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陈玉明”

啤酒的三国演义 WeChat ID FoodInnovation About Feature FBIF食品饮料创新,创新,深度,前瞻! 点击上方FBIF食品饮... 更多
陈玉明:现在很多人批评耀邦的民族政策。平心而论,鉴于毛时代对少数民族的负面影响(虽然并非特意针对少数民族的,但少数民族会把账记在汉族头上),耀邦的一些优待政策还是可以理解的。但“两少一宽”确实不宜长期执行。解决民族问题,根本之途还是民主、法治,有意的怀柔或高压,都是不符合现代治理理念的。
陈玉明V:兰州水污染,罪魁祸首是中石油。假如肇事者是一家民企,估计老板肯定得抓起来。但中石油是副部级央企。还记得去年11月造成62人死亡的中石化青岛爆炸事故中,最后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给了个行政记过处分(企业老总为何是行政记过?不懂),青岛市长张新起给了个行政警告处分。不知此次兰州事件如何处分。
陈玉明:纯转发,不评论。某娱乐周刊以后多报道报道焦裕禄之类的好干部吧,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不会让新闻“蒙羞”[偷笑]
新京报评论V#纯转发#【新华社:“狗仔”当道,“新闻”蒙羞——关于“文章事件”的新闻解读】在当前新闻战线持续开展“三项学习教育活动”的背景下,在“友善”明确列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时代中,“文章事件”如与新闻报道有关,无疑就是中国新闻界需要警惕的一声警钟。http://t.cn/8sJqfhX
陈玉明:环球时报今天的社评《依法审理许志永案,反对立场先行》http://t.cn/8FtKW2j虽然有点阴阳怪气,但也值得一看。“以中国社会今天的成熟度,早已不需要‘既然抓了许志永,就必须重判他’的逻辑。……中国社会已有的弹性完全可以接受法院对许志永案的任何判决,只要它是实事求是、依法作出的。”
陈玉明V:跟中部某县公务员朋友聊天,方知基层吏治之坏,远超想象。每个部门都想办法捞钱,很多方法,非局外人所知。该县公安局一位副局长最近出事了,朋友说,这个岗位,一年捞个上百万很轻松。想混到一官半职,都要有很硬的关系。我问某县委常委怎么上来的,朋友说,因为他有特别的机缘,攀上了一位省委常委。
陈玉明V:习任国安委主席,是意料之中的事。意料之外的是,任命并非出自人大,而是政治局会议,说明国安委并非国家机构,只是党内组织。这一点很重要,也说明了它的定位和使命。如何保证党的执政地位,如何保证红色江山永不变色?
陈玉明V:北京市一中院正在开庭审理的许志永案,比李某某案重要得多,可惜关注者寥寥。许志永,这位当年上书全国人大建议废除收容遣送制度的北大法学博士、独立参选当选的海淀区人大代表,如今因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成为犯罪嫌疑人。已取保候审的王功权表示,要与许志永绝交。http://t.cn/8FtxRDE
陈玉明V:宋彬彬为自己文革中的作为道歉,很好!虽然有些迟了,但毕竟做了。只有敢于直面自己心头的阴暗,我们才能真正走向光明——对个人是如此,对一个政党、一个民族也是如此。查看全文>>
陈玉明V:今年是甲午战争120周年。120年过去了,我们在器物层面上的确进步很大,但在制度层面、文化层面,旧的遗留还多得很。殷鉴不远,假如今天中日再次发生冲突,我们还有没有必胜的信心?
陈玉明:李东生被查后,按规定,他空下的中央委员名额应该会由中央候补委员中排名第二的国家宗教局局长王作安递补(排名第一的马建堂可以补蒋洁敏的缺)。当年国家宗教局局长叶小文感叹“正不胜邪”(自己级别比610低),看来如今终于“邪不胜正”。查看全文>>
陈玉明V:习总吃包子,饭桌被店家收藏。让我想起@被打飞 讲的一件轶事:温当总理时,去北大视察,一下车即要如厕。时任北大团委书记,现北大党委常务副书记、副校长张彦博士引路。后来张彦对人说:“我当时太惊讶了——没想到总理也要上厕所!”
陈玉明V:很多新闻要对照着看。2003年毛诞110周年新闻http://t.cn/8knls8K,与今天的http://t.cn/8knoZDN 今天专门谈到“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就是对舆论和争议的一种解释。另外,上次参会的有“部分老同志”,不知今天有没有老同志。查看全文>>
陈玉明:我们老家,一到冬天,有杀年猪、腌腊肉的习惯。腊肉这玩意儿,闻着香,但对身体一点好处没有。现在科技进步,冰箱多了,买新鲜肉很容易,腌腊肉的少了,但还是有不少人怀念腊肉的香味。
陈玉明V:“科技部的人告诉我,珠三角、长三角,土壤的危害已经导致当年成年男性的精子发生异变,这是非常普遍的现象,男性的精子不是圆头的是尖头的,生殖能力大大下降。我们不是说那个环境在污染,而是我们民族,我们汉人,生存的基座在受到严重的摧毁。”@北大陈浩武 这篇文章值得看看http://t.cn/8ktX74K
陈玉明:美帝假惺惺地派总统赴南非参加曼德拉的葬礼,其实纪念曼德拉的最好方式就是——把他们国内关押的政治犯都放了。查看全文>>
陈玉明V:三中全会提出,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然而,什么是市场?银行是国有的,石油、电力等能源企业是国有的,各行业龙头企业大多也是国有的;最重要的是,土地也是国有的。政府就是市场的一部分,而且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国企不改革,如何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陈玉明V:改革是有窗口期的,一旦错过了,就来不及了。
新华视点V#历史上的今天# 1911年11月3日 清政府颁布《宪法重大信条十九条》。为了挽救辛亥革命造成的时局动乱,《十九信条》形式上被迫缩小了皇帝的权力,相对扩大了议会和总理的权力,如规定“皇室经费之制定及增减,由国会议决”。但是,这一切来得太晚了,清政府的命运没有因此而逆转。
陈玉明V:活在帝都,真不容易。
新华视点V:【雾霾又光顾京津冀了】没错,这就是一张照片,地点是今早的北京。中央气象台一早就预报:2日全天,河北、北京、天津地区有中度霾、局地重度霾;华北中南部空气污染气象条件达4-5级。昨天他们还说,今年以来全国平均雾霾日数为1961年以来最多——全国平均雾霾日数为4.7天。口罩你买了吗?
陈玉明V:笑蜀这篇文章,是迄今对《新快报》事件最深入的分析,强烈推荐!!“你敢扒官场的粪,官场就可能扒你的粪,把你弄到跟他们一样脏。除非你是圣人经得起扒。”“自己不是完人但要求扒粪者是完人,自己不英勇但要求扒粪者英勇,这是庸众的普遍心态。”[赞]http://t.cn/zRayXtp
陈玉明V:环球时报“社论”荣获今年中国新闻奖三等奖http://t.cn/zR608pQ 简介说,社评“在当前中国舆论场上发挥了独一无二的作用”“很极端、荒谬的观点不能走进‘社评’。很多时候,‘社评’所发评论反映了社会主流情绪及各种其他情绪的“最大公约数”。”——我想说的是,应该把它评为特别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