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高氏兄弟”

维基百科:高氏兄弟(英語:Gao Brothers),中国当代艺术家组合,哥哥高兟生于1956年,弟弟高强生于1962年。二人均为山东济南人,现居北京。1985年起合作,从事绘画、装置、行为等艺术活动。1989年的装置作品《子夜的弥撒》使二人一举成名,并在90年代中期逐渐获得国际声誉。2003年…

"脱光就是艺术" ?央美女生裸睡开个展, 网友好奇:“亲戚来怎么办?” Weixin ID chronosart | About Feature 转载自己喜欢... 更多
-高氏兄弟:几乎所有外媒采访都会问:你们不恐惧害怕吗?我说所有企图真实表达政治异见期待并致力促进制度变革者都难免心存恐惧。让人恐惧是恐怖实施者的目的。每个人都需不断挑战自己,克服内心恐惧承担一点风险,自由的边界才能渐渐扩展,未来才有希望。敏感日将到。恐怖无法泯灭记忆,恐惧消除不了内心的耻辱。
-高氏兄弟:暗夜里想他们/想过去的事/想那年死去的那些人/想他们死后活着的人如何想他们/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能为这事流泪?/想起那天与朋友聊天朋友说我的这句话/是很多年了啊/而我正是因为那么多年过去了没人再为他们流泪了而流泪/今夜我在梦里被一堆骨头绊倒/被一声尖叫惊醒/坐起来想他们/想他们/如何让人不流泪
-高氏兄弟:非艺术家身份的@醒醒吧----------辛巴 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的行为是否艺术。自两年前他于798实施“自囚”行为后,屡屡以行为艺术方式亮相社会。此次燕郊大啪原并未安排他的表演,但他的“滋事”行为在与现场“溜白菜”的著名行为艺术家@韩冰翔光 的互动下成为当日派对活动上有趣的亮点。专发向二位致谢!
-高氏兄弟:昨日派对,感谢@黄色幻想@凌云焰肢体游击队@信王军@诗人王藏@醒醒吧----------辛巴@平民电影导演韩涛 刘训美等诸位艺术家诗人歌唱家的精彩表演。感谢各路朋友的光临。为能在此惊悸时刻与各路朋友共聚一堂分享艺术与自由之梦而感谢上帝!昨日虽去,记忆长存。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消灭记忆阻挡自由的梦想。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高氏兄弟:冯小刚既不懂何谓纳粹也不懂是非。更分不清何为权力与权利。只有一点存疑:心里明白装糊涂故做不知他所站的春晚舞台是抢纳税人的钱搭建的。谁都有权骂他就是他没权骂纳税人。以往不愿降格理这些戏痞,但其姿态言论透着一股媚上欺下奴才气,感觉姑息奴才就是纵容强权。且奴才本身即是极权的舌苔或犬齿。
-高氏兄弟:面对恐怖,首先应消除恐惧。恐惧害怕龟缩自闭将助长恐怖。反抗恐怖从无视恫吓,拒绝胁迫开始。遵从个人意志,开放自主的生活乃天赋之权。当恐怖来临,反抗者勇,变节者耻。恐怖无法消除记忆,无法阻止生活,更无法改变其终将灭亡之命运。
-高氏兄弟:复活节后择丽日驱车百里赴金山岭登野长城。其处峰峦叠嶂城长墙伟道耸阶繁路远人稀,壑深谷幽山清风流。见此同行者皆兴致勃发拾级而上竞相逾越随性尽情歌呼舞跳。登临愈高愈见天宇空阔。终至极处方觉神灵通会天人合一。胸积郁气骤然散尽。巳上酉下于农家餐后归府。得生命一时之乐感念自然史迹千载之恩。
-高氏兄弟:冯导说“一帮自以为是的打着‘不接受批评’的旗号妄图封我的嘴…还他妈整天假装有民主思想要捍卫说话的权力,快撕下你们的面具露出你们文化纳粹的嘴脸吧”。一个站在比纳粹还邪恶的极权喉舌舞台上的文化纳粹居然有脸说别人纳粹,让人捍卫他献媚强权给人洗脑的权力,真TM无知无耻!站上去就得挨骂懂么?
-高氏兄弟:城管乃极权统治虐民维稳之先锋,其早已恶行累累臭名昭著。苍南事件不仅鲜活显现城管如过街鼠狼之实况,更充分昭示体制合法性危机之真相。民愤针对的不独猖獗之城管,更是其象征之极权。民生艰辛权贵奢靡官权肆虐民权尽失法治无存恶制害民之党天下,凡个体与群体反抗皆正义之举。素质论暴民论皆可休矣。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高氏兄弟:因纽约艺展旅行月余,回后又忙筹新展,脑子仍处梦游状态与现实脱节。傍晚正工作,@管一棹 来电说带些访民来访。半小时后会面,而管没到。其中两姊妹介绍了自己的经历处境并说与@滕彪tb 律师熟。遗憾我们能力精力有限,而需助者太多,仅将798@树上咖啡 一日流水700元捐赠略表慰问以图心安,然心却难安。
-高氏兄弟:看得越多,说得越少。想得越深,说时越难。欲说还休,欲休难止。
-高氏兄弟:无论东莞北京抑或别处,性产业的存在发展若无官府默许支持几无可能。其始终是官府吏员增创税收谋取黑钱的金库。这是何以只扫不除的原因。而扫也并非为了禁,而是为了增筹加利与火拼,或制造热点转移视线。对被损害的芳汀们进行道德指控本身很道德。而对一边收钱一面扫黄的匪帮不伸中指便是对其的纵容。
-高氏兄弟:绝大部分卖淫者来自农村,市民身份者多为失业者这一事实说明了底层民众生活艰辛乃其卖淫的主因。而官员商贾乃性消费主体也佐证了妇女卖淫在大陆,制度与社会不公乃其原罪。忽视这一点,单纯强调卖淫合法化既无可能,也正符合了制度性弱肉强食丛林法则之供需要求,也满足了权贵心欲而不敢行之心理需要。
-高氏兄弟:【致@李宇晖_Huey 君】毛之所以成为我们持续批判解构(非戏弄)之形象,乃因其为制度始作俑者。无论其作为艺术形象还是在现实政治语境里,批毛非独批毛,乃批毛们。其喽啰后继者皆在其中。批毛乃艺术之“斩首”行为。周不值得作为一个艺术形象劳神。至创作M跪像止,我们给自己的任务已然完成。请见谅!
-高氏兄弟:从去毛走向去毛们意味着从反暴君走向反暴政。是民间反客为主僭越突破体制内部挺毛/反毛及其改革话语圈套,构建自身主体性宣示独立立场之体现。当下民宪派重续民国法统叙事,与以民国当归为指向的反极权争民权之民间维权行动乃其具体体现。
-高氏兄弟:认清体制的极权本性,摈弃巩固极权资本主义的改良论恢复对制度变革意义的革命论的认同,是一个人从观念上确立个体主体性与公民群体构建民间主体性的起点,也是国人逃离极权窠臼走向宪政民主的开始。尽管现实语境不存在传统方式革命的可能,但民间的观念转向与却有可能激发创造出不同以往的革命方法论。
-高氏兄弟:大陆极权乃一不三不四非左非右的滚刀肉。马年春晚文革化令不少人嗟叹唾淬,视其政左转征兆。其实它内部从无政治理念根本相左的左右派。左右论之乃被其迷惑陷其话语圈套。无论其当年住窑洞时拿着卢布骗老美,进了紫禁城搞着文革握尼克松的手,还是当下把玩左右花拳皆其统治权术而已。其左转右转皆极权。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高氏兄弟:若将极权比作一头食人怪兽,2CTV便是其兽贪婪肮脏的舌苔咽喉或后门。而春晚则是其兽每年饱餐胃酸导致的舌苔大痉挛,咽喉总呕吐或后门大腹泻。数十年如一年每至除夕,国人便被其痉挛侵扰呕吐淹没腹泻所窒息。以至使人嗅臭不知其臭知其臭者难逃其臭。而为兽贺岁竞宠的戏霸艺痞则如蝽姐蛆哥一样乐此不疲。
-高氏兄弟:每当某大小官僚劣迹被披露,或文痞党报争宠戏霸春晚显摆时,都会令人不合时宜地想起“平庸之恶”这一著名概念。假如这种人正巧是同学朋友熟人,也许还会感觉其不仅正常亲切,甚至还仗义“清醒”。然而在利益至上的新极权语境,凡在体制本位积极效力极权者,就非属“平庸之恶”,而是知恶从恶助纣为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