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MZ王定邦五世”

MZ王定邦五世:运动就是割韭菜:镇反割一茬,反右割一茬,四清割一茬,反自由化又割一茬,89割一茬。如今态势又要割韭菜了。强民不去,专制难安。
MZ王定邦五世:独裁者无一例外的都喜欢用所谓的理论来神话自己。
MZ王定邦五世@慕容一村:我因为身在国外,未能与会,但也写了书面发言稿。浦志强的寻衅滋事我也有份。现在我在悉尼大学的工作还未做完,请当局宽限两个月,七月初我一定回国自首。好男儿逢如此世道,不坐牢更待何为?
MZ王定邦五世:中国人是做了多少缺德事,才会遇上共产党?
MZ王定邦五世:被衙役带走超过五十小时了,导演《百年宪政》的@沈勇平八世 依旧没有消息,电话关机,希望有律师前往交涉。[话筒][话筒][话筒]
MZ王定邦五世:常见有人拿村级直选的混乱说事,以此证明中国人素质不宜民主选举。持这种论调的人那是脑袋被驴踢了。村官多恶霸的根源正在县镇一级掌握行政权力的官员都是任命和世袭的,正在我们没有法治,因此这些恶霸们才能被上级所用,在村里为所欲为,恐吓民众。有法治,民不被恐吓钳制,自能选出自己才德之人。
MZ王定邦五世:有人认为,49年新政协的召开是垬建政合法性所在,它具有一定的民主基础。本叔不以为然:参加政协的民主党派都必须发表服从垬的领导,完全失去党派对等原则;军队党化,而不是军队国家化。党派之间在政治地位失去对等原则就不存在民主。军队私有就篡夺了主权在民。 因此,垬的建政本质是篡权,完全非法
MZ王定邦五世:每日一呼:呼吁公开成立民间民主政治党派联盟,坚决不做所谓右派,只做政治反对派! [话筒][话筒][话筒]
MZ王定邦五世:【垬为什么严控宗教?】宗教信仰是思想的一维,宗教信仰自由必然衍生思想自由,思想自由则必然质疑垬的统治合法性。但更重要的是,宗教信仰让信徒们产生组织化,信徒者众必然动摇垬的统治地位。
MZ王定邦五世:本叔也曾经一度以为,暴力必产生强权,强权必产生专制,从而无需理由支持非暴力。但是,在明白自卫反抗权之后,就明白了,有限暴力是必须的。暴力仅止于反抗,仅止于摧毁专制,建立新秩序就该进入契约。
MZ王定邦五世:每日一呼:呼吁公开成立民间民主政治党派联盟,坚决不做所谓右派,只做政治反对派![话筒][话筒][话筒]
MZ王定邦五世:[话筒]每日一呼:呼吁公开成立民间民主政治党派联盟,坚决不做所谓右派,只做政治反对派!
MZ王定邦五世:“五十步笑百步”,今天我要把它反着用。现在追求民主宪政的各派相互攻讦,互指卧底。我觉得体制内边缘派改良派是原地踏步,有声响没前进;纯非暴力促改的是五十步;暴力摧毁专制建立民主政权的是百步。百步嫌五十步脑子糊涂走得慢,五十步怕百步走得太快扯着蛋。只要前进,五十步与百步不必相互嘲笑
MZ王定邦五世:据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公开信息中共有三人姓于,没有“于同志”该人。三人中一男两女,且以职务判断,能在许案中列为审判长的应为该男:于志远庭长。@刘-书贵42 @墨鉅10 @孤家寡哥的微博 @崔小平律师
MZ王定邦五世:一个政党利用私有武装对宪法规定的“主权者”即公民动武,那就意味着它在叛国。
MZ王定邦五世:邪教之所以为邪教,是因为它不仅是思想上的信仰,在行为上还以伤害他人身体为手段。请问,贱三江与新华社,谁才是邪教?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