絲醋意。
dingxx://@简直:还没死?[吃惊] //@徐幸起://@王巍w: //@王阳---:骗了几代人,还不道歉!
dingxx://@董and斌:NMB//@沐猴而冠的波士顿人: 我看窃听风暴里面史塔西说时间不够了,再不行要放人了,我就想wtf你在逗我? //@Sinaphobic://@WalkingNerd:虽然你匪的德性人尽皆知但是每一笔账都应该记清楚,二环路灯与贵蚣不见不散
dingxx:转发微博
函馆:张万年这个时候死的好微妙啊
dingxx://@隐形Benjamin: 牛逼//@歆二娘://@euphoriaMe:大快人心! //@石金领说:[加油啊]//@akid: 2333
周燕310:什么节奏?满屏都是它,发三次都发不出去。
dingxx://@易氤: //@透明人間的蒸气:大咕咕咕毛 //@风中疾走:现在连最纯粹的五毛都不敢这么说。//@苏西坡V:很幸运当时没有微博,否则要被骂死。[哈哈]
dingxx://@Stimmung: //@群星最后的金色: 不站队就不用负责倒是知识浪人式的机智,但这类人的结局历史也早展览过了:最终连想为自己负责都不可得。所以在你国,特别是庆丰朝,任何一个想为自己负责的人实际都没有无队一身轻的资本,那是自由世界人的特权
dingxx://@北見佐千://@Stimmung: 与其说民主是台灣安全的最大保證,不如说民粹排外暴民才是TW民族的最大保障。马加比式暴动是生命体的自我保存本能,是先于法律存在和法律所出的前提。没有这些暴民,即使犹太民族都早已在安条克时代灭亡了。#普通法的箴言是,任何妨碍自我保存权利的法律都是非法的。#
dingxx://@易氤:转发微博
满级公滋王经理:RT@2469742757_865:某男六十余微胖。与前妻在一起三年离婚。三十五岁时与一个没见过几次的人二婚,未办酒席。据称其父母对其管理很严。夫妻常年分居,育有一女,在国外。最近两年出于各种需要,两人才常在一起抛头露面。这样的男人在现实中被赞深情,这样的夫妻关系被奉为爱情典范的可能性有多大?
dingxx:转发微博
蝌蚪往人:我倾向于那个遗产税不会那么夸张,以后可能要改,你匪在让人生不如死这一块很有心得。而且按照地方政府的尿性,就算这么实行,可能也就走个过程,收点儿钱罢了。不过我想以遗产税的名义没收异见人士财产,甚至牢狱之灾什么的,就要出现了。
dingxx://@新世界的乌合之众://@V-0812:太好 终于能补回杂志了
纪小城-油飞:记者节放福利:《阳光时务周刊》所有过刊下载 http://t.cn/R7mUQOY 光看封面就帅爆了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