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赵楚读书”

福剑欠全国人民一个道歉”的说法,很多网民更是不以为然,表示“不用向我道歉了”。微博@赵楚读书的评论颇有代表性:“毕难得有点人味的几句话,道什么歉。他该为平时工作中... 更多
赵楚读书:与朋友聊天,说起9月3号纪念抗战胜利大阅兵,不觉间说起国民党摘桃子的说法,问我怎么看,我说:历史上摘桃子的事我不好说,不过现实中,纪念抗战阅兵的主意,最初和主要推动者肯定是网络兴起后被管理者联合五角追得满网乱窜的国民党粉,即果粉,是政府在摘桃子。
赵楚读书:各地野蛮打击专车和滴滴打车,此事是最能代表体制特点的:落后野蛮利用权力打压先进文明。出租车又脏又贵又不方便,而基于新技术的专车干净,快捷,廉价,服务水准相比出租车高几个等级,可由于损害了管制部门及其附庸的垄断利益,因此遭受残酷打击。这件事可算前段鼓励创业政策的注脚。
赵楚读书:张雪忠:关于庆安枪击事件,官方结论是开枪警察所在的铁路公安机构作出的,央视放出的视频是经过刻意剪辑和导向解说的。如果这些东西都可算是枪击事件的真相,那么现代司法中各种旨在还原案件事实的正当程序要求,就完全是多余和无意义的了。
赵楚读书:睡前说一件怪事。有个叫@活埋老榕 的账号,专门在我各种微博下发杀死@陶短房 @茅于轼 等人的狠话,记得我拉黑多次了,但还是不断出现,似乎拉黑功能没有用,新浪也不管。问题是我跟这些人也没关系,也不认识,缠着我说这些狠话做什么?
赵楚读书:得罪右派干脆得罪到底。我历来认为所谓自由派里头,人渣比例跟五角界和猫左阵营是一样一样的,无论胡乱发言的,还是粗口不堪入目的,小人混蛋跟左营是一样的多。公共事务上,支持他们的目标和观点很正常,但千万不要以为这些人可以有什么私人交往或正经讨论互动。该拉黑万万不要手软。
赵楚读书:干脆睡前再说点得罪人的。有微博以来,各地都有一些所谓特别激进的人,尽管经常有公知骂我激进,可这些人还要骂我不够激进。这些人我网上不互动,更没兴趣网下交往。我坚持一个偏见:这些人当中约1/3是真心君子,1/3是借机炒作做说不清的生意,1/3是各种线人探子。不好区分,离他们远点就好了。
赵楚读书:说句话搁这儿。那些使用区伯微博帐号发布些不三不四公知言论的人,你们终于做到了陈队长们和他的上级同僚们没做到的事。
赵楚读书:说个八卦。上周末因帮朋友办事,闪电奔袭一趟成都。这个我生活十年的地方简直认不出来了,街道和楼群建筑的非常漂亮时尚,太新了,跟浦东似的,记忆中的老成都的一点影子都没有了。只是各种商店,饭店,还是闹哄哄的,小乱,这个感觉还是老样子。
赵楚读书:关于区伯被嫖娼一事,总有人问我看法。我其实没什么看法。非要问我怎么想,我可以明白说:就是陷害,百分之百陷害。长沙警方要没有见不得人的勾当,早跳脚大吼了。就算过几天CCAV区伯亲自招供,我还是认为是陷害。文革中那些揪叛徒专案组材料齐全吧?结果怎样?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