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茅于轼”

维基百科:茅于轼(1929年1月14日-),江苏镇江人,生于江苏南京,中国经济学者。2012年3月,茅于轼获得米尔顿·弗里德曼自由奖。他是天则经济研究所荣誉理事长,人文经济学会理事长。代表作有《择优分配原理》、《中国人的道德前景》。 …

台湾是怎么做到的 微信号 mjsy201706 功能介绍 明见万里 洞若观火 点击标题直接阅读: 高晓松炮轰清华学霸,这炮开得太好了! 北大是本土最好的大学?!反... 更多
茅于轼:一般人认为独裁者的特点是想保持权力,但不对。普通人上了台也想保持自己的权力。独裁者的特点是为此杀人无数也毫不心疼。防止领导人变成独裁者,要求他具有起码的怜悯心,爱惜生命胜于爱惜自己的权力。
茅于轼:大家评论美国大选有许多毛病。这不假。但是我们所要求的并不是一个没有缺点的制度,而是一个有缺点而允许改进的制度。美国制度的特点就是有灵活性,允许不断改进。所以经历了占领华尔街、金融风暴、大选丑闻而不倒。可惜的是大多数国家做不到。明摆着大家都能看到的缺点,可是眼睁睁拿它没办法。
茅于轼:从来都是政府要为人民服务,没有说人民要为政府服务的。可是许多人就在这一点上搞颠倒了。这个道理适用于一切国家,不仅仅对中国。国家领导人要爱人民,人民要不要爱领导人,要看他是否为人民做了有益之事。害死百姓的领袖不但不值得爱,还要严厉地批判。这个道理简单到用不着解释。醒醒吧
茅于轼:好像是罗素说的:年轻时不相信共产主义是没有良心;到年老时还相信共产主义是没有头脑。真是至理名言。
茅于轼:今年是文革五十周年。文革如何定性?有说是“人与人互相残害”;有说是“全体国民的疯狂”;也有说是“横扫阶级敌人”;还有说“毛泽东要打倒刘少奇”。我的定性是“以全社会痛苦总量极大化为目标的全民运动”。如果人的痛苦可以相加的话,文革就是使全社会大家都痛苦,而且使这个痛苦的总量达到极大。
茅于轼:中国人民站起来是1945年实现的。八年艰苦抗战赢得胜利,中国成为联合国的发起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收复了东三省和台湾,取消了外国在华租界。毛泽东1949年站在天安门上只是打赢了内战,引进了马列主义,别的什么也没改变。
茅于轼:分裂国家的人不一定罪大恶极,残害人民的人才是真正罪大恶极。自古以来国家分裂过几百次,有的是历史的倒退、有的是进步。对历史人物评价要看他对人民做了什么,而不是对国家做了什么。
茅于轼://@袁莉wsj: //@安普若-外号安校长:回复@天下大冏:赞!//@天下大冏:我作为其中一员也参加过本地的五毛培训会,不过因为当时我推说家里电脑坏了还有工作太忙,从未发过五毛贴,算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安普若-外号安校长:测试帖。看看还会不会有人说:难道不同意你的人就是五毛吗?
茅于轼:有人受皇权的奴化教育太深,自己做了奴隶而不自知,总以为为国牺牲永远是对的。殊不知代表国家的那些政治家和外交家有自己的职业利益,他们也受皇权至上的奴化教育,做事并不以百姓的利益为首,甚至侵犯人民的根本利益。当有人指出这一点时,往往还被认为是汉奸、卖国贼,由此可以看出奴化教育的危害。
茅于轼:汇总某个人所发的微博,可以猜测他所追求的是什么。现在收买良心出价最高的是当权者。把自己卖给当权者,不但收益高,很安全,而且还能升官。说真话,揭露真相,不但没有任何收益,还要冒风险。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这个社会里假话成风,百姓才会被洗脑;甚至抵制真话,辱骂说真话的人。
茅于轼:讨厌别人说真话,必有不良动机。毛泽东最可爱的地方是对日本人说了真话。
茅于轼:为何一个独裁者能控制几亿百姓?谜底是先把自己培养成神(圣不可侵犯),把百姓训练成奴,并在二者之间挖一条鸿沟,谁敢跨入,格杀勿论。奴隶无权批评神,只能歌颂感恩。想把独裁变成民主,人民成为国家主人,首先要把神还原成人,用民主自由的思想武装每一个百姓,百姓都有权批评那个神。但是不可骂人
茅于轼:日本至今不愿对二战时的暴行认罪,所以被国际社会抓住不放,它还是二战的战败国。相反,德国对二战的受害者下跪认罪,获得大家认可。德国不但摆脱了二战所加的阴影,而且成为欧洲最受尊敬的国家。这一点对中国共产党有深刻的意义。要对过去的受害者深切认错才有前途。为过去的错误背黑锅是不明智的选择
茅于轼:懂历史的各位,请问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的175年中,世界各国哪个国家对中国最友好?哪个国家对中国造成的伤害最大?其次的又是哪些国家?要有事实做根据,不要道听途说,把宣传当成事实。
茅于轼:部门利益对抗全国人民利益的最典型例子就是卫生计生部门不肯放弃审批、罚款、罢官的权力,不愿开放百姓的生育权。劳动力短缺,大中小学生源越来越少,学校大量关闭,抚养比面临快速上升,未富先老的威胁人人都看得见。也难怪,一旦取消计划生育,几十万计生干部会失业。对他们是生死存亡之战。
茅于轼:九江市的浔阳晚报约我去做一场关于经济形势的报告,机票都买好了,被当地政府横加干预取消了。各级政府的当权者必须明白,依法治国首先是当权者认同自己要守法。言论自由是宪法承认的公民的基本权利,也是对一切人都有利的制度安排。自作聪明破坏宪法自己已经犯法了。尤其当前高调反腐更需百姓的监督。
茅于轼V:新京报社论:堵住领导干预司法的漏洞。这真叫人吃惊。为什么领导可以干预司法?在一个法治国家,随便一个领导能够干预司法,简直闻所未闻。现在要以法治国,要堵住这个漏洞。其根源是权力太集中,当了领导什么事都能管,法律在他们眼中不值一文。在这种情况下堵这个漏洞难上加难。
茅于轼V:邪教的特点是不分彼此,滥杀无辜。当然他们也有他们的理,认为这些人都该杀,因为他们是异教徒,或是剥削者,都是坏人。但是具体来讲他们没有做坏事,他们都是普通人。这是因为邪教用错误的是非观灌输给教徒。所以防止这类事件的方法是开放社会,言论自由,不许一种教义垄断社会。各种思想可以竞争。
茅于轼:最近网上出现了爱国贼的说法。为什么爱国反而错了变成贼了?因为爱国如果和百姓的利益有冲突时,不顾百姓的利益去爱国就变成爱国贼了。比如二战前的日本是一个军国主义的独裁国家。发动侵略战争,是为了满足政治家的野心,有损于百姓的利益。爱国就变成贼,卖国反而是正确的。在独裁国家爱国不一定对。
茅于轼V://@人文经济学会: 连岳:只有那些失败者,才害怕市场,因为没人愿意给他付钱。而只要你愿意,总有工作等着你。有些你觉得工资低不愿干,有些太辛苦不想干,有些又觉得很“低贱”不屑干,最狡猾的方法,就是鼓吹“市场奴役了我!”——我的工作很有价值,可是市场不给钱。
人文经济学会V:今天发布三篇文章,张维迎《法律必须符合天理》,连岳《没有市场,人才是奴隶》,卢锋访谈录《中国经济会否进入通缩?》。请在公众平台回复“1017”收看。公众平台:hes2012