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Cambridger高宇宁”

Cambridger高宇宁:关于使用固定资产投资和固定资本形成对资本回报率估算的影响在方文全的这篇“中国的资本回报率有多高?”文章(经济学季刊2012年,11卷第2期)中非常清晰。 @刘煜辉lyhfhtx @陈旭敏 @钟正生
Cambridger高宇宁:“东亚国家是后发国家,主要利用、改进现有技术,在短时间内通过购买现成的设备,提升基础设施来吸收、利用现有技术,并且和受过良好基础教育的劳动力人口进行结合。这样,东亚国家的经济增长,更多地表现在投资增长上,并不奇怪。” 实际上,如果使用人力资本而不是劳动力投入进行核算,技术进步更低
FT中文网:【从克鲁格曼的预言说起】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教授徐建国:经济学家克鲁格曼曾指出亚洲增长主要靠要素投入,而非技术进步,故有亚洲无奇迹的结论。然而在传统的增长核算方法中,亚洲依靠购置先进设备而获得的技术提升,都归入了投资要素,所以该方法低估了亚洲的技术进步。 http://t.cn/zjj2EMw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Cambridger高宇宁:回复@京典翻译公司: 长期利率期货基本上是,短期利率期货还包括各种期限的商业票据期货及欧洲(离岸)美元定期存款期货等。当然指数利率期货主要也是国债指数期货。 //@京典翻译公司:国债期货应该就是李稻葵学长说的利率期货吧! //@Cambridger高宇宁:如果成行,意义重大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