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项小凯VI”

项小凯VI:关于zhou小平现象,宋志标这篇文章,原理说得很透。
项小凯VI:滕彪给全国律协的公开信 (墙内镜像) http://t.cn/RPv9bZE
项小凯VI:转推 @ 变态辣椒: 我觉得苏雨桐被解职,大概是这样的情况~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项小凯VI:街道重命名,还需要两院最终敲定,但作为中美两国关系转折的警示信号,已非常明显。中国政府的强势扩张战略,必然引起美国对二者关系的重审。而另一背景,则是美国经济走向复苏,中国经济趋于衰退。 《LXB广场1号》 - 东网即时 http://t.cn/RvHDpyp
项小凯VI:列宁式政党,不可能改权力垄断,因此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社会问题,只能继续封堵从问题演变为危机的路径。随之而来,不会是任何自由化法治化改革,而是社会控制的全面升级,以及文化驯服与塑造。政治改革的期许,将彻底幻灭——《新极权将迎来巅峰时代》 - 东网即时 http://t.cn/RPI6Z4E
项小凯VI:历史上的毛式革命,是地缘政治冲突的结果。以开放国际视野观察之,对于未来毛式革命的恐惧,无非是一种杞人忧天,甚至是一种夸张的恐吓。被神话的毛式革命,在今天还能衍生出种种关于转型的恐怖故事,颇具讽刺意味 ——《中国不会再有毛式革命》 - 原文发表于东网评论 文章镜像 http://t.cn/RPtJOZL
项小凯VI:根据目前数据,很难确切回答,到底是因为年轻叛逆而导致怀疑权威,还是因为频繁接触网络而引发不信任。如果是后者,那么随着大学教育比例上升,以及网络普及应用,社会不信任党中央的比例,可能会越来越大 —— 《谁在怀疑党中央》 - 东网即时 http://t.cn/RvM034r
项小凯VI:回复@萧---瀚微博320世: 我认为:1.下一个制度可能会坏,但那只是一个未来概率问题,而当下制度已经坏的无与伦比,这是一个既成现实问题。2.即便下一个制度会坏,也坏不过当下这个制度。——除非你对以上两点都不同意,否则就不会与我有分歧。
项小凯VI:所谓文革与改革的分界,不过是国内公知一种说法。极权为纳入资本主义机制,并参与全球化经济进程,必须进行有限市场化调整。而其核心专政实质,不但没有任何削弱,反而因资源攫取力大幅增强,更为强大;在某些方面,已开始挑战美国民主阵营。这一趋势,还在强化。取代苏联的另一种极权,正在成形。
项小凯VI:绥靖的心理公式是,对方每一步冒犯,必然应受到更多谴责与敌视,所以继续冒犯的概率,也应与冒犯事实成反比。对于一般对手,这个公式也许成立。然而对于精通博弈心理的希特勒或普京来说,却会利用这种绥靖逻辑,反过来一步步达成目的 ——《马航空难折射全球秩序正在恶化》http://t.cn/RP2kGQ9
项小凯VI:古雅典的自由与民主,是对同一政体的微观与宏观的阐述。在近代英国,民主观念甚至略早于自由观念。英国的早期宪政,有限自由的制度实践,早于民主制度实践,但这只是具有普通法传统的英国的特例——《自由先于民主吗?历史起源与演进》 http://t.cn/RPPaGNG
项小凯VI:人类社会,偶尔会发生结构巨变。在此之前,往往可以观察到思潮的变迁。在各种意识的碰撞与竞争中,某些颠覆过去的新颖观念,将异军突起,并导致社会意识的分裂与极化;随之而来的,是人们纷纷抛弃陈旧的小圈子意识,而代以观念划线。观念的巨变,通常是社会巨变的先导。而这个巨变的过程,就叫做转型。
项小凯VI:《东亚正在走向冲突模式》
项小凯VI:英国光荣革命时期,英格兰全国掀起攻击天主教的浪潮,无数天主教堂被毁;美国独立革命时期,美国国父赛缪尔·亚当斯,率领激进的“自由之子”,化装成印第安人,销毁英国人的私人货物。这些不知尊重个体财产权以及其他私权的反抗,按萧瀚逻辑,是以暴乱摧毁旧暴政,这种伪革命只能重建暴政,别无所能。
项小凯VI:尤其应该警惕,“邪教”一词被权力滥用,成为粘贴在专制大棒上的标签。而那些无意识的该词的使用者,也很可能在后果上,成为协助压迫自由的一份子。这种无意识的协助压迫,在长期专制的国家里,更为常见——《慎提“邪教”一词》 - 东网即时 http://t.cn/Rv0RTIz
项小凯VI:招远血案,折射了专制之下的社会严重退化。然而只要专制仍然存在,就不会有丝毫好转的迹象。对于被阉割了勇气的社会,专制权力的强化,只能使社会进一步溃解。而无论是在当下,还是在未来,生活在专制之下的人们,都必须为社会的溃解,付出惨重的代价——《招远血案的隐喻》 http://t.cn/RvVDh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