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陈希我”

对中国人来说,欲望只有两种:得不到时打拼,得到后挥霍 WeChat ID chinanewsweekly Intro 这里是《中国新闻周刊》掌门周刊君,有聊、... 更多
陈希我:第一重屈辱来自我的处境。我正被强奸,这是温柔的强暴。我在别人床上呻吟。89年到现在,那根阳具还插在我的阴道内。//陈希我:我,一个中国作家,在别人床上呻吟 http://t.cn/RSaxHWf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陈希我:回复@心_台_:[哈哈]//@心_台_: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感情强烈如檄文,真是服气[摊手]。
陈希我:该文作者这么爱这个党国,怎么说话这么费劲呢?什么八9、liusi、xx、达lai……你爱的党国应为你开放禁词,让你好好服务啊!//杨舒平的大学,竟长期从事反华情报与颠覆活动,与美国情报部门关系最密切 http://t.cn/Rakan6O
陈希我:你这是告御状的架式啊,还@那么多部门。甚或就是鹰犬?//@流水照花man:童先生,你的言论往大了说就是共产党违宪,我希望你能拿出证据,否则转发过500我觉得会有有关部门约谈你的,违宪的严重性你比我们都懂,所以你肯定也有铁的证据@独家网 @正义网 @中国政府网 @人民检查院
童之伟:我国近年来举办的一些大型活动,往往不经宪定程序大规模限制或冻结公民基本权利,同时极大地扩展公权力尤其是警察权。这从宪法角度看,实际上是一次又一次地任意实行戒严,因而对正常宪法秩序破坏极大。这个问题到了引起社会各界重视和监督解决的时候了。
陈希我:只许官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盛氏可以: 啥时候老百姓也能有FB。[挖鼻]
陈希我:今天给学生学位论文签字,签到日期,我问学生今天是什么日子?学生问:这日子有什么特殊吗?我说了,学生说完全不知道,似也不在意。可见这几十年来教育卓有成效。血是会冲掉的。
陈希我:没有一点兑现。屠杀之后的承诺,母猪都不信。
陈希我: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漫游者粒子: 道喜了!//@洪峰: 改革开放快四十年了,终于回归文革,给制法执法者道喜了!
陈希我:回复@Candy七月份没有考N1:文学确实是害人的。不包括伪文学。 //@Candy七月份没有考N1:不由自主的起鸡皮疙瘩。应该是老师讲的东西给我很大冲击吧。我以前从来没听到过,也没思考过这些东西。 //@陈希我:? //@Candy七月份没有考N1: 看这篇文章起了鸡皮疙瘩。
陈希我:转起!//@北村: 一个为艺术吆喝几声的可爱老头就这样成了“国家敌人”? //@赵晓:人民保姆。。。 //@任志强:加强保护?[吃惊]
章诒和:栗宪庭先生今天告诉我:现在是以非常手段当”政治非常时期处理“。他们让我离京,我病了,现在我门口的警察上岗了。
陈希我:查查他屁股干净不?
陈希我:拿着中国百姓创造的血汗钱要挟别人不要为中国百姓伸张人权! //@朱又可: //@薛涌微博:这是否在说:我们从来不把人当人看,所以做生意就别谈人权![吃惊] //@董洁林:[吃惊]
陈希我://@信力建: //@知青记者: 消灭港人,保卫香港[哈哈] //@敏奇敏奇:那简体字挺引人注目。[挖鼻屎]//@照新宇: //@530涅槃重生13: [话筒]人肉//@就可爱e: 谁家牲口跑出来了?//@青城公子W: 这么大岁数了,老不要脸了。//@asmeam:长相不像南边那嘎人 //@徐德军律师: 花钱雇的红卫兵
陈希我V:网易千万名博专题:陈希我 “至于最终能发表、被认可起来了,我想是到了可以认可我的时代了。当然具体得遇到“贵人”,,,@粲然 @吴晨骏 @谢有顺 @ 人民文学杂志社 @花城杂志社 @天涯杂志微博 @山花杂志社 @南方都市报 @新京报书评周刊
陈希我:你可举例说说哪个是新闻?//@花生绯红: 文人确实容易犯幼稚病,你这个文人的这一篇文章里也满是包括幼稚病在内的种种病。说中国没有新闻,这种判断就是文人腔调十足而毫无可信度。
陈希我V:现在被删也不通知一声了。再贴。《“圣徒”之“恶”》中国文人总是犯幼稚病,这幼稚的根底,其实就是“正能量”。这使得他们不长记性,​成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典型的是屈原,千打不悔,本性难移。不少人还振振有词:“我是在为中国进步努力做着工作!”拉倒吧,http://t.cn/RhmZnW9 @王小山
陈希我:该破的就让它破,所有的正能量者,都是糊裱匠。//@隔壁小裁缝: 说实话你打破了我对社会对生活的美好向往,但承认你是英雄~~~
陈希我V:现在被删也不通知一声了。再贴。《“圣徒”之“恶”》中国文人总是犯幼稚病,这幼稚的根底,其实就是“正能量”。这使得他们不长记性,​成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典型的是屈原,千打不悔,本性难移。不少人还振振有词:“我是在为中国进步努力做着工作!”拉倒吧,http://t.cn/RhmZnW9 @王小山
陈希我:[嘻嘻]//@江南梅: 不说了,敬你!//@陈希我: 可点链接。//@吴澍言论: 字太小,你能看清楚吗?他说什么了?[熊猫]//@邵明波:转发微博
陈希我V:现在被删也不通知一声了。再贴。《“圣徒”之“恶”》中国文人总是犯幼稚病,这幼稚的根底,其实就是“正能量”。这使得他们不长记性,​成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典型的是屈原,千打不悔,本性难移。不少人还振振有词:“我是在为中国进步努力做着工作!”拉倒吧,http://t.cn/RhmZnW9 @王小山
陈希我V:现在被删也不通知一声了。再贴。《“圣徒”之“恶”》中国文人总是犯幼稚病,这幼稚的根底,其实就是“正能量”。这使得他们不长记性,​成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典型的是屈原,千打不悔,本性难移。不少人还振振有词:“我是在为中国进步努力做着工作!”拉倒吧,http://t.cn/RhmZnW9 @王小山
陈希我V:《“圣徒”之“恶”》中国文人总是犯幼稚病,这幼稚的根底,其实就是“正能量”。这使得他们不长记性,​成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典型的是屈原,千打不悔,本性难移。不少人还振振有词:“我是在为中国进步努力做着工作!”拉倒吧,你以为是陀斯妥耶夫斯基?。。。文字版:http://t.cn/RhmZnW9
陈希我://@叶匡政: 失踪了?//@袁裕来律师: 也没给拘留或者逮捕通知书?//@贺江兵: 为毛?//@王小山: 为啥?//@朱学东:为何?
周泽律师V:【@曹保印啦啦啦 被刑事调查 】刚送走的曹保印妻上官女士。上官下午来访称,昨天曹保印从南京打来电话称被公安带走了;之后北京丰台公安到她家进行了搜查,至今不知曹身在何处,唯一的线索是公安留下的一张扣押清单。曹曾任《新京报》首席评论员、传媒研究院总监等,并兼任多家媒体特约观察员、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